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九十一章 小心试探

若是外人听到南执掌这句话,肯定要惊讶一下,传说中蓝翔派只有两名天仙,南执掌是四级天仙,而大长老却是五级。

没有人能想到,这个八级灵仙的老仆,竟然是派里的第一高手。

“你这话怎么说的?”老仆一听不高兴了,气息微微地变动了一下,不过他还是稳住了,“就因为只有气修才会修气修的天目术?他都说了,要为自己的后辈搜集功法。”

“这话也只有你信了,”南执掌冷笑一声,“我要他拿出相应的功法来换,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,若他不是气修……哪里会这么好说话?”

“原来你是在试探他?”大长老若有所思,然后他又很不服气地发话,“但是,这也可能是他手上功法很多,不介意而已。”

“不介意,那也是一套功法,”南执掌苦笑一声,“你也看到了,他是怎么对待丘上人的,你觉得像他这种人,有必要给咱蓝翔派这么大的面子吗?强抢也就强抢了。”

老仆闻言,久久无语,好半天才长叹一声,“可悲啊,若不是要保留下这唯一的气修传承,就跟这些小人直接同归于尽了。”

“我倒是觉得,此人没准能给派里带来什么转机,”南执掌眼睛一亮,若有所思地发话,“他若是气修,如何能驱使得动白驼门的呢?”

“只是猜测罢了,”大长老摇摇头,不过看起来,他也有一丝意动……

陈太忠中午歇息片刻,就起身走出石窟,那四名侍女见状,赶忙跟了过来。

“我去藏书阁,不用这么多人,”他摆一摆手,然后一指浅绿衣衫的女子,“就是你吧,跟着服侍就行了。”

藏书阁距离他的住处,还不到三百米,简直是转瞬即到,看守藏书阁的,是一个六级的灵仙,见到他之后,微微一躬身,“执掌希望上人能在阁中观看藏书,若要带出,须得登记。”

陈太忠发誓,他真的没见过这么没面子的藏书阁,虽然他这也是第一次入藏书阁,但是藏书阁是什么地方?那是一个门派的根本所在啊。

据于海河说,无锋门的藏书阁,验看身份玉牌、不得嬉笑打闹高声喧哗、衣冠不整者禁止入内……诸般规矩多了。

守阁人还可以随时提出任何问题,而且,哪怕仅仅是对你的回答不满,也可以禁止你入内,权力大得没边。

这蓝翔派的守阁人,却是连身份都不敢问,还“希望”对方能在阁中看书。

这不仅仅是窝囊,简直让人看得有点心酸。

不过,陈太忠更好奇的是,“怎么中阶灵仙守阁?起码也来个高阶吧?”

“本派高阶灵仙较少,”守阁人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不是有两个弟子刚进阶吗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越发地好奇了,“而且别院都是高阶灵仙坐镇。”

在他印象中,藏书阁比别院重要得多,无锋门便是如此,外事堂仅仅是下三堂,侯堂主不过是六级天仙,而藏书阁的看守,最少有两个高阶天仙。

“弟子晋阶,更要努力修炼,我年纪大了,所以在这里守着,”六级灵仙回答,“至于说别院……那里更容易遭到意外,有个高阶灵仙坐镇,比较好一点。”

陈太忠是彻底地无语了,他已经把蓝翔派的处境想得很糟糕了,但是真的没想到,这个门派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得多。

一时间,他也懒得多说,径自走进阁去。

那浅绿衣衫的侍女,却是不敢进阁,她是蓝翔弟子,还是要守本派规矩的。

守阁人张一张嘴巴,有心让上人将肩头的白色宠物留在门外,但最终还是不敢说,只是轻咳一声,“还请贵客管好自家宠物,莫毁了藏书。”

要说蓝翔派式微了,但是藏书阁里,玉简还是很多的,随手推开一个屋子,就能看到上千块的玉简,而这样的屋子,藏书阁里有二十几个。

陈太忠也不着急,先从游记看起,而不是有目的地搜寻什么——很多事情,做得痕迹太明显的话,容易引起别人的警觉。

他并不知道,他的表现,已经引起了南执掌的疑心。

事实上,这里的藏书虽然多,但是重复的东西太多了,陈太忠翻阅了一个下午,百分之九十的时间,都是在筛选,只有百分之十左右的时间,才能看到一些没接触过的内容——或者是之前接触得不够深。

他用了五天的时间,看完了游记的部分,白天的时候,他是将知识点扫进脑子,夜里在修炼之余,才会细细回味。

接下来,他又花了些时间,看奇物知识、炼器知识以及一些中古事件。

不知不觉间,一个月就过去了,陈太忠提出,要看一看气修的修炼心得——不关功法,就是只看一些体悟和境界感受。

他已经做好打嘴皮子官司的准备了,毕竟这个东西是有点敏感,蓝翔派若是将其纳入“本派功法”之内,也是正常的。

不过出人意料的是,南执掌直接点头了,但是她也提出个条件,“贵客可以翻阅前人心得,但这终是本派不传之密,只请阁下守密,我无法向大长老和派中弟子交待……这样,在此期间,派中弟子如有修行上的疑惑,还望阁下不吝解答。”

“答疑……未尝不可,”陈太忠略略迟疑一下,就点点头,“但是我不保证自己真的懂,而且我每天最多只回答十个问题。”

“这一点我想到了,也不敢耽误阁下的修行,”南执掌微笑着点头,“这样,弟子们搜集问题,交由穆珊提问,你看可好?”

穆珊便是那浅绿衣衫的侍女。

一个多月过去了,东上人对这四个侍女不苟言笑,连话都很少说,四个弟子也都慢慢习惯了,除了安排好上人的起居之外,索性就近修炼起来——灵气这么浓郁,不练白不练。

这消息甚至传到了其他弟子的耳中,大家疑惑之余,也暗暗欢喜:不管这东上人是否有难言之隐,总之这四个师姐师妹,身体还是清白的。

陈太忠每天要带上一个侍女,前往藏书阁,虽然他觉得,自己是随机挑选的,但是在有心人的观察下,很快就得出结论:浅绿衣衫的穆珊,随行的几率,比其他三人要高得多。

“穆珊?”陈太忠眉头皱一皱,然后点点头,“也好。”

他也不希望自己居住的地方,整天挤着各色弟子排队,太闹腾了,他喜欢清静。

相较之下,跟他同住的四个女弟子,多少要熟悉一点,解答起来也随意,而且四女侍奉得他不错,很舒坦,如果方便的话,他也愿意指点她们一些。

事情就这么说定了,然后南执掌给了他一块玉牌,这块玉牌,就是看那些心得的凭据——凭此,他可以进那些下了禁制的屋子,那屋子的禁制,却是连守阁人都没资格打开的。

他离去很久,南执掌才轻叹一声,“大长老,我的眼光如何?”

她提的条件,固然是为弟子好,但同时,是她加大了试探的力度。

堂堂的一个六级天仙,要看气修的修炼心得,甚至不惜帮别人答疑解惑,若说此人跟气修没什么关系,谁信啊?

她身后的灵仙老仆点点头,“反正那些心得,搁给那些不是气修的人看,也没什么意思,我倒是有点期待,不知道他想看的是上古之后的气修,还是上古之前的。”

合着这气修修炼心得,虽然号称是蓝翔派不传之密,但那是对外面说的,这玩意儿除了蓝翔本派的弟子,别人拿去没啥大意思,看看更是无妨。

有人认为,他山之石可以攻玉,别人看了之后,没准能借鉴到什么。

这么想的人,倒也不算错,但是搁在气修身上,就不灵了。

上古之后的气修,是借鉴了其他宗派的路子,才发展出来的,真没多少值得借鉴的东西。

上古气修的修炼,那确实值得借鉴,但是同时……上古气修跟其他修者有很大的区别,讲的是养自身一口气,对外物不甚看重,可以借鉴的地方不多。

就这些值得借鉴的部分,早被其他宗门分析烂了,而且很多上古气修的孤本,蓝翔派也没有,他们只是有比较系统的气修传承罢了。

所以蓝翔派藏书里的前辈心得,还真没几个外人在意,当然,蓝翔派也不能因此就宣布:我们这些东西,其实对外界没价值。

一个宗门不管发展得好不好,形象总是要讲的,你若自己都不珍惜,还指望别人尊重?

也正是基于如此认识,南执掌判断,东上人若只是想博览群书,实在不可能对气修心得有太大的兴趣,更别说还要抽出时间答疑了。

她几乎可以百分百地断定:此人就是气修。

陈太忠拿了玉牌之后,兴冲冲地赶到藏书阁,也不管守阁人好奇的眼光,直接手一抖,刷开禁制,就进入了藏有修炼心得的房间。

才一进房间,他就吓一跳,这里密密麻麻足有数千块玉简之多,这一个多月,他也进了几个屋子,知道里面的玉简有多有少,多的上千块,少的只有百十块。

但是数千块的玉简,这还是第一次见到,他忍不住感叹一下:气修曾经出过多少人物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