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二十一章 肆虐灵兽谷

严格来说,隆山的灵兽园不叫灵兽园,而是叫灵兽谷。

整整一座山谷,豢养了无数的灵兽。

为什么?因为剑修是战斗类型的修者,除了要有一颗无情冷酷的心,也非常强调实践,战斗时绝对不能手软,要习惯在血腥的杀戮中,不动摇心境。

那么,准备大批待宰的猎物试手,就是一种必然了——没有见过血的剑修,算剑修吗?

像蓝翔这种气修门派,就没必要太看重这一点——这跟气修的式微无关,而是本质问题。

气修讲的是修身,温养体内的天地之气,虽然也强调战斗,但是不重杀戮,重的是气势上的碾压,不战而屈人之兵,才是气修追求的境界。

尤其是,隆山的上门白驼门,以驭兽见长,并不缺乏灵兽,给隆山提供一些灵兽,也不算什么,友情价即可。

其实灵兽谷的灵兽,不止是隆山的人试手,白驼门的其他下派,只要缴纳一定的门中贡献点,也可以来灵兽谷练手,这里的灵兽数量多,品种全,很容易选到合适的对手。

灵兽谷还有个特点,就是这里的飞行灵兽比较多,剑修讲的是御剑飞行和攻击,飞行灵兽,更能锻炼剑修的战斗技巧。

陈太忠看着漫山遍野的灵兽,有点傻眼,“这还真是……”

他杀进隆山,有两大目的,一大目的就是以牙还牙,狠狠地糟蹋一番——陈某人最爱做的,就是这种事,你敢打蓝翔的主意,就别怪我打你的主意。

风黄界里,不是只有你隆山派会算计人的。

第二个目的,他是想掳掠隆山的藏宝和藏书,既然是称派的宗门,藏宝肯定少不了,哥们儿最近手头不是特别宽裕,尤其是有些材料,市面上买不到。

至于说藏书,那是顺手为之的事,这几年他看了不少藏书,但是看的书越多,越就觉得自己无知,所以他不介意卷走对方的藏书阁。

而且他早就发过宏愿,要收集风黄界的功法,现在打破了一个宗派的大阵,岂不是正该大快朵颐以偿夙愿?

可是他真的没想到,自己破开大阵的地方,居然是豢养灵兽的场所。

这是我进入的姿势不正确吗?他忍不住要吐槽一下。

可是既然来了,他也不好直接穿行而过,须知某个神兽的后代,正眼巴巴地等着他提供各种各样的灵兽,好大吃特吃。

纯良这厮,跟老易真的不同,藏宝都看不上眼,就是好吃。

陈太忠愣了足有半分钟,才拿定了主意:算了,我先收灵兽吧。虽然有点心不甘情不愿,但是想到小白猪流着口水,大嚼特嚼的陶醉样子,他的嘴角,居然泛起了一丝微笑。

在实践诺言的同时,能带给别人快乐,这是他愿意做的。

于是他拿出百兽囊来,开始挨个收取灵兽。

不过糟糕的是,他只有一个百兽囊,容量有限,而灵兽谷的灵兽,实在太多了一点。

尤其是,灵兽谷居然有很多灵禽,灵禽会飞,总是难以捕捉的,而这里的灵禽,都是被拴在地上,看到他走近,扑扇着翅膀想飞,却怎么样也飞不起来。

“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,想要飞,却怎么样也飞不高,”陈太忠眯着双眼,一边荒腔走板地信口唱着,一边美不滋滋地把灵禽收进百兽囊。

不过收了一阵之后,他发现自己的策略有点不正确——照这样下去,百兽囊真的不够啊。

那么,他就必须做出选择了,中阶以下的灵兽,不能收进百兽囊,但是……就这么错过了,似乎也不好。

于是,让隆山派咬牙切齿的事情,终于发生了,陈太忠将那些不够资格装进百兽囊的灵兽,直接杀掉,装进了须弥戒。

没办法,哥们儿答应了纯良的事情,必须做到。

灵兽谷的灵兽,是数以千计的,还不包括闪蜂群这种群体灵兽,一个闪蜂群就是上万了。

蓝翔派都会养闪蜂,隆山自然不会落后,而且他们这么做,并不仅仅因为闪蜂刺有空间属性。

须知隆山所修习的“落英缤纷剑法”,就要大量的闪蜂来试手,低级的弟子,要刺无数花瓣,高级弟子,就要跟蜂群作战。

跟什么样的蜂群都是战,何若多培养些闪蜂,同时还能得到闪蜂刺?

所以陈太忠在灵兽谷虽然待的时间不长,但是在这期间,他不得不做出一次又一次的优选,将已经收入百兽囊的灵兽取出,杀死之后,再将看得入眼的灵兽收入囊中。

这个过程,大约是用了两个小时左右,其间负责看守灵兽谷的弟子,不止一次地上前阻挠,甚至有人使用出了捕捉灵兽的大网。

但是在陈太忠看来,这种相对于灵兽而言的大杀器,对他没有任何的意义,只是凸显出了隆山派的软弱——有新鲜点的玩意儿吗?

两个小时之后,待他走出灵兽谷,百兽囊已满,而须弥戒里躺着的灵兽尸体,真的是数不胜数了。

不过他的好运,似乎也到此为止了,前方不是他要掳掠的藏书阁和藏宝库,而是齐整的黑压压的一片人群,足有数百人。

这数百人不是凌乱地挤做一团,而是错落有致地分布着,细细一看,是七七四十九个小阵,每阵七个人,人手一把剑。

而这四十九座剑阵,又组成一个大剑阵,一个九级灵仙站在阵中央,背着双手,看着他冷冷地发话,“上人玩够了吗?此刻束手就擒,大家能留一份体面。”

“怎么会玩够呢?”陈太忠长笑一声,“滚开,不滚的话,我不介意血洗隆山剑派!”

“血洗隆山?上人好大的口气,”九级灵仙也跟着长笑一声,然后脸色一沉,“阁下若是再不识趣,莫怪我隆山大七星杀阵诛仙!”

“七星杀阵……很厉害吗?”陈太忠咧嘴一笑,猛地使出缩地踏云。

对剑修的剑阵,其实他不敢小看,东莽大名鼎鼎的“断剑坡”,他是亲自去瞻仰过的。

三十六名灵仙组成的天罡剑阵,硬生生地挡住了二十几名兽修,虽然三十六名灵仙最后全部战死,但却为人族争取了宝贵的时间。

三十六个灵仙,就能挡住二十几个天仙级别的兽修,眼前起码三四百号人,他不跑等什么?

然而,他气机才动,逃跑的方向上,猛地就飞起四十九柄长剑,遥遥地指着他,如果他不管不顾地发动身法,相当于主动撞了上去。

虽然仅仅是灵仙操纵的飞剑,但是剑阵已成,他撞上去的后果,那是不问可知。

所以他不得不强行中断了身法。

而与此同时,又有七个剑阵缓缓地转动,一道道剑气远远地锁住了他,竟然使得他的气息为之一滞。

陈太忠对剑阵不了解,但是身为气修,他对气机的感应最是敏感,发现自己的灵气都有点失控,他忍不住暗暗地吃惊:我去,竟然能远程影响对手气机,原来剑阵这么可怕!

这时候他就不敢怠慢了,说不得抬手一刀,狠狠地向前方拦路的剑阵斩去,同时一侧头,张口大喊一声,“滚!”

然而,圆环加成的无回刀意,足可以斩退巅峰天仙的一刀,被四十九柄长剑硬生生地接下了,有的灵仙忍不住脸色一白,噗地喷出一口血来,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们接下了这一刀。

而他用束气成雷喊出那个滚字,效果也不是很大,那七个剑阵也接下了这一击,不过雷电造成的僵直,还是让那剑阵为之一滞。

会受到影响?这就好,陈太忠的脑中才冒出这个念头,只觉得一股莫大的威胁笼罩住了自己,侧头一看,却又是两组十四个剑阵开始发动。

其中七个剑阵,四十九柄飞剑渐渐地凝聚起来,组成一柄偌大的飞剑。

而另七个剑阵,则是四十九柄飞剑分散着,以一种诡异的线路在空中乱舞。

说是乱舞,但是对气机感应敏锐的陈太忠来说,这样的混乱中,冥冥地存在着一种秩序,一种凌驾于修为之上的意志,属于规则的意志。

难道这就是剑阵的可怕?陈太忠心里微微一寒,要是再不认真,没准今天要交待在这里。

于是他快速地塞一把回气丸进嘴,再次大声厉喝,“给我滚!滚!”

原本在灵兽谷中回复得七七八八的灵气,随着他三次使出束气成雷神通,再次捉襟见肘了。

那十四个剑阵也为之一滞,但是剩余的二十一个剑阵,也开始缓缓地发动,而刚才被他干扰的剑阵,再次开始远程影响他的气机。

“你不是还有火球术吗?”那九级灵仙冷笑着发话,“可以用出来,今天就让阁下看一看,什么叫大七星杀阵!”

对他而言,对方冲出谷的时候,大阵围堵的位置有点宽松,不过经过调整之后,现在就到了收网的阶段了,而对方的所擅长的攻击手段,他们也有了足够的预防。

被大阵这样困住,就算是初阶玉仙,也插翅难逃。

“很得意是吧?”陈太忠灿然一笑,才待发起攻击,猛然之间,剑阵之后,一个门板大的火红火球,冉冉地升起,散放出无尽的威压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