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九十五章 亮出身份

“臭丫头,我撕了你的嘴巴,”李晓柳闻言,脸登时变得通红。

“陈……太忠?”黑脸膛汉子愕然地重复一遍——我擦,这个名字多久没有听说过了?

“为红颜冲冠一怒,覆灭巧器门那个,上人应该知道吧?”穆珊继续调戏自家的师姐,上人没有霸占她们的心思,她说起别的男人来,也就无压力,“他可是上古气修。”

“哦,那个宗门必杀之人,”陈太忠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没想到你们还挺同情他,散修之怒……他可是散修!”

“我们没有同情,”李晓柳听他这么说,赶忙摇头,想一想,她又壮着胆子说一句,“不过,有情有义的男人,还是值得人钦佩的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他能说什么呢?少女情怀总是诗,待你跟着他亡命天涯一段时间,品尝一下随时提心吊胆,过城而不敢入的心情,就知道滋味了。

见他沉默,那俩也不敢说话了,就在这时,小院门口响起一声轻笑,“对气修来说,陈太忠的快意恩仇,本来就是我辈榜样。”

“执掌,”两女同时站起身子,恭恭敬敬地发话,同时,石窟里又奔出其他两女,恭迎执掌大人的光临。

“听说你找我有事,就来了,”南忘留轻笑一声,在一张石凳上坐下,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上人有何吩咐?”

“吩咐不敢当,”陈太忠摸出两块玉简,抬手放到石桌上,“我在藏书阁看书,这两块玉简掉落了下来,似乎是上古气修的修炼心得,本来想就放在那里,又担心明珠蒙尘。”

南执掌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于是看一眼四个女弟子,“你们出去,守好!”

四女闻言,自是不敢怠慢,齐齐跑到院外,远远地戒备了起来。

这时,南执掌才看陈太忠一眼,“你能确定,这是上古气修的遗物?”

“看得累死人,给你,你也能确定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淡淡地回答。

“都看完了?”南执掌眉头微微一扬,她又不是没看过上古气修的玉简,她真没想到,这两块玉简,此人区区的六级天仙,能在短短的时间里看完。

当然,有一种可能,能解释这种现象——上古气修的神识,通常都是极为强大的。

陈太忠却是被她的反应迷惑了,你不是应该马上各种惊喜,然后溢于言表的吗?

下一刻,他就猜出了原因,兴致登时跌落不少,“我还以为,这是我的机缘呢,原来你知道啊。”

废话,这根本就是我放的好不好?南忘留心里冷哼,她如此行事,一来是那藏书的屋子,本来没有上古气修的玉简,想放两块进去,必须要找个巧妙的方式。

其次则是,她也想考校一下此人的心性——若是悄无声昧走了,这个人就不值得信赖。

两块关于修炼心得的玉简,换来认清一个白驼门都要忌惮的天仙,还是划得来的。

所以她不回答这个问题,而是又问一句,“东上人何以认为,赤水不得裹玄珠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还请东上人赐下来历姓名,”南执掌笑脸一收,罕见地郑重了起来,又抬手一拱。

“东易名,你不是知道吗?”陈太忠懒洋洋地回答。

“这种上古气修的玉简,本派还藏有不少,”南执掌淡淡地回答,大部分的女人都是这样,不赌则已,一旦赌了,往往比男人还敢铤而走险,“我可以借给你看。”

陈太忠默然,好半天才问一句,“代价呢?”

“你得是修炼上古气修的,”南执掌的答案马上出来,似乎没经过大脑一般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我一个人就能洗劫了你蓝翔派,不知道你信不信?”

“白驼方掌门,也不敢这么说话,”南执掌冷笑一声,很不屑地表示,“蓝翔传承至今,想灭我门派的多了,我们可能无法抵挡,但是与敌偕亡,还是做得到的。”

这不是妄言,蓝翔派凋敝若斯,却还能占着偌大一块地盘,怎么可能一点底牌没有?

陈太忠侧头看一看她,见她一脸的郑重,绝对不是说笑的样子,他怔了一怔,然后笑了起来,“好吧,我是上古气修。”

“证明给我看,”南执掌再次快速回答,很显然,她做了充足的准备。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摇摇头,“我怎么知道,你有没有那么多玉简?”

“若是没有玉简,”南忘留沉吟一下,轻轻地解开衣襟上两个扣子,露出了雪白的锁骨。

她咬着下唇,微笑着发话,“我甘做你的奴仆,任你予取予求……怎么样,敢赌吗?”

这一刻,刀削斧凿的脸上,风情无限。

陈太忠沉吟一下,试探着问一句,“奴役一派执掌,那你得发誓才行吧?”

“誓言随便你指定,”南执掌的脸上,难得地轻松了起来,她并不掩上衣襟,而是轻笑着一摊双手,“道义即天地都可以。”

道义即天地,陈太忠很明白这个誓言的份量,又沉默片刻,他终于轻喟一声,“束气成雷可以吗?”

“神通……你竟然修成了神通?”南执掌的美目中,满是骇然,束气成雷神通,她当然知道,在气修里,也算比较有名的了——而且还得兼雷修。

不过这个神通,按说是上古气修才能练,但是也不尽然,后来的气修里,有练成了类似的束气成雷,据说与原版相差不大。

而天仙练成此神通,必须要上古气修,但是……谁又能保证没有意外呢?

总之,南执掌先前还希望此人是上古气修,现在却是想要证明,此人不可能是冒充的,于是她想一想,“还有吗?”

“还有……”陈太忠真的头疼了,他不是没有,而是不合适显露出来,他修成束气成雷没几个人知道,但是刀法和身法一露,他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。

他体内的圆环倒是能祭出来——你看我都修成本命法宝了,真器元胎啊,懂不懂?

但是……真的不合适,这是他现在最大的战斗底牌,没有之一。

得了,看在你们很赏识陈太忠的份上,我多露一点吧,陈太忠问一句,“御气飞行?”

南执掌笑着摇摇头,“这可不是上古气修独有的。”

于是他只能一咬牙,“缩地踏云身法算不算?”

“这个……好吧,”南执掌终于不再强求,“你说的这些,都练成了?”

其实最能证明上古气修身份的,还是天仙阶段就修成束气成雷神通,缩地踏云身法,南执掌自己都没见过,只是知道这个身法,确实是……上古气修掌握起来比较容易。

御气飞行就相对简单一些了,只蓝翔派内,都有百余名弟子掌握了这个技巧,不过灵仙使用御气飞行,只能飞短暂的一段距离。

总之,在南执掌看来,东上人若不是上古气修的话,实在没可能将这三者都学会。

“当然都练成了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,见到对方惊讶的样子,他又忍不住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会的气修手段远不止这些,只不过不便让你知道罢了。”

震惊了吧,惭愧了吧,知道自己的差距了吧?

南执掌是震惊了,但是在来之前,她心里早有准备,所以震惊之后便是狂喜,她一脸的兴奋,“那么,前辈可否展示一下?”

你还是信不过我啊,陈太忠有点不高兴,他不喜欢在没对手的情况下,展示自己的修为,因为那让他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像江湖把式。

不过,想到马上能阅读很多上古气修的藏书,那么付出一点代价,也是可以接受的,他点点头,“选个偏僻的地方。”

“这是当然,”南执掌点点头,她也不想让人知道,派中来了极其强大的上古气修,于是抬手放出一只通讯鹤,“放开全部藏书,我须得通知大长老。”

不多时,她收到了回信,站起身来,“地方选好了。”

“那么走吧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。

他走了几步,才发现南执掌没有挪步,于是扭头,“你怎么……哦。”

南忘留正站在那里,系衣领的褡袢,好歹是一派的执掌,关起门来是怎么回事,那关碍不大,走出门去被弟子看到,总是不好。

南执掌在欣喜之余,也有点微微的失落,此人还真如女弟子们说的那样,不喜欢女色!

她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,还是相当自信的,事实上,在整个西疆,她的仰慕者极多,其中甚至不乏真人!

而这东上人不但对她无动于衷,出发的时候,根本想不到她还露着一小片胸脯,这种不经意间的无视,让她感觉又羞又恼——我南某人的魅力,真就这么小吗?

就在此刻,那正在“细嚼慢咽”嚼骨头的纯良,蹭地跳了起来,直接跳上了陈太忠的肩头。

“你凑什么热闹?”陈太忠伸手一划拉它,“下去!”

小白猪呜呜地叫几声,就是不肯下去。

“好可爱的宠物,”南执掌系好了衣衫,笑眯眯地伸出手来,她虽然是执掌,却也是女修,“来,给我抱抱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