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九十七章 铁裆功

为什么不直接聘我为供奉?

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就算同为气修一脉,你也不能这么自来熟吧?

然而下一刻,他就反应过来了,理论上说,客卿只是打手,供奉的身份才超然,但是换个角度讲,供奉太显眼了,万一他被戳穿身份,蓝翔派也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就像楚惜刀一开始想请他做无锋门的供奉,可是得知他的身份之后,就再没有提及此事,很显然,小刀君也担心一旦出事,门中会为难。

见他沉默,南执掌主动解释原因,“客卿不入名册,保证阁下来去自由,不存在毁约一事,于你于我都方便……可惜你不想做执掌。”

“明白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反正有人欺负你们,我就是个靠山了,对吧?”

“那也得你愿意出手,我不会强迫你的,”南忘留笑着回答,“而且门中一些功法,是不得给外人看的,你是客卿,就勉强看得。”

“我不会白看你的功法的,”陈太忠可不是个爱占便宜的人,他的骄傲,不允许他这么做。

“比如说……拿缩地踏云的步法来换?”南执掌斜睥他一眼。

“我还以为你会说束气成雷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这里没茶,回去再聊?”

“好吧,”南执掌破空而起,一个黑脸膛大汉紧随其后,肩头还趴着一只白色的圆球。

“陈太忠,你的束气成雷很有一套啊,”纯良在他耳边轻声嘀咕,“能教一教我吗?”

陈太忠不理他,然后,他就觉得肩头湿漉漉的,侧头一看,合着这家伙的口水都滴下来了,打湿了他的肩头,“教一教我嘛,这么拉风的神通,绝对关系到我未来的性福。”

陈太忠瞪他一眼,“你不知道人兽大防吗?”

“屁的人兽大防,上古时期,麒麟可是气修的战斗伙伴,”小白猪气得抬起一只猪蹄,狠狠地晃着,“是战斗伙伴,你就是这么对待的?”

“你就忽悠吧,”陈太忠不带理他,这小麒麟虽然年纪不大,鬼点子却多,“我现在都在怀疑,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……哪有你这么难看的麒麟?”

“我都说了,我在长身体,”纯良最听不得别人说他难看,“我妈都说了,我特别帅,知道吗?特别帅!你不见人族那么多女修都喜欢我……对了,那个南执掌不是处女了。”

“你整天琢磨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!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真是哭笑不得。

“易姐可还是处女……处狐,”小白猪在他耳边喋喋不休,“你若是娶了她,好处不少,那是天狐一族,你上了九重天,也能吃得开。”

按照地球上的说法,狐狸应该是没有处女膜的吧?所有哺乳动物都没有,那是人族特有的!陈太忠的脑中,居然冒出了这个念头。

我这想的都是什么啊,下一刻,他就将这个念头丢到了脑后,“神通,你们兽修修炼不了,哪怕你是神兽的幼崽妖兽,就像你的喷火天赋,我也修炼不了。”

“错了,咱俩若是共生……”小白猪说到一半,抬起猪蹄,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过了好半天,眼看就到地方了,它才说一句,“束气成雷神通,我改一下就能用,束气成火而已,很拉风的。”

陈太忠没再理他,落地进了小院,招待南执掌坐下,两人重新换过茶水,闲聊了起来。

“束气成雷神通,我派中有收藏,”南执掌接续刚才的话题,“不过,至今无人修成。”

“没有修雷引?”陈太忠信口发问——若是如此,他倒不介意把酒伯的醉风雷留下。

“雷引……算多大事?”南执掌很随意地回答,她终究是一派执掌,蓝翔派就算再落魄,也是个门派,对陈太忠来说很难的事情,对她来说,真的不算什么。

一边说,她一边伸出右掌,她的手纤细而骨感,手指极长,掌心有一团小小的电弧,在轻轻地跳动,发出“刺啦刺啦”的响声。

缓缓收回手去,她轻叹一声,“束气成雷,非上古气修,在天仙阶段是修不成的。”

陈太忠眉头微皱,嘿然不语。

“正经是缩地踏云,派中没有收藏,”南执掌一边拿眼角的余光看他,一边小心地发话,“这门小神通,普通修者都可以习练,只不过特别耗费灵气,现在的气修修炼这个身法,再合适不过,派中若能有此术,打不过也逃得了。”

陈太忠还是不言语,好半天之后,才问一句,“现在的气修,和上古气修,究竟有什么不同?”

“两点,”南执掌伸出两根手指,晶莹修长却又骨感十足,“第一,缺根本主修功法,其实这还不是主要的,一些残本也能修炼,关键是第二点……上古气修入修难,现在天地灵材不多了,混沌分开日久,机缘难寻。”

入修难可是个大问题,游仙一级都进不去,跨不进修者的门槛,还谈什么登仙证真?

“哦,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“你主修什么功法?”南执掌顺势问一句。

“童子功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见她眼神异样,才哼一声,“证真之际可破功。”

证真便是成就玄仙,那时他就能为所欲为了。

“怪不得,”南执掌一捂嘴,轻笑了起来。

“很好笑吗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童子功战力超群,玉仙之下我没有对手。”

“那是,”南执掌捂着嘴,忙不迭地点头,状若恭顺,但是她两只大大的眼睛,弯成了月牙状,那么她此刻的心情,不难猜出。

下一刻,她面容一整,“不知阁下,修习的是哪种童子功?”

“铁档童子功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瞪她一眼,信口胡说八道——你管我修行的什么?

事实上,他修习的,是混元童子功,不过这种事情,他犯得着跟别人说吗?

“哦,”南执掌点点头,心里有点淡淡的遗憾——你若修行的,是上古失传的混元童子功,那就好了。

不过这种事情,是强求不来的,她倒也不在意,已经有了一个上古气修的修者,还要奢求什么呢?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缩地踏云小神通?”

“你想得倒美!”陈太忠狠狠地瞪她一眼,“先看你藏书阁有什么书和功法吧。”

他其实已经有心,把缩地踏云的身法留下了,这门功法是从青石城周家抢来的,他不需要多珍惜,给不给看心情。

而这身法实用性极强,上古气修可以练,普通修者也可以练——只是灵气耗费得多一点。

那么现在的气修,自然也能练,耗费的灵气,当在上古气修和普通修者中间。

然而,这就很难得了,一套好的身法,在战斗或者逃逸时,是极其有用的,关乎的不止是胜负,更是生死。

当初刀疤也练过这种身法,虽然她最终没有逃过巧器门的毒手,但那是修为相差太大了,她往日在战斗中使用出来,效果也极佳,须知她只是普通修者。

那么,蓝翔派的气修学会这种身法,会极大地增强存活率,意义很重大。

不过陈太忠不打算惯南执掌毛病,也不想让自己显得像个冤大头,所以就嘴上说,要看蓝翔派的藏书,视情况而定。

就算蓝翔派真的没什么有价值的藏书,等到离开之时,他也可以留下这套身法,算是一份心意,但是,这心意是他主动给的,不是被别人忽悠出来的。

对他来说,这一点很重要。

“蓝翔派愿意重金求取,”南执掌一拱手,她对自家的藏书,也没太大的信心——派里上古气修的东西不少,但是很多绝妙的功法,还真没有。

蓝翔就是个小派,真要有好东西,也早被人抢去了,甚至连反抗都不敢有。

只看东上人此次前来,派里的反应,就可以知道门派的处境——人家直接要看天目术,蓝翔派敢不给吗?

了不得就是战战兢兢地提出:我们要交换。

“你跟我说重金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算了,你还是把观看上古气修书库的禁制牌,拿给我吧。”

可是南执掌一心要获得这身法,想一想之后回答,“你曾经说过,天目术可以交换你的功法……我就换这个了。”

这样……也好,陈太忠觉得能接受,不过他还是要摇摇头,没别的意思,他只是想证明,自己不是那么好骗的,“我身为蓝翔派客卿,有资格看功法的……你可是说了,你有,别现在告诉我,说没有。”

“天目术是大长老的私人贡献,”南执掌忝为一派执掌,她要是想找理由,真的不要太轻松,她捂着嘴轻笑,“得经过他允许,你才能看。”

“那就换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他真不在乎这点小事,既然争取过了,表明他不是个冤大头,这就够了,“不过你不要让我发现,你在骗我,否则你会发现,自己错过了很多。”

难得的,他不是用威胁的口气说的,因为他确实打算给蓝翔派留下一些东西,同为气修一脉嘛——前提是,对方得识趣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