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九十章 忍气吞声

丘上人听到这话,真的是气得不轻,不过他还不敢计较。

他有心解释几句,说我这是为了您好,但是当着这么多下派弟子的面,这话说不出来。

于是他只能强压怒火,看一眼南执掌,“藏书阁的事儿,赶紧安排!”

南执掌的脸上,却是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,听到这话,才收起笑容微微颔首,“此事我准了,但是……还需要跟大长老商量一下。”

“那你还不快去?”丘上人很不客气地发话。

他这么做,其实太不客气了,蓝翔派再怎么式微,也是一派,南执掌更是一派执掌四级天仙,不是他这二级天仙能比的。

但是上门来的人,就是不一样,就是有这个底气,虽然平时,大家要保持一个面子上的分寸,可他被东上人刺激得有点受不了,就顾不了许多了。

而且他是奉了少门主的指派而来,何须忌惮那么多?

这话一出,南执掌都有点恼了,不过她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,只是微笑着颔首,“好的,我现在就去问。”

不多时,她从谷中走了回来,笑着发话,“出借藏书阁,大长老也同意了,少门主的事情,蓝翔派一定办到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,”丘上人得了面子,冲陈太忠一伸手,“东上人……请!”

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眉头微微一皱,“事儿办妥了,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丘上人愕然发问,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我说你可以走了!”陈太忠脸一沉,“见过不识趣的,没见过你这么不识趣的。”

“我这是还要……”丘上人的话说到一半,戛然而止,因为他猛地想起来,自己的任务,其实只是监督对方,不要随便复制白驼门的藏书。

东易名想要复制蓝翔派的藏书的话,于他何干?

当然,他还有个任务,是传递消息,所以他怔了一怔之后,勉力笑一声,“那五十本藏书,上人你还没定。”

“回头我自会寻你家少门主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是不是要我送你一程?”

“不敢,”下一刻,丘上人放出灵舟,直接钻了进去,“那我三个月以后再来,阁下是少门主贵客,在下不敢不用心。”

看到灵舟腾空而起,陈太忠撇一撇嘴,心说你小子那点心思,全用在女人肚皮身上了。

待他收回眼光,看向谷中的时候,发现在场的蓝翔派弟子,一个个张着嘴巴,愕然地站在那里,连南执掌都不例外。

这么些年了,谁见过把上门的天仙训得跟孙子一样的主儿?

陈太忠也懒得考虑他们的感受,而是冲南执掌微微点头,“我什么时候能去藏书阁?”

南执掌终究是一派的执掌,很快就回过神来,微笑着发话,“随时可以,现在都行,不过东上人,我有个不情之请……”

“知道是不情之请,就不要说了,”陈太忠很不耐烦地一摆手,不过下一刻,想到蓝翔派这气修一系的败落,他还是又补充一句,“这次算了,下不为例。”

南执掌却是好脾气,闻言也不生气,事实上,她也没资格在意,这位把丘上人训得跟孙子似的,丘上人都不敢还嘴,她还敢计较?

她笑一笑,“敢问东上人,打算修习什么神通?”

陈太忠看她一眼,又看一看在场的众多灵仙,“找个僻静处说话。”

“哦,东上人请,”南执掌微笑着一摆手……

两人来到一处小院,身后还跟着七八个人,其中就有别院的那四个侍女。

有人拦着她们不想让进,那浅绿衣衫的女子指一指前方的陈太忠,很无奈地一摊手——我们是那位上人点过名的,怎么能不跟着进去呢?

不过,陈太忠跟南执掌要谈的东西,终究是不合适大家听到的,进了正屋之后,有人奉上茶水果品,就默默地退下了,屋里除了两人,只余一个老迈的高阶灵仙,站在南执掌身后。

喝几口茶水之后,南执掌才缓缓开口,“现在没有外人了,还请上人明言。”

陈太忠的神识猛地放出,在周遭扫了一遍。

这种行为是非常无礼的,以南执掌的城府,脸上的笑容都忍不住僵了一下,不过,她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。

确定周遭没人之后,陈太忠嘴角抽动一下,慢吞吞地发话,“院子防护不错,还有杀阵……蓝翔派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凋敝。”

杀阵被人识出,南执掌也不以为意,不过脸上的笑容,似乎加了一丝嘲讽进去,“本派确实凋敝得紧,一些阵法,也都是前人所留,徒具外表而已。”

“我还以为冲着我来的呢,”陈太忠低下头去喝水,貌似不经意地说一句。

“下派哪里有这胆子?”南执掌讪笑一声,“阁下是上门贵客,自然更是蓝翔贵客。”

陈太忠冷哼一声,放下手中茶杯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是吗?还要问我修习什么神通,如此窥探他人隐私,也算是贵客的待遇?”

“阁下需要什么神通,我们自会奉上相关藏书,”南执掌笑眯眯地回答,“这也是为贵客着想,省时省力。”

“我若是想看所有藏书呢?”陈太忠淡淡地发问。

“此生有涯,而道无涯,”南执掌缓缓收起笑容,郑重地回答,“贵客没必要为了修习一桩神通,浪费太多时间。”

“本人此生最喜欢的,就是看书,”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,“可否?”

南执掌的嘴角抽动一下,顿了一顿才回答,“阅览群书,倒也是好雅兴,不过若是如此,功法书便恕难从命了……蓝翔虽小,也是要注重传承根本的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鼻子里哼一声,散出一股淡淡的威压。

南执掌笑而不言,默默地抵挡着他的威压,脸上的笑容,看不出任何的勉强。

陈太忠又加大了几分威压。

南执掌还在笑,但是她的脸色已经有点发白,而那老仆更是不堪,身子都在剧烈发抖了,但却依旧默默地站在那里,一声不吭。

“还算有几分气修气象,”陈太忠微微点头,收起了威压,“功法一类,我只看灵目术和天目术……其他藏书,我要尽观。”

“灵目术和天目术?”南执掌的脸色还没恢复过来,但是听到这几个字,眼中有一丝亮光闪过,“阁下也是气修?”

宗派中人,有些事情一听就明白——要修气修天目术的,那就是要一条路走到黑了。

陈太忠看她一眼,淡淡地问一句,“难道不能是我为后辈寻觅功法吗?”

“原来这样,”南执掌笑着点点头,也不见如何失落,“本派中确实存有灵目术和天目术,但是请恕下派无礼,此功法关碍重大……须得拿同等价值的功法来换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太忠沉吟片刻,然后缓缓点头,“好的。”

南执掌闻言,长出一口气,笑着发话,“感谢东上人体谅。”

陈太忠也不理她,自顾自地发话,“藏书阁附近,给我安顿个住处,我好就近看书。”

“没有问题,”南执掌很干脆地点点头,想一想又问一句,“可还需要那四位弟子服侍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并不作答……

蓝翔派的藏书阁,坐落在一眼泉水旁,要说宗派终究是宗派,哪怕是很落魄的蓝翔派,坐落在一大块灵地上不说,这泉水喷发之处,又是灵地中的灵地,灵气之浓郁,比布设了聚灵大阵的赤磷岛,也不遑多让。

距离藏书阁不远处,有几个石窟,依山而凿,都不是特别大,五六米见方,高有差不多三米,很古旧的样子。

南执掌带了弟子,想要现起房屋,陈太忠拒绝了——他看那石窟就不错。

南执掌坚持了一下,发现贵客已经拿定了主意,她也就不再多事,而是让人在几座石窟前,建了一堵围墙,围墙也不高,两米多,在修者的社会,其实只具备象征意义。

蓝翔派会搞建设的弟子真不少,满打满算俩小时不到,一堵长约一百米的围墙就建成了,然后整饬了一下里面的石窟。

最大的石窟,是供陈太忠使用的,剩下三座小石窟,两栋给侍女用,一栋就拿来做杂物间。

这么折腾一番,天色也就不早了,派中弟子送来了膳食,简单吃几口之后,南执掌起身告辞,希望东上人能歇息片刻,下午去藏书阁取书来看。

陈太忠自是无所谓,看一眼四名侍女,想到南执掌将她们称为“弟子”,站起身摆一下手,“把碗筷收拾了,各自去休息,不要来烦我。”

几名侍女对视一眼,默默地收拾了起来。

南执掌离开之后,正在慢步前行,身边的老仆猛地问一句,“真要让此人看所有藏书?”

“咱们拦得住吗?”她淡淡地看老仆一眼,然后微微一笑,“你且放心好了,此人十有八九是气修。”

“此话怎讲?”老仆闻言,眼睛一亮。

“一种直觉,”南执掌信心满满地回答,“你感受不到,所以我才是执掌,你只是大长老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