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八十九章 凋敝

我去!那天仙吃陈太忠这么一句,只觉得面皮都有点燥热。

在路上的时候,他低眉顺眼无所谓,反正没人看见,但是目前是在下派,他就觉得对方有点不给自己面子,忍不住驳斥一句,“东上人,看得入眼,这也是她们的造化。”

这话也没错,虽然搁在青石城那种地方,低阶灵仙也是呼风唤雨一般的存在,但是在门派内,在天仙上人面前,低阶灵仙真不算什么——高阶灵仙都不算什么。

不入天仙,皆为蝼蚁!

而且天仙一旦看上一个低阶灵仙,手指头缝里随便漏一漏,也足够对方感恩戴德了,若是能收回家中,更是攀上高枝了,这要不算造化,还有什么算造化?

陈太忠当然也知道这个,但是他终究是地球界飞升上来的,不太习惯把人当货物的行事方式,而且这蓝翔派好歹也是气修的门派,虽然纯良说,上古气修在风黄界已经绝迹了。

所以他多少要生出点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
闻听小小的二级天仙居然如此说话,他忍不住眉头一皱,淡淡地看其一眼,鼻子里发出一声哼,“嗯?”

这一哼,他有意带了一点束气成雷的灵气运转,就是要给对方一个小小的警告。

那天仙只觉得心口一紧,头皮莫名其妙地发麻,心知对方动了真火,忙不迭地耷拉下眼皮,“东上人说得是。”

他能接了监督此人的任务,当然是少门主的心腹,很清楚东上人的恐怖战力,更是知道自家少门主,没有放弃拉拢这个高手。

在下派面前,面子固然要争,但是他若真的惹得东上人不满,都不须东上人出手,少门主就饶不了他。

其他人自然是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心里也是越发地不安:这黑脸汉子究竟是何人?

也没让他们等了太久,不多时,院子外面传来一阵响动,十几匹角马快速奔了过来,紧接着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一个圆乎乎的胖子出现在内院门口。

“啊,原来是丘上人,”那胖子急匆匆跑过来,笑眯眯地发话,“您怎么突然来了,也不提前下个谕令,我好前去相迎。”

此人是八级灵仙的修为,一脸的喜气,让人一见,就有一种清风拂面的舒畅感。

“你不在家里好好待着,跑出去干什么?”丘上人沉着脸,没好气地发问,他受了某人的气,总得找个人发泄。

那胖子小心地看一眼陈太忠,然后笑眯眯地回答,“家里缺仆人了,去城里买几个。”

“缺仆人轮得到你去?”丘上人冷哼一声,“是又收弟子去了吧?”

胖子又看陈太忠一眼,讪讪地笑一笑,“这位上人是?”

“这是东上人,少门主的贵客,”丘上人淡淡地介绍一句,“最近在修炼一门气修神通,听说你蓝翔派气修藏书多,要去见识一下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”胖子怔一怔,眼里掠过一丝隐藏得极深的不甘,然后就笑了起来,“这个得要南执掌定夺了。”

“莫非她还要说不行?”丘上人冷笑一声,“你且去通知她,前来迎客!”

“好的,”胖子赔着笑脸点点头,错非细看,没人注意到,他曾经有那么一个微微的停顿。

他转身离开,不多时又回来,笑眯眯地发话,“南执掌很快就到,咦……丘上人怎么不喝茶?莫非觉得这几个侍女不堪入眼?我且让他们换人。”

“不用了,”丘上人一摆手,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他沉着脸发话,“都说了,不让你气修再公开招弟子……你又去买人?”

“没有,我是招一些土属性的弟子,”胖子既然知道东先生不是外人,也就不说什么买仆人的隐语了,他确实是去招收弟子了。

他一摊双手,苦笑着发话,“搞一搞土木啦,建设这些,派里也需要修缮不是?”

陈太忠在一边默默地听着,原来这蓝翔派因为是气修传承,基本上招不到多少弟子——就算称派,没前途的宗派,能有多少人来?

所以他们不得不主动出去外招弟子,就像雁行派那样,宗派有需求,就不能端着架子,等人找上门来。

但是雁行派偶尔做一次,大家都能理解,蓝翔派总这么做,宗派中人就受不了——你好歹也是个宗派,不要这么掉面子行不行?

这还仅仅是原因之一,原因之二就是,气修在风黄界的名声不太好,不是他们做过什么坏事,而是大家都知道,欺负气修没啥后果。

就算蓝翔派是白驼门的下派,要是有玉仙打上蓝翔山门,号称就是看气修不顺眼,白驼门也未必会叫真。

事实上,还真有玉仙惦记蓝翔,毕竟气修在上古的强大,也是有不少人知道的,于是就有人琢磨着了解一下,上古气修为何强大?

想知道为何强大,那只能是拿下蓝翔派,细细分析了。

白驼门因此,也是受了一些连累。

正是因为如此,蓝翔派的山门极为隐秘,特地设置了别院,减少本派和外界的沟通。

而皇甫家在当地,也是打着家族的旗号,做一些勾当。

像去城里挑弟子便是如此,是打着买奴仆的名头,暗暗挑选可塑之才,说句良心话,就连公开选弟子的雁行派,都比蓝翔派强出太多。

陈太忠听得暗暗摇头,他真是没想到,堂堂的气修门派,竟然沦落到如此田地。

两人在皇甫家的别院,待到了天黑,天黑不久之后,一艘灵舟自天而降,里面走出一名女子,笑吟吟走上前,冲丘上人打个招呼,“丘大哥别来无恙?”

此女是四级天仙,身材高挑,眉目如画,面容如刀削斧凿一般棱角分明、冷厉无比,但偏偏的,那冷艳的脸上,是和煦的笑容。

“南执掌亲自来了?真是不胜荣幸,”丘上人站起身,挤出个笑容来,但是很明显,那笑容有些敷衍,不甚恭敬。

“听说有贵客前来,不知道丘大哥可否介绍一二?”南执掌眼波流转,在陈太忠身上停留一阵,笑吟吟地发问,“小南我可不敢怠慢了贵客。”

“这是少门主的贵客,东上人,”丘上人介绍一句,他可以怠慢南执掌,却是不敢对陈太忠失了恭敬,少不得要强调一句,“东上人的战力,真人之下无敌手,南执掌你须得知道分寸。”

“哦,原来东上人如此勇猛,失礼了,”南执掌浅浅地作个揖,笑眯眯地发话,“不知上人此来,有何贵干?”

这女人的一颦一笑,真的非常勾人,若是在外界遇到了,谁要说她是一派的执掌,陈太忠第一个不相信——哪里会有如此烟视媚行的执掌?

“东上人要练一门气修神通,”丘上人大喇喇地发话,他当然知道这是自己杜撰的托词,不过对上蓝翔派,有个托词就足够了,“还望南执掌打开藏书阁,任东上人参阅一番。”

“上门有令,蓝翔派当然全力配合,”南执掌并没表现出异样来,脸上依旧带着笑容,“那么现在……走吧?”

陈太忠点点头,不过就在迈步之际,他扭头看一眼那胖子,“今天的四个侍女,跟我走。”

“啊?”胖子明显地有点意外,忍不住嘴巴微张。

“啊什么?”南执掌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听贵客的!”

接下来,那四个侍女也上了灵舟,老老实实地缩在灵舟的一角,时不时地小心扫看陈太忠一眼,难掩心中忐忑之情。

陈太忠也不理会她们的反应,他只是不想让气修门派的弟子被当做货物,任人挑来挑去,还要感谢什么造化,所以才伸一伸手。

至于说这样的女子很多,他能救了多少——起码是要眼不见为净。

灵舟在漆黑的夜空行驶着,直到天蒙蒙亮了,前方出现一座雾气氤氲的山脉,南执掌轻笑一声,“总算到了,灵舟要降落了。”

灵舟落下,大家走出来之后,入眼的是一个翠绿的山谷,前方站立了数十灵仙,齐齐躬身高喊,“恭迎执掌回来。”

“也就是这点气象了,”丘上人不耐烦地皱一皱眉,他出身白驼门,门中天仙都比这里的灵仙多,哪里入得了眼?

他看一眼南执掌,“蓝翔派竟然凋敝若斯?”

“我们已经很努力了,”南执掌也不着恼,笑吟吟地回答,“今年有两名弟子晋阶高阶灵仙,比之上门远远不如,但成就也很不错。”

“两名,”丘上人不屑地哼一声,“行了,给我们安排住宿……安排两个服侍人。”

陈太忠一听就呛了,哥们儿好不容易弄回四个来,你又要两个?

虽然他知道,救不了全部,他也不能任由某些事在眼前发生,于是他冷冷地看对方一眼,“你最该操心的,是这个?”

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?丘上人听到这话,真是有点无力了,但是他还不敢发作,只能讪讪地一笑,“先安排住宿,不能委屈了您啊。”

“你先问藏书阁的事儿吧,”陈太忠冷冷地哼一声,然后又嘀咕一句,“是我来这里有事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专门来当大爷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