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八十六章 瞌睡送枕头

少门主如此坚持,非是无因,借藏书一事,真的是可大可小。

说小的话,无非就是点藏书,又不涉及到本门功法,给谁看不是看?

但是往大里说,藏书就代表着一个门派的底蕴,为什么宗派的地位,要远胜于散修?就是因为宗派垄断了太多的知识,不让散修知道。

对知识和见闻的垄断,才能保证宗派高高在上的地位,才能显得他们比散修更有眼光,决断更正确,弟子更优秀。

一个宗派的藏书,说是立派之本,也是可以的,很多宗派遭遇灭门之后,第一时间被劫掠的对象,就有藏书阁——当然,也并不能说宗门财富或者其他灵材丹药之类的不重要。

很多上古的功法的推导和还原,都是通过藏书来完成的。

但是正如陈太忠所说,若到了一定的位置,交换藏书也是正常的,无锋门的掌门想看一些书,跟白驼门张嘴,只要不是特别紧要的,对方还能不给看?

知识的垄断,是分阶层的,同一阶层,就不算要紧事。

陈太忠对这个回答不满意,“我怎么知道你家有什么书?这样,所有内门弟子能用贡献点看的藏书,都给我来一份。”

少门主只能苦笑了,“阁下莫要强人所难,那些书拿给你,你三年五年根本看不完,而且我还得保证你没有翻印出去……这个关碍太大了。”

“那你陪我一起读书好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你不吃亏……无锋门小刀君跟我对练刀术多年,刀法也是大进。”

他和楚惜刀的对战切磋,已经被很多人知晓,无锋门除了很大的事情要封锁消息,很多时候并不是铁板一块,所以他这么说,不算泄密。

“楚长老跟你练刀?”少门主闻言大惊,看样子不是装出来的。

良久之后,他眼角抽搐一下,阴森森地发话,“贱人,居然敢如此设计我……我必杀之!”

“我对你的个人恩怨不感兴趣,”陈太忠很直接地发话,“就问你一句,给不给我看书?”

自打想清楚自己似乎是被什么人算计之后,少门主的精神明显有些恍惚。

闻言他先是一怔,然后才反应过来,“阁下,此事事关重大,我不能为奴,也不能全数答应,但是……你先选一部分,以后我慢慢拿给你看,如何?”

他原本就不想为奴,听说有人在使坏,他就更明白了,堂堂的少门主,被人扣下做奴仆若干年——将来他想争位,这也是个偌大的污点啊。

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发话,“以后的事情,谁说得准……其他下派的藏书呢?”

他的真正目标在这里。

“下派的藏书……”少门主沉吟一下,“蓝翔派和血灵派,这俩派没有问题。”

陈太忠闻言轻笑一声,“少门主还真够大方的。”

少门主闻言脸一红,蓝翔派是气修,气修在风黄界已经凋敝,是毫无前途的,也不受人重视,而血灵派原是魔修,入派容易,但是被太多人盯着,毕竟魔修是不容于正派的。

换句地球上的话说,这俩派是非主流,他就不怕答应对方看藏书,眼下被点穿了,他也只能微微一笑,“气修在上古,可是很辉煌的呢。”

他是找个借口,心说这书痴没准喜欢考古,这理由也许不错。

陈太忠闻言,忍不住轻叹一声,好半天才微微颔首,“也罢,给你这个准掌门一点面子……我要看这两派的全部藏书。”

“没问题,”少门主点点头,这两派在白驼门的地位,煞是低微,他答应下来,别人也不能说他出卖了门派利益。

至于说面前这位有点不甘心,关他什么事?

殊不知,陈太忠不是不甘心,而是在默默地感慨:气修怎么就凋零到这样的程度了?

既然说定此事,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,少门主不欲让人知道他在后面曾经苦苦哀求,于是乞求陈太忠不要再出去了,他去前面直接抵押了养神玉。

“这可是你坏了我的规矩,却没任何表面的惩罚,”陈太忠有点不情愿,最后还是一摆手,“算了,给你这个准掌门一点面子,不过你若是戏弄我,可要考虑好后果。”

“这个你放心好了,”少门主连拍胸脯,信誓旦旦地保证。

陈太忠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一摆手,“福祸无门,惟人自召……你好自为之。”

那少门主点点头,转身向外走去,走了几步之后,回头看一眼,狐疑地发问,“阁下刚才说,白驼门的欧阳家……门中似乎无此家族。”

“随口一说而已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一摆手,却是忍不住想起了老易,她若是在的话,肯定能理解这个典故。

白驼门少主留下了养神玉,不过不是输出去,而是当给了外事堂,赔付了灵石之后,转身走人,没有更多的话。

而陈太忠靠着感应,隔空收回了红尘天罗,放出了那八级天仙。

这位却是没有认出红尘天罗来——现场就没有谁认出这大名鼎鼎的诛邪网,原因很简单,陈太忠只是把它当做束缚宝器来用,没体现出别的功能来。

八级天仙心里颇有点不甘,他觉得自己是被偷袭了,但是看到少门主脸上冷得能刮下一层霜,于是很知趣地闭口不言。

少门主在后面遭遇了什么,没人知道。

但是,这并不妨碍无锋门弟子的开心,刚才几个白驼门人闹事,现场竟然无人阻挡得住,真的让大家感觉有点挂不住。

虽然说,无锋门人不出手,主要是因为这里的主人不是门中弟子,但是在无锋门的宗产上,任由外人放肆,众人心里看着也不舒服。

事实上,白驼门那八级天仙,也有人知道其来历,在这个赌场绝对是可以横着走的,整个无锋门内,能降得住此人的,两只手数得过来。

看到东上人悍然出手,打掉了这帮人的气焰,门中弟子也感觉与有荣焉,至于说东上人没有强行奴役少门主,大家倒也没觉得奇怪——总要给方掌门留点面子吧?

又过几日,于海河完成任务回来,却赫然已经是一级灵仙的修为,“叔父,我晋级了……哈哈,不用着急生孩子啦。”

原来他此行是去清除一个食人蜂群,不成想蜂群里竟然有一只蜂王临战突破,直接成为了灵蜂,指挥蜂群没命地进攻。

要说于海河身上,好东西极多,根本不会把一只灵兽当作事,而且他的身边还有小白猪和另一个天仙。

但他硬是只靠着一杆大枪,同蜂群亡命地厮杀了起来,偶尔再往身上拍一张初阶防御灵符,就是全部了。

最后他吃了蜂王一蛰,在毒发之前,拼死使出了燎原枪法,诛杀蜂王。

然后,他也临战突破了灵仙,原本他还想解毒回气之后,亲手将蜂群诛杀干净,但是那天仙奴仆知道分寸,直接出手讲蜂群灭杀,说你安心调息,稳固境界吧。

“唔,不错,”陈太忠听完之后,点点头,小于的晋阶速度,在同龄人也算数一数二了,但是他还是看不在眼里,“接下来,一百三十岁之前登仙,我就不逼你生孩子。”

“一百三十岁……”于海河苦着脸嘀咕一句,“这速度,我岂不是得成就真人了?”

“你以为呢?”陈太忠懒得理他,那个艾书中一百三十八岁登仙,就是艾家的天才,我的侄儿怎么能输给那个土鳖?超越楚惜刀才是正经。

不过想要超越小刀君,难度还是比较大的,他也不想给小于多施加压力,“对了,你使出燎原枪法,被别人认出来没有?”

“没有,我在外门主修的就是枪法,”于海河摇摇头,他虽然中二,却也是知道财不露白的,“叔父,我想……”

“说,”陈太忠很和蔼地点点头,又随手丢给他一件中阶灵衫,“炼化了,这长衫可以防雷。”

“谢叔父,”于海河接过长衫,笑眯眯地发话,“我想请好朋友们来岛上一聚……庆贺我荣升灵仙。”

“去吧,”陈太忠一摆手,“统计个数量,来的人,每人赠兽人天仙精血一滴。”

这就是很了不得的大手笔了,要知道,以老易的修为,损失了精血,靠兽人天仙的精血都补得回来,外门这些小灵仙们,能得一滴精血,就是天大的造化了。

甚至他们都不可能直接吸收这滴精血,会爆体而亡的,不过,收到这种好东西,谁都会把它最大化地利用起来。

三天后,于海河高调地邀请朋友来岛上祝贺,来了足足有二十多个,这是他认为跟自己关系好的——关系不好的,他都不邀请。

要说无锋门里,游仙升灵仙,真是没什么可庆祝的,基本上门中就找不到几个灵仙以下的,但是小于的年龄在那里摆着,又有强硬靠山,更兼财大气粗,接到邀请的就都来了。

来的人自然是要带贺礼的,不过也没有什么太贵重的,有几件低阶灵器,还有丸药什么的,更多的人是直接上灵石。

相对而言,于师弟的还礼,那真是亮瞎了大家的眼睛,“一滴高阶天仙精血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