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一十七章 本命蛊

“蛊修?”陈太忠愕然发话,他这么些日子的藏书,不是白看的,身子断为两截还能不死,并且这样逃跑的,只能是蛊修——修出了本命蛊的蛊修。

而这奇快的金光,就是那本命蛊了。

陈太忠不止认出了本命蛊,他的反应也不慢,直接一张嘴,一道束气成雷打了出去。

紧跟着,他就一个缩地踏云,奔向那团金光,同时掣出了红尘天罗。

蛊修的各种诡异手段很多,直接用兵器杀,是不太好的,最好是用术法或者法宝。

不成想,就在他刚刚祭出红尘天罗之际,猛地觉得,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威胁感,他想也不想,直接身子一闪,祭出了圆环。

下一刻,一团火焰掠过他的身边,直奔金光而去。

那金光吃了一记神通,反应明显地变慢了许多,被这火焰一卷,再无反抗能力。

紧接着,那火焰倒射而回,钻进了一张硕大的口中。

纯良吧嗒一下大嘴,喜眉笑眼地发话,“虽然是个小虫子,味道却好。”

你差点烧到我!陈太忠很无语的看他一眼,“吞吃人家的本命蛊,小心因果!”

“切,这种玩虫子的,我们麒麟从来不怕,”大白猪得意洋洋地回答,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说这样的话了,“要不是我,你没准会受到她的暗算。”

“她的十成战力,已经去了九成,怎么可能威胁得了我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这些年里,他的书不是白看的,“她都不敢轻易飞出身体。”

蛊修将魂魄藏进本命蛊内,本身就是不得已的选择,战力大减是必然的,而那小元想必知道她姐姐没死,才不肯放弃她的肉身。

至于说本命蛊被从肉身里逼出,那更是元气大伤,女修到了这一步,就只能亡命而逃,不过很悲催的是,她终究没有逃脱。

就在此刻,西疆西南处一滩沼泽中,猛地响起一声嘶吼,“混蛋,是谁杀了阿花……我要他死!”

这沼泽位于一大片丛林中,沼泽上空,是万古不化、浓郁若实质的瘴气,这一声响起,整个瘴气层都翻滚了起来,就像水开了一般。

接着就是窸窸窣窣的声音,像是雨打芭蕉,又若春蚕啃食桑叶,沙沙声中,无数毒虫爬出了沼泽,同时空中瞬间聚起了一大片乌云,传来了漫天的嗡嗡声,却是各种会飞的毒虫。

良久之后,那声音才再度响起,“推算不出来……孩儿们,给我去查!”

陈太忠并不知道远方发生的事情,纯良吃掉那元女修的肉身之后,又从她随身携带的百虫囊中,翻出无数蛊虫吞吃了下去,然后才开始要他帮二人解毒。

小麒麟的逻辑很简单——若是早为这两人解毒,我岂不是就不能大快朵颐了?

陈太忠有心不答应吧,但是这俩人的死活,还真的在小白猪手上,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待到陶堂主二人醒转,就是中午时分了,回复好元气,就接近傍晚了。

此次三人遭遇偷袭,偷袭者只有一人脱身,死了两名天仙,又有四名灵仙被擒获。

小白猪还想吃掉这四人,被陈太忠坚决地制止了,他要将四人带回派里,细细拷问偷袭者来自于何处——尤其跑掉的那厮,跟这四人有着直接的关系。

陶堂主遭遇此大难,虽然终于解了毒,也有点惊慌失措,“东上人,咱们是否该向门中求援?就算不求援,也要把艰险告知,以防还有其他偷袭手段。”

“向门中告知?”陈太忠想一想,最终摇摇头,“一直觉得哪里不对,你这么一说,我才反应过来……很可能还有人在山门外埋伏着。”

他的智商并不低,想到此前这几个偷袭的人,有意让己方发出求救焰火,再结合一下现在的处境,当然能猜到一些事情。

“这样?”陶堂主愕然地睁大了眼睛,好半天才颓然点点头,“确实有这种可能,离开护山大阵的话,执掌等人可用的手段,就少了很多。”

“那咱们现在返回派中?”何十四郎也有点不安了。

“回山的话,事情就算只做了一半,”陈太忠皱着眉头回答,他微微侧一下头,不小心就看到了那几个横死的孩童,于是火气又上来了,“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“那咱们该怎么办?”陶堂主小心地发问。

“不是咱们,是你们,”陈太忠哼一声,语气也变得有点不耐烦,“我自有去处,倒是你俩……带着这四个灵仙,躲好了。”

“躲?”何十四郎愕然地发问。

“那你以为呢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白他一眼,“你俩的存在,严重地影响了我的战斗力,今天若不是顾忌你俩,那厮也走不脱。”

他说话一向是很呛的,很少为对方颜面考虑,事实上他也无须考虑——天仙之下皆是那啥。

十四郎觉得自己有点受伤,倒是陶堂主能理解这种心情,于是笑一笑,“那以东上人之见,我们藏在哪里好呢?”

“你们藏好就行,我去收拾那些混蛋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待见到宗门召集令,你们再回去也不迟,记住了……一定藏好。”

“我有躲藏的地方,”何十四郎马上回答,“是何家我这一支私下准备的,长时间不行,短时间绝对没有问题,反正……唉,我家也用不上了。”

“小何我是信得过的,”陶堂主点头表示支持,然后他犹豫一下,又问一句,“那东上人,你要返回山门?”

“咱们不发求救焰火,山门暂时无虞,”陈太忠摇摇头,然后冷笑一声,“既然不见隆山派的人,想必他们都在山门埋伏着的吧?”

“这个很有可能,”陶堂主微微颔首,眼神也变得阴森起来,“他们若想强攻,承担不起那么大的损失,所以截杀援兵,才是最好的选择……待消减了本派战力,再强攻不迟。”

说到最后,他的目光变得有些黯淡,“真是欺人太甚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他们的战力都埋伏在山门外的话,那么……隆山派那里,又有谁在坐镇?”

“你是说?”陶堂主眼神一亮。

“妙啊,”何十四郎一拍手,高兴地发话,“直捣隆山派老巢,东上人您这脑瓜,是怎么长的?”

小子你怎么说话呢?陈太忠没好气地看他一眼。

“咳咳,”陶堂主猛地咳嗽两声,提示某个弟子不要太忽视尊卑,然后笑着发话,“东上人果然智勇双全,我们能做点什么呢?”

“你们能藏好,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,”陈太忠冷冷地回答,他说话真是一点不客气。

下一刻,他咂巴一下嘴巴,“对了,隆山的地图,给我一份……”

相较蓝翔派的山门,隆山的山门就高调了很多,虽然也是在云雾缭绕的山中,但是居然有一条便道,直接通向外界。

更有弟子在空中驾驭着飞剑,肆无忌惮地飞来飞去,让人一看就知道,这里有大批修者。

陈太忠和纯良一路赶来,在即将抵达对方外山门的时候,隐起身形,悄悄前欺。

这里之所以被称作外山门,是因为进了山门,只是到达了隆山剑派的宗产,想要进本派,还得再过一道山门。

事实上,大部分的宗派都是这样的布局,像蓝翔派那种只有一个山门的宗派,倒是极为罕见,至于其中原因,倒也不消说了。

陈太忠暗暗观察一阵,思索片刻,运起改容易貌神通,将自己变为一个矮壮汉子,眉眼间,跟那燕上人有五分的相像。

这个神通在一定程度上,可以冒充他人,但只是容貌相像,无法有效地模仿气息,不过陈太忠的用意并不在此,他幻化成这副模样,不过是想顺便打听点事情罢了。

看到远处的山路上,一人一猪缓缓走近,守门的两个弟子交换个眼神,一个方脸少年疑惑地皱一皱眉头,“这是……送灵兽来的?我可没见过这种灵兽。”

纯良此刻的体积,变得大了一点,差不多有毛驴大小,这样的体型,当然就不能趴在陈太忠的肩头,只能自己走路了。

小麒麟对此是相当地不满,不过陈太忠告诉它,你在无锋门和蓝翔派的知名度不低,你若不肯变大的话,将来被人发现真实身份,不要怪我帮不了你。

纯良想一想,确实也是这个道理,终于悻悻地不再坚持,但是听到旁人用“灵兽”来形容自己,它还是相当地不爽——你见过哥这么帅的灵兽?

一转眼的功夫,矮壮汉子和白猪来到了山门前,一个弟子眉头一皱,毫不客气地发话,“站住,干什么的?”

“找人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听说前一阵我族孙来你们这里了。”

“滚!”方脸少年眼睛微微一瞪,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想找死……直说!”

守山的弟子,见得多了外面人,一双眼睛,最是势利不过,他看不出来人的修为,但是他知道,来人是一路走过来的。

对方嘴里还说什么“族孙”之类的话,多少有点侮辱人的嫌疑,他没有必要对其客气。

只要有点背景和修为的,谁还不是飞过来的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