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一十五章 暴起

“果然卑鄙,”陈太忠闻言,眉头一皱,同时降下飞行灵器,盘腿打坐。

他镇定自若地吩咐,“先歇一歇,我先查看一下,毒性是什么,能不能把毒药逼出来。”

人家会给你逼毒的时间吗?陶堂主恨不得揪住他大骂一顿,见过不靠谱的,没见过你这么不靠谱的。

不过这个时候,说什么也晚了,他跳下马来,摸出两颗丹药,塞进嘴里,同时掣出一柄长剑,还有一个圆筒,一边警惕地四下戒备,一边向后退去,“我建议,咱们先离开。”

话音未落,只听得一声长嘶,却是他的坐骑前腿一软,跪在了那里,挣了两挣之后,整个身子轰然倒地。

接着,十四郎乘坐的角马也倒了下来。

两人不住地往嘴里塞着丸药,但是脸色却是在明显地慢慢变黑。

“东上人,要传出紧急信号吗?”陶堂主大声地发问,他的身子已经摇摇欲坠了。

其实此刻,他已经无力取出焰火了,这话不过是在告诫东上人,你要尽快求救了。

东上人的脸色原本就黑,现在倒也看不出中毒没有,他沉声发话,“无须报警,区区两个蟊贼而已,这毒我压制得住……你俩快退!”

十四郎都已经摸出求救焰火了,原本想翻出,猛地听到他这么说,又将焰火放回储物袋,一手长刀,一手灵符,踉踉跄跄地冲向陶堂主,“堂主,我背你走。”

他才把陶堂主背起来,不成想脚一软,然后就一个踉跄,摔倒在地,怎么都爬不起来了。

“真仙倒,哪里是那么好防的?”一个人影从不远的土中冒出,一飞冲天,正是那八级的女修,她站在空中冷笑,“修为越高,倒得越快,兀那姓东的……还不快快倒下?”

陈太忠缓缓睁开眼睛,对着她微微一笑,“我马上就把毒逼出来了,有种你就不要走。”

“你若还有余力,怕是会施放求救焰火吧?”女人冷笑,“装,你继续装,我倒要看你能装多久。”

他们三人的任务,其实是拖住东上人一行人,眼下来看,任务差不多已经完成,不过若能逼得对方放出求救焰火,那就更好了。

所以她就暗暗地引导对方思路,希望对方能将遇袭的消息传出,如此一来,山门那边的埋伏,也容易得手了。

陈太忠一开始,没觉得施放求救焰火有什么不好,但是女人如此提醒,他反倒觉得这个事情,有些不对劲——你为什么不等我们昏倒之后再现身呢?

他此刻确实是中毒了,不过这个毒对他来说,并不是很要紧,只是浑身乏力罢了。

而且他并不担心毒性蔓延,所以闭目逼毒,倒要看一看,对方打算干什么。

下一刻,他身子往前一趴,也倒在了地上。

“哈哈,”又是一个男人的笑声传来,“什么东易名战力超群,狗屁,还不是被我的真仙倒放翻了?姐,咱们要不要拿出他们的求救焰火来,帮着放出去?”

“你退下,让燕上人来,”女修冷冷地发话,“燕上人,你去斩了那厮吧。”

“偏是你最小心,”那矮壮汉子哼一声,大步向陈太忠走来,人还未到,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块小石印,劈手打了过来,“去死!”

那小石印在空中蓦地变大,狠狠砸向陈太忠。

然而下一刻,三人眼一花,发现地上的人已经不见了踪迹,紧接着,雪亮的刀光一闪,那女修被斜斜地砍做了两断。

陈太忠的战力并未损失多少,他原本是想看看对方打算干什么,不成想人家二话没有,直接痛下杀手。

他登时大怒,既然你们不客气,那就别怪我了。

不过,陈太忠作战,一向是灵活多变,他并没有选择偷袭这个燕上人,原因很简单,此人前来斩杀他,心里肯定有一些应急的准备,不好杀。

正经是那旁观的女修,他绕过燕上人杀此人,成功的几率更大一些——她的警惕性,肯定要差一些。

而且这女修,是第一个现身出来的,在地球界的传言中,老弱妇孺行走江湖的,也定然有独到的本事,所以他锁定的第一个必杀目标,就是此女。

一刀得手之后,他更不停留,直接欺向那矮壮汉子,同时大吼一声,口中一道白光吐出。

矮壮汉子也是经验丰富之辈,眼见对方猛地消失不见,想都不想,抬手打出一片白色的颗粒,人也向侧前方扑去。

他并不知道,陈太忠已经冲到了他身后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个应变是非常老辣的。

那一片白色的颗粒,与其说是要伤人,不如说是要开路——万一对方隐身了,他也能通过这种手段,将人逼出来。

紧接着,他跟着白砂就冲了过去,而且方向还是侧前方,哪怕对方绕到了身后,他也不至于陷入被动。

只冲这一个动作,就可以知道,此人绝对是红尘中闯荡的老手,身经百战。

待他回转头来,就看到了元上人被斩杀的一幕,更看到一道白光向自己打来。

说时迟那时快,此人身子诡异地一侧,让过了白光,然后大喊一声,“郡守府战兵……列阵,诛杀此人!”

陈太忠闻言,登时就是一怔,“郡守府的战兵?”

不远处的树后,冒出三个灵仙,组成一个诡异的三角战阵。

“你若乖乖束手,我可饶你一命,”矮壮汉子放声大笑,得意异常,“如若不然,我艹……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只见黑脸汉子身子猛地前欺,一道刀光狠狠斩来,那刀势如此地凶猛,竟然让他生出避无可避的感觉。

这时候,他根本不能退,因为他敏锐地感觉到,自己的气机已经被锁死了,若是返身逃跑,刀势肯定就追着过来了。

这是陈太忠近期在无回刀意上的进步,他的刀招不能主动追击别人,但是锁定对手气机的话,因为气机牵引的作用,追击起来要轻松很多,反应速度也会快很多。

很漂亮、很干脆的一刀,还有后续手段,陈太忠对这一刀也很满意。

不过糟糕的是,燕上人也感受到这一刀的威胁了,他虽然对刀道不是特别精通,但是多年的厮杀经验告诉他,此刻不能逃。

所以他很干脆地将手里印章法宝砸了过来,嘴里还在大叫,“你敢对郡守府的人下手?”

那印章见风就涨,眨眼间就涨到了磨盘大小,只听“砰”地一声大响,被那雪亮的刀光斩做了两段。

与此同时,陈太忠手上的宝刀,再次崩裂。

这次跟刀法无关,他握着的只是中阶宝刀,而对方不但是高阶天仙,那小小的印章,也是沉重异常,纯粹是块头比不过人家。

这就像地球上拿刀砍向疾驰的坦克一样,刀再好,刀法再精,架不住人家是坦克,而且材质也不差——质量上的差距,实在太大了。

陈太忠顺手又摸出一把刀来,身子前欺,大笑着发话,“巧了,我也是郡守府的,你这招摇撞骗之辈休走!”

对方若打个别的旗号,他没准还真的上当,但是郡守府……你这不是扯犊子吗?

清湖城臧城主在蓝翔的狼狈,是他亲眼所见,南执掌也向他解释了,郡守府为什么不可能出面,所以他根本不信对方的话——郡守府要出面,也绝对不可能是这个时候。

燕上人确实是在蒙人,他的几个奴仆摆出的阵势,只是吓唬人用的。

不过这一招,很多时候还比较管用,一听说是战兵,一般的修者都不愿意招惹,大部分人二话不说,直接转身就走。

就连很多宗门弟子,都是这样,不是惹不起,而是嫌麻烦——杀战兵的性质比较恶劣,不杀的话,任由对方动手,自己被动挨打?

燕上人唬住过不少人,也遇到过不吃这一套的,遇上那种主,他最正确的选择,就是让自己的奴仆缠住对方,自己转身逃跑。

这次他还以为可以奏效,哪曾想,对方只是伪装的,那匹练一般的一刀,说明了对方斩杀他的决心。

所以他抵挡这一刀的时候,就想的是挡下这刀之后,马上逃跑,不成想对方的一刀太猛,直接将他的宝器“沧桑印”斩做两段。

姓东的刀也毁了,按说是他逃跑的最佳时机,但是沧桑印是他祭炼了近百年的宝器,一朝被毁,他心神巨震之下,差点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。

待他回过来点气儿的时候,对方的第二刀又斩了过来。

这时候,已经由不得他犹豫了,至于说对方是不是郡守府的人,更不是什么重要事了。

“看我万毒神通,”他狞笑一声,抖手打出一道白光,待对方微微错愕的一瞬间,咬破舌尖,直接化作一道血色长虹,电射而去。

这是血遁,陈太忠在游仙阶段,就见过血遁,对此一点都不陌生。

不过天仙修为的血遁,可不是一两里地的事,一遁三五百里都正常,速度也奇快。

他下意识地避让开那道白光,那白光嗖地飞向远处,然后轰然炸开。

什么狗屁神通?分明不过是一颗霹雳子之类的玩意儿。

燕上人此番出手,最终目的,还是为了掩护自己逃跑。

不过,敢如此招摇撞骗,还能虚虚实实地扯大旗吓唬人,此人果然是经验丰富之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