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八十二章 斗真仙

“蓝翔派?”陈太忠皱一皱眉头,总觉得这个名字,似曾相识的样子。

又想一想,他死活想不起来,于是就将这念头先放下,“走吧,去我岛上小坐片刻?”

楚惜刀想一想,咂巴一下嘴巴,“憋了很久了……你地球界有什么美食没有?”

原来这小刀君,除了喜欢刀道,竟然还是个吃货,最喜欢各种美食。

跟这里似乎也差不多!陈太忠笑一笑,并不说破,引着她飞向赤磷岛。

飞升上来之后,陈太忠很是琢磨了一下,地球界有什么好东西,能让他在风黄界很好地发展,这美食就是其中的一个想法。

他在地球上看过不少仙侠小说,经常就有国人穿越到仙侠界,凭着在大吃货帝国练就的烹饪功夫,混得风生水起的。

但是真来了风黄界才知道,在这里搞美食,是行不通的。

这里的修者,确实是不怎么在烹饪上下功夫——大家更关注的是食材,几级灵兽,能吸收多少,口腹之欲就在其次了。

然而,再不怎么下功夫,架不住这里的人都是修者,不但长寿,无所事事的时候也很多。

打个比方说,一个二百三十岁的灵仙,还能再活七十年左右,登仙是不用想了,此人剩下的岁月里,做点什么好呢?

所以风黄界的烹饪水平,比之大吃货帝国不遑多让,精细上或者稍微差一点——不会在萝卜上雕朵花什么的,但是人家在食材上,那是强项。

在地球界,肯定找不到灵兽,更找不到龙肉,也就只能拿驴肉来解馋了——天上龙肉,地下驴肉。

不过陈太忠还是想尽量地满足小刀君,因为从今天的谈话里,他发现自己在修炼上,缺失的常识太多,没有受到过系统的培养,人家楚长老张嘴就来的东西,他压根儿就不知情。

像这个天目术就是如此,他根本就没听过这样的说法,哪怕连修炼了灵目术的邓蝶,也没说有这样的隐患——身为散修,能修到灵目术就不错了,谁还敢挑三拣四?

做个假设,就算陈太忠运气非常好,一开始修的是驭兽门的灵目术,然后很轻松地修了驭兽门的天目术,但是再往下修,也就没路了。

那时再改修,估计难度就大了。

总之,陈太忠发现,自己必须恶补一下相关的修炼知识了,以免在接下来的修炼中走错路,而这些知识,从散修里搜罗不到多少,也不够系统,只能从宗门里找。

然而他跟宗门的关系,那是不用说了。

别说跟中州和东莽的宗门,就连无锋门,也没有几个跟他走得近的——他不喜欢交际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则是他扫了艾家的面子,旁人自然也就对他敬而远之。

换句话说,他想恶补这些知识,只有找楚长老,而小刀君说话,一般也不藏私。

接下来,他做了一桌火锅,楚惜刀吃得还算……反正没怎么夸奖,只是点点头,“嗯,这个调料口味不错。”

调料的主料,是地球上的芝麻酱,在风黄界倒是没有,但是这玩意儿……没灵气啊。

陈太忠一狠心,摸出一瓶臭豆腐来,王致和的,他不怎么爱吃,但是在他印象中,好像不少女生爱吃这个——总得让你说出个好字才行。

“这什么味儿啊,”盖子才一揭开,楚惜刀直接一捂鼻子,蹭地飞到了半空中。

在他的极力劝说下,小刀君终于降落下来,尝试了一口,然后……很给面子地咽下去了,“闻起来臭,吃起来……也没觉得有多香。”

“要是这个再不能让你满意,那我就没辙了,”陈太忠又摸出一个真空包装的塑料袋,哗地撕开,“在地球界,没有足够的交情,不会送这个……这叫辣条!”

楚惜刀依旧没觉得有多好吃,又吃了不少东西之后,她才选中了两样,觉得尚可——一样是巧克力,一样是酸奶。

尤其对酸奶,她有些想法,“把灵兽的奶发酵了,肯定比这个还好喝……我回去试一试。”

地球界的美食,在风黄界果然风靡不起来。

那就……请她看看多媒体?陈太忠想起老易对多媒体的执着,于是选出几部片子来。

因为受到了老易的提醒,他没有拿出太现代的片子,省得别人发现蘑菇的踪迹,他首先拿出的是一部古装片——《赌王之王诸葛亮》。

这个片子里,诸葛亮是会天机的,六出祁山也是赌了又赌,终究是天机撞上了气运——这样的交锋,想必修者们会比较感兴趣吧?

楚惜刀是刚进阶完毕,有大把休闲的时间,于是也不加推辞,看完之后,她若有所思地看陈太忠一眼,“这个扑克牌……挺有意思啊,你有没有带?”

《赌王之王诸葛亮》,是一部恶搞的古装剧,什么元素都有,也有千年之后的扑克牌出现,证明赌王的赌术精湛。

“扑克……我倒是带得有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但是,两个人不能玩,起码要三四个人,别人也都不会玩。”

“不会玩,可以学嘛,”楚惜刀心情很好,“我把墨玉叫过来,你把小于喊来,四个人就能玩了……记住,不许作弊!”

对修者来说,玩这种赌博游戏,是很容易作弊的,而《赌王之王诸葛亮》那片子,诸葛亮也是各种作弊,她一定要提示一下,“你要出千,小于就不要指望入内门了。”

“我还怕你作弊呢,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咱们玩,可是要带彩的啊。”

“那我让墨玉多带点灵石,”楚惜刀取出了通讯鹤,“咱们就先玩这个双升,玩得小一点,一级十个上品灵石好了。”

“这好像也不算小了吧,”陈太忠嘀咕一句,他一向不喜欢赌博,认为那是不劳而获的行为,作弊吧,没意思,不作弊的话,输了也挺没面子。

十块上灵,足够他维持赤磷岛大阵十天了。

“诸葛亮经常姊妹对扣底呢,”楚惜刀不认为玩得小,“我又不富裕,今天豁出去了,输他三四块灵晶……只当高兴了……”

三个小时之后,陈太忠把手里的牌一扔,追着于海河就要打,“小子,明显红桃A在我手上,出红桃多好,你居然调主……你看你叔父灵石太多,是吧?”

“东道友,一点灵石啦,”楚惜刀笑眯眯地拦住了他,“还不到两个灵晶,你怎么这样。”

四个人熟悉双升的规则,用了十分钟,又打了几把试验牌,然后开始带彩,然后……陈于组合就是不住地输。

“输可以,但是不能这么输啊,”陈太忠不在乎灵石,但是这么输——他憋气啊。

“你上一把拆了我的姊妹对,我都没说啥呢,”于海河一边跑,一边辩解。

“小子你学会还嘴了?”陈太忠越发地恼怒了,“拆你姊妹对……我有对K不出,等着别人来拆吗?”

总之,这场双升,小刀君是玩得眉开眼笑,连她的侍女墨玉都捂着嘴笑个不停——对九级灵仙来说,一晚上能赚两个灵晶,是相当难得的。

“还是玩得有点小了,”临走的时候,楚长老很遗憾地表示,“一晚上总共才三次姊妹对扣底,下次……咱们一个灵晶一级吧?”

“下次不玩双升了,要玩斗地主,或者扎金花也行,”陈太忠对于海河已经有点绝望了,“我不需要对家,尤其是这种臭手。”

“叔父你一共才抓过四次猫吧?”于海河很不服气,“明明是你手臭。”

“还敢犟嘴?”陈太忠又要追着他打。

总之,地球界的扑克牌玩法,很快就风靡了无锋门。

之前风黄界的赌博业,也就是玩一玩骰子,推一推牌九之类的,靠很粗疏的排列组合,来决定胜负,高端一点的修者玩围棋,更高端的玩天机推演赌胜负。

像这种全民性的益智加赌博游戏,在风黄界还真没出现过。

而赤磷岛,就是这一场风暴的风眼,因为这种赌博手段是前所未见的,大家就想知道,扑克牌到底有多少种玩法,那么,必然会找到陈太忠了解。

陈太忠也没想到,自己只是想跟楚长老搞好关系,就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来,在后来,他又推出了梭哈的玩法,再多的,他也就不会了。

不过有意思的是,大多数的修者,都愿意选择斗地主——在赤磷岛,这叫斗真仙,想当真仙?斗的就是你!

所以不得不说,修者都是单打独斗习惯了,像那些讲求对家的升级,不是没有人玩,但是不多,经常就有人冲着对家喊,“泥煤啊,纯粹是猪队友”——这口头禅,也是东上人传出来的。

在十几天之内,赤磷岛就变成了一个大赌场,小刀君几乎是天天来这里,她要彻底放松,等三十天之后再次闭关。

陈太忠见大家赌意盎然,就又生出个念头来:他推出了麻将。

麻将可是一斗三,比斗地主还复杂一点,尤其难得的是,麻将的计番,直接牵涉到输赢的多少——计番越多,赢得就越多。

这个计番,是大家都不懂的,其实也是个规则问题,陈太忠当仁不让地制定规则——他的规则,都在脑子里,总好过别人空想。

陈太忠有种幸福的感觉:怪不得在地球上,大家都说,一流的企业卖标准,果然如此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