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零二章 碰头

蓝翔派之外不远,就是一片大戈壁,两人在那里狠狠地打斗了一番。

结果是不消说了,楚惜刀没赢,陈太忠没输。

一番滚滚沙尘过后,楚惜刀怀抱太玄,静立空中,“跟你这个人打,真没劲,我说……你就不能再进展一点?”

“刀意我已经窥到了眉目,少则三年多则五载,”陈太忠一弹手上的制式宝刀,仰天长笑,“定然要你小刀君掩面而走。”

楚惜刀闻言,却是不怒反喜,“你真的窥到了眉目?”

“确实如此,不过……还少个契机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也许是许久没有杀人的缘故,没准杀几个人就好了。”

“于海河被执法堂薛堂主看上了,”楚长老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他五行缺金,目前正在补金属性功法,几年之内,可能没有进境。”

“我知道,本来给他抢了一个称号家族的金属性功法呢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想着是灵仙的时候给他补齐,不过薛堂主有此好意,那就多谢了。”

全五行属性,在风黄界都是顶级属性,于海河的金属性很差,但是其他四项很均衡,只缺一项,这种情况有人肯栽培,愿意补足,也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若是缺了两项,那就没办法干了,这是最渣的属性,缺三项也不好,但是剩下的两项是相生的话,又有主辅之分,也还算将就的属性。

这些就扯远了,总之补足属性,游仙里不能施为,只能在灵仙阶段,甚至到天仙阶段,还要继续补足,所以陈太忠一直没有动手。

现在无锋门的执法堂堂主出手,他那个钝锁功法,就算白抢了,但是这也无所谓,无锋门里还缺得了功法?没准比钝锁功法更合适。

楚惜刀嘴角扯动一下,“薛堂主和艾堂主不对脾气,小于也算因祸得福,不过总的来说……执法堂更重五行。”

艾兹简是战堂堂主,无锋门的战堂,最重战力,招收成员看重的,也是金和力属性——这就是无锋门的招牌属性,功法最契合。

执法堂则不同,执法弟子做的是惩奸除恶的事,面对形形色色的人等,要求的是全面发展,只重金力属性,属性被人克了怎么办?

所以楚惜刀的话就是说,薛堂主选择于海河,也有其必然性。

“我在蓝翔,还要多盘桓一阵,”陈太忠笑着一拱手,“帮我照看一下海河。”

“你当然要多盘桓一阵了,”楚惜刀冷冷一笑,“蓝翔派的客卿……对吧?”

“咦,这你也知道?”陈太忠愕然,哥们儿答应蓝翔派做客卿的事儿,没几个人知道啊。

“谁家门派里,没有别人家的眼线?”楚惜刀不以为然地反问一句。

“这个眼线太可恨了啊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我气修惺惺相惜,关别人屁事,亏他也是气修。”

楚惜刀看了他一阵,抬手一拱,“一场打过,我就走了……记住了,方应物不是值得你扶持之辈,小心别人不满。”

说完之后,她转身御刀离开。

陈太忠见状,御气直追,“喂喂,你说完再走啊,方应物是哪一个……很有名吗?”

小刀君并不回头答他,一溜烟走的不见了。

陈太忠得了这个答复,并不满意,于是一路飞向蓝翔派,飞了一阵,他猛地一转身——忘了问赤磷岛的经营情况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追上。

不成想他才一转身,就听得砰地一声大响,他额头一震,眼前一黑,灵气也跟着乱了,忍不住要往下掉。

最终他晃一晃身子,还是站稳了,但是看到直线下跌的那位,他眉头一皱,一抬手放出红尘天罗,在此人落地前,稳稳地将人托住。

“我说南执掌,你这玩什么呢?”他哭笑不得地发问。

“我,我……”南忘留晃一晃脑袋,又揉一揉额头,两人在空中,直接是头撞了头,双方飞行的速度都很快,又都没什么灵气护身,连陈太忠都被撞得头晕眼花,就别说她了。

俗话说,武功再高也怕菜刀,没有运起灵气的天仙,并不比灵仙强大多少,更别说撞她的人,也是天仙。

好半天,她才清醒了过来,“我这……不是怕你吃亏吗?”

她一个是怕陈太忠吃亏,二来也是很好奇双方的斗刀,就悄悄地跟过来,为此还不惜耗费了一张隐身符,她还不敢靠得太近,怕那俩发现。

两人的打斗,她都看在眼里了,但是后期风沙太大,影响了视线。

不过待到两人斗完之后,她确定东上人确实比小刀君技高一筹——若是楚长老刀法更强,东上人就不会大言不惭,说三五年后铁定胜过她。

知道了这个结果,她心里就踏实多了,起码东上人的话很靠谱。

于是她小心地缀着东上人,打算飞回山门,为了保险起见,她还不是直线跟的,而是在侧后方,但是她哪里能想到,东上人会猛地折向?

她被撞得头晕眼花,陈太忠也不好受,不过见到相撞的人是她,他心里登时就明白怎么回事了——她刚才肯定跟过去偷偷看了。

这种行为,有损一派执掌的风度。

不过陈太忠也懒得叫真,他一边揉着额头,一边苦笑着发问,“方应物……是不是就是白驼门的少主?”

“就是他,”南忘留咬牙揉着自己的额头,好半天才长出一口气,“你的脑袋可真硬……问他做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”陈太忠摇摇头,想一想之后,又问一句,“白驼门掌门的顺位继承人,谁排在第一位?”

“方清之春秋正盛,谁会说什么顺位继承人?”南执掌摇摇头,总算是站稳了身子,然后她看一眼脚下的红尘天罗,“咦?这网……”

“不是它接着,你就掉下去了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收回红尘天罗,“那就不说顺位继承人,方掌门万一有意外呢,谁来执掌白驼?”

“大约就是项家的项成贤了,”南执掌不再看那网,而是转身向门里飞去,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尴尬,“不过方应物此刻登仙,就又有了变数,须知他才一百四十多岁。”

“这样啊,”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……

接下来的日子,蓝翔派里发生了一系列变化。

首先就是聚气缩地步法,全面向派中灵仙弟子敞开,想学的,只要拿贡献点来就能学,甚至有游仙弟子立了功的,也可以选择修习此身法。

这个身法,王艳艳在游仙阶段都能使用,就更别说气修弟子了。

缩地成寸的步法,游仙就没资格学了,但是灵仙弟子依旧可以用贡献点换来修习,空间材料需要自备,或者也用贡献点换取。

不过缩地成寸这个步法,传功的时候就有禁制了,以防弟子被人搜魂,将功法偷学了去。

至于第三层的缩地踏云,依旧是可以用贡献点换取,但是贡献点就高得离谱了,而且修习之前,要立下心魔大誓,不得外传。

总之,蓝翔派是有限度、分层次地将一套身法,全面推给了弟子。

平日里积攒贡献点的弟子有福了,这套身法的玄妙,早就被人传得神乎其神,据说别院的掌院练过之后,极为推崇——须知那可是高阶灵仙。

一时间,整个蓝翔派,兴起了修习此身法的热潮,大长老祁鸿识看得有点担忧,甚至找到南执掌,“执掌,这么大张旗鼓的……被别人看到眼里,会不会不太好?”

“不大张旗鼓,别人就不知道了吗?”南忘留是一派执掌,她比陈太忠更清楚,派内夹杂了不少眼线,不过这个现象实在太普遍,是计较不来的。

打个比方说,东上人的侄儿在无锋门做内门弟子,东上人却是在蓝翔派做客卿——这两者之间,可能不沟通消息吗?

所以她看得很明白,“反正是被人知道了,明明白白地练,也无所谓。”

“但是高调修习,总有挑衅之嫌,是启祸之道”大长老忧心忡忡地表示。

南忘留已经做过了全盘考虑,决心已下,就不会再犹豫了,“往日里我们就是想得太多,做得太少……修者的荣光,不是忍出来的,是鲜血铺就的!”

“你何时……变成这样了?”大长老登时愕然,南执掌以前,可是出名的好脾气,见了谁都是笑眯眯的。

下一刻,他想到了答案,“你不会认为,有一个东易名撑腰,咱们就可以为所欲为吧?”

“气修修自身,不修外物,自己若是放弃了,还奢求什么?”南执掌淡淡地回答,下一刻,她眉头扬一扬,“不过……空间材料真的是消耗得很快。”

蓝翔派其实储存的空间材料不算太少,但是在宗门大战时,这是战略物资,平时炼器也用得上,弟子们修习功法虽然消耗得不算太多,可也给她十分不踏实的感觉。

“东上人给的粉末,就很好用,”大长老出声发问,“何不再去向他讨取一些?”

“人家又没欠咱们什么,”南忘留的眉头皱一皱,最后还是叹口气,“我再去试一试吧。”

东上人上次给他的玉瓶,看起来不大,里面的粉末,却足以抵得上万枚闪蜂刺。

“是啊,他孤家寡人的,留那么多空间材料做什么?”祁鸿识阴阳怪气地哼一声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