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八十五章 赎身

见白驼门的耍赖,赢了的那位不答应——那可是养神玉,巴掌大的!

所以他说:你说我出千,得拿出证据来,否则就是血口喷人!

我说你出千,你就是出千了,少主胡搅蛮缠,抓起养神玉就要走人。

眼见对方抬手要动粗,他就直接祭出了大杀器——我爹是掌门,你动我试一试?

他有老仆撑腰,但是在无锋门地盘上大动干戈的话,也是不智的行为。

这边一听,也有点挠头,于是求助赌场:那个……老吴啊,你看我在你的场子玩,有人不守规矩,怎么办呢?

赌场里从不缺闹事的,老吴也习惯了,于是直接表示:这几位白驼门的朋友,你说对方出千,就拿证据出来,我赌场给你做主,没证据,你就留下你输的东西。

老仆其实是可以伪造证据的,但是现场玩的人里,也有无锋门的天仙,而且赌场看场子的,也有天仙。

输了之后强词夺理,那叫年轻人的意气之争,伪造证据被抓现行的话,就丢人丢大了。

于是他表示说,谁知道你这赌场跟赢钱的是怎么回事呢?我们给你们个面子,也不追究了,你们也识趣一点。

然后他就要走人,这时候,看场子的那俩天仙奴仆就必须出手了,于是灵气大为波动。

老仆对着的,只是这俩人,但是旁边还有无数无锋门的弟子,他不便下重手,终于就惹出了赌场的主人,赤磷岛主东易名。

陈太忠听完这番因果之后,狞笑一声,“好了,这四个人,为奴五十年,待我先给这老仆下了奴印再说……你们看好那三人。”

一边说着,他就走上前拎起了红尘天罗,作势要离开。

“慢着,”那白驼门少主一边吐血,一边发话,“阁下可是想好了,我父是方清之。”

“别说你姓方,就算你姓欧阳,又怎么样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别担心他了,你也是为奴五十年……哪怕是方清之站在我面前,我也是这么说。”

“你承担得起这后果吗?”少门主眼睛一眯,恶狠狠地发话。

“你是逼我现在就杀了你吗?”陈太忠脸一沉,也是阴森森地发问。

少门主的脸上白了又青,青了又紫,最后才发话,“阁下,咱们是否可以先单独谈谈,相信你不会后悔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的眉头扬一扬,然后点点头,“好吧,谁让我好奇心强呢?不过我可以警告你,找谁来说情都没用……不信你可以问他们。”

“不是说情,”少主嘴角抽动一下,有点不情不愿的样子。

两人来到僻静处,少门主直接表态,“这样,今天这个事儿,我有点头脑发热了,也有点对不住,岛主有什么要求只管提,我也不想惊动我家长辈。”

“你就算惊动了无锋门的掌门都没用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摊手,“他说的话,我也可以不理会……其实我就不是无锋门的人。”

“神马?”少门主明显被这个回答惊呆了,在确认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,他很干脆地表示,“养神玉我赔了,你来我白驼门做护法吧……得你一人,胜过十块养神玉。”

他虽然轻狂,却不是纯粹的草包,而且也颇有几番魄力,知道自己想要上位,必然需要多方臂助,于是直接化敌为友。

想到自己招揽到了一个可以无视无锋门掌门的高阶修者,他的全身甚至都在微微颤抖。

“你想得多了,”陈太忠直接打消了他的念头,“养神玉就是你该输的,别拿已经不是你的东西做人情,咱们才能坦诚地沟通,你说呢?”

少门主愣了一愣,才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好吧,那你想要什么?”

“奴役你五十年!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回答——我马上要奴役你了,你跟我扯什么我想要?主动权在我手上,赶紧掀你的底牌吧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

少门主挠一挠头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好吧,先弥补我的过失……这块养神玉对我来说很重要,我不能输了,可以拿灵石冲抵吧?”

“外事堂在赤磷岛上就有当铺,”陈太忠对养神玉什么的,还真不感兴趣,他若真想要,有的是办法——最起码,他能偷偷地跟着出去,干掉这个少门主。

所以他毫不客气地指出,“是你自己把事情搞大了,先当了东西,还怕没灵石玩?”

少门主当然知道,是他把事情搞大了,但是押灵石,何若押养神玉霸气?堂堂少门主讲惯排场了,要的就是这个范儿!

不过事已至此,也就不用多说了,“那我先抵押,赔付了,回头再赎回来就是了……这就算两清了吧?”

“你想什么呢?这只是你欠的赌账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你在我的赌场撒野怎么算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伸出三根指头,“我参详一桩秘法,正到紧要关头,被你打断,三十年的心血和材料付之东流……奴役你五十年,不应该吗?”

尼玛,这明显是狮子大张口好吧?少门主只是浅薄和冲动,并不代表他弱智,想一想之后,他沉声发话,“我不为奴,选择赎身,你开条件好了。”

这个态度就端正多了,他不再问“你想要什么”,而是选择赎身,这就是认可了对方有奴役自己的理由,而不是好像被敲诈了。

陈太忠等的就是这个,自打他知道,这厮是白驼门少主,心里就有了盘算,于是犹豫一下发问,“你这个少主,有几成把握接任掌门?”

“拜托,这事儿还早啊,”少门主苦笑一声,不过人在矮檐下,他也不能说自己全无希望,正经是要夸大几分,才好安全脱身。

不过纵然是夸大,一些基本的逻辑还是要讲的,“起码要等到我高阶天仙了,这事才好说,掌门真人也春秋正盛,若是我能安稳晋级高阶,我有九成把握。”

屁的九成把握,高阶天仙的时候,你能有三成把握,就算你老爸偏心了!陈太忠对此心知肚明,他翻看了那么多藏书,对风黄界的宗派知识,不再是两眼一抹黑了。

但是他也不说破,而是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哦,那你现在就该着手布置一些局面了,省得到时候仓促,人无远虑必有近忧。”

咦,你这什么意思?少门主警惕地看他一眼,心里生出一些怀疑,他延揽对方做护法,本来就有这个心思,现在对方如此发问,莫非……还认识门中其他人,这是在探我口风?

纵然心有怀疑,但是他也不明说,只是点点头,“多谢阁下提醒,此事倒是我疏忽了,以前我想的是,修为上去了,一切都好说。”

陈太忠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,他奔的是自己的诉求,“修为只是一方面,你的前程如此看好,想必也有些自己的班底了吧?”

这就来了吗?少门主心里冷笑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“我现在的心思,都放在修炼上。”

“别矫情啊,”陈太忠一听不高兴了,脸一沉,抬手一指对方,“你邀我做护法,打的什么主意,当我不知道?”

“我只是为门里延揽人才,”少门主也呛了,他本就不是个脾气好的,而他私下结党,肯定不能在陌生人面前承认,“阁下未免有点太想当然了,我不想被你奴役,只是传出去太没面子,不想伤害两家感情,你当我父亲真的会坐视?”

“你激动个什么?”陈太忠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矫情,他也懒得去想,索性直接发话,“我只是想问一下,你跟门中和下派,什么人走的比较近。”

“很多人都跟我比较近,”少门主越发地警惕了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我这个人喜欢看各种藏书,”陈太忠掀开了底牌,绕弯子他不太拿手,直来直去还是没问题的,“你想赎身,就放开几个藏书阁,让我好好看一看。”

我擦,原来是这样,少门主这就算明白了,心里也松一口气,同时他开始讨价还价,“藏书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看的,想必阁下清楚。”

“所以是你赎身的条件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我对你们的独门功法不感兴趣,就是看一看古籍、游记这些,你若不信,可以去无锋门打听,这些年我看了多少书。”

少门主的眉头一皱,“为何会有这种古怪爱好?”

“我喜欢啊,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“有人喜欢追求刀道,就有人喜欢看书,很奇怪吗?”

这个理由说服了少门主,想来也是,楚惜刀痴迷刀道,是整个西疆有名的,那有人喜欢看书,也正常了,事实上,修者在漫长的修炼生涯中,养出一些个人爱好,实在不足为奇。

他想一想,又试探着发问,“想看我门中藏书,须得入我门中,你可知道?”

“扯淡,有例外呢,无锋门掌门借你点藏书,你不借?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“跟我说这个,实在没意思……你要搞清楚,你在赎身!”

“那门中的书,我也不好随便相借,”少门主很干脆地回答,“不如你指定一些,我去为你寻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