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五百零一章 我为刀狂

“可以,”南忘留看着陈太忠目瞪口呆的样子,心里有点快意,原来并不止是我忽略了。

下一刻,她笑着点点头,“御气飞行的同时,施展此术即可,不过倒是真的耗费灵气。”

陈太忠愣了好一阵,才点点头,“御气飞行的时候使用……我怎么没想到呢?”

“我一开始也没想到,”南执掌一捂嘴,笑着回答,“还是别院的院主想到了,并且练成了……这身法实在太厉害了。”

陈太忠听得也有点郁闷,要不说宗门就是宗门,他自己都是在成就天仙之后,才练成缩地踏云的,没想到蓝翔派里区区一个灵仙,比他还强,居然在灵仙时就练成了。

不过要说起来,还是得说他当时没练成御气飞行,若是当时他会御气飞行,十有八九也会结合着尝试一下。

可是他为什么不会御气?说白了,还是身为散修的缘故学习得不够系统。

现在说这些就晚了,于是他摇摇头,“灵仙能练的话,这可不是个好消息。”

为什么不是好消息?这身法太强大了,蓝翔这种小门派,未必保得住。

“我也是在犹豫这个事,所以过来请教阁下,”南执掌苦恼地叹口气,“总是各有利弊……”

她当然也知道这身法容易引起觊觎,但是架不住……真的太好用了。

要说起来,这是气修的身法,她倒是不怕别人问出处——这是我蓝翔派从残本中摸索出的新身法,谁能说什么?

而且修习这功法,得有气修基础,外人想要修成,就太耗费灵气了,事实上,就算是蓝翔派内的灵仙,施展第三层缩地踏云,耗费的灵气也是奇多。

南执掌就是这一点拿不准,她觉得有人前来抢身法的可能性,不算特别大,正经是,可能给蓝翔带来灭门的危险——有这样的身法,蓝翔的成长空间都变大了。

可是这两种危险,都仅仅停留在猜测上,因此而放弃推广这套身法,她还有点不甘心,所以就来请教东上人。

“你派中的事,你自己决定,我不支持不反对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。

要哥们儿对门派的发展做规划,开什么玩笑?不怕我胡乱指挥,把你们带进沟里?

“那万一遇到事情,东上人是否愿意出手相助?”南执掌面色凝重地发问。

“你还是想赌一把啦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她一眼。

“没错,”南执掌深吸一口气,缓缓点头,异常坚定地回答。

“气修已经沉寂得太久了,再不振作,怕是永远都不会有机会了,现在既然有此良机,硬碰硬又如何?起码必须要提振一下志气。”

“看上我这个免费打手了吧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。

“不敢,”南执掌吓得站起身,赶紧深施一礼,“阁下愿意伸手固然好,不愿意的话,一旦事不可为,阁下能将派里的种子带走,忘留也感激不尽。”

陈太忠呆呆地看着她,好半天才哈地笑一声,“气修又没死绝,轮得到你一个女人家出面?你既然有此血性,我也就陪你疯一把。”

“多谢上人成全,”南执掌大喜过望,深深地鞠个躬,“大恩不言谢,南某铭记在心,容图后报!”

“我本来是来蓝翔看书的,你看这事儿闹的,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。

然后他又想起一事来,“对了,我这人最擅长的是暗杀,一般来说,你不要等人找上门,听到有什么不好的消息,直接告诉我就是了。”

“主动出击……暗杀?”南执掌的眼睛瞪得老大,“这样也可以?”

对陈太忠来说,这只是个掌握战斗主动权的问题,但是对她来说,这种行动,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,气修不是不能搞暗杀,实在是近几千年来,气修一直是越来越没落。

四面都是敌人,别人不主动找气修的麻烦,气修就可以偷笑了。

主动出击,那岂不是授人以柄?蓝翔派以前,一直是防着别人冒充本派作恶。

“有什么不可以的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杀啊杀的,也就习惯了,你想重振气修的辉煌,可能不杀人吗?”

南执掌呆在那里好一阵,然后才重重地点点头,“一言惊醒梦中人,辉煌是等不出来的,多谢阁下金玉良言,我算想明白了,下一步的重点,当是收集消息。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我这个客卿的消息,你最好也不要让太多人知道,这样一来,我杀人才能更隐蔽,也能减少别人的怀疑。”

南执掌深深地看他一眼,再次重重地点头,“阁下还有什么要求吗?”

“藏书阁的权限,”陈太忠直接开口,“我现在考虑的是,该炼制什么样的法宝,想明白之后,就要考虑闭门修炼了。”

“你不先练天目术吗?”南执掌主动发问,“我可以帮试一下,看能不能弄到推荐名额。”

她希望他能尽早地修习此术,省得派里需要人支持的时候,他却去了中州。

“需要那么麻烦吗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上下扫视她一眼。

在一瞬间,南忘留只觉得身子若有若无地一滞,神智也似乎悸动了一下,然后就恢复了正常,若不是留心,根本觉察不到这一点异样。

“你这是……”她先是眉头微微一皱,然后大喜过望,“天目术练成了?”

南执掌没练成天目术,但是她好歹是中阶天仙,总听说过天目术看人,是什么感觉——不像灵目术那么明显,但是牵动灵机神识,受者用心的话,也能被触动。

“这算多大点事?”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修炼天才,说的就是我这样的……”

小塔里有子午阴阳潮,不过他修习了天目术之后,才发现这东西并不比灵目术高多少,对于天机术来说,天目术只是过渡阶段之一。

天目术修成,最大的好处有两点,一个是直接看人修为和灵气,比灵目术和探查术准得多,当然,太高级别估计也看不成,不过陈太忠并不知道上限在哪里。

其次就是,他可以隔物观物了,可以透过不含灵气的东西,感受后面的物体。

比如说,一块石头后面有什么东西,一棵树后有什么,他一眼扫过去,能生出感应。

这只是天目术初成,待到透过灵气,也能清楚看到后面有什么,这就是大成了,下一步就可修天眼,看天机。

气修看天机,走的不是占卜的路子,而是扎扎实实地“望气”,待到天眼成,可观望凶吉,待心目大成,可断气运。

反正路子还长,陈太忠也不着急,接下来的日子里,他除了看书,就是精研无名刀法第五式,他都马上七级天仙了,第五式还是没修出来,感觉……有点不合适。

这一天,他正在谷中修炼刀法,却见穆珊急匆匆跑过来,“东上人,东上人……无锋门的小刀君,来找你了。”

追到这儿来比刀啊?陈太忠也有点钦佩,要不说“痴者,志也”,这话真是一点不错,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
他赶到小院的时候,楚惜刀正跟南忘留站在那里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
几个月不见,楚长老的神采依旧,但是她的身上的气势,又有轻微的变化。

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缓缓点头,“化锋锐为厚重……小刀君的刀道进境,实在令人钦佩,恭喜了。”

楚惜刀的变化,也只有他这种长于望气,并且经常跟其切磋的人,才能感受到一点,换个一般的玉仙来,都未必能体会得到她的进境。

要不说是刀道之友,这话一点不假,就像茶道之友,两人经常在一起喝茶,往日用的是井水,今天用了泉水,一喝就能知道——换水了吧?

做到这些,不需要有多高的茶道造诣,关键是太熟悉了,稍有变化,就能感受得到,就是卖油翁的话,无他,唯口熟耳。

而且陈太忠望气的能力不算差,刀道上的造诣,虽然逊色于小刀君,但也绝对不低。

“东道友好眼力,”小刀君抬手一拱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锋锐是刀意,厚重亦刀意,何喜之有?”

“锋锐是无回,失之过刚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最近他一直在看书,来蓝翔派之前,也是在看无锋门的藏书,理论上的东西多少懂了一点,“厚重亦是无回,却是已圆满。”

“长眼力了啊,”楚惜刀点点头,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来,“废话少说,今日我无回刀意圆满,特来寻你练练手。”

“我觉得你还是……”陈太忠话说了一半,将剩下的一半咽进了肚子里,“在这里?”

“何必毁坏蓝翔派的景致?”楚惜刀才不会跟他在这里比,下巴微微一扬,“出去比。”

她也知道,自己哪怕无回刀意大圆满了,估计还是破不了对方的刀网。

但是既然圆满了,她要找一个人分享喜悦,陈太忠能看得出她圆满了,她也很高兴——同道之间的肯定、切磋和借鉴,那叫吾道不孤,才能称作道友。

事实上,她还想借着这番切磋,寻到一些向前发展的感悟。

不过既然纯属切磋,就没必要让外人看了——若是她铁定能赢,让他人看看也无妨,但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赢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