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一十六章 人兽共愤

陈太忠为了小心起见,还是让过了那颗霹雳子,这世道,小心总比莽撞好。

对于对方的逃逸,他也没太过生气,而是打开天目术看一眼。

他承认这个速度确实比缩地踏云快,不过打开天目术,用缩地踏云追踪的话,也未尝追不上——只不过会耗费很多灵气就是了。

然而,他还是收起了这份心思,心里暗叹一声:便宜你小子了。

他不可能离开现场去追击,别的不说,陶堂主和另一个何家子弟,还在地上躺着。

扭头看去,陈太忠发现那三四个灵仙正在小心翼翼地后退,他也顾不得去理会,而是看向了那仅剩的二级天仙。

这天仙右手拎着死去的女天仙,左手的长鞭卷着两个蓝翔弟子,阴森森地看着他,“你杀了我的阿姐。”

“我连你都要杀,何况你阿姐?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“你就是下毒的人吧?老实把毒解了,我留你一具全尸……嗯,可以把你和你姐葬在一起。”

“你真的欺人太甚了,”小元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,不是吓的,而是气的,“我生气了,我真的很生气,你知道我阿姐,是个多么好的女人吗?”

陈太忠是最不喜欢嚼谷这些,太浪费性格了,若不是陶堂主二人在对方手上,他一刀就斩过去了,“废话少说,你毒死那些无辜的孩子,你姐阻拦了吗?”

这位的嘴角抽动一下,阴森森地回答,“蝼蚁,就该死!”

“在我眼里,你也是蝼蚁,”陈太忠脸一沉,他杀性比较重,但是也不会因为要设计别人,就不把普通人的性命放在眼里,“你放不放人?”

“虽然我很想现在就杀了你,但是……你好像不怕毒,”小元继续阴森森地发话,“你后退一千步,我放人,十里之外,我会放下解药,信不信由你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狞笑一声,“反正,大不了杀了我,有两个蓝翔弟子陪葬,我也没白死。”

“我这人最讨厌别人威胁我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?”

“他俩也得死,而我未必死,”小元抖一抖长鞭上的两人,又狞笑一声,“你的刀法和神通很厉害,你说他俩挡得住挡不住?”

陈太忠皱着眉头想了好一阵,然后下巴微微一扬,“我不会后退的,你后退一千步,把人放下……滚!”

这一声“滚”,不是对着天仙说的,而是对着那几个灵仙,白光一闪,那几个灵仙仰面栽倒,登时人事不知。

“算你识趣,”小元冷笑一声,只要对方在意这两个灵仙的性命,他脱身是毫无问题的。

等退到一千步,他将人放下,用尽手段逃跑,只要能跑得足够远,对方绝对不敢一直追下去——须知这俩灵仙需要人照顾。

不说燕上人可能回来,只说这里还可能埋伏有己方的帮手,这个猜测,就能让对方停下脚步,更别说,对方还指望自己留下解药。

哪怕双方都知道,解药是不太可能的,但总是有那么一丝希望,不是吗?

至于对方要求自己退,那不过是面子问题,他也不会去计较。

所以他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,步子还迈得格外大,眼睛死死地盯着对方,嘴里大声地报着数,不给对方以任何可乘之机。

“……九百八十八、九百八十九,”他距离对方已经相当远了。

就在这时,陈太忠长笑一声,“留下他的储物袋!”

小元的身子先是猛地一怔,然后才冷冷一笑,“想让我回头?这种手段太幼稚了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只觉得左手一震,侧头一看,才发现自己的左臂没了,甚至还连着半个肩胛骨,左手和长鞭掉落在地,抬头一看,一个巨大的白乎乎的头颅,正盯着自己。

“你……”话音未落,他只觉得眼前一黑,腰部一震,然后再也没有了知觉。

纯良已经恢复成以前大白猪的模样,一口咬掉他半个身子之后,巨大的猪蹄一刨,将储物袋硬生生扯下来,又一张嘴,把他下半个身子也吞了进去。

小麒麟在翡翠谷,一般的食物也不过是灵兽,出了翡翠谷之后,连高阶灵兽都极少吃,这次直接吞了一个天仙,心里别提多酣畅了,从头舒爽到尾。

它眯着眼睛哼哼两声之后,猛地想起自己做的事情,好像有点不好,于是又睁开眼睛,却正好看到陈太忠冷冷地看着他。

“那个啥……”它抬起巨大的猪蹄,指一指那几个被毒死的孩子,“这家伙连同类都不放过,他已经不能算是人了,我一时没忍住,他简直是人兽共愤!”

陈太忠确实很在意它吃人,一时间甚至有干掉这货的冲动,吃人也就算了,敢当着我的面吃?

听到这个解释,他真是哭笑不得,“是人神共愤……我很郑重地问你一句,吃人这个毛病,你能不能改?”

“他不给我下毒,我至于吃他吗?”小麒麟眼睛一瞪,它的原型有两丈长短,一颗猪头就有门板大,眼睛有脸盆那么大,它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我跟你一样,很讲究的……在谷里的时候,都是灵兽不吃我,我就不吃它们。”

陈太忠想起翡翠谷的见闻,也是忍不住摇摇头,“你这装死的习惯,什么时候能改一改?起码你发现有毒,提前报个信啊……稍微有点追求,不行吗?”

“我也发现了没多久啊,”纯良闷声闷气地回答。

麒麟身为火属神兽,是百毒不侵的,但是按纯良的说法,因为百毒不侵,所以对一般的毒性也就不怎么敏感,待它发现不对的时候,就有点晚了。

上一次在翡翠谷,老易对它施毒,被它第一时间发现,是因为老易的毒太狠了。

陈太忠也懒得跟它叫真,毕竟今天,还是亏了这货搭手,才救出了蓝翔二人,也没把元凶放跑。

不过陶堂主二人,目前还在昏迷中,于是他问一句,“你帮他们解一下毒,没问题吧?”

“拜托,我解毒是靠火,我不认识丸药,”纯良摇一摇硕大的猪头,“我给他们解毒,毒还没解呢,人就烧死了……对了,我看你没中毒?”

“谁说没有?”陈太忠祭出体内的圆环,原本青翠欲滴的圆环上,有一块块的灰色斑点,不过,圆环是虚幻的,灰斑也就是虚幻了,“被我转移到本命法宝上了,我得慢慢地驱除。”

这才是他不怕毒的根本原因,气修本来对毒性的忍耐就很强,而修成本命法宝的气修,可以在体内储存相当的灵气,中了毒都跑得了。

比如说飞云城的八尺居士,中了毒,还能装出一副灵气充盈的样子,这道理是类似的,体内有存货。

而同时,气修的本命法宝不同,有些本命法宝可以承担毒性,体内的毒可以转移到法宝上,作战不受影响,等到事毕之后,可以慢慢地炼化这些毒。

其实这就是法宝的“防毒”属性。

陈太忠这些天闲来无事,除了在整理理论知识,就是在做各种试验,然后就发现自己得到的真器元胎,居然有这样的属性,他不得不感叹自己的运气。

加上加成属性的话,他得到的这个元胎,本身就有两个属性了。

事实上,他心里认为,这是个“鸡肋”属性,因为他本来的抗毒能力就挺强。

不过今天遇到事情,让他觉得这样鸡肋的属性,其实有时候……也是蛮有用的。

“本命法宝?”小麒麟却是个识货的,上下看一看那圆环,一张嘴,一团火焰就喷了出来,“我看能不能烧掉这些毒。”

一团赤红的火焰过后,圆环上的灰斑,有明显的减少。

纯良高兴地一拍地面,“有用,那俩有救了。”

它对本命法宝的认识,不是特别的系统,但是还真有点特别的使用手段,“你可以用本命法宝,吸取那俩的毒性……然后,我来帮你炼化。”

这俩其实是一对自信心爆棚的主,根本就没想,其实从小元的储物袋里,有可能找到解药——不过话说回来,找解药这事,也挺冒险的。

“要是这样,那就简单了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最近他对本命法宝的使用,越来越娴熟了,吸取毒药,想来也就是那么几种手段,简单得很。

然后,他才发现一个问题,“这大白天的,人你也吃了……怎么不把身子变小呢?”

纯良犹豫一下,用巨大的猪蹄指一指那被砍做两截的女天仙,不好意思地看着他。

“适可而止啊,”陈太忠真是不喜欢它这一点。

“她是施毒者的姐姐,她没有阻止,”纯良巨大的双眼里,泛起一丝怜悯,然后叹一口气,又指一指那几个孩子,“那些,都还是孩子啊。”

一边说,它一边抬起前蹄,抹一下流到嘴边的口水,“真是人兽……人神共愤!”

陈太忠指一指它,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最后还是叹口气,“下不为例!”

“没问题,下不为例,”纯良的嘴巴一张,就向女天仙的上半截身子咬去,晶莹的口水,流到了它的下颌。

就在此时,女天仙的额头,爆出一团耀眼的金光,奇快地向远处天空射去,一个女子的尖叫声传来,“混蛋,老娘到这个地步了,你们还不肯放过!咱们来日方长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