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一十一章 臧城主

五支是何家最弱的一支,田产什么的都不算富裕,也没有像样的人物,这种情况,他们最看得开,大不了就是先收拾细软逃跑,看以后的情况,再做定夺。

若是回不来,那就回不来了,能回来的话,田产也不怕别人抢了——哪怕是同族之人抢,你得给我个说法。

越是这种关键时刻,家族往昔积累的矛盾,就越容易暴露出来,不过临阵自乱阵脚的事情,也不是常发生,关键是——蓝翔给的期限太短了,大家根本没有时间争吵。

“你五支只顾自己跑,是要做族中罪人吗?”刚才跟十四郎吵架的中年男人登时大怒,他高声厉喝,“临阵退缩,莫要逼得我们执行族规!”

“屁的族规,你动一动我试试看?”五支的掌支大怒,“大敌当前,你要内讧,那好啊,好得很啊,咱们先火并一场,就算你赢了,我看你有没有时间跑!”

“都别吵吵了!”族长厉喝一声,打断了大家的争吵,然后他四下扫一眼,“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,家族大了,难免锅边碰碗沿,但是不管怎么说,都是姓何的,一笔写不出两个何字……血浓于水的道理,你们不懂吗?”

何家的族长,还是有几分见地的,也有几分掌控能力——如若不然,整个何家也不可能孤注一掷,整个倒向外派。

他先安排各支去收拾细软,随时打算走人,祖坟什么的,顾不上了,然后又吩咐下来,各人都该领什么差事,并且商定,一天之后,大家再次碰头,交换一下各自的消息,再决定是留是走。

时间很紧,短到偌大的何族,根本没工夫去了解更多的情况,一天时间就过去了。

不过就算这样,何家也搜集到了不少消息,起码他们确认,隆山确实是栽在蓝翔的手里了,两个天仙被擒,其中大名鼎鼎的战堂闻堂主,居然因为是被人看上了,要收做男宠,所以才身陷蓝翔派。

男宠这种玩意儿,在修者中还真是比较罕见——严格来说,是男修收男宠的,比较罕见,强大的女修收男宠,倒是多得很。

为什么罕见?因为修者双修,讲的是阴阳契合,同性之间无法双修,倒是那些非修者中,有人喜好男风,是一种比较变态的爱好。

可是对男修来说,喜好男风就不仅仅能用变态来形容了,而是极其变态,甚至可以说是心理和神智不正常——大好的时间,不去修炼,也不双修,却去走旱路。

这种人……能叫修者吗?

对修者来说,这种情况极为罕见和不正常,所以对于被收做男宠的修者来说,简直可以说是人生最大的耻辱,一旦传出去,真的臭大街了。

也正是因为如此,当时闻堂主不等陈太忠说完,直接暴起发难——这种耻辱,是个男人就受不了。

陈太忠虽然最近看书不少,也学到了很多不外传的知识,但是风黄界本土的人物风情,他不是特别了解,这属于文化上的差异,所以他不太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情,意味着什么。

当然,就算他知道,他也不会在乎,但是他的初衷,确实是想着对等的报复——起码在地球界,做兔子相公,也不是什么体面事儿。

闻堂主的感受,暂且不提,听到蓝翔派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,何家人心里就是一凉,完了,隆山是没指望了:蓝翔但有三分忌惮,又怎么做得出这种事来?

就在人心惶惶之际,有那么一个还算好的消息传来:清湖城主臧逢凯表示,若是何家愿意贡献五十极品灵石,并且拨出最少三个灵仙供城主府驱策的话,他愿意到蓝翔派说合。

五十极品灵石,何家暂时拿不出来,不过有个数目,大家就好去努力了。

何家若是真的不管不顾地离开的话,虽然明面上的损失,未必能到五十极灵,但是再加上声望等隐形损失的话,就要远大于五十块极灵。

再加上换个地方之后,还要拼死拼活、胼手胝足地开拓和经营,这笔账也得考虑。

不过臧城主开口就是五十极灵,也是真够贪的。

何家不可能马上答应,就说这样吧,咱们一起去见一见南执掌,若是她说可以,那我们没有二话,若是她说不行,此事就算了。

臧城主还真答应了他们的要求,并且第二天带着何家的族长,前去拜访蓝翔派。

臧逢凯只是个高阶灵仙,然而,他是一城之主,手下又有个天仙供奉,南忘留虽然不耐,还是见了他们一行人。

看到身着隆山剑派衣衫的灵仙,在接待大厅里叮叮当当地修葺房间,臧城主也有点头皮发麻,不过他肯先货后款,自是有一番说辞。

寒暄客套几句之后,他开门见山地表示,“执掌大人,听说何家冒犯了贵派,可否给在下一个面子,容他们戴罪立功?”

“哦?”南忘留淡淡地看他一眼,心说你算个什么东西,不过是蝼蚁而已,也敢跟我说面子?

然而,她能执掌一派,自是有些风度的,所以也不接话,静等着他解释。

臧城主肯定要解释,“位面大战将近,本地的战力,多一分是一分,在下忝为清湖城主,也希望能积蓄更多的实力,待到烽烟四起之际,也好护得本地黎庶周全。”

他这个理由不能说不够强大,他也有自信说服对方,但是换来的,只是南执掌冷冷的一笑,“你的面子如此重要,蓝翔就不需要面子了,是吧?”

“南上人您这话说的,”臧城主讪笑两声,然后面色一整,“能战的人,总是不嫌多的,哪怕是有备无患呢,总好过捉襟见肘,您说呢?”

“何家有用,那就是我蓝翔无用了?”南忘留心里冷笑,区区七个灵仙的家族,在未来的位面大战中,作用小得可怜,哪怕再加上数千游仙,也就那么回事。

游仙级别的战力,根本就是连炮灰都算不上,能做的,最多不过是帮忙维护一下黎庶性命罢了。

但是家族会维护普通黎庶?别逗了,他们维护自家人性命,都维护不过来。

家族里除了族人,还有很多东西要保全,比如说功法、藏宝之类的,都要浪费大量人手,而且还要派专人保护苗子——其实那苗子都有一定战力的。

这样杂七杂八算下来,何家能做出的贡献,真的不多,诸多的游仙,都发挥不出来人多的作用。

在臧城主眼里,这样的助力就很够了,但是在南执掌眼里,根本不值一提——何家全族留下,大部分的战力也是保护自家去了,多出来的战力,给蓝翔提鞋都不配。

别的不说,只说蓝翔最近几个月,在派里普及缩地踏云的身法,诸多弟子修习了此身法,所增强的战力,顶得上清湖多出几十个何家。

不过臧城主既然执意要求情,南忘留就也拿大势来说话,谁怕谁啊?

“既然你觉得你城主府需要何家,那你就跟郡守府说一声,大战一旦开启,不要抽调我蓝翔的战力……郡守能答应,我就答应你。”

郡守能答应这条件,才见鬼了。

官府和宗派是两套体系,但是在面临大事之际,也有协商机制,官府抽调宗门战力,宗派要求当地官府配合,这都是常见的事情。

两套体系的配合,起码要强过人族和兽族的配合——生死存亡之际,人族兽族都能协商配合,何况是同为人族?

一般情况下,郡守想要抽调蓝翔的战力,不能直接动,要通过掌道和上门协商,所以,就算就算郡守有心答应,也做不了主,还得向掌道请示。

更何况,郡守犯得着答应吗?蓝翔占了总共也不到半个郡,何家迁出蓝翔的地盘,落地的所在,没准还在郡守府的控制范围内,郡守吃撑着了,答应这事?

臧城主登时就被噎得不轻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我若执意回护呢?”

他不止是修为低,地位也比南执掌低,但是两家是不同体系的,不怕直说。

“那你就试试,”话说到这里,南执掌连好脸都懒得给了,直接沉下脸来,“触犯我蓝翔尊严的,杀无赦!”

“试试就试试,”臧城主冷笑一声,转身就走——我也是有组织的,大不了把事闹大,谁怕谁啊?

“我会把臧城主的话,代为传达到其他门派,”南忘留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臧城主注意保重身体,须知宗门中,什么样的人都有。”

臧逢凯做错了什么?站在一城之主的角度上来说,他没做错什么,但是千不该万不该,他不该试图包庇一个对宗门不敬的家族,宗门中可也有不少视宗门荣誉如生命者。

不需要有多高的修为,中阶天仙就行,也不需要刻意杀人,只要那些人心里记住了清湖城主,哪天路过的时候,顺手就杀了——我让你再对宗门不敬。

宗门可怕就可怕在这里,高阶修者实在是太多,官府之所以能统治大部分的风黄界,一来是有战阵这大杀器,二来就是高阶修者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世俗事务上。

统治了整个风黄界又如何?不能直上九重天,那就是失败的修者。

南执掌这话,就相当于是把脸撕破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