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九十八章 真器元胎

得了更多权限的陈太忠,再次沉迷在蓝翔派的书海里。

很快地,他就找到了解释,真器元胎到底是什么,原来那是玄仙的气修寿数将尽之时,将本命法宝硬生生地从体内剥离,并灌注全身气血,使之凝练为一个法宝的胚胎。

原本是真器的本命法宝,硬生生倒退为一个胚胎,这难度可想而知,但是同时,这法宝的成长性,也太令人期待了。

就算在上古气修中,真器元胎基本都是传说中的存在,等闲难得一见,想一想就可以知道,玄仙的本命法宝,才能练就的东西,一个元胎,就相当于一个陨落的玄仙。

上古大能修者极多,却也没到了“大尊遍地走,玄仙不如狗”的地步。

元胎的剥离和酝酿,必须得是自愿的,外人不能强行剥离,否则气血灌注之际,出问题简直是必然的,不是本命法宝的拥有者,无法让真器凝练为元胎——契合度不够。

在大多数时候,一个气修玄仙如果没有中途陨落,而是活到了寿数将尽,那么他处理本命法宝的时候,有两个选择。

一个是选择留给后人,虽然不是本命法宝了,真器也会退化为准真器,但是对使用者来说,这还是威力巨大的法宝,不过不是本命的而已。

另一种选择就是真器元胎,凝练出元胎之际,就是玄仙陨落之时,这么做,一是玄仙不能过一天算一天了,等于直接自杀,二就是气血逆转之际,痛苦非常。

所以对气修玄仙来说,凝练元胎,也是非常考验人的决断力——这元胎是没有任何属性的,三百六十年后,什么人都能用,提前陨落,只得这么一个结果,有点让人不甘心。

当然,凝练元胎也有好的一点,那就是如果玄仙能转生的话,三百六十年内登仙,元胎会自动寻主,并且认主,开启主人宿慧。

才登仙就有了本命法宝胚胎,还能忆起上一世的部分经历,这种作弊器,真的不要太牛叉,一旦发生元胎寻主之事,被认者早晚必然会证真,这个毫无疑问。

但是这种可能性,也是极低的,首先,在没有开启宿慧之前,转生的真仙能否在三百六十岁之前登仙,真的很成问题。

灵仙只能活三百岁,三百六十岁的期限,是够修者转生两次甚至三次了,但是不能登仙,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——其实多转生一次,成功的几率就又要降低很多。

这还仅仅是其一,其二就是,哪怕玄仙转生之后,照样天赋异禀,成功登仙了——就比如说像玉屏门的董明远,但是问题依旧存在。

这一世,你修的是不是气修功法?

不是气修功法的话,那就什么都别说了,元胎对你就算有点感应,你不能收进体内。

这时候再散功重修,显然就有点来不及了。

也就是说,玄仙辛辛苦苦凝练出的元胎,很可能为外人做了嫁妆——这种可能性不是一般地高,十成里有九成多。

这种前提下,除非宗门或者家族遭遇大难,急需培养后辈高手,气修一般不会选择凝练元胎——实在有点不靠谱。

陈太忠看的《上古气修秘闻》中,就有这么一个很悲催的玄仙。

那玄仙名唤韦德,寿数将尽之际,推算出百年左右家族将有大难,正好他有转世重修的法门,就将本命法宝炼化为元胎,交给家族保管。

他转世成人的地方,距离家族不到三百里,这是非常非常近了,生在北域转世南荒之类的例子,真的不要太多。

韦德转世成为了剑修,一百五十岁登仙,在上古时期,这个资质不能说好,也不能说太糟糕,但是登仙之后,他根本就没有感应到元胎,更别说纳入体中了。

三百岁的时候,他得了大机缘,破茧悟真,这时他才感应到了本命的元胎,开启了宿慧。

原来他陨落之后,韦家直接将他的法宝元胎封存,加设了重重阵法,若不是他成就玉仙,感应惊人,一般的玄仙不是有意推算,都推算不出来。

韦家为何这么做?就是四个字:夺其元胎!

韦德有心抢回元胎,虽然他是剑修,但是得到元胎之后,他可以毁掉本命飞剑,真器元胎本为真器,利用其重塑本命飞剑,肯定比原来的本命飞剑强不少。

然而,他才仅仅是个小玉仙,其时韦家还有两个玄仙在,根本不是对手,而且他也不是气修。

终于,在三百六十年期满之际,韦德仗剑杀上韦家,斩杀后辈弟子无数,在身死道消之际,毅然决然地自爆,不但自身陨落,更连累得元胎灵气尽失,只能打造成灵宝了。

而韦家夺他元胎,就是看中了元胎的成长性,等到成为灵宝材料,这可真是两败俱伤。

这个例子,充分地说明了凝练元胎的不靠谱。

这还是韦德成就了玉仙,发现了自己有元胎,于是其他气修就考虑,若是三百六十年内,我无法悟真,没准元胎就被别人昧了。

本是登仙的坎儿,结果成了悟真才有用,世上最难测的,果然是人心。

于是,气修再有凝练元胎的,必定将其藏在隐秘之处,而且选择凝练元胎的人,也少了很多——我辛苦一辈子,为别人做了嫁妆不说,关键是,连个好字都换不来。

倒不如慢慢陨落,为族中、为宗门留下一件准真器,后人还要感激我。

正是因为这些缘故,在上古气修中,真器元胎都是极其罕见的。

所以陈太忠看到的那个修炼心得,“无缘真器元胎,祭炼自悟真之日起”,纯粹属于吐槽性质,换给地球界的说法,就是“因为没有中了五百万的彩票,我得从今天开始努力了”。

而与此同时,他又能确定的是,自己体内的圆环,不但是真器元胎,而且是无主的,有主的元胎,他根本收不进体内,更别说那圆环几近于自动寻主。

莫非哥们儿上一世,其实也是什么大能来的?可是……没感觉开启了什么宿慧啊。

总之,确定了自己体内的,确实是真器元胎,陈太忠的心情,真的就太好了,这玩意儿的成长惊人——哥们儿的修炼速度也惊人,嗯,估计它能跟得上我的成长速度。

也不知道那老龟,怎么能收集到这么好的东西?他忍不住想到了青石城外的烈焰龟。

曾几何时,他一直以为,青铜门环不过是个密库的钥匙,现在看来,密库的钥匙给它提鞋都不配,洄水密库算是很令人惊喜了,但是……能比得上一件注定会成长为真器的本命法宝吗?

幸亏哥们儿登仙了,要不然这东西在须弥戒里,也是明珠蒙尘了。

接下来,他就琢磨起来:该怎么使用这个真器元胎呢?

他得的元胎,是个圆环,目前只有辅助攻击的能力,但这只是法宝雏形,具有无穷无尽的可塑性,可将来的发展空间,不可限量。

甚至连元胎的外形,都是能改变的,陈太忠可以将之祭炼为束缚环,也可以将之祭炼为护身圈,哪怕他想将其祭炼为一柄刀,都是可以的。

不过这样的话,他祭炼的材料和温养的时间,肯定就要增加了。

比如说,韦德当初抢元胎,一来是不忿家族中人阴了自己,二来也是想将元胎温养为飞剑——既然号称“胎”,能成长为什么法宝,就要看祭炼者的打算了。

搞清楚了这些,陈太忠就陷入了幸福的烦恼中:哥们儿要炼制个什么法宝呢?

元胎入体,温养之后,他就可以着手炼制法宝了,这需要大量的珍贵材料,陈太忠目前手里的材料,微微欠缺了一点。

成长到这步田地,他从洄水密库得到的东西,就有点不够看了,须知那个密库只是驭兽门留下的,称门的宗派,能留下多少太好的东西?哪怕驭兽门曾经是风黄界的第一门。

而且陈太忠和王艳艳发现密库的时候,这密库已经不是原始的了——是二手货。

不管怎么说,洄水密库那些东西,支撑陈太忠修炼到初阶甚至中阶玉仙,问题不是很大,但是拿来炼制注定成为真器的元胎,够品级的材料不是很多。

然而对陈太忠来说,缺乏材料还不是太大的问题,关键是,他没想好自己要祭炼什么法宝——元胎是个好东西,但是一旦着手祭炼,那就不能改了。

这是一件需要慎之又慎的事,不能轻易下手。

陈太忠幸福地苦恼着,而且这种事,他还不能随便请教别人——真器元胎,放在上古都要引起无数修者争抢的。

所幸的是,他还算沉得住气,想不通就暂时将此事放在一边,不过却是抓紧了对圆环的温养,一时间也不去藏书阁了。

这一天,他结束闭关,从石窟中走出,气定神凝,温养得越多,圆环使用就越得心应手。

他没有想好,到底炼制什么法宝,但是他已经打算好了,绝对不会把本命法宝炼制成刀——有圆环的辅助作用,他随便拿一把刀,都能将战力加成,炼成刀就太浪费了。

既然选择不了,就先使用排除法吧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