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八十四章 岛主捉少主

眨眼又过了半年,赤磷岛越发地火爆,而且发展得相当顺风顺水,顺利到令人吃惊的程度。

就连陈太忠也不认为,这全是新赌具和新玩法的功劳——其他门派里,也有开赌场的,条件跟他也类似,兴旺程度还不及他的十分之一。

总之,这是莫名其妙就火了,赤磷岛主应该笑得合不拢嘴才是。

但是事实上,陈太忠没那么高兴,他有了新的苦恼,无锋门下派中大部分的藏书,他都看完了——开始书荒了。

一开始,他还想着找人帮忙挂任务,弄别的门派的藏书来看,反正他贡献点不少。

然而他这个想法才提出来,就被人否决了,外事堂侯堂主很明白地表示:东道友,我不是不帮你发布任务,实在是……这种任务发布出去,会被其他宗门视为挑衅。

真意宗下七个称门的势力:四门两观一谷,相互之间的关系,跟东莽差不多,直接打打杀杀的不多,但是暗地里下绊子的事儿不少做。

无锋门真要对其他门派的藏书发布任务,就是赤裸裸的恶意——人家才不会管你,是赤磷岛某人发布的任务,反正挂任务的人,肯定是门中弟子。

到了那个时候,真意宗没准都得跳出来说话。

陈太忠这就很扫兴了,不过他也不会因此结束了赌场,开什么玩笑,这是他的现金奶牛,陈某人志在修炼,不喜欢经营,但不代表他要跟财过不去。

接下来,他就把赌场转交给老吴管理了,他自己则是一边修炼,一边琢磨下一步的动作。

于海河虽然还是游仙九级,但是因为楚长老打了招呼的缘故,他也偶尔接一些出门做的任务,虽然老吴留在赤磷岛了,可是他身边不但有小白猪,还有一个初阶天仙的奴仆。

要说小于现在,是无锋门弟子中,数一数二的土豪,除了手头不缺灵石和贡献点之外,他还拥有一个中阶天仙、两个初阶天仙的奴仆,风光一时无两。

这仨奴仆,却全是在赤磷岛上被拿下的——有人赌品好,就有人赌品不好。

无锋门内的修者都知道,赤磷岛主不好惹,除了跟楚长老有关系,此人本身的战斗力,也极为可怕,所以门内的修者,没人敢在赤磷岛赌场惹事。

但是门外的修者,就未必消息灵通了,这些修者能进入无锋门宗产,来到赤磷岛赌博,都是跟无锋门有些渊源的,其中就有那脾气不好的,输了以后闹事。

于是陈太忠毫不犹豫地出手镇压,将人拿下之后,就直接下了奴印,交给于海河。

这时候,修者在无锋门的朋友,会出面求情,东上人往往会根据求情的力度,决定奴役这些人多少年。

既然不是终身奴役,求情的人也算得了面子,实在不满意,就再要求减免若干年。

要说起来,陈太忠这么做,也算收了不少的杀心,自打来无锋门之后,他最狠的一仗,居然是对艾家的那一次。

不过那时他也没得选,艾家是要夺他基业,他不下狠手不行,至于后来在赌场捣乱的,他适当地惩罚一下就行了。

从这一点上来说,赤磷岛蹿红得很快,固然是有点奇怪,但是同时,跟赤磷岛主强悍的战力,有着极为直接的关系,若他只是灵仙……或者只是初阶天仙,恐怕都镇不住这场子。

三个天仙奴仆,于海河出门的时候,就只带一个,剩下两个,在赤磷岛上维持秩序。

这一天,陈太忠正在聚灵阵里修炼,猛地感到赌场方向有剧烈的灵气波动,就知道又有人动手了。

不过他也没在意,收功起来,盘算一下:再等小于一年,小家伙若是还进不了灵仙,我就要出门游历一番,准备潜心冲击高阶天仙了。

过了一阵,这灵气波动还没停,他有点奇怪:来了厉害的主儿?

就在此时,他接到了老吴的玉牌求救,“东家,有高阶天仙出手……得麻烦您了。”

陈太忠两个缩地成寸,就来到了岛边的赌场,见到一个黑瘦中年人正恶狠狠地对着老吴发话,“蝼蚁,给你个机会……让开!别给脸不要。”

中年人赫然是八级天仙,老吴被对方的气势压得面色苍白,若不是他身边还有两个天仙奴仆撑着,别说支持不住,爆体而亡都是可能的。

不过中年人没有强闯出去,并不是他没胆子闯,而是他身后还跟着四个人,两男两女,这四个人就成了他的拖累。

这四人中,修为最高的是三级天仙,其次是个一级天仙,气息不太稳,明显是才晋阶的,但这四人以此人为主。

剩下的两女,只是高阶灵仙,一看打扮就知道是侍女。

“找死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直接使出了束气成雷的神通,然后身子前欺,神识猛地一击,然后祭出了红尘天罗。

那中年人却是没想到,一个能修出神通的天仙,居然会很卑鄙地偷袭,直接中招,身子登时一僵,然后识海被偷袭,那红尘天罗直接将人网住了。

“你……你偷袭,”一级天仙指着他,怒目圆睁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聒噪!”陈太忠的神识猛地一击……嗯?竟然没有奏效?

就在此刻,那三级天仙祭起了一柄玉色长剑,猛地一剑斩下来,“大胆,敢对白驼门少门主无礼?”

“滚!”陈太忠抬手一招无回刀意迎上去,直接将玉剑斩得粉碎,刀势不减,直奔三级天仙而去。

那三级天仙身上白芒一闪,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刀,不过紧接着,白光破碎,他的身子猛地倒飞了出去,跌出去足有十余丈,噗通一声掉进了沼泽里。

就在跌入沼泽的一刹那,他还大喊一声,“少主小心,此人不可力敌!”

“好一个赤磷岛,”那一级天仙冷笑一声,点点头,猛地向天上纵去,“这件事没完!”

“还想跑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直接缩地踏云跟上去,厉喝一声,“滚下去!”

神识攻击不见效,倒不信你还能扛得住神通。

然而,对方还真扛住了——丫身上白光一闪,显然又是护符。

“玉仙的护符就很厉害吗?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手中长刀猛地斩了下去,赫然又是无回刀意,“看你能撑几招!”

那少门主身子一晃,又要逃跑,身法也不慢,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在陈太忠缩地踏云的身法面前,他根本就跑不了。

连续三招的无回刀意,硬生生地将此人身上的白芒打碎,眼瞅着第四招无回刀意斩下来,少门主大喊一声,“我是无锋门的贵客!”

陈太忠静修十余年,身法、刀法之类的,都运用得纯熟无比,不说制住那个高阶天仙,就是那个三级天仙,他也只是重伤了对方,绝对不会错手杀了人。

对于无锋门的“贵客”,他并不在意,不过他也无意杀人,于是手腕一转,刀面重重地拍向对方,“给我下去!”

少门主直接被砸到了地上,口中噗地喷出一口血来,然后大叫一声,“你敢伤我?”

“聒噪,”陈太忠的身子如影随形,跟着下来,抬手就禁制了他几处大穴,又给此人上了禁灵锁,然后才看向老吴,“怎么回事?”

也没什么稀罕事,就是这少门主玩梭哈,赌输了之后急眼了,下了一块巴掌大的养神玉,这养神玉是好东西,修炼时挂在身上,可抵御心魔,而且可以暂容魂魄栖身,跟蕴神木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不过蕴神木的作用,偏重于养护魂魄,是转生必备之品;养神玉的作用,偏重于静心凝神,对修炼的帮助很大,两者都有防范神识攻击的效果。

这种东西,是有价无市的,想一想就知道,血沙侯郑家的嫡系子弟在捉拿散修之怒的时候,知道其神识惊人,也不过才得了小小的一根蕴神木发簪——这发簪陈太忠至今还在用。

那巴掌大的养神玉,其价值可想而知,事实上,这养神玉是白驼门少主登仙之后,其父特地赏赐下来的,希望他勇猛精进——这样的重赏,白驼门的长老都看得眼红。

结果这少主就拿来赌了,他抓了个四条,觉得不小了,不成想遇到了同花顺,他第一个反应就是——你丫作弊!

其实他身边有老仆的,自打登仙之后,他在家族的地位骤增。

他的年纪很轻,能登仙就有可能悟真,而白驼这一门,家族势力比较强大,白驼掌门也希望能由自己的后辈执掌此门,所以将老仆给了他,保证他的成长不受影响。

要不然,一个一级的天仙,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八级的老仆来侍奉。

然后,白驼少主就出来散心,来到无锋门之后,听说这里的赌场很有名,就来玩一玩,不成想手气不怎么好,他还要端个少主架子,不多时就输了一个精光。

他说对方出千,其实老仆心里明白,人家并没有出千——你运气就这么背。

不过这时候,只可能帮亲不帮理,这是不消说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