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八十七章 于土豪

高阶天仙精血,没接到邀请的弟子听说今天的事之后,直恨不得撞墙——于土豪,求交往啊!

“是兽人的高阶天仙,”于海河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讲清楚,“是我叔父偶然间斩杀的,今天是师弟我大喜的日子,他赐下了这些,大家也不要客气。”

谁会跟他客气?看一看旁边站立的天仙奴仆,大家喜眉笑眼地收下了师弟的回礼,没口子地道谢。

一个三级女灵仙叹口气,幽幽地发话,“海河师弟入了灵仙,是否就要进内门了?”

这是陈太忠和楚惜刀的约定,小于同学在平日里,不经意地提起过。

“我也舍不得大家,但是内门能接更难的任务,我也需要磨练,”于海河抬手举起酒杯来,“诸位师兄师姐,我在内门等着大家……有什么事儿,只管来找我小于。”

“别忘了我们这些师兄师姐就行,”有人大声嚷嚷。

“小于你那么多宗门贡献点了,着急进内门做什么啊?”也有人起哄。

于海河没做多少任务,但是他叔父赚了那么多宗门贡献点,可全是在他的身份牌里保管着。

“修行这种事,不进则退,”小于同学将酒杯里的酒一口干掉,“与诸君共勉!”

陈太忠在黑暗中远远地看着这里,轻喟一声,“年轻真好啊。”

曾几何时,他也为王艳艳晋阶灵仙而大摆酒宴,而现在,他的身份都不合适参加这种聚会了,时间过得真的好快。

第二天,于海河赠送兽人高阶天仙精血的事情,就在无锋门里传开了。

听说的人,都不得不感慨,土豪就是奢侈,晋阶个灵仙就送出这样的礼物,等他登仙,还不知道东岛主会拿出什么来做礼物。

同一天,白驼门来了一个二级天仙,找到陈太忠,送上了一张玉简,上面有白驼门的藏书目录,“我家少主说,最好不要超过五十本,这期间,就是我陪着您,顺便讲解。”

顺便讲解是屁话,主要是监督他不要随意复制。

当然,指望一个二级天仙能有效监督东岛主,那也是胡说八道,无非是一种姿态,表明白驼门不希望你复制。

退一步说,哪怕你复制了,也不许大张旗鼓地嚷嚷。

陈太忠扫一眼,发现里面的藏书不下数万册,就有点恼了,心说同为称门宗派,我在无锋门借阅的书,也不过才万余册——无锋门提防得我挺紧啊。

不过他更惦记的,还是大事,“血灵派和蓝翔派的招呼,打好了吗?”

“您想去,随时都可以,”那二级天仙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我带您去就是了。”

“待我处理一下手边的事吧,”陈太忠也不能表现得那么急切,以免对方心里生疑,事实上,他并不认为,在蓝翔派能收获太多东西,只不过不去一趟,不甘心而已。

这天仙无奈,也只能等着了,反正赤磷岛上的灵气充足,一边等一边修炼就是了——以陈太忠的强悍,都认为这里是能修炼到九级天仙的灵气,怎么可能差了?

接下来,陈太忠就要着手安排于海河进内门一事了,不过楚惜刀的行踪,实在不好掌握,他就找到了外事堂侯堂主,要他帮忙联系楚长老的侍女墨玉。

近两年,侯堂主跟赤磷岛处得相当不错,主要是赤磷岛的赌场,也给外事堂带来了扎扎实实的好处——岛上的当铺都是小事,关键是很多人要进来玩,就要经过外事堂。

外事堂很快把消息传进了门内,结果第二天,楚惜刀就来了赤磷岛,“东道友找我,可是为了于海河入内门一事?”

“是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你当初答应我的……他现在已经入了灵仙。”

“我知道他入了灵仙,高阶獠人的精血,道友你手笔不小,”楚惜刀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门中的精英弟子都感叹。”

合着连小刀君,都知道了此事,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,“兽人的精血,又不是人族修者的精血,有什么呢?”

“兽人的精血,现在都很敏感了,上宗正在考虑开辟位面通道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,“风黄界要一致对外。”

楚家对兽族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,对兽人也没什么好态度,现在连小刀君都这样说,可见联合是大趋势了。

事实上,陈太忠拿出兽人精血来大放送,门中都讨论过,要不要警告此人一下,但是楚长老坚决反对,此事才不了了之,以小刀君的骄傲,她不会拿出来摆功。

但是陈太忠听得吓了一跳,“主动打通和幽冥界的通道?”

“那有什么?”楚惜刀面无表情地回答,“位面战争,输的可能是风黄界,也可能是幽冥界……那么大个位面,为什么不尝试一下?”

陈太忠先是一愣,然后点点头,像他这种自信心爆棚的主儿,最是能理解这种心态,“没错,谁说咱们一定会输?”

楚惜刀用很怪异的眼光看他一眼,“但是赢了的话,幽冥界就能被你散修占了?”

陈太忠登时被噎了个半死,好半天才气哼哼地问一句,“我说你什么意思啊?”

“意思是,幽冥界轮不到散修开发,你高兴什么?”楚惜刀的话很呛。

“总是……风黄界的胜利吧,”陈太忠听到这个问题,也有点意兴索然。

“抱歉,我只是想到跟兽修合作,情绪有点不好,”小刀君直接开口道歉,然后她叹口气,“位面通道的开辟,是免不了的,风黄界不做,幽冥界也会做,与其等着对方下手,不如咱们主动一点,你说是吧?”

“也许是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不想再谈这个问题,“那海河入内门的事,就拜托了。”

“他现在应该巩固境界,”楚惜刀也不想谈刚才的话题,“过一段时间吧。”

“最近我要出门,可能一两年才能回来,”陈太忠淡淡地发话,“海河和赤磷岛……你让墨玉帮着照看一下吧。”

“你跟白驼门谈了些什么?”楚惜刀直接发问,“白驼门昨天又有天仙找你,是吧?”

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很不高兴地发问,“你监视我?”

“我何须监视你,你当无锋门的耳目是摆设?”楚惜刀哼一声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门中一直想要我延揽你做供奉,我一直拖着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楚长老以前就招揽过他,但是后来不提了,现在更是拖着门里,这原因不消说的——陈某人灭了巧器门,是宗派公敌。

楚惜刀看他不说话,等了一等又开口,“你不是想入白驼门吧?”

“我只是去看看蓝翔派的藏书,”陈太忠说到藏书二字,心里又升起一团火来,“你无锋门那么多藏书不让我看,还要拦着我去看别人家的书?”

“原来是去蓝翔派看书,”楚惜刀闻言,松了一口气,她固然知道,不能让陈太忠进无锋门,但是也不希望他进别的门派。

对于陈太忠为什么对蓝翔派感兴趣,她很清楚缘由,所以也就不再多说,“那你去吧,小于和赤磷岛,我会留意的。”

两人充分交换了意见之后,楚长老御刀飞走了。

陈太忠正在整理行囊之际,远处一道白光闪过,一只小白猪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它口吐人言,“我说哥们儿,你还要我等你多久啊?”

“你闹腾什么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海河马上进内门了,你不是喜欢听课吗?跟你说……内门讲的东西更多。”

“你妹……内门不让带宠物啊,”小白猪的两只前蹄狠狠地敲击着地面,“我就不是宠物,但是现在想委屈自己都不行,听说你要出门,带我跟你出去玩吧。”

“那海河怎么办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他真是不想带这只没节操的神兽出门。

“小小的内门,他有天仙奴仆,又有你的护符,怕个啥?”小白猪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我跟你讲啊,你答应帮我种宝草,一直没种,我都没计较,你差不多点。”

“那就……走吧,”陈太忠倒也无所谓,一开始要小猪跟着于海河,是要它帮着招呼一下,现在小于在门中基本上也是无人敢惹,又多了天仙的奴仆,安全应该不是问题了。

他先去外事堂办理了手续,然后带着小麒麟,冲白驼门的天仙招呼一声,两人一猪直奔山门。

随着小于声名大起,小猪也被不少人记住了,守卫甚至笑眯眯地打个招呼,“东上人这是带纯良出去?”

出了无锋门,陈太忠带着小猪凌空飞起,冲那天仙招一招手,“带路吧。”

这位本来是想放出灵舟的,但是见他要直接飞行,心里也生出一丝不服来,于是掣出一柄翠绿色小剑——跟我这剑修比飞行吗?

“阁下跟上了,”他身子一纵,绿色小剑化作丈许长,带着他向远处天空电射而去。

“嘿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若是在他掌握御气飞行之前,遇到这种场面,没准还要挠挠头,但是现在对他来说,真不算什么。

“追上去,”小猪往他肩膀上一跳,“这种天仙,我一个能打十个,你不许给我丢脸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