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九十六章 其实……

面对伸来的雪白玉手,纯良眼睛一闭,趴在了陈太忠的肩头上。

它虽然幼小,但也知道,自己很有必要了解清楚,这个叫陈太忠的家伙的底牌,这是关系到它未来性福生活的人。

此人若是真的没有它想像中的那么强大,那么,它不介意在未来的某个时刻,将此人强行掳回翡翠谷,为自己种宝草。

当然,这只是一种可能,纯良可是很懒得动手的,而且翡翠谷外的世界,也比他想像的好玩得多,不过既然有机会看一看,他是不会错过的。

南执掌在前方飞行带路,陈太忠紧随其后,不多时,两人就来到了一处山谷,山谷之中,已经有一名青袍书生到了,此人高冠长衫,看起来煞是文雅。

见两人落下,书生抬手一拱,“见过贵客,本人祁鸿识,忝为蓝翔长老,一直在闭关修行,未能迎迓,敬请海涵。”

陈太忠也笑着一拱手,然后眉头微微皱一下,“祁长老的气息似曾相识……你我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?”

“哦?”祁鸿识愕然地扬一扬眉毛,心说此人果真厉害,他对自己收敛气息的能力,一直很自信,认为真人之下应该察觉不出,却没想到,还是引起了对方的怀疑。

不过他的脸上,还是风轻云淡,微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也可能,我是喜欢四处走动的,但是请恕我眼拙,记不得曾经见过贵客了,还请见谅。”

陈太忠倒也没当回事,只是随便看一眼南忘留,“祁长老此来……是要我对他出手吗?”

南执掌下意识地赶忙摇头,“不是,阁下演练一番即可。”

直觉中,她认为大长老不会是对手,而且会输得很惨——哪怕双方是同阶,只差了一级。

祁鸿识的嘴角抽动一下,沉默一下才出声,“其实……”

话音尚未说完,黑脸膛大汉身子一晃,已经不见了踪迹,“噗通”一声,纯良就从空中掉了下来,直摔得它轻哼一声。

下一刻,陈太忠在一里之外的地方现身,距离地面大约两百余米。

他嘴巴一张,“咄”地大喊一声,一道白芒自他口中吐出,大约是六十度角的模样。

白光闪过,一时间天摇地动,草木碎石乱飞,直似世界末日一般——如果风黄界有这个说法的话。

两三分钟之后,风暴稍稍歇息了下来,地上已经多出一个直径两百米左右的大圆坑。

这一记神通,陈太忠用了差不多四成灵气——虽然对方表现出了极大的善意,但是人在江湖,小心才能无大错,留点灵气保命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大长老要说的话,直接被堵在了嗓子眼,他本来想说,我接你一招也无妨——反正切磋嘛,又不是真的生死搏杀。

但是看到这惊天动地的威势,他的脸色有点发白,只觉得念头都有点凝滞了。

下一刻,两人查看一下被神通轰击的地面,之间所过之处一片焦黑,地面塌陷下去两尺有余,两人忍不住齐齐倒吸一口凉气:这束气成雷的威力,也有点大了吧?

就在此刻,陈太忠飘然落下,面无表情地一拱手,“泥石乃是死物,不能彰显雷击威力,倒是让两位见笑了。”

大长老这才反应过来,束气成雷是什么性质的神通,一时间有点无地自容——亏得我还想接下这一记神通,可能吗?

于是他一拱手,接着凌空飞起,“缩地踏云和束气成雷,果然名不虚传,佩服……我去阻止弟子们前来查看!”

然后身形一动,他就飞得远了——这么大的动静,定然会惊动派中弟子来查看。

“怪不得你要找人试手,”南执掌也长出一口气,心里暗自侥幸,幸亏没支持大长老跟此人试招,要不然就算对方有意收力,搞不出严重后果,本派弄个灰头土脸,也是难免的。

然后,她美目一亮,“这便是上古气修的束气成雷?”

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淡淡地发问,“我可以看贵派的藏书了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”南执掌笑吟吟地点点头,眼波流转间,风姿绰约,“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,敢问阁下到底居于何门何派……抑或者官府?”

“有意思吗?我只想静静地看书,”陈太忠淡淡地扫她一眼,“你不会是又想增加条件吧?”

南执掌缓缓摇头,正色发话,“我从不会出尔反尔,不过我想问阁下一句,同为气修一脉,你不认为现在的气修,生存得太艰难吗?”

陈太忠的眉头皱一皱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气修的艰难,他当然看在了眼里,心中也有点戚戚然,但是这种事,你跟我说有用吗?

哥们儿还背着通缉呢,又能帮到你什么?

“还请上人看在一脉相传的份上,襄助本派一臂之力,”南忘留抬手掠一下鬓角的发丝,一拱手,异常坚定地发话,“南某感激不尽!”

“感激不尽?”陈太忠听得笑了,虽然他并没有那么市侩,但是仅仅这四个字,就要他相助,这也……太不把哥们儿当回事了吧?

南忘留当然知道对方在笑什么,但是她没有在意,而是认真地解释,“因为不知道阁下具体身份,所以我无法开出条件,只要阁下需要,尽管开口,法侣财地无一不可,若是……”

她顿了一顿,又坚定地发话,“若是看上我这个执掌位置,我也可以相让。”

其实她还想自荐枕席来着,不过想到对方似乎对此不感兴趣,也就没有再说。

陈太忠又微微一笑,“我若是穷凶极恶之辈呢?”

“善恶二字,谁又说得清呢?”南执掌不屑地撇一下嘴,“白驼门断我气修传承,却又庇护我等,这是善是恶?无非是实力使然。”

她顿一顿,又继续说下去,“阁下不愿暗室欺心,将玉简归还,当得起‘信人’二字……只凭这两字,就值得我们信赖。”

“信人”固然重要,但是其他表现也很重要,东先生在这里待了有段时间了,从不做什么过分的事,反而还用心教几个女弟子修炼。

陈太忠默然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气修凋敝若斯,我心里也不舒服,但是……我身上有大因果,留在这里,对你们来说未必是好事。”

“阁下能得白驼、无锋二门看重,两家上门尚且不怕因果,我小小蓝翔,自是不须考虑那些,”南忘留一拱手,深深地鞠一躬,“还望道友垂怜。”

陈太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直到纯良再次跳上他的肩头,他才回过神来,于是长叹一声,“我每日为你们解答十个问题,还不够吗?”

“但您终究有一天,会离去的,”南执掌这才直起身来,大大的眼睛盯着他,一眨不眨,“您不想在您的手上,重现气修昔日荣光吗?”

“气修昔日,何止是荣光?而是辉煌!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也是气修,自然不愿意别人把气修说得太过不堪,“大不了日后,我多照顾你们一些罢了。”

南执掌见他言语有所松动,忍不住再次出声,“冒昧地问一句,阁下看完我派内的藏书之后,有何要紧事要办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想一想,自己还真没什么要紧事,无锋门那里,于海河基本上是步入正轨了,去东莽看老易的话,他现在还没成就真人,去的意思也不大。

想来想去,他猛地发现,除了再去弄点功法之外,真说要紧事,没准反倒是……为自己肩头这只小猪种草了。

当然,赤磷岛的赌场还需要打理,不过那里已经有人了,他只需要时不时地关心一下就可以了,不需要长年累月地盯着。

所以思索一下,他才直接回答,“看完藏书,我也可以在这里修炼些时日,但是一旦修炼起来,就不能每天十个问题了。”

“这个自然,”南执掌点点头,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,狡黠地一笑,“不过以后每天的十个问题,不会如现在这般轻松了。”

很显然,那些女弟子们拿来的问题,都是相对普通的,南执掌和大长老确定了他上古气修的身份之后,肯定有不少艰深的问题,要向他提出。

“共同讨论吧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可是不敢托大了,他是要强之辈,但也不会不懂装懂,“我若是理论很精深的话,又何必来贵派看书?”

南执掌笑着点点头,这个回答符合她的猜测,在她想来,东先生应该是在意外中,得了上古气修传承,传承的精髓在,但是缺失了一些常识性的东西。

“要不这样,东先生可肯屈就本门客卿一职?”她出声延揽,然后很快地解释,“名为客卿,实为供奉……若是有事求请,会先征得你的同意,而且来去自由。”

这已经是第三家,请陈太忠屈就的了,前两家分别是星沙南郭和玉屏门,都是请他去当供奉的,蓝翔派不但是势力最小的,而且开口居然请他当……客卿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