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零六章 咄咄逼人

隆山的反应大了一点,但是这不难理解,蓝翔派好欺负,若是地方上的家族做出这种事,隆山剑派正经是没兴趣过问。

宗派之间的纠纷,不会涉及到官府,找地方上的麻烦,反而存在这种可能,官府一过问,就显得隆山派有点不成体统。

而且蓝翔好歹也是个称派的宗派,敲诈一些赔偿,油水也比地方上大得多。

除此之外,隆山派还有一个理由:他们欺负蓝翔派,欺负顺手了,对方若敢反抗,一定要把苗头打下去,如若不然,长久发展下去,是会惯出毛病来的。

于是隆山剑派的执掌常上人,带着派中二长老、战堂堂主以及几个弟子,气势汹汹地来到了蓝翔派。

南执掌闻听常执掌来了,主动迎出山门,“常执掌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还望包容,咦……来了这许多人?”

“远迎不敢当,”常执掌皮笑肉不笑地发话,“倒是有点小事,要打扰南执掌。”

南忘留见到对方三个天仙上门,心里知道有事了,不过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,就看看你要说什么吧。

前文说过,蓝翔派一共只有两个天仙,而一般的称派宗派,是允许有五个天仙的,若是再招几个供奉,有的门派能有七八个天仙。

蓝翔的天仙少了一点,但是两个全是中阶天仙,一个四级一个五级,正经是没有初阶天仙——这是典型的中落信号,后辈弟子存在断档的危险。

隆山剑派有五个天仙,其中常执掌和大长老,都是二级天仙,战堂堂主为一级天仙,而二长老的资质比较好,后来者居上,已经是四级天仙了。

还有一个天仙,是隆山剑派的上一任大长老,目前是太上长老,六级天仙,现在有没有晋阶七级,谁也不知道。

今天来上门问罪的,是两个初阶天仙和一个中阶天仙,若是蓝翔的两个天仙全力出手,胜负也是难以预料——剑修的战斗力固然强,气修也不差。

不过隆山派觉得,己方是吃定对方了,蓝翔根本就打不起一场全面战争,输是一定的!

当然,隆山想强吞下蓝翔,也会元气大伤,但是保住传承还是没问题,而蓝翔输了,根本就断绝了传承。

这种注定令人绝望的战斗,蓝翔打得起吗?灭派之战——蓝翔就算有弟子逃生,也注定是丧家之犬了。

带着这种心情,隆山剑派一行人来到会客的大殿,常执掌当仁不让地坐到了上首位,战堂堂主和二长老分坐在他左右,一副恶客上门的嘴脸。

怎么,你不服气?不服气你动手啊。

南执掌却是性子好,也不计较,只是背着手,侧对着三人,站在那里,微笑着发话,“看来三位火气不小,先来杯茶,去去火?”

“茶就免了,本来就是要做恶客的,”常执掌爽朗地笑一声,“南执掌独力支撑着蓝翔一派,常某本人,还是相当钦佩的,原本,我也不想如此恶形恶相。”

“独力支撑……实在不敢当,”南执掌的脸上还挂着笑容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总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,“派里有大长老,有诸多堂主和执事,谈何独力?”

“无非也就两个天仙,”隆山二长老面无表情地发话,此人面如傅粉齿白唇红,正是个翩翩少年的形象,不过此人的性格却是相当暴烈,而且年少得志,养成了目空一切的性子。

南忘留嘴角扯动一下,勉强算是个笑意,等了一等之后,她才发话,“几位此来,有何贵干?”

常执掌也不言语,倒是战堂堂主发话,“我战堂记名弟子何彪,亲友被蓝翔弟子萧牧渔屠戮一空,特来捉拿萧牧渔此人。”

“萧牧渔?”南执掌眉头皱一皱,蓝翔弟子虽然不多,也有近千人,而这萧牧渔,不过是个游仙七级的杂役弟子而已。

然而,她还真知道此人,原因无他,前几天那一场弟子们的群架,她也听说了。

她并不认为,自家的弟子做错了,于是微微一笑,“杀的可是贵派弟子?”

“是我弟子的亲友,”战堂堂主淡淡地回答,“诛其全家,好狠的心肠,为了不伤害贵我两派的传统友谊……南执掌还是把人交出来吧。”

“哦?”南忘留眉毛一挑,淡淡地发话,“弟子一入宗门,难道不该斩情断性吗?还是说隆山弟子,就都是那么看护亲人呢?”

弟子照看亲人,其实是门派中比较犯忌的事儿——是犯忌,不是犯禁,宗派最是强调宗门的向心力,跟亲族藕断丝连,难免会亲疏不分。

当然,这不是绝对的,弟子的功劳大到天上的话,可以申请家族归附,但是话说回来,归附的家族越多,宗门的资源就越紧张,这也是必须控制的。

“我们此来,不是听你讲这些的,”二长老直接开口,“还是把萧牧渔唤来吧。”

“呵呵,”南执掌闻言轻笑一声,扭头看向自己的侍女,“去,让大长老把萧牧渔带来,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。”

隆山派三个天仙闻言,交换一个眼神,南忘留果然不会答应把弟子交出来。

搁给任何一个有担当的执掌,都不会轻易地交出自家弟子来,往大里说,这关系到宗门向心力,往小里说,没有哪个门派,能忍受如此赤裸裸的侮辱。

不多时,高冠长衫的祁鸿识带了一个弟子进来,这弟子身材魁伟,面目却稚嫩得很。

“你就是萧牧渔?”战堂堂主眉头一皱,厉声发问。

大长老长袖一摆,直接将他的气势挡住,皱着眉头发话,“隆山派越来越出息了,你堂堂一个上人,对着游仙逞威风,须知这里不是你隆山派!”

“祁鸿识,你是要代弟子接下这桩恩怨吗?”一个英挺少年阴森森地发话,不是别人,正是隆山派二长老。

祁鸿识淡淡地看他一眼,扭头看向南忘留,“南执掌,人来带了。”

南执掌缓缓开口,“萧牧渔,你最近可曾斩杀别人满门?”

“弟子杀了何族的一户,”萧牧渔战战兢兢地回答,“那是地方家族,以次充好欺瞒弟子,还强词夺理,拿隆山派威胁弟子,为维护宗门尊严,诛其全家。”

“原来你也知道,跟我隆山有渊源?”战堂堂主冷哼一声,“那我隆山,也要维护我派的尊严。”

“阁下稍安勿躁,”南忘留淡淡地看他一眼,又看向自己的侍女,“何族……属隆山?”

“是我蓝翔辖下之地的家族,”侍女很干脆地回答。

“那就未曾跨界,”南执掌淡淡地点评一句,又看向萧牧渔,“何族之人怎样欺瞒于你?”

“弟子在清湖城内发布任务,收集三十年赤菁草,好习练掌功,”萧牧渔大声回答,“何族中人拿来不到三十年的赤菁草,还硬要弟子收购,弟子实在不能忍。”

南忘留点点头,然后看向常执掌,“阁下可曾听到了?”

“一面之词罢了,”常执掌微笑着摇摇头,“我听到的,可不是这样。”

“弟子在清湖城发布的任务,尚未结束,”萧牧渔见到执掌和长老都支持自己,越发地有信心了,“可去任务大厅查询!”

“聒噪!”二长老厉喝一声,同时一股无形的威压释放出,大长老前踏一步,硬生生地顶住,两人这就算交了一次手。

大长老脸上微微一红,二长老的脸却越发地白了。

那二长老深吸一口气,才冷笑一声,“上人说话,轮得到你这蝼蚁插嘴?蓝翔派真是好规矩……再说了,就算强卖于你,那又怎样?”

“萧牧渔你做得对,做得好,回头赏你一颗破障丹,努力修炼,”南忘留冷冷地发话,然后看一眼隆山派三人,“抱歉,这个弟子,不可能让你们带走,还请海涵。”

“南忘留你一定要跟我隆山作对了?”二长老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发话,都快撕破脸了,他也不怕直呼其名。

南忘留深吸一口气,缓缓发话,“蓝翔无意同任何人作对,但是自家弟子做得有理有据,我是要保人的……除非我这个执掌死了,眼不见为净。”

二长老脸色一沉,还待发话,只听得啪啪两声轻响,侧头一看,却是隆山派的执掌大人,微笑着轻拍双手。

“南执掌果然是女中豪杰,对弟子拳拳的维护之情,常某人佩服,”他微笑着发话,“既然是如此,此事就暂时搁置,你看如何?”

南忘留的脸上,泛起灿烂的笑容,她微微一拱手,“那就多谢常执掌体谅……忘留没齿难忘。”

“且慢感谢,常某人还有话说,”常执掌摇摇头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据说蓝翔弟子,最近学了一门身法,煞是神妙?”

“那是我气修的身法,”南忘留脸色一沉,她真没想到,对方居然把主意打到了这个上面,所以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,“事关传承,常执掌就不用多打听了。”

“我却不是如此看的,”常执掌微微摇头,“此身法,与我派五百年前失传的九剑凌云身法,极为相似,还请南执掌说服我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