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零三章 挑衅

南执掌找到小院的时候,陈太忠正坐在那里发呆。

“想什么呢?”她笑吟吟地打个招呼。

“有时候觉得,自己遇到的情况,还真有点诡异,”陈太忠有点心不在焉,“你坐。”

南忘留闻言,倒也不好直接开口了,于是坐到一边,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

“一点感慨罢了,”陈太忠收回思绪,侧头看她一眼,“南执掌此来,有何贵干?”

南忘留沉吟一下,还是直接发话,“不知上次阁下给我的空间材料,是什么粉末?”

哦?不提这个则罢,一提这个,陈太忠还一肚子怨气呢,我那粉末,本来都不该给你的,当时只以为少交待了要用空间材料,拿出来一些做歉意,谁想你跟我谈的根本不是一回事。

而且,噩梦蛛三个字,他也不能说,于是问一句,“材料有问题?”

“材料很不错,比我们用的闪蜂刺好得多,”南执掌实话实说。

噩梦蛛虽然只是五级荒兽,但是它生长在空间通道内,空间属性非常纯粹,而闪蜂生活在风黄界,哪怕是一级灵兽,空间属性也是比较驳杂的。

属性材料,并不是唯等级论的。

至于陈太忠修习这门身法,用了太多空间材料,这也不是噩梦蛛不好用,而是——他自身的属性,就是很费材料的。

当然,南执掌并不知道这个,陈太忠也不知道,于是他点点头,“不错就好。”

“是什么材料呢?”南执掌直接发问,看到他异样的眼神,她才笑一笑,“还有吗?”

“能告诉你是什么材料,我早就说了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哥们儿也不用研成粉末了,“还有一些,我要留着自用。”

“再给我上次那么多就行了,”南执掌双手合十,大大的眼睛看着他,“起码够二十个灵仙弟子修成缩地成寸,拜托了。”

“哦?”陈太忠再次愕然,半条蜘蛛腿,就够二十个灵仙弟子修成缩地成寸?你们修的这是……阉割版吧?“确实修成了?”

“确实,”南执掌很确定地点点头。

“那回头再给你一点,”陈太忠想到还有三条噩梦蛛腿,也懒得再斤斤计较,“你知道这风黄界,哪里还有气修门派吗?”

“独自称门称派的,再也没有了,只有一些散修,”南执掌摇摇头,“倒是有些宗门,有气修分支,你想做什么?”

“书不够看啊,”陈太忠郁闷地叹口气,又摇摇头,“知道得越多,就越觉得自己无知。”

“咱蓝翔的传承,已经算是够全的了,”南执掌无奈地摇摇头,“按部就班地发展,起码悟真有望,其他门派中,气修大多是打手……谁让气修战力高呢。”

“打手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扬,旋即苦笑着摇摇头,“以你所知,现在的气修里,有玉仙吗?”

“气修不听说玉仙,已经很多年了,”南执掌摇摇头,“最后一次听说,应该是四百年前,晓天宗阴阳殿殿主叛宗,后被两名以上的护法,围杀于横断山脉,据说那个殿主就是气修。”

“殿主叛宗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扬,“高阶玉仙?”

“不知道,晓天宗四大殿都是战阵主力,我们这种小宗派,怎么可能知道详细消息?”

南执掌摇摇头,一摊双手,“无非是人云亦云,其实他是不是气修,这都是两说……不过我想,最起码应该是中阶玉仙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摇摇头,“被杀也是因为气修?”

“气修也不是必须死的罪名,据说是他盗了什么东西,”南忘留对此事了解得实在不多。

事实上,她只想说明一点,“不过现在,也不能肯定没有气修玉仙,只不过是没人知道。”

陈太忠听完之后,默默地点点头,“待我证道真仙,定然要挨个上门,将气修的功法,一一讨要出来。”

“东上人果然气魄非凡,”南执掌闻言,美目闪过一丝亮光,拍手称赞,“希望我寿数未尽之前,能看到这一幕……对了,你的天目术,是怎么练成的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。

“我也想练,”南忘留讪讪地笑一笑,“或者让大长老练也可以,偌大蓝翔,竟然无人能练成天目,真是有点遗憾。”

其实称派的宗派里,没有练成天目术的也不少,不过她眼睁睁看着东上人在自家眼皮底下练成了天目术,肯定是有几分艳羡的心情。

而且,本派既然已经决定奋起直追了,那么也该注意积累了。

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不用再问,机会合适的话,我自然会告诉你……”

虽然南执掌没有得到天目术的修炼方法,但是东上人带来的身法,还是在蓝翔派掀起了一股极大的热情,直到两个月后,这躁动才渐渐地平息了一些。

据统计,派中已经有四名灵仙弟子,成功地修成了缩地踏云。

还有五六名弟子,因为悟性略略差一点,或者是贡献点不足之类的,暂时无法冲击第三层,不过这样的成绩,已经非常令人吃惊了。

当然,遗憾之处也有,那就是灵仙使用缩地踏云,修为直接影响到效果,而且御气飞行加缩地踏云,灵气损耗太大,错非不得已,还是用缩地成寸比较划算。

所以对蓝翔门人来说,缩地踏云等闲是不宜使用的,不过……缩地成寸就已经足够了,就算白驼门也拿不出比这更强的身法。

这一日,陈太忠在一处山谷里练刀,最近他已经隐约摸到了第五式的脉络,但总是使不出来,尝试用元胎加成,依旧是差那么一点点。

事实上,激发这圆环的时候,隐隐还有点泄气的感觉,就像是鼓足力量去抓杠铃,奋力上举之际,猛然从下身迸出一团浊气似的,加成谈不上,倒是有点负作用。

他收刀而立,脑子里琢磨着:这是缺少打一场硬仗?

就在他发呆之际,远处飞过来一人,长衫高冠,正是大长老祁鸿识,他落下地来,抬手一拱,“东上人请了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有事?”

“是这样的,”祁鸿识犹豫一下,方始发话,“这个……白驼门来了几人,也想在本派藏书阁看书,尤其是,他们指定要看上古藏书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觉得这事情有点蹊跷,“这么巧?”

其实也不算特别巧,他在蓝翔派已经待了年余,不过在修者的修炼生涯中,一年多真不算个时间,眨眼即逝。

“来者不善,”大长老皱着眉头,“隐约是冲着阁下来的,也是门中的上人,带了一个客卿来看藏书……唉。”

这口气,他叹得是情真意切,你们两边斗法,为什么要拿我藏书阁做道具呢?

嗯?陈太忠的眉头,再次皱一皱,“为什么说是冲着我来的?”

“领路的天仙,是无锋门大长老之徒,”祁鸿识沉着脸回答,“而且那个客卿,我们从没听说过,身份存疑不说,恰恰也是天仙六级。”

“恰恰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重复一遍,觉得此人说话实在有意思,不过想一想小刀君的告诫,他倒也没有忽视,只是问一句,“上门所有的客卿,你们都知道?”

风黄界的各大势力,有的高调,有的却是喜欢隐藏战力。

“该知道的,我们都知道,”祁鸿识知道他问话的意思,于是解释一下,“上门若是有所隐藏,便是为了提防其他门,这种隐藏的战力,也不会让下派知晓。”

事实上,宗派若是到了称门的程度,客卿这种战力,很少隐藏的,大部分的实力,都要摆到明面上,以震慑为主——就算你能胜我,也要考虑付出的代价,考虑值得不值得。

倒是终极战力的状况,一般不示于人。

偶然有隐藏的客卿,也不过是为了做点见不得人的脏活,自然不会让下派知道。

陈太忠没有全听懂,但是大致听明白了——要来看书的那厮,十有八九就不是客卿。

这有点欺人太甚啊,他想一想,又问一句,“这个大长老,是不是项成……项成什么来着,是不是项家人?”

“项成贤长老也是出于大长老门下,”祁鸿识知道他要问什么。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心里就明白了,于是他点点头,“贵派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们惹不起上门,所以只有两个选择,”祁鸿识伸出两个指头,愁眉苦脸地发话,“一个就是,让他们也进去看书……有阁下为先例,我们不好拦着他们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第二个选择呢?”

“第二就是……我们可以说只有一块禁制牌,被阁下拿走了,他们想看书,得向阁下讨取,”祁鸿识盯着他的脸,淡淡地发话,“但是这样说的话,可能让阁下面临一点麻烦。”

要说蓝翔派也真够无奈的,自家的藏书阁,自家决定不了进出,反倒成了别人斗法的道具,不过这个时候,派里还能给陈太忠两种选择,没有借机阴人,也算是堂堂正正地行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