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八十三章 一夜暴富

陈太忠制定的规则,其实有人不认可——谁不会制定标准?

但是他这标准,随口说出来,都是有一定讲究的,旁人一听,是这么个道理,也就懒得琢磨了。

不是没有人怀疑东上人的来历,这扑克也好,麻将也罢,以前在风黄界,就没人听说过,但是一开始玩这个的,是小刀君楚惜刀。

楚长老都玩的游戏,那来路肯定没问题了,更有知情人,知道飞云楚家对于兽修的态度,也不怀疑东上人是非人类。

总之,很短的时间内,这些新鲜的赌博玩法,就风靡了整个无锋门,而大家还都喜欢来赤磷岛玩——这里一般不存在三缺一的问题。

倒是于海河有点苦恼,找到了陈太忠,“叔父,你这都快成开赌场的了,我们修炼很受影响啊。”

“这叫会所好不好?”陈太忠正色驳斥他,“我打算过两天,就开始抽头……回头再给你块地修炼,其实多跟这些前辈们接触一下,有助于你增长见识和眼力,难得的机会。”

“你这不是玩物丧志吗?”于海河低声嘀咕一句。

“你懂个茄子!”陈太忠哼一声,也不跟他多说,“我自有道理。”

这倒不是假话,他在地球界就不喜欢赌博,本身还是个修炼狂人,怎么会把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?

又过几天,有两个灵仙在赤磷岛被抓了,这俩倒不是出千,没人敢在这里出千,撇开岛主东上人强悍的战力不提,前来玩耍的天仙前辈都不少,谁敢出千?

事实上,玩的人都是本门中人,当面不认识,拐个弯也就认识了,在这里坏了名声,一辈子都完了,在相对封闭的圈子里,道德和口碑是相当重要的。

这俩是打着来玩耍的旗号,悄悄地修炼,陈太忠这就不满意了,直接给他俩下了禁制,要他们在岛上服苦役十天。

我给你们腾出这么个场地,是让你们来玩的,不是让你们修炼的!

就有人暗暗地笑话这俩,心说其实一边玩,一边就能随意地修炼一小下,像打麻将的时候,你等别人出牌,脑子里可以算计,身子可以修炼啊,算是不无小补,不要太过分就行。

你俩做得这么明显,东上人肯定要管,不管的话,大家都来这里修炼,这点可怜的灵气,绝对不够啊。

陈太忠抓了这俩,只是令其端茶倒水扫地什么的,期限也只有十天,倒是没让俩灵仙的长辈冒头——这事情真是不大。

但他却是借这个时机,提出了收费的要求:我这儿终究是灵地,你们在这里玩,多少得向我意思一下。

这个要求令一些人生出了不满,就说我们回去玩,不在你这儿玩了——免费的东西,谁都喜欢,修者也不例外。

陈太忠直接无视了这些杂音,想来玩就要服从我的规矩,否则别来。

热闹的赤磷岛,登时就冷清了下来,但是过了大约十来天,人气又渐渐地开始恢复。

主要原因有三点,第一点,毫无疑问就是这里人气旺,很容易凑齐一桌,若是回去玩,经常碰上谁又闭关了,谁又做任务了,差角!

差角不是最头疼的,最头疼的是多出角来,四个人打麻将三个人围观——围观的这三位,其实也想上啊,怎么办?

第二点就是,除了少数的一些天仙,大部分玩家,根本不可能奢侈到在灵地打牌,赌博的时候,只是单纯的赌博。

也有人看到,赤磷岛上收费了,还有不少修者去玩,就想山寨一下——我们这里也好凑搭子,于是也弄一块地搞赌场,谁都喜欢坐着收钱。

但是没用,生意惨淡,赌博的起源地就是赤磷岛,那里的人气降下来,也不是一般人能撬得动的,修者也有先入为主的印象。

最关键的是:没有谁能拿出一块灵地来做赌场!

第三点则是:太熟悉的人在一起玩,输赢大了伤感情,输赢小了没意思!

去赤磷岛就不存在这个问题,可以和陌生人玩——当然,这个陌生也不是彻底的陌生,都是门中的人,只不过大家不是很熟。

这种有渊源却又有距离的,是赌徒们的最爱,有渊源,就是知道对方不会作弊,你敢作弊我就敢宣传;有距离,输了活该,赢了也不会有任何的不好意思。

对一些赌得大的修者来说,尤其是如此。

说到赌得大和小,这就是重点了,有人玩这个,纯粹是怡情,一两个中灵就是一盘,不过这种人,来赤磷岛的不多,左右无非是怡情,何苦跑那么远?

赌得大的,那就狠了,动辄三五个上灵的修者不在少数,别看三五个上灵不算多,玩一天试一试?打麻将计番的话,进出十来八个灵晶很正常。

还有人更狠,直接赌宗门贡献点。

陈太忠不务正业搞这个赌场,盯的就是宗门贡献点,他不是无锋门中人,根本搞不到宗门贡献点,于海河倒是可以赚宗门贡献点,但是他一个小小的九级游仙,能赚几个贡献点?

很多贡献点多的任务,小于根本没资格接,就像他现在无法出门做任务一样,宗门能传承上万年,自有生存的章法,该保护的一定会保护。

所以陈太忠想赚贡献点,就只能依靠赌场抽头了。

为什么要赚贡献点呢?因为他要看书,要系统地学习知识,他把贡献点打进于海河、钱雍江或者其他外门弟子的身份玉牌内,让他们从功法阁里借玉简出来。

楚惜刀曾经邀请他做宗门供奉,可以阅读无锋门的藏书,但是被他拒绝了,现在楚长老知道了他的来历,也熄了延揽之心,他要看藏书,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。

他也不看那些不许外借的藏书,就是看各种游记、心得这些,能借来什么看什么。

多学习一点,就能少走弯路。

赌场收费一年之后,他就将无锋门的藏书看了个七七八八。

其实这几个小家伙这么疯狂地借书,早就被无锋门的上层注意到了,但是他们借阅的,都是可以外传的藏书,没有核心功法——连功法都很少。

尤其是这个东易名,通过设赌场,在门中大肆搜刮贡献点,要不是他把贡献点都用在了借书上,算是都返回了无锋门,门中也早有人歪嘴了。

所以无锋门的上层对这种现象,持一种默许的态度——反正贡献点没有外流,而弟子们手上的贡献点少了,自然会积极地去做各种任务。

一年之后,陈太忠又没什么书可看了,而他的赌场却早已蒸蒸日上,声名远扬,他甚至不得不起了几栋很高大上的房子,设置了各种包间,又引入了诸如“二十一点”之类不太靠脑筋玩的游戏。

甚至还有下派或者外门的人,来无锋门赤磷岛赌博。

这赌场大了,各种现象也就出来了,无锋门甚至有两个长老,授意弟子在这里放高利贷,两个老家伙假装不知情。

又有那豪客,输得精光之后,又不是本门中人,不能欠账,直接把随身的侍女留在了赌场,于是……赤磷岛又有了美艳的女招待。

我的事业,不知不觉就做得这么大了啊,陈太忠在某一天无所事事的时候,盘点了一下,我去,这一年下来,极灵赚了上百块,剩余的宗门贡献点,也存下了差不多近万点。

其实现在,其他的宗门里,也出现了这种赌场,还有人是真的舍得投入,就在灵地上设赌场,不过整个西疆说起来,哪一家的赌场最有名,还是要数无锋门赤磷岛。

大多数修者,尤其是高阶修者,对赌博还是存有一定的排斥心理的,这是鼓励不劳而获,而且容易玩物丧志影响修行。

但是修者也是人,也有需要放松的心理需求,更别说,东易名提出的这些玩法,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赌博,其实也锻炼人的思维能力。

打个很简单的比方,这个斗地主——斗真仙,不是那么简单地有大牌就好,对方手里有什么牌,他为什么要这么出,这就是对人心的考量。

反正各种因素加在一起,莫名其妙地,陈太忠的赤磷岛就火了,而他的初衷,只不过是想系统地学习点知识而已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是将地球界的某个行业,在风黄界发扬光大了。

在这一年里,他是学到了不少东西,而眼下赤磷岛的火爆,让他想停都停不下来——不止他一个人靠这个赌场生存。

除开放高利贷的,还有人在沼泽边开了客栈,提供各种服务,除了餐饮,还负责传递消息——有人输得底儿掉,总得让家里人送灵石过来。

这些各种配套服务中,外事堂最为过分,仗着是宗产的主管部门,他们甚至派人,在赤磷岛上开起了当铺——虽然他们是要交租金的,但是在别人的灵地上发展产业,也真的是……幸亏东上人对这不感兴趣。

不过,就在赤磷岛蒸蒸日上,越来越兴旺之际,陈太忠反倒是失去了兴趣,因为他发现:无锋门里能供他看的藏书,已经没几本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