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零九章 逐族

“吩咐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见这厮着急走,他不为难对方一下,心里不痛快。

说不得,他抬手指一指大厅屋顶的大洞,很不耐烦地问一句,“你眼瘸了?”

眼瘸……常执掌今天受到的耻辱,实在太多了,已经对骂人的话免疫了——哪怕他从来没听说,有人会把“眼”和“瘸”两个字,连在一起说。

对于二长老为了逃命撞出的大洞,隆山执掌也不能不认账,少不得叹口气,冲着南忘留一拱手,“南执掌,对于给蓝翔造成的损失,本人非常地抱歉……十块灵晶可够?”

这里是蓝翔派用来待客的大厅,装修不算富丽堂皇,但也还算华贵,气修原本就不重外物,而蓝翔已经式微日久,虽是待客的场所,也不敢摆出太多好东西,过得去就行。

刚才大厅里的打斗,损坏了一些家具和装饰,再加上屋顶开了天窗,完全修缮下来,大概要花三四个灵晶,十个灵晶的赔偿,绝对是超额了。

但是南执掌也是个妙人,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,双方想收手都不可能了,所以她摇摇头,淡淡地发话,“蓝翔虽穷,不差这点灵晶,你的人留下……怎么弄坏的,怎么给我修好。”

不愧是一派的执掌,这回答实在太大气了,不要灵石,就要你给我修。

陈太忠看得都暗暗点头,他忍不住想起,自己坏了李家寨的门柱,李董氏的要求,也是不要灵石,就要他帮着修好。

李董氏还没要求他亲自动手,只要他张罗和监工,他都坚决地不干。

“我的人……留下?”常执掌的眼睛微微一眯,眼中的杀气,几乎都快化成实质了,“你让我给你修屋顶?”

“我可不敢让常执掌修屋顶,”南执掌捂着嘴,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,“您的执掌位置,可是上门认可的,我们怎么敢怠慢?不过……其他人留下来吧。”

这也是宗门体系里的规则,下派执掌虽然是派中选举或者指定的,但是要经上门授予,方才算名正言顺。

一般而言,上门不会对下派的挑选指手画脚,但是当选者实在令上门不满的话,也可能换个执掌,当然,这需要足够充足的理由——比如说上门认为,此人会影响门派的忠诚度。

下派中的其他职位,上门通常不会过问,什么大长老二长老,你们爱怎么排就怎么排。

南执掌这话的意思就是说,我不难为你,不是怕你,实在是你上任,是上门认可的——我们是给上门面子。

“我一个人离开?”常执掌有些微微地失神,他来的时候,是三个天仙五个灵仙。

而现在,两个天仙被擒,一个灵仙被杀——还是粉身碎骨的那种,一个灵仙留下来照看人,剩下三个……居然要帮你们修缮房屋?

浩浩荡荡而来,孤家寡人而去,这前后的落差,也实在太大了。

“你不愿意离开吗?”南忘留手一翻,摸出一块留影石来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常执掌……请你确认一下。”

大长老见状,也摸出一块留影石,侍女也是如此,就连那懵懵懂懂的萧牧渔,见状也从储物袋里翻出一块破破烂烂的留影石。

这是真的打算留下我了!常执掌见到这个情况,哪里还敢再说半个字,只得冲陈太忠一拱手,“敢问阁下,还有事吩咐吗?”

“我给你十天时间拿来剑法,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,“过了十天,我就搜魂了。”

常执掌点点头,也不答话,转身出门而去,要是搁在往日,谁敢说对隆山派二长老搜魂,常执掌绝对会调集派里高端战力,誓杀那人,以雪侮辱隆山之仇。

但是现在,他连生气的心思都不敢有——再走得晚了,他都要留下了。

他一离开,陈太忠吩咐萧牧渔帮着取了战堂堂主的储物袋,他又亲自给其下了禁制。

他在忙,南执掌也没闲着,她将隆山的四个灵仙全部下了禁制,又吩咐自己的侍女督促其中三人干活,然后,她就看向了那年轻英挺的二长老,“东上人,此人暂时由我拘禁,可好?”

陈太忠对此倒是无所谓,他先是点点头,然后狐疑地看她一眼,“为什么?你不是看上这小白脸了吧?”

“呵呵,”南执掌捂嘴轻笑了起来,然后飞他个白眼,“我倒是忘了,原来是东上人看上他了……不错,倒是细皮嫩肉的样子。”

“你少扯啊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你不知道我练的是童子功吗?

南执掌还有心继续开玩笑,不过她真是不敢冒触怒对方的风险,说不得笑一笑,凑过来低声发话,“这个人是隆山最大的威胁,我要一劳永逸地处理。”

一劳永逸?陈太忠很是吃惊地看她一眼,真是没想到,你竟然有这样的胆子。

于是他点点头,“佩服!”

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”南忘留淡淡地摇摇头,又冲自己的侍女一招手,“去把执法堂陶堂主叫来!”

陶堂主在一分钟内,就出现在了大厅里。

隆山剑派气势汹汹地来到派里,这消息早就传开了,更别说刚才陈太忠直接在大厅上空跟二长老交手,时间虽然短暂,但是响动极大。

二长老甚至在贴身争斗时,激发出了幻剑镯中蕴藏的九百九十九道剑气,打算打对方一个冷不防。

陈太忠确实没防住,离得太近了,就在那一瞬间,他直接将圆环从体内祭出,硬生生扛下所有剑气,顺便来了一记神识攻击,然后又是狠狠地一记无回刀意。

若不是二长老身上带有保命的宝物,直接就挂了,饶是这样,也被他硬生生打回了大厅。

这一番响动,直接吸引来了派中最少七成的弟子,而几个堂的堂主,也早就候在了这里。

听到大厅里噼里啪啦乱响,大家真的太想知道,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是执掌在待客,在没有发出明确消息之前,谁都不能随便闯进去,宗派有宗派的规矩。

就在大家急得抓耳挠腮之际,猛地见到隆山派的常执掌一个人走了出来,铁青着脸直接纵身而去,围观的众人才轻出一口气——看起来,这一仗咱们赢了?

陶堂主这时接到侍女的传唤,想也不想就直接冲了进去。

待他见到隆山派一个神情萎顿,登时大喜,不过他还不敢表示得太明显,只能强忍喜悦,对着南忘留一拱手,“执掌大人有何吩咐?”

陶堂主是八级灵仙,相貌很普通的一个中年人。

南执掌看他一眼,又指一指萧牧渔,“这个弟子跟何族的事情,你可知晓?”

“知晓,”陶堂主忙不迭地点头,就算今天以前他不知道,只冲今天发生的事情,也能让他从别人嘴里听到足够多的消息。

“这个弟子维护宗门尊严,有功,我已经赏了,”南忘留淡淡地发话,“挑唆是非的隆山弟子,被东上人斩了,何家身在蓝翔辖下,勾结外派,该怎么处理?”

“逐族,”陶堂主马上给出了答案,“逐之不去,族诛!”

这是风黄界通行的规矩——你在我的地盘上,不听话也就算了,敢联系外人,反噬地盘的主人,那就直接把你撵走。

搁在地球界,这叫“赶绝”,从我的地盘上滚出去,不走就杀。

规矩是这么个规矩,但是执行的时候,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也总有变通的法子,而蓝翔积弱已久,都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执行过这种规矩了。

陶堂主身为执法堂主,甚至从来没执行过这样的任务,想到执法堂终于能有个执法堂的样子了,他心潮澎湃,回答的时候,声音都有点颤抖。

“这是咱蓝翔重铸辉煌的第一步,”南执掌淡淡地发话,但是从她的呼吸中,能感觉得到,她也有点气息不稳,“我给你三天时间,三天之后,我不希望何家再有人留在蓝翔的地盘上。”

对何家来说,这是很残忍的事情,但是对她来说,这只是蓝翔崛起的第一步。

“三天……”陶堂主先是一怔,然后就觉得全身的鲜血,都冲向了脑门,于是一躬身,“领执掌谕旨,肝脑涂地在所不惜。”

“也不用急,你先通知何家,”南执掌笑一笑,然后看向陈太忠,“何家若不肯退出,不知东上人可愿出手相助?”

“是称号家族还是封号家族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皱眉头。

“小家族,”南执掌笑眯眯地解释,“这种小家族,我们不看在眼里,但是要防隆山派捣乱……我和大长老本来战力就稍逊,还要坐镇派里,所以就只能麻烦东上人了。”

“那行,”陈太忠也不推辞,果断地点点头。

他最讨厌吃里扒外的人了,而且不管是南忘留还是祁鸿识,坐镇派里还可能有所作为,出去搏杀的话……不客气地说,那俩捆在一起也顶不上他一只手。

“有东上人相助,我保证完成任务,”陶堂主大喜过望。

东上人的战力成谜,但是派中弟子都说,是远超执掌和大长老的,更别说,他刚才亲眼看到,隆山派嚣张跋扈的二长老,被东上人两下就打成了死狗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