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一十二章 不讨好的上供

臧城主都打算离开了,听到这话,忍不住回头看一眼,“南执掌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你堂堂的执掌大人,跟我一个小人物叫真,没劲儿……我也只是想缓和你两家的关系。”

他是有后台的,但是宗门里疯子太多,这个时候,他不能再坚持下去了,再坚持可能葬送自家小命,凶手还不好查证,这买卖实在划不来——虽然五十极灵真的不少。

至于说放弃何家,可能会影响本地黎庶的安危——去求,黎庶算什么东西?

他的态度很明显了,但是南执掌还是不答应,“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臧城主深吸一口气,“我不管了,成不?”

“那好啊,”南执掌笑着点点头,“臧城主这么支持本派,南某人在这里多谢了。”

她这话说得阴阳怪气,但是臧城主也不敢计较,计较个啥?拳头没人家的大,人家又不怕他身后的官府体系,那只能走人了。

但是何家家主见状,直接双膝一软,就跪下了,“执掌大人,我何家有重宝,愿献于上派,只求给我何家一条活路。”

“你这话说得奇怪,我要置你何家于死地了吗?”南忘留冷冷一笑,“你若在期限内搬走,我无意跟你这种蝼蚁计较,我只是不想留着你们碍眼。”

“大人恕罪,大人恕罪,”何家族长跪在地上,不住地磕头,额头都快冒出血来了。

陈太忠正好没事,想着过不了多久,就要去何家督战了,正在四处闲逛,猛地听说清湖来人,就也前来观看。

远远地看到,一个中阶灵仙跪在地上磕头,他侧头扫一眼,正好看到穆珊也在观看,于是走上前问一句,“这是谁?”

“何家的族长,”穆珊轻声回答。

“嘿,”陈太忠摇摇头,忍不住想起了青石城的那几个族长,还有巨松姜家、湄涯杜家以及坪陵李家、郭家……看似风光无限,其实不堪的一面,只是没被人看到罢了。

“你的罪,谈不上恕不恕,”南忘留真没兴趣跟他多说,“及时搬走就行……我对族诛人族,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。”

蓝翔派此举,是要立威,不是要杀人,当然,她也不介意通过杀人,来维护宗门尊严。

至于说什么重宝,她并不感兴趣,这种小家族能收获什么重宝?

就算有几分份量的宝物,她也不看在眼里,蓝翔终于要崛起发威了——什么样的宝物,能挡得住气修崛起的脚步?

何家族长见状,知道她想的是什么,于是低声发话,“是上古气修的功法,我何家前不久偶然得到的。”

南忘留登时就怔在了那里,好半天之后,才冷哼一声,“你若敢戏弄于我,今日我就诛你全族。”

“真的不敢,”何家族长忙不迭地摇头,额头上的汗珠,滚滚而下。

南执掌看都不看他一眼,这两日她也知道了何家的作为,对此人没有丝毫的好感。

何家弃蓝翔而奉隆山,在清湖城已经不是秘密了,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,若说何家族长不知情,这怎么可能?

此人显得再怎么可怜,她都不会有任何的怜悯,所以她冲人群中的陈太忠扬一下下巴,然后淡淡地发话,“带来了吗?”

“请大人过目,”何族长双手奉上一块古旧的玉简。

南执掌的神识扫一下,然后眉头一皱,“遁地挖掘功法……你是在侮辱上古气修吗?”

“那是幌子,后面有禁制的,”何家族长战战兢兢地回答,他贡献出此玉简,已经是豪赌了,若是对方不肯认账,那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。

南忘留手一抖,直接将玉简抛向陈太忠,“你看一下。”

陈太忠先是扫一下,然后眉头一皱,又扫一下,然后……眉头紧皱。

这玉简表面是有一套功法,但是那功法根本是胡说八道。

他虽然是飞升的土鳖,不是功法大师,但是近些年看了不少书,自家也抢过一些功法,见识大增,对于这种有明显错漏的功法,一目了然。

于是他调用神识,狠狠撞击玉简两下……果然,里面出现了别的内容。

“确实是上古气修所留,”他冲着南忘留点点头,“不是功法,不过……也还算有用。”

南执掌一听,是这样的答案,眉头登时一扬——以东先生的眼光,居然能说还算有用,那就一定有用了。

下一刻,她就脸一沉,阴森森地看着下跪的那厮,“何家,你好大的胆子,真是其心可诛……这是你家才收集到的玉简?”

南忘留是不会相信这个理由的,何家肯定是早有玉简,却不肯上交给蓝翔派。

这个上交,其实用交易一词更为贴切,地方家族得了功法,可以通过上交给宗派,获得大量的收益。

当然,这个规定不是硬性的,家族有自己的机缘,得了功法,谁还能硬抢不成?

但是何家得的是上古气修的功法,自己根本就练不成,而蓝翔派偏偏是整个风黄界,唯一的气修门派,对何家没用的东西,却是蓝翔派最缺乏的东西——而且只有蓝翔派会在意。

这个性质就相当恶劣了,往小里说是目无蓝翔,往大里说,就是要坐看蓝翔衰败。

你为什么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呢?

而现在何家出了大事,才主动交出这玉简来,南执掌不恼火才怪。

“真的是才得的,”何家族长叫了起来,不管真相到底是如何,他必须这么回答。

他一脸的惶恐,“若是早得的,我们早就送来了,还望执掌大人明鉴。”

我要信了你的,那才叫糊涂呢,还明鉴?南执掌哼一声,也懒得多说,“得自何处?”

“小儿辈偶然间购得,”何家族长再次砰砰地叩头——没办法,不叩头不行啊。

南执掌冷笑一声,“那这么说,是没有别的收获了?”

何家族长不住地磕头,他怕的就是这个问题,这块玉简,何家确实已经得了数百年,但是……真的是偶然间获得的。

当然,这个问题现在说,就说不清楚了,他只能战战兢兢地回答,“请上人明察。”

你是逼着我搜魂是吧?南忘留有点不高兴,不过对方才献上玉简,她就搜魂,传出去不太好听——以后谁还敢再跟蓝翔派交易功法?

于是她侧头看黑脸大汉一眼,“记录的是什么?”

“本命法宝的炼制和温养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,说句实话,这块玉简对他来说,还是相当有用的,不是功法,但是能让他少走弯路。

南忘留一听就明白了,这是好东西啊,蓝翔派暂时用不上——气修很多年没出玉仙了,但是想建立一套完整的传承的话,这个东西少不了。

而且,东上人的修为已经接近悟真,也该着手准备炼制本命法宝了。

不管对方是不是心甘情愿献出的玉简,总之是对蓝翔派有用,南执掌就决定网开一面,“那你交上来这个东西,想要得到什么?”

“还请执掌大人原谅何家的无知,”何家族长继续磕头。

“这不可能,何家必须离开,”南忘留淡淡地发话,“其实我可以白拿你这块玉简,不过我不想让后来者寒心,你最好换个现实一点的条件。”

何家族长也知道,自己的要求不太可能被答应,于是他退而求其次,“那么,贵派可否能延缓些时日?这点时间……实在太仓促了。”

“可以,”南忘留点点头,“从现在起,再给你十天时间,尽快搬走,你若不甘,也可以继续等下去。”

都用不了十天,再有个七八天,隆山必然要做出反应了,不是交来剑谱,就是两边大打出手——你可以等着看结果。

“能再宽限几日吗?”何家族长艰涩地发问。

“可以,”南忘留淡淡地回答,“类似的上古气修遗物,你多交一件,我就多宽限你十天。”

何家族长登时闭嘴,不敢再说什么了,他相信,自己敢交上第二块玉简的话,绝对难逃搜魂的下场——事实上,何家也确实没有类似东西了。

不过,有十天的时间,也足够周旋了,起码比三天宽松了很多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就是何家各支处理各种资产,仓促之间卖不出好价钱,这是必然的,但是总比三天要强很多。

而且大部分的大宗资产,何家都是委托了十四郎代为售卖,也不着急一下卖掉,损失就又会减少很多。

这样的忙,十四郎也不能不帮,他可以多抽取一些手续费,但是他若是不管,这消息传出去之后,他的形象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。

在重视家族血缘的风黄界,不看顾家族的口碑,会受到太多人的鄙夷,甚至都会影响宗门对他的看法——如此凉薄之辈,可堪大用吗?

一眨眼,七天又过去了,奇怪的是,隆山派既没有派人来,也没有传出什么风声,就当没有任何事发生一般。

按说,这个时候,陈太忠就该对二长老搜魂了——你不送来剑谱,我就自己搜。

但是,二长老被南忘留要走了,于是他前来找南执掌,“时间到了吧?”

“再等一天吧,”南执掌做事,确实是滴水不漏,“时间富裕一点,省得隆山派说咱们没给他们机会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