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八十八章 论麒麟

陈太忠一听小麒麟的话,登时火大了,直接把它从肩头上拽下来,“自己飞。”

“嗖”地一声,小猪又飞了回来,“我比较懒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陈太忠还想扔下它,但是看到前面那位飞得比较远了,于是也跟着电射而去,“小猪,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没追求的神兽。”

“那个陈啥啥,我自己飞的话,浪费灵气,”小猪趴在他肩头,自顾自地发话,“到时候你帮我杀兽修补充元气?”

“我叫陈太忠!”某人哼一声。

“我叫纯良,不叫小猪,”小麒麟也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你要再胡乱叫,我也给你起绰号……我是认真的啊。”

好像把于海河留在外门,也不是多么糟糕的事,陈太忠有点烦自己肩头的这位了——小于若不是要进内门,这厮也不会跟出来了。

前面的天仙飞行一阵之后,扭头看一眼,发现东上人带着白猪宠物,不紧不慢地跟在自己后方二十余丈,心里忍不住冷哼一声:现在跟得上,不代表一直跟得上。

剑修御剑飞行,是相当省灵气的,尤其是这御剑飞行,也分快和慢,战斗中短期飞行还算比较费灵气的,长时间地飞行,选择适当的速度,那真的可谓是经济模式,飞个三五天不落地,都不算什么。

这位有心比试一下,就微微放慢了速度,一直向远处飞去。

不成想,他飞了两天两夜,回头一看,那位离着他,还是二十几丈远,气定神凝,根本看不出来任何异样,他越发地不甘心了,继续前飞。

“这货,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,”小猪站在陈太忠的肩头,不屑地哼一声,然后好奇地问一句,“你这是什么身法,感觉也不怎么耗灵气。”

“我是气修,当然是御气飞行了,”陈太忠倒也不瞒它。

跟小猪……错了,是跟纯良在一起,他没什么压力——在风黄界里,大喊一声“陈太忠在这里”和“这里有只麒麟”,后者显然会更轰动。

“气修?”小麒麟讶异地重复一遍,它还真不知道陈太忠是气修,“我勒个去的,气修不是绝种了吗?”

“你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?”陈太忠气得冷哼一声,什么叫绝种了?你不会说话,可以不要说嘛。

这一次,小麒麟出奇地没有碎嘴,过了好一阵才出声,“不是上古气修功法的话,你没什么发展前途,气修真的式微了。”

“你哪只眼睛看到,我修的不是上古功法了?”陈太忠抖一抖肩膀,真的想把这家伙甩出去,“无知不是错,说出来就是你的错了。”

小麒麟先是用蹄子狠狠地抱住他的肩头,待听到后面的话,他再次震惊了,“你没搞错吧?我爸妈说,气修在这几界都没传承了。”

“这几界?”陈太忠也愣住了,除了风黄界,其他界也没气修了?

“那个啥……他们也就随口一说,具体我不知情,我年纪还小,”小猪抬起一只前蹄,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陈太忠嘿然不语,默默地飞行。

好半天之后,小麒麟见他不说话,反倒是自己忍不住了,“上古气修,那真的很厉害,不修外物修自身,都是每一界顶尖的存在……你真的是上古气修?别是被人骗了吧?”

陈太忠还是不说话,好半天才回答一句,“我是飞升上来的,来自一个末法位面。”

“我擦,”小麒麟四个蹄子抖动一下,差点从他身上滑下来,好一阵才试探着问一句,“那个位面……有麒麟没有?”

“传说中有,不过,麒麟才是真正地绝种了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而且,我们那里,麒麟是瑞兽,不像你爹妈那么好杀,也不像你这么……没节操!”

“没错,我麒麟一族,本来就是瑞兽!”小麒麟的前蹄,重重地捶一下他的肩头,异常兴奋地发话,“果然是上古气修该说的话!”

“我艹,”陈太忠一呲牙,倒吸一口凉气,这货的蹄子看着不大,但是以他的修为,这厮一蹄子下来,膀子还真的很疼。

不过他也没有抱怨的心思,事实上,他的心情很激动,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“拜托,我还小啊,还能知道什么?”小麒麟哭笑不得地回答,其实它也有些激动,“传说中,气修和麒麟的关系不错,不过这个事儿,得问我爹妈,回头咱们去一趟翡翠谷?”

“你就不知道点别的了?”陈太忠的兴趣被勾上来了,听到这个回答,有点忍无可忍。

“只能问我爸妈,”小麒麟待理不待理地回答。

飞了三天三夜之后,那天仙受不住了,找个地方降落,他还是能飞,但是状态不好了。

经过这番比试,他是彻底地熄了跟对方别苗头的心思——不服气是好胜,有差距不承认,那就是愚蠢了。

中间歇息了几次,又过了五天,两人来到了一个小镇上方,降落了下来。

见到有天仙从天而降,守卫们登时就直眼了,不过还好,大家很快地就在某个上人身上,发现了白驼门的玉牌。

一个守卫战战兢兢走上前,壮起胆子发问,“敢问两位上人……有何贵干?”

“话那么多?”二级天仙冷冷地看他一眼,抬脚就向镇子内走去。

这就看出宗派弟子在地方上的影响力了,根本没有人敢拦着,两人就那么大喇喇地走了进去,至于说检查身份玉牌——谁敢?

这天仙进了镇子,就直奔一个大院而去,那院子的门是虚掩着的,到了门口之后,他也不进门,而是高声发话,“皇甫家谁在?出来迎接白驼上使。”

这一嗓子不要紧,不多时,里面哗啦啦跑出二十几个人来,其中有七八个灵仙,虽然大多是低阶灵仙,但是在这小镇上,也实在是扎眼。

打头的是个五级灵仙,他弯着腰不敢抬头,“皇甫致杰见过上使,上使大驾光临,未曾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

上使见状眉头一皱,他觉得这欢迎的人实在不给面子,于是微微放出点气势,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怎么连个高阶灵仙都没有,咹?”

“族中老祖,去城里了,”皇甫致杰被对方的气势压得身子发抖,头都不敢抬,强自镇定地低声回答,“实在不知上使今天来,我马上就去通知。”

“快点,我没时间多等,”上使不耐烦地一摆手,然后扭头冲陈太忠恭敬地一拱手,“咱们进院等候吧?”

这唱的是哪一出?陈太忠有点不明就里,我是要去蓝翔派的,你让我进这普通人家,是怎么个意思?

然而,既来之则安之,他也不怕别人玩什么小动作,淡淡地看此人一眼,抬腿向院里走去。

那天仙也跟着他走了进去,不过其他皇甫家的人看到这一幕,登时就惊呆了:这肩头上趴着一只小猪的黑脸大汉,究竟是什么来头?竟然连上门的上人,都要对其如此客气?

皇甫家接待人也很有诚意,直接将人请进了内院,还想往正堂里让,上门使者随意地摆一摆手,“我们就坐在院子里好了……东上人你看如何?”

“你随便,我站一会儿即可,”陈太忠随口回答一句,背着双手,上下打量一下院子里的情况,皱着眉头发问,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院子挺大,足有百亩方圆,就他现在的内院,也有十来亩地大小,看起来像是个大家族——随便能拉出七八个灵仙的家族,确实也不小了。

“这里是蓝翔派的别院,”那天仙笑着回答,“大隐隐于市,东上人没想到吧?”

明明是中隐隐于市,大隐隐于朝好吧?陈太忠看这货有点不顺眼,不过他不能确定,“隐于朝”三个字,是否合适套到风黄界的官府。

若是因此暴露了他下界飞升者的身份,就没意思了,于是他只是一皱眉,“来别院何故?”

何故?这是上门的做派啊,那天仙奇怪地看他一眼,咱俩来了,蓝翔派的上人得过来迎接,然后咱俩再去啊,不如此,哪里能显出咱俩身份的尊贵?

他是这么想的,还不能这么说,要不然显得他浅薄了,正在此时,旁边脚步声响起,却是四名侍女端上了茶盘和点心,放在院内的石桌上。

“两位上人请,”一个瓜子脸的粉裳少女恭恭敬敬地发话。

四名侍女都出挑得明眸皓齿,身材适中,更兼都是低阶灵仙修为,衣衫分别为粉色、浅绿、藕色和鹅黄,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。

那天仙一眼就看上了鹅黄衣衫的侍女,忍不住多看一眼,然后才对着陈太忠恭敬地发话,“东上人,您先请。”

下派招待贵客的侍女,就是可以任由贵客摆布的,这样品质的侍女并不多,还都得是处子之身,但是不如此,不能显示下派的恭敬。

这四名侍女站在石凳前,垂首而立,并不离开,显然是准备提供其他服务。

陈太忠以前不知道这个说法,看了几年书,眼界也大涨了,闻言忍不住一皱眉,“我让你跟着来,是办正经事的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