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九十三章 惊喜和疑惑

南忘留不知道愣了多久,才回过神来,然后淡淡地点头,“接着说。”

李晓柳将剩下两个问题说完,怯生生地看着执掌大人。

南执掌明显有点心不在焉,等了一阵,听她不再说话,才又问一句,“还有吗?”

“还有就是……”李晓柳犹豫半天,终于一咬牙,壮着胆子回答,“弟子认为,东上人的修为惊人,但是,但是他对气修的修炼,委实了解片面,还请执掌明察。”

“嗯……嗯?”南执掌先是心不在焉地哼一声,然后才回过神来,怪异地看她一眼,“你能提此建议,倒也是为派中着想。”

她顿了一顿之后,又轻叹口气,“但是上人之所以成为上人,必然有其独到的一面,能得上人指教,是你莫大的造化,以后你不懂的,记住就行了……唉,终究还是年轻。”

说完之后,她意兴索然地一摆手,“下去吧。”

待李晓柳离开之后,南执掌看向屏风之后,“大长老怎么看?”

屏风后走出一人,长衫高冠,一副中年书生的打扮,根本看不出丝毫“老仆”的痕迹。

要说起来,大长老和执掌通常也是各忙各的,很少在一起,前两次是面见陈太忠,他要保护执掌,同时观察对方的意图。

这次则是东上人第一次交出答案,他就以本来面目,坐在屏风后旁听。

闻听执掌发问,大长老想一想之后,面色凝重地发话,“好像……咱们可能捡到宝了?”

南执掌嘿然不语,屋里是死一般的沉寂,好半天之后,她才轻声发问,“这个东上人,是不是可能真的对气修不太了解?”

她心里绝对不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这个惊喜,实在有点过高了,她都不敢相信,这种事情真的会发生,所以她先假设最坏的情况。

李晓柳等人,真的是年轻,眼界太差,这并不怪她们,实在是上古气修断了传承。

可南忘留和大长老都是登了仙的主儿,对上古气修之事,相对知道得多一点,而且身为气修,想更进一步,不借鉴上古气修的一些法门,也是不可能的。

上古气修里,只讲“玄珠游赤水”,不分男修女修,李晓柳她们接受的知识,其实是将上古气修的内容细化,甚至加以改变,才衍生出来的。

所以一听东上人的解答,两人齐齐就是一怔——这是上古的气修法门?

懂和不懂,就差这么多,南执掌登时就出神了:一个修了上古气修的上人,一个可以让白驼门恭恭敬敬的上人……就这么出现了?

“应该是上古气修法门无疑,”大长老站在那里,缓缓摇头,“赤水裹玄珠,这又不是什么秘密,此人竟然敢断言不该如此修行,他肯定有足够深刻的认知。”

赤水裹玄珠,不算修者俱知的常识,但是身为上人,不该不知道这个,这已经是现下气修的一个主趋势了,敢断言此趋势错误的人,若不是哗众取宠,便是有真材实料。

东易名堂堂的一个中阶巅峰天仙,不过是来蓝翔派看看书罢了,蓝翔派还不敢不让看,这种情况下,他有必要哗众取宠吗?

最关键的是,他的言论,符合上古气修的认知!

南执掌又恍惚了一阵,“会不会他不是气修,只是对上古气修的修炼有心得呢?”

“这个……倒是可能,”大长老不情不愿地点点头,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是这个可能性,是客观存在的。

按说对方不是上古气修,只是极为精通其修炼过程,对蓝翔派来说,也是一个惊喜了,他们能请教足够多的东西,但是对蓝翔派来说,这种真相并不完美,不是他们最希望得到的。

而且,理论终究是理论,身体力行才是最感染人的,也最令人信服。

南执掌沉吟片刻之后,抬手一拍桌子,斩钉截铁地发话,“不管了,我要去试探他一下,不弄明白,我不甘心!”

“他若是肯承认,自己是气修的话,早就承认了,”大长老皱着眉头回答,“他不肯承认,肯定是有缘故的嘛。”

“祁鸿识,你我在这里顾忌来顾忌去,没用!”难得的,南执掌除了笑语嫣然的一面,也有果决的一面,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,“这样的机会,我不会错过!”

刀削斧凿的面庞上,是不容置疑的刚毅。

“南忘留,身为执掌,你能考虑问题全面一点吗?”大长老背着手,淡淡地看着她,“明明有更好的试探方式,你一定要亲自出马?”

“更好的方式?”南执掌愕然地看着他,“你说。”

大长老沉吟片刻,缓缓吐出一句话,“打开上古气修的藏书,让他去看。”

“想都不要想,”南忘留断然拒绝,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。

“藏书不多,也是蓝翔派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,我不会借给身份不明的人看!搜集这些藏书,派中花去了多少心血,多少前辈为之陨落?我不能做蓝翔的罪人!”

大长老叹口气,“但他若真是上古气修呢?你就错过了本派最好的崛起机会。”

“我哪里有错过?我这不是要去试探他吗?”南忘留怒视着他,“而且,他若不是修上古气修的,只是精通,咱们放开上古藏书,他去钻研,对咱们有意义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大长老犹豫一下,他不得不承认,南执掌说得也有道理,最终还是叹口气,“小南,别太委屈自己。”

“大长老过虑了,”南执掌向外走去,“忘留此生,就是为了蓝翔的崛起而努力,其他的一切,都可以抛开。”

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大长老怔了一怔,又缓缓地摇头,轻声叹了口气。

殊不知,南执掌走出去一段之后,眉头也是微微一皱,轻声嘀咕一句,“要不,先放两册上古气修的修炼法门,到那个藏书间?先试一试也好……”

陈太忠是心里不留事的人,他也知道,当天的解答,似乎有点反应过激,不过再来一次,他依旧是这么做,绝对不会后悔。

所以,他很快就将此事抛到了脑后,每天看气修修炼心得的体悟,回来之后,为几个女弟子解答一些疑惑。

穆珊是每天雷打不动的十个问题,但是其他人偶尔也就修炼中的困惑,请教于他——毕竟是跟天仙上人住在一起,这样的机会,大家都会珍惜。

很多问题,并不仅仅限于气修,比如说关于技法方面,如何快速有效地施为。

陈太忠就此发现了一点,门派中的弟子……真是缺乏锻炼,在战斗意识上,跟散修终是有一些差别。

楚惜刀可为佐证,虽然他跟小刀君一战,是在飞升风黄界之后,打得最酣畅淋漓、心无旁骛的一战,而且真正是切磋的性质,是他非常享受的。

但是把楚长老搁到真正战斗中,能发挥出几分实力,那就难说了,切磋和战斗,根本是两码事,一个考校技巧和实力,一个却是生与死的考验。

宗派弟子,就缺少那种对于生与死的敏感直觉和警惕。

当初他败小刀君,若是直接痛下杀手的话,无锋门五百年才出一个的天仙,就会直接陨落了。

前文说过,宗派弟子也有强的一点,大部分弟子出招的时候,法度堂堂气象森严,很容易从气势上碾压对手,一看就是高门大户里出来的。

不像多数散修,一出手,总给人一种无所不用其极的感觉,狰狞无比戾气极强。

但是在陈太忠看来,宗派弟子你光有气势没用啊,活着才是最重要的。

他不缺实战经验,而且他也有意将自己的阅历和感受,传授这四个女弟子。

陈某人飞升时间不长,但是遇到了太多大大小小的事情,他在生死之间厮杀的经历,足以配得上天仙的身份——大多数天仙还没有他的经历丰富。

陈太忠有这个意愿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四个女弟子并不是特别痴迷这种教学。

——这样战斗,实用性倒是不错,却不够堂堂正正,而且大多数的女修厮杀起来,并没有男修那么疯狂,也没有那么好的战斗直觉。

当然,她们也不敢说“上人你说得不对”,只是觉得“这法子还不错”,没有用心地去思索和考虑。

要知道,陈太忠教的东西,很多都是他在生死之间感悟出来的,这种经验,没有经历过的人就算细细品味,都未必能感受到其中的真谛,更何况是左耳进右耳出?

不过这四女中,也有个异数,那就是常年穿粉裳的李晓柳,她对陈太忠讲述的战斗技巧,不是一般的感兴趣,经常有事没事就过来请教。

陈太忠隐约有印象,这个女孩儿似乎是四女之首,不过对他来说,几个女孩儿的排位,实在没有任何意义,对方既然愿意学,他就愿意教。

而李晓柳的认真,是发自内心的,她甚至对陈太忠提出了这样的问题,“东上人,像您说的这种战斗的直觉,具体说,就是随时准备最极端的反击或者躲避方式……这种意识,平日里怎么才能锻炼出来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