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零五章 此伏彼起

对彭堂主来说,想打击少门主,选择一个合适的目标,是非常重要的。

这目标不能太明显,否则就太不给方掌门面子了,但是也不能太小,要不然没效果。

他们选来选去,就选到了这个东易名身上——此人曾经在赤磷岛上,涮过少门主的面子,咱们也过去惹一番事,然后压他一头,不就显出了少门主的窝囊?

此事拿到白驼门里,他们也不怕说,我们这是为少门主报仇呢。

以报复之名,行的是打脸之实,堂堂正正,方掌门总不能说:你们这么搞,不是坏我儿子的形象吗?

这算计不错,然而,操作起来有难度。

须知赤磷岛是无锋门的宗产,东易名虽然不是无锋门中人,但他却是楚惜刀的刀道之友,要说起来小刀君,在西疆是比项成贤还要显眼的存在。

而且,方应物再怎么登仙,也不过是个岁数不大、前途不错的纨绔子弟,他在赤磷岛胡来,那叫不懂事,两宗门的高层哈哈一笑便过去了。

白驼门骨干战力去赤磷岛,在无锋门的地盘撒野,那就不是不懂事的性质了。

于是此议就此作罢,直到彭堂主听说,东易名此人,经方应物的安排,到蓝翔下派藏书阁去看书了,就觉得这个事必须重视一下。

少门主想要上位,肯定得培植党羽,现在着手是早了点,但是岂不闻人无远虑必有近忧?

而东易名并不是白驼门中人,可以引为奥援。

只此一点,就足够项系人马为难此人了,更别说姓东的还曾经侮辱过少门主,项系的人出手,压制住此人的话,那打脸就是打得啪啪作响。

不过这个事,也不能太落了痕迹,若是引起方掌门的不满,那就不好了。

所以彭堂主出面,在派外找来了帮手,要在蓝翔派里压制侮辱东易名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对方根本不受胁迫,高压之下,居然不肯低头,一点都不在乎,自己身处白驼门的地盘——这实在出乎彭堂主的意料。

这个时候,除了大打出手,就再也没有可能挽回面子了,然而对方张口闭口就是方掌门,他想要出手,也得考虑清楚后果。

所以彭堂主只能强压怒火,暂时离开了蓝翔派。

刚才他没觉得异常,但是现在想一想,蓝翔派的不偏不倚,事实上已经是有了明显的倾向性——没听说过,不帮上门堂主,反倒帮外人的道理。

是以他猜测,蓝翔派已经开始支持掌门一派了。

青衫书生倒是没在意这个,而是略带点恼怒地问一句,“你为何不介绍我的身份?”

“真意宗的人来蓝翔派看书,”彭堂主看他一眼,深陷的眼窝里,两只眼睛向外凸出着,“你觉得这消息传出去好吗?”

“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,”青衫书生摇摇头,淡淡地回答。

“你当然没觉得有什么,你是上宗的人,无所谓的,”彭堂主淡淡地回答,“但是这牵扯到我白驼门未来掌门之争,上宗插手的消息传出去,对你冯家也不是好事。”

“那你何必叫我来?”青衫书生气得笑了,“被那小辈顶撞一番,我实在心有不甘。”

“我哪里会想到,这厮如此地冥顽不灵?”彭堂主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还有蓝翔派,也不是好东西……那厮有种的,就不要出蓝翔的山门!”

蓝翔派是不被他看在眼里的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是白驼门的下派,若是没有明显的不敬,他也不能由着性子来,否则就是门中弟子相互残杀,要受门规制裁的。

正经是出了蓝翔派的门,他想斩杀东易名,就不需要任何道理。

“我可没你那么好的耐心,”青衫书生懒洋洋地回答,“若是擒获了东易名,先不要着急弄死,我要让他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”

“冯公子总得支援点人手吧?”彭堂主似笑非笑地发话。

“整个白驼门,谁有你人手多?”冯公子笑一笑,然后傲然地发话,“好吧,就当我提前烧项成贤这冷灶了。”

两人商谈至此,也算告一段落,而陈太忠也就收回了附着在青衫书生身上的小神识,心里暗暗冷笑,那你们就在门外等着我吧,看我什么时候出去。

他不是不敢出去,陈某人一向胆大包天得很,主要是他觉得,自己没出去的需求,那也没必要故意出去,证明自己的无畏——你算那棵葱,需要我向你证明吗?

正经是他想到,彭堂主和那姓冯的书生,派了人手在外面埋伏,天天风餐露宿的,就觉得有点好玩:你们自己找虐,我正好乐得旁观。

此刻,他正跟南执掌站在一起,想到一句偷听到的话,他不太理解,于是出声发问,“南执掌,这彭堂主是哪一堂的堂主?”

“外事堂的副堂主而已,”南忘留很随意地回答,然后,她顿了一顿又说,“你也不要小看他,此人乃是鹏人,才会以彭为姓。”

“鹏人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“此话何解?”

“他本是人族,却是被兽族里的鹏族养大的,”南执掌淡淡地回答,“连相貌都有了改变,天赋异禀,被白驼收入山门。”

“兽孩?”陈太忠惊讶地嘀咕一句,然后才又发问,“他跟鹏族还有联系?”

“白驼一门,重的就是驭兽,”南执掌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白驼原本是称派的,派中祖师的战兽,便是一只白驼大妖,守护白驼派数千年,后来驭兽门灭,上宗将得到的传承,尽数归于白驼,所以才能称门崛起。”

“怪不得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那彭堂主若是能调动西雪高原上的鹏族,说此人的手下最多,似乎也是可以的。

“哼哼,”不远处的小白猪哼两声,抬头左看右看,眼中有浓浓的不屑,它实在不便说话——白驼,那算什么玩意儿啊。

“总之,咱们好像是陷进了大事里,”南执掌苦笑着发话,以她的八面玲珑,也猜得到这几人的来意,“不过还好,方掌门春秋正盛,咱们还有时间。”

“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,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“关键还是在提升自己。”

“没错,”南执掌深以为然地点点头。

两个月的时间眨眼即过,蓝翔派弟子修习身法的效果初显,期间发生了一件事,在蓝翔和隆山剑派的交界处,两派弟子打了一场混战。

要说起来,蓝翔派的地盘,在白驼门下属的门派——其实在整个西疆的称派宗派里,都是最小的,仅仅占了少半个州。

原来蓝翔的地盘,不止这么一点,但是因为日渐式微,旁边的门派就开始挤压它的生存空间,对宗派来说,虽然世俗社会是受官府管辖的,但是自家的势力范围,也是越大越好。

蓝翔就只剩下小半个州,还经常被其他门派踏进来踩两脚,没办法,宗门败落,就是这种现状。

这次也是如此,起因是蓝翔派一名弟子在城里发了任务,想要收集点材料,有人接了任务,结果完任务的时候,交回的材料质量不行,没有达到要求。

蓝翔弟子因此拒绝支付报酬,结果那边正好有族人在隆山剑派,当下就撂出了狠话,别以为你是宗门弟子就牛气,真不给的话,我可是找隆山剑派的亲友收拾你!

谁怕谁啊,发布任务的弟子不干了:这本来就是我蓝翔的地盘,拿外面的门派来压我,真当我蓝翔派好欺负?

蓝翔和隆山的弟子,平时摩擦本来就不少,隆山派一般都占优,这次大家索性在边界之处约战,游仙居多,低阶灵仙也不少。

这一场群架,隆山剑派大败,而蓝翔弟子毫不客气,直接将挑唆的那位斩杀,并且诛杀其全家,两派弟子中也有不少受伤的,却是没有丧命的。

蓝翔派这次为什么赢了,一来是来助拳的弟子极多,大家新得了身法,总想找个对手,真刀实枪地杀一场。

二来就是因为有这身法,隆山剑派是剑修,战斗力极强,飞剑伤敌是防不胜防,当蓝翔弟子有了身法,飞剑的威力就减少了很多。

最后是隆山剑派的三级灵仙出马,想要力压对方全部,结果蓝翔这边只出了一个二级灵仙,缩地成寸的步法下,一拳就将此人打飞。

这种群架,没有死伤的话,派里不会过问,尤其这两派同是白驼门下,关系固然紧张,但也不好随便拉下脸来杀人。

然而,糟糕就糟糕在,蓝翔弟子心忿某人倚仗着外派为所欲为,直接将其全家老小八口人尽数斩杀,理由就是冒犯本地宗派尊严。

这是宗派的特权,官府都不能管,但是死者的族人在隆山做弟子,就恳请派里长者出面讨回公道。

按说这种事,根本就是很犯忌的,看看沈蔷薇、郭奴心,看看池云清,就知道身入宗门之后,应该跟家族尽量减少来往。

但是这弟子还就开口了,而隆山剑派的执掌一听说此事,登时就拍案而起,“蓝翔欺人太甚,真以为我隆山好欺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