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九十四章 主角光环

对于这个问题,陈太忠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他总不能说,温室里养不出参天大树。

这样说,有诋毁宗派弟子的嫌疑,他虽然不怕诋毁,但是……何必呢?

酝酿一下措辞,他回答,“这个……大多是要实践中才能具体掌握,你目前没有这个条件,派里不可能允许你尝试,但是你最好牢牢地刻在脑子里,将来出去做任务,用得着的。”

李晓柳闻言,缓缓地点点头,虽然她还是不能理解,但是她很明白地表示,“我会牢牢地记住的。”

这都是血的教训……陈太忠撇一撇嘴,却也懒得多说。

他不是个碎嘴的,别人问,他能答,能领悟多少,看对方的悟性了,他不会强调。

不过,随着这样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原本他下意识比较待见穆珊,逐渐地,却转化为比较待见李晓柳了,点她跟随的时间也多了起来。

陈太忠对这种变化,是非常不敏感的,他也不会把心思放在这种小事上,但是看在别人眼里,却是东上人近来,似乎移情别恋了。

这一天,他终于看完了气修在天仙级别的修炼心得,严格来说,收获不算大,不过倒是掌握了部分关于本命法宝炼制的常识。

这些常识,大约也不是上古所传,因为里面对各种材料,细化得极其精确不说,有人还通过实验,总结出了一些材料的替代品。

这大抵是因为,上古之后,很多材料逐渐地搜集不易了,后来者不得不去选择其他的替代品。

终于可以看玉仙的修炼心得了!陈太忠走向最后一个搁架。

那上面只有十几块玉简,还有一个二次禁制,必须得将禁制玉牌放到搁架上才行。

搁架上面有个凹槽,玉牌一放上去,藏书阁就微微抖动一下,门口直接亮起了黄色的光芒——这是通知守阁人,有核心藏书被人查阅了。

在一个称派的宗派里,任何跟玉仙有关的东西,基本都可以列入核心——大约只有玉仙的游记,可以选择一些不紧要的,放出来供大家翻阅。

玉仙的修炼心得,当然是核心。

守阁人发现了这一变化,神色变了几变之后,悄悄地捏碎了手里的一块的玉牌。

这是通知南执掌:东上人终于开始翻看真人的心得了。

“开始了吗?”南执掌正在修炼,猛地发现前方一块玉牌碎裂,于是看一眼藏书阁方向,眼中泛起一丝迷茫,“真的不要让我失望啊。”

十几块玉简,其实只记录了两个真人的修炼过程,而且只是一些要点,其中也有凝炼本命法宝的经过——两人都提到了,看起来这个本命法宝,确实是气修在玉仙阶段最值得重视的。

但是两人所书的心得,对陈太忠实在没有太大的帮助。

这个最让他寄予希望的搁架,反而是收获最小的。

扫兴啊,陈太忠叹口气,抬手拿起禁制玉牌,不成想,就在那禁制缓缓合拢之际,搁架微微一震,“啪嗒”两声响,两块玉简不知从哪里掉到了地上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眼睛一亮,这是——还有机关?

他猫下腰,看一看搁架的底部,果不其然,底部有一些浮尘,只有两个地方干净异常,形成了两个浅浅的印子,看那大小尺寸,正合一块玉简。

“嘿,哥们儿今天,幸运值爆表啊,”陈太忠赶紧将禁制玉牌放回,心情极其高兴,“随便刷一刷藏书阁,都能掉技能书,啧,看这主角光环。”

而这两块玉简,还真没让他失望,一看里面的内容,以及行文方式,他就断定,这定然是上古气修所传。

上古所传,文字相当地艰涩,他用心地看了起来,不敢有丝毫的懈怠,猛然间,他眼睛一亮:我去,还真有天仙就可以祭炼的本命法宝?

不过这玉简上说得语焉不详,书写此玉简者,只是一句话,就轻描淡写地带过,“无缘真器元胎,祭炼自悟真之日起,虽差灵材几许,吾不惮……”

哥们儿得的这个圆环,就是真器元胎啦?陈太忠忍不住要这么想,心里越发地高兴了,但是……什么是真器元胎呢?

这个问题,玉简上没有解答,须知他看的都是修炼心得,不是修炼常识,书写者主要写关卡如何通过,或者说因为做了什么,收获了什么感悟。

不过,知道这四个字,对陈太忠来说,也是很开心的事了,有线索就可以查,而不像以前,这一头雾水,都不知道该去哪儿问。

看完这两块玉简,就是午后了,这上古气修留下的玉简,不但艰涩难懂,还有些许神识干扰的感觉,看得陈太忠头晕眼花。

这还亏得是他神识强大,很久以后他才知道,人家写这修炼心得,就不是让后人一时半会儿读完的,每次读一小段,读个十年八年都很正常。

今天就到这儿,提前休息一下吧,陈太忠有所得,状态又不太好,决定给自己放半天假。

就在他打算拿起禁制玉牌的时候,掂着手里两块玉简犯愁了:这玩意儿该怎么处置?

让他昧下,他做不出来那种事,人家放开了藏书阁,他才有了这份机缘,而且他也看完上面的内容了,又不是没看完。

放回下面去?陈太忠弯下腰来,又看一看那搁架的底部——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放回去。

哥们儿的须弥戒里,倒是有强力胶水,但是这一粘上去,岂不是阻了他人的机缘?

毁尸灭迹?别开玩笑,撇开内容不提,这也是上古气修遗物,只会越来越少,他好歹也是气修传人,怎么能干这种事?

他纠结了好一阵,心一横,得了,我带走吧。

这带走不是昧下,临出藏书阁的时候,他告诉守阁人一声,“你汇报一下贵派南执掌,就说我有事找她。”

说完他就回了小院,因为要等南忘留前来,他不合适进石窟修炼,又感觉疲惫,索性在院子里闭目养神,让女弟子冲泡一壶灵茶,又弄了一壶酒,两碟灵果。

他正享受着这难得的休闲时光,李晓柳又过来,问起了他修炼方面的事,几个女弟子现在都挺有眼色,就捡他放松的时候,才敢来骚扰。

这次,她问的又是实战方面的东西,她将派里的一套刀法修改了几招,为的就是一旦攻敌得手,不是直接前探抢攻,而是斜插侧前方,避过对方可能的反击。

修改派内的刀法,这实在有点异想天开,但这是她听东上人说,追击的时候,为了防备对方有杀手,不要一条线直追。

陈太忠这是经验之谈,他在西雪高原大战兽人的时候,就差点中过招,当然,他在向李晓柳讲述的时候,并没有说他自己的经历,而是告诉她,战斗时候应该考虑到这一点。

但是李晓柳同学,竟然不自量力地去修改刀法,这让他也有点哭笑不得:我是让你有这个意识,不是让你去改刀法啊。

在他看来,起码在灵仙这个层面,能抢攻得手的话,继续攻击不算什么太大的问题——能被你抢攻的主儿,能有多高的修为?反击的手段也有限。

不像是到了天仙这个层面,可能的反击手段太多,那真是要多加提防。

而且他的抢攻,是瞬间的缩地踏云,被人反击就相当于飞机撞飞鸟,对方手段再弱,他都可能自己干掉自己,所以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。

但是这女娃娃竟然……他一时有点无语,少不得就又讲述一下内里的缘故,因为他不合适拿自己的经历说事,就举了楚惜刀的例子,刀法臻达大成的话,也是无坚不摧的。

总之他讲得挺辛苦,反复地说,就是要在战斗中有这个意识,而不是让你去修改刀法,你这个反应,有点太极端了。

正经是,你有防范的心思,可以换招来使用,所谓刀招,并不是一套全部使完,那才叫使刀,完全可以临时换招,甚至用了半招都可以换。

最关键的,是防范风险的意识。

宗派里的弟子,果然是头脑死板啊,教授起来难度比较大。

不过宗派弟子终究是筛选出来的,李晓柳智商不低,最终她还是明白了,“懂了,东上人你讲的不是具体手段,是一种心态,我拘泥于窠臼,就落了下乘。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欣然点头,因为他今天情绪不错,说了这么多之后,也没什么不耐,反倒是好奇心起,“我发现你不太一样啊,怎么总想着跟人厮杀……很想出去历练?”

“这本来就是个拳头大才有理的世道,”李晓柳悠悠地叹口气,“气修一脉凋敝若斯,还不是因为我们拳头不够大?”

“气修以前的拳头,可是很大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称霸好几界呢。”

这句话他不怕说,也符合他的身份,以天仙的阅历,怎么可能不知道上古气修的辉煌?连那只知道吃的宅麒麟纯良,都听说过。

说到这里,他侧头看一眼纯良,果不其然,那家伙又蹲在那里吃,穆珊找了几根巨大的灵兽骨骼,正在喂它,它嘎吱嘎吱咬得山响,连眼睛都眯上了,煞是惬意。

“但是现在的气修,终究落没了,”李晓柳轻叹一声,自打知道,东上人对她们四个没有什么不良企图之后,她有时候也不掩饰自己的观点。

“所以你想重振气修的辉煌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心说年轻真好啊。

“哪里啊,”就在这时,蹲在那里的穆珊笑了起来,“李师姐是想找到她的偶像陈太忠,两人携手,在风黄界为气修打下一片大大的地盘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