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一十三章 身禁气锁

又等了一天,陈太忠有点受不了啦,再次找到南忘留,“我怎么觉得,他们就赌你不敢下手呢?再等下去,可是灭自家威风了。”

“隆山那个老东西,就等我下手,好找理由邀约同伴呢,”南执掌到了此时,也分析出了对方的路数,于是冷笑一声,“他果然是没什么影响力了。”

陈太忠听得似懂非懂,“这长老又不是上门封的,有什么不能下手的?”

“但这也是上门的战力啊,”南忘留不屑地表示,“咱们若是搜魂,此人将变为白痴,便是毁了上门的战力……拿这个做文章,是没道理可讲的。”

“但是,这厮不是隆山派的希望吗?”陈太忠很狐疑地看一眼二长老,那厮在南执掌身边,老老实实地站着,低眉顺眼,“隆山就忍心这么断送了他?”

所以说,你当初说的搜魂,根本就不现实,南执掌看他一眼,也不好打击他,“反正他们赌咱们不敢下手,这一招……是非常狠毒,但是也说明,他们没信心救走此人。”

“你说得我有点糊涂,”陈太忠表示自己不太理解,“难道就这么僵持着?有点没面子吧?”

“他们不敢救人,咱们有什么没面子?”南忘留看他一眼,然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,“以为玩个坐视,就可以后发制人了吗?我蓝翔派隐忍这么多年,真当我只会打打杀杀?”

原来是这个意思啊,陈太忠算是彻底听明白了,他倒不是想不到,而是一般而言,他很少把脑筋放在这些事情上。

“那给他下了奴印算了,”他提出了建议,“我已经给那姓闻的下了奴印。”

“奴印是可以解的,”南忘留轻笑一声,又看一眼二长老,“而且此人跟姓闻的还是不一样,他可是有悟真潜力的,上门有可能过问。”

二长老听到闻堂主被下奴印,脸色极为不好看,但是听到她这话之后,嘴角抽动一下,眼神却是越发地阴森了——不敢动我,对吧?咱们来日方长。

然而,南忘留又岂是易于之辈?她也注意到了他眼中的阴毒,于是淡淡地看他一眼,笑着发话,“遗憾的是,隆山可能忘记了,咱们是气修……”

顿了一顿之后,她才又发话,“毁掉一个潜在对手,还是很容易的,比如说……精血身禁气锁。”

“南忘留,你……”二长老本来一直沉默着,听到这六个字之后,再也忍不住了,一时脸色大变,“你敢!”

“我不敢,”南执掌一抬手,指尖已经多了一滴精血,面无表情地向他额头点去,“老娘给你一滴精血,是看得起你,凭你这狗一样的东西,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?”

一滴精血点下,她手里开始捏一串繁复的法诀,陈太忠看了两眼,摇摇头走开几步。

精血身禁气锁,是气修控制人的手段,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奴印,对受者不能有效地控制,甚至连惩戒都达不到,但是有一个优点,是奴印做不到的——它能有效地遏制受者晋阶。

“身禁”二字便是如此,控制者以自身精血为引,留自身一丝真炁于对方丹田,强行融入对方灵气内,而被控制的人,则是永远不能超越控制者的修为。

所谓真炁,可以叫做本命灵气,只有气修能修,别人修不出来。

从某一点上讲,真炁有点类似于蛊修放蛊,被控制者若想强行晋阶,他体内的灵气,反而会反哺施术者——你想晋阶?先帮我晋阶,你再晋吧。

而且这个身禁气锁一旦施为,施术者若是死亡,受术者必死无疑。

所以被下了这种禁制,根本是无解的,二长老再天赋异禀,他的修为永远超不过南执掌,南执掌倒是能分享他快速晋阶的好处——他若不想让她得好处,那自己就不要修炼了。

从这个角度上讲,这不是吸人修为的邪法,你自己不肯修炼的话,施术者也不能强行让你修炼。

总之,气修的这个气锁手段,是大名鼎鼎的,受术者虽然自由不受限制,可是……根本看不到解脱的希望。

此刻就算白驼门出面干涉,都晚了,两者的气息连到一起了,南执掌被废了修为的话,二长老也会修为不保,南执掌陨落,也有二长老陪着。

原本二长老是异常飞扬跋扈之辈,自从被下了气锁,整个人的神情都萎顿了,一脸的绝望,软绵绵地坐在地上,差一点就快趴下了,似乎连脊梁骨都没了。

年少得志的人,抗打击的能力是比较强的,傲气不是那么容易抹杀的,但是面对真正的强大打击,也很容易一蹶不振。

他面对的情况,也确实令他绝望,南执掌比他还大一百多岁,悟真的希望不大,她一旦陨落,他就得陪葬,这时候再说他资质有多好,悟真的可能有多大,有意思吗?

完了,一切全完了,看不到前途了,他甚至铁定活不过一千岁。

陈太忠也听说过这种气锁——这是他在蓝翔的典籍里看到的,可能蓝翔派还有这样的功法,不过他对这种功法,实在半点兴趣都没有。

陈某人对自己的晋阶速度异常自信,根本不相信有人会比他还快,那这种功法,他学来做什么?还不如用奴印方便。

又是两天时间,眨眼就过去了,这天,就到了检校何家是否搬走的日子。

这几天,蓝翔派外安静得可怕,南忘留特意找到陈太忠,“东上人这两天看本命法宝的玉简,有何心得?”

“收获不小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,“我的本命法宝该如何祭炼,已经有了部分设想。”

这个玉简上说,祭炼本命法宝,不需要太多的材料,事实上,材料的种类越少越好,但关键是要量大,以极阳和极阴的材料为主,通过自身真火来锤炼,炼得越纯越好。

只冲“越纯越好”四个字,就知道这本命法宝,是越早祭炼越好,祭炼时间越久,材料才能越纯,所以他能在天仙阶段就开始着手,那实在是占了大便宜。

要不说真器元胎妙用无穷,就算外人得了,也能从天仙就开始祭炼本命法宝,真的是在起跑线上就赢了。

而且玉简上还有丹田灵气锤炼材料之法,法子不算有多高明,但是有个简单的阵法,可以更好地将灵气引出体外,保证锤炼效果,从天仙阶段就可以开始进行。

这却是陈太忠的传承里没有的,他在地球界所得功法中,有气炼之法,不过对灵气的量要求极高,对控制能力要求也极强,基本上是要到玉仙才能使用。

不成想,风黄界的上古气修,居然有用于气炼的阵法,这可是令他喜出望外,同时他也忍不住怀疑一下:哥们儿练的,到底是不是上古气修功法呢?

没准,是上上古气修吧?要不然,这种简单的气炼阵法,怎么会没有标注呢?

不过这阵法虽然简单,有些阵法材料却是上古常见,现在极为罕见的。

就在他琢磨,该怎么改进一下这个阵法,用何种材料替代的时候,南执掌找来了……

南忘留对这块玉简的兴趣不大,她觉得现在惦记本命法宝,有点太好高骛远,所以她先留给东上人看——经过对隆山的一战,双方已经建立起了初步的信任。

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对本命法宝的仰慕,“好祭炼吗?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老实回答,“祭炼容易,但是想祭炼好法宝,难度还是比较大的,比如说,现在找鸿蒙紫气,是比较难的吧?”

“鸿蒙紫气,你开玩笑吧?”南忘留登时就笑了起来,“除了混沌初开之际,哪里找得到鸿蒙紫气?你不是想炼仙宝吧?”

仙宝在九重天上,都是极为罕见的,仙器之上的法宝,才能称为仙宝。

“但是……”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摇摇头,“起码要找到阴阳玄黄之气,算了,不说这个了,你找我什么事?”

说到正经事,南忘留就皱起了眉头,她认为,现在蓝翔的平静是不正常的,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,“该看看何家搬走了没有,我总怀疑……隆山派在暗处等着,打算给咱们雷霆一击。”

“那咱们就不着急出去呗,”陈太忠的答案随口就来,别看他性子急,可做散修做惯了,他最擅长的就是等待时机,“过一阵再说。”

“但是……今天日子就到了啊,”南忘留也是个善于机变的主儿,然而她终是宗门出身,对宗门的威严看得很重,“不去查看一下?”

“你让他们今天搬走,不代表本派就要今天检查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你打算什么时候检查,是你的事,需要在意别人怎么看吗?”

南执掌想了一想,笑着点点头,“也是啊……先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好了,咱们先修炼。”

“哈哈,”陈太忠仰天大笑,“没错,就是这个理。”

两人其实都不能断定,隆山派在外面有埋伏,左右不过是一个假设罢了,但是就因为这个假设,蓝翔派足足又拖了二十天,才着手派人检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