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一十章 悲催的带路党

蓝翔派的通牒,在当天就送达了何家:三天之内,全族滚出蓝翔的地盘。

何家是一个拥有七个灵仙的家族,其中还有一个老迈的高阶灵仙,而清湖城是个不大的小城,有点类似龙鳞城——比之青石那种边陲小城,还是要强一点,但是也强不了很多。

西疆和东莽的地理位置类似,跟中州没法比,这样的小城里,这样的家族就算不错了。

接到通牒之后,何家登时就蒙了:有没有搞错,蓝翔派你要撵我走?

何家也有弟子在蓝翔,但是执法堂的谕令,何家弟子只能看着——宗门是大于家族的,除非你是归附家族,这还有得商量。

事实上,何家近些年,大部分的心思,都用在讨好隆山派身上了,何家所处的地盘,是蓝翔派的,这个没错,但是蓝翔江河日下,大家也都是知道的。

所以说,在外人看来,何家的选择并不算错。

但是现在,何家却接到了来自蓝翔的最后通牒,一时间,何氏族人义愤填膺,“凭一个小小的蓝翔,竟然敢如此欺我何家?”

前文说过,一个家族扎根一块地盘,真的是太不容易了,往往要付出数代人甚至十数代人的努力,打地盘加上对资源的争夺,其间的过程,都是拿命换来的。

而家族经营得越久,对地盘的投入也就越大,三天之内搬走,要放弃太多的东西。

别的不说,只说祖坟的搬迁,这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,通常情况下,要先寻找个风水极佳的地方,然后选择吉日,隆重地祭告先人,才能动土。

而家族在当地的田产、店铺之类的东西,想要出手,也不是三天能完成的,仓促买卖的话,买主也不是傻瓜,肯定要没命地压价,价值缩水九成九都是可能的。

任何一个扎根本地的家族,想要搬迁,都要付出血淋淋的代价。

若是三天内搬走,财产剧烈缩水不说,更令他们无所适从的是……往哪儿搬呢?

这么大个家族,随便去什么地方,当地势力肯定都不会欢迎,尤其他们是得罪了蓝翔派,被撵出来的,就算想归附别的势力,那边都要考虑蓝翔的反应。

当然,蓝翔已经式微了,不少势力并不怕蓝翔,但是那些不怕蓝翔的势力,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只有七个灵仙的小家族?

真要接受归附的话,人家还嫌麻烦呢。

“向隆山求援吧?”有人直接建议,“咱们没有少了他们的供奉。”

“你们正经是,少了给蓝翔的供奉,”就在这时,门外走进一人来,身着蓝翔派的衣衫,冷笑着发话,“我派的供奉能拖,倒是对外派私下供奉,你们做的这叫什么事?”

“十四郎,你进了蓝翔派,就忘了家族了?”有人勃然大怒,“须知你能进蓝翔,族中也是出了力的,你怎能如此数典忘祖,忘恩负义?”

“我是站在咱们何家的角度说话的,”十四郎面色铁青,“若不是看在家族情分上,我也不用买通师兄,偷偷跑出来告诉你们……现在的蓝翔派,你们惹不起,千万别打错了主意。”

“何家又不是称号家族,怎么惹得起蓝翔?”有人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但是咱们惹不起,不代表没人惹不起它。”

“隆山派吗?”十四郎冷笑一声,“隆山的二长老和战堂闻堂主已经被我派制服,若不是给白驼门面子,常执掌也休想离开,下一步大战将起,隆山派十有八九要倒霉!”

“咝,”在座的族中长辈闻言,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若不是族中子弟冒死前来奉告,他们还真不知道,局势居然凶险到如此地步了。

隆山的五大上人,何家人知之甚详,除了战力成谜的太上长老,最强的战力,就是二长老了,大长老、常执掌和闻堂主,水平大致在同一条线上。

五大天仙去其二,执掌还是被人手下留情放走的,可以想像,这一战蓝翔派稳稳地占了上风——人家若是没有几分把握,至于放走姓常的吗?

总之,信息阻隔是客观存在的,宗门间的恩怨,地方上的家族,很少能及时了解到内幕,何家人惊讶之际,忍不住发问,“蓝翔不是凋敝了吗?何时成长到这种程度了?”

家族想要在风黄界站稳脚跟,必须要学会察言观色,而蓝翔派在近几百年,一直在持续地衰落,地盘也被挤压得越来越小。

若不是如此,身在蓝翔地盘的何家,又怎么敢去巴结隆山?

一开始,何家还是左右下注,所以十四郎被送进了蓝翔派——哪个势力都下点注,这才是大家族长盛不衰的根本。

怎奈,蓝翔实在太不争气了,何家也越来越不看好蓝翔,而随着时间的发展,他们猛地发现,就连清湖城,很可能早晚都要归了隆山。

既然是这样,何家还不如主动地投靠过去,等到隆山派真的占据了此地,何家的地位,岂不是又要水涨船高?

若非如此,何家子弟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强行要蓝翔弟子结算任务?

但是谁也想不到,一夜之间,局势大变样,凋敝的蓝翔派,直接冲隆山下手了。

“我知道蓝翔成长与否,你们并不关心,”十四郎冷笑一声,抬手一拱,“情况我已经说明白了,也算对得起咱何家,何去何从,你们自己选择,告辞了!”

他心里也窝着火,当初进蓝翔的时候,他还是族中的后起之秀,后来何家越来越偏向隆山,他在家中的父母兄弟,则是越来越被人小看,甚至欺凌。

“十四郎慢走,你好歹也是咱何家人,”一个白发老者挡住了他的去路,“族中遭遇如此大事,你不能不闻不问。”

“我已经身入蓝翔,世俗家族跟我无关,”十四郎毫不客气地回答,“六叔你是打算把我也拉下水?”

“那你总该提个建议吧?”上座的族长很不高兴地发话了,“以你的看法,蓝翔一定能赢吗?”

“蓝翔能不能赢,跟何家无关,你们只有三天考虑时间,不搬就是族诛,”十四郎冷冷地发话,“别太小看蓝翔,若是白驼门不出,两个隆山也不是蓝翔的对手!”

“咱何家这么大,三天怎么搬得完?”有个中年人大声嚷嚷。

“别跟我呲牙咧嘴地说话,”十四郎一扭头,恶狠狠地看向对方,“我弟弟被你儿子打伤,我还没找你的事儿呢,你再敢说一句蓝翔的不是……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?”

中年人愕然地看着他,怔了一怔,终于闭嘴。

家族大了,总有些磕磕绊绊的事情,而十四郎虽然入了宗派,但蓝翔派的行情一日不如一日,他在家里的亲人此前占了些资源,自然也就越来越被人觊觎。

“好了十四郎,这件事我会为你做主的,”族长出声调解,“定然还你个公道……你给个建议吧,何家怎么才能躲过这次灾劫?”

“躲过?你想的太轻松了,”十四郎冷笑一声,“何家就是蓝翔拿来开刀的。”

不过,不管他心里再怎么怨怼何家,再怎么身入宗门了,终究是要讲一讲家族感情的,这是风黄界传统思维中绕不过去的。

所以他又做出了提示,“若不想搬迁,你们只有找城主想办法了,别找隆山,没用……这话我是现在说了,但将来我不会认的。”

官府和宗门是两个体系,官府出面的话,蓝翔也要考虑一下,终究他们才是实质上的统治者,而宗派只是划定,这里是属地而已。

“城主就是个只收灵石不办事的杂碎,”有人高声大骂。

其实这话略有偏颇,青石城的城主是靠军功上位,为人是贪了点,但是收了灵石,还是肯办事的,不过这事儿实在太大了,不知道一个小小的城主,能不能扛得下。

“十四郎还有什么建议?”族长点点头,并不表态,他何尝不知道,找城主管用?但是问题是臧城主胃口太大了,成功的话还好说,若是不成,那才叫鸡飞蛋打一场空。

所以这解决思路,还得从自家人身上找,“若是何家现在向蓝翔赔罪,可否能网开一面?”

“唉,你们早干什么去了?”十四郎长叹一声,“做人本当留三分余地,你们如此着急地得罪蓝翔派,我想帮你们求情,都无法开口……何彪之死,是当着隆山派的三个上人,死得粉身碎骨,你们觉得,何家还有机会侥幸吗?”

他这话也是仁至义尽了,先点明说,派里是要拿何家做典型祭旗,现在又强调何彪的死法,更是表明了蓝翔的决心。

族长看着他,愣了好一阵之后,才轻叹一声,“这三天内,若是找你……还需要去山门?”

“你找我也是无用,”十四郎一摊双手,很无奈地回答,“族长,何家只有三天时间,现在每一息时间,都是宝贵的。”

看着他转身扬长而去,吵吵的人都静了下来,大厅里沉寂得可怕,不知道过了多久,才有人猛地跳起来,“不管了,我们五支要走了,没时间陪你们等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