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八十一章 天目术

见到陈太忠这一眼,矮胖汉子忍不住赞一句,“好家伙,窥微镜都能被他感应到,这个东易名的直觉……怕是直追玉仙了。”

“有此人相助,惜刀悟真的进度,会大大加快,”长髯道人手一挥,那玉镜登时变得灰蒙蒙一片,不再显示图像。

这是玉仙该有的体面,你偷窥人家也就算了,都被人家感应到了,再厚颜无耻地看下去,就有点不成体统了。

“她悟真最少还得有七八十年吧,”矮胖汉子叹口气,“不过,一旦同幽冥界打起来,咱无锋门……未必有机会把她送入上宗了。”

所谓悟真,便是成就真人,成就天仙为登仙,又称作见真,而成就真仙,则为证真,见、悟、证三字,分别对应不同的修者境界。

眼下无锋门有三位真人,上限已经满了,若是再多出一位真人,就要往上宗输送真人。

当然,无锋门可以选择输送任意一位真人,将楚惜刀留在门中的话,以她能够登顶玄仙的潜力,必定能够引导无锋门走得更远。

就算她无法证真,九级玉仙所在的门派,也足够碾压其他称门的宗派,她起码能保障无锋门一千年的稳固地位——正是因为如此,她才会得到门中的大力栽培。

但是话说回来,真意宗又不是傻子,看不出楚惜刀的发展潜力,十有八九会指定要她。

这是未来才会发生的事情,而矮胖汉子的感慨则是,位面大战一起,无锋门很可能会有真人陨落,到时候……无锋门也不用考虑跟上宗如何交涉了。

长髯道人微微一笑,“不用想那么多,我倒是考虑,要不要将此人聘为本门供奉,他的发展潜力,未必差于惜刀。”

“大妙,此人潜力我也看好,”矮胖汉子点点头,喜形于色,不过他喜的是别的,“他的战力,可直追巅峰天仙,到时候位面大战推上去……嘿嘿,别人也不能说,咱无锋门出工不出力。”

长髯道人眉头一扬,也是颇为意动,位面大战一旦发生,那是关系到整个风黄界的大事,无锋门不可能后人,也无法后人。

但是门中的弟子,都是他这个掌门眼看着成长起来的,如有损伤,他自然会心疼,若是能拉来门外的强悍战力,代门中弟子出战,那就能避免很多的损失。

想一想之后,他还是缓缓摇头,“此人来历不明,心意难辨,还是要楚长老多多试探才好,别聘到一个奸细,那其他宗门可是有得笑话咱们了。”

“楚惜刀出身飞云楚家,眼中哪里容得了奸细?”矮胖汉子摇摇头。

楚惜刀的身份是极大的辛秘,但无锋门里顶尖的人物,是知道她的来历的——若不能断定她来历清白,无锋门怎么可能大力培养她?

除了门中的三位真人,还有其他个把人,也知道她来历——上一次艾兹简跟她辩说家族子弟多,说她孤身一人,但是话说到一半,艾堂主想到她的来历,就不敢再说下去。

“这个问题,再说吧,”长髯道人不置可否地回答,身为掌门,他考虑的事情,总要比旁人多一些。

陈太忠感受不到那份隐隐的窥探了,心情也就恢复了平静。

过了约莫一个来小时,楚惜刀收功起身,往日她也是这样,当场感悟的时间并不是很长,但是她能把那种感受记忆下来。

等她回去之后再一闭关,细嚼慢咽一番之后,再出关就很可能是三五个月了。

见她恢复了正常,陈太忠才笑着发话,“今天的四式,很不错啊。”

“我若能练就四式归一,不知是否破得了你的防守?”楚惜刀侧头看他一眼,若有所思地发问。

这个问题,陈太忠也回答不了,事实上,他的理论水平从来都不是强项,不过,他倒也愿意跟楚惜刀讨论一下,以增广眼界,“四式归一,是否就是刀意圆满了?”

“这个没听说过,四式就是四式,”楚惜刀下意识地回答一句,然后她就是一怔,“对啊,这四式归一……会不会真有这个效果呢?”

接下来,小刀君就站在那里,发起呆来,陈太忠知道她的性子,耐心等了一阵之后,才出声发话,“没事我就先走了?”

“哦,这个倒是不着急,”楚惜刀从深思中回过神来,冲他点点头,“我回去想也行,海河那孩子……现在灵仙了吗?”

“去年九级了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“晋阶也就是这两三年吧。”

“啧,”楚惜刀咂巴一下嘴巴,“感觉还是有点慢。”

其实于海河的晋阶速度,已经可以跟惠笑靥相媲美了,就是那个被玉屏门童长老赏识的“惠仙子”,而外门的师兄们,看到他这晋阶速度,也颇为咋舌。

但是这俩对他的速度,还是有点不满,这当然也是正常的,这二位都是什么人物?楚惜刀虽然比陈太忠差点,那也是号称五百年才能出现的一个天才。

“现在想给他找点门外的任务了,积攒一下阅历,”陈太忠斜睥她一眼,“你给外门的执事打个招呼?”

于海河现在,是外门里唯二的游仙,还有一个游仙,是大长老在外面遇到的,难得的金力对开的属性,搁在别的门派或者很一般,但是给无锋门,这是铁定登仙的苗子。

外门对游仙级别的弟子,有保护规则,虽然也要接任务,但都是门内的任务,不得出门,这俩弟子也是如此。

陈太忠对这个规则表示理解,但是他还是希望,于海河能去外面走一走。

温室里的花儿,是长不大的,陈某人若不是经历了这么多事,得了那么多机缘,按部就班地修炼,也未必能达到现在这样的高度。

关键是去外面走一走,能看到多不胜数的鬼蜮伎俩,对风黄界的险恶,能有很直观的认识,同时,在可能的生死之战中,能收获太多的经验和教训。

陈某人好几次都因为不够小心,差点身死道消。

这种阅历和经验,窝在门里是学不来的,必须亲身体会,才能印象深刻。

“我让墨玉说一声就行了,”楚惜刀心不在焉地回答,对她来说,这实在是小事,不过同时,她生出了点好奇,侧头看他一眼,“他到底是谁的孩子?”

若此人是东易名,她根本没兴趣知道于海河的根脚,但此人是陈太忠,她就没法不好奇了,谁都知道散修之怒是从一个末法位面飞升上来的,在风黄界无亲无故。

“一个只见过几面的朋友,临终托孤于我,”离开了东莽,陈太忠就不太在意庾无颜的名头了,丫也只是祸患了东莽,或者还捎带了中州一小部分。

他好奇地看她一眼,“在我印象里,你没有这么八卦啊。”

楚惜刀还真是这样,在别人眼里,楚长老从来都没什么表情,也不怎么近人情,基本上不跟人交往,陈太忠也认为,这种人放在地球上,基本上就相当于是技术宅。

“纯粹好奇嘛,”楚惜刀很随意地回答,“我还以为,他是你跟你那女仆生的。”

“我从飞升到现在,也没有二十六年好不好?”陈太忠彻底地无语了,“我觉得你这人,还是只谈刀道比较好一点。”

“刀道是锐意进取之道,但是也不能一味地埋头苦练,”楚惜刀很认真地回答,“我才达到了一个境界,现在是稳固的时候……过犹不及。”

“也是这个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索性跟她闲聊了起来,“你知道天目术怎么练吗?”

这十年他除了提升修为,也在完善手头的功法,不过天目术和万里闲庭,他还都没有什么进展,尤其是这个天目术,特别地坑,修炼步骤在那里摆着,他就是修不成。

不过天目术也有个要求——“灵目术大成时修炼”。

然而陈太忠认为,他的灵目术真的大成了,现在天目术上不了手,显然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。

楚惜刀侧头看他一眼,“你的灵目术大成了吗?”

“大成了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还是点点头,他现在已经达到了灵目内视,看修为比他低的人,对方都根本不会发现。

“你用的不是自己传承的灵目术吧?”楚惜刀居然一语道破了真谛。

陈太忠闻言,眉头一皱,“还有这个说法?”

“那当然,”楚惜刀很随意地回答,她看起来清冷,但是遇上能交流的人,她也没什么不耐烦,“天目术都是大同小异的,但是最终要涉及到探查天机,这差别就大了,所以天目术,是绝对不通用的,从长远的角度来看,你最好还是找气修的天目术来修。”

陈太忠想了好一阵,才叹口气,“我修的灵目术都不知道是谁家的。”

“灵目术改修,是很方便的,差异很小,”楚惜刀侃侃而谈,“你先找气修的灵目术。”

不愧是宗门弟子,知道的就是多啊,陈太忠郁闷地皱一皱眉头,“我都不知道哪里有气修的宗派。”

“西疆有气修宗派,”楚惜刀看他一眼,“白驼门下蓝翔派,学气修,到蓝翔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