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八十章 形和念

楚惜刀面对陈太忠的问题,只是淡淡地哼了一声,“我求的是无上刀道,你的杀伤力,我需要在意吗?或者我问你一句……你会对飞云楚家和无锋门不利吗?”

“你们又没得罪我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。

一旦身份被戳穿,他的态度就有所转变了,身为散修里的传奇人物,他不能给“散修之怒”这四个字抹黑,所以他回答得很张扬,“起码目前,我没有对你们不利的理由。”

“是啊,”楚惜刀点点头,也不看他,“你没有理由,我又何必忌惮你?我楚家的太上,对你印象还算不错……听说你在离开之后,还杀了好几个兽人?”

“他们要杀我,莫非我该束手待毙?”陈太忠毫不客气地反问。

“不是这个意思,我楚家一向最看重人兽大防,”楚惜刀摇摇头,“跟兽人的合作,是迫于无奈,位面重合关系到风黄界的存亡……但是兽人也太嚣张了,该给他们点教训。”

我交往的人里,不但有狐王的外孙女,还有神兽麒麟的后代,陈太忠觉得楚长老的话,也是有点不明真相,但是他还不好说什么,只能笑一笑,“无锋门对我怎么看?”

楚惜刀淡淡地看他一眼,吐出四个字来,“宗门公敌。”

我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评价!陈太忠一时觉得很扫兴,“我就不知道对谁公敌了……那这么说,你更偏向家族一些?”

“你不觉得,我出身楚家,又不位列楚家天仙的名单,很奇怪吗?”楚惜刀目视前方,呆呆地发问,“而且我楚家在中州,我在西疆。”

“家族隐藏战力,这是常态吧?”陈太忠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,他见得多了。

“错了,我们这一支,做梦都想回归楚家,”楚惜刀摇摇头,轻叹一声,“父亲从小就教育我,一定要把这一支的灵牌,全部带回楚家……你有过有家不能回的感觉吗?”

我在风黄界就没家,根本是个外人好吧?陈太忠对这个问题,有点不以为然,不过下一刻,想到听风镇的小院,他心里就生出了一丝说不出的感觉,于是点点头,“明白……你继续。”

于是,楚惜刀就说出了她这一支流落在外的缘故。

楚家在盛极而衰之后,也面临着灭族的危险,于是就把一些子弟送到外面,以图延续血脉。

楚惜刀的太祖父,就是这么被送进西疆的,隐姓埋名,直到楚惜刀的祖父横空出世。

她的祖父天资极高,也是个狂人,年纪轻轻就登仙了,身为散修,却被无锋门聘为供奉,战力非同寻常。

楚家要他回归,但是他不愿意,说我起码要带三颗妖修的内丹回去,当初我父亲是悄悄出来的,郁郁而终,我要风风光光地回去,你们要隆重地迎接他的尸骸。

他的志向可以理解,然而非常悲催的是,他生在了一个人兽和谐共存的时代,人族兽族少有战争,纵然是有点摩擦,一般也就止步于天仙层面。

而他最终也才是八级天仙巅峰,享年五百岁,陨落于一场人族之间的冲突中,临死之前他交待,我愧对了飞云楚家的希望——他们以为我这样的天才,是应该成就真人才回去的。

凭良心说,他还是很有希望成就真人的,七百岁之前不算晚,而楚家,已经有太久太久,没有出现真人了,他背负的压力,其实很大——大家都以为他是注定成就真人的天才。

所以他留下话来,我这一支,没有出现真人的话,不得返祖归宗!

楚惜刀从小接受的,就是这种教育,而她祖父一支,人丁单薄,到她这一辈,也只有她这么一个天才——但是大家公认,她绝对比她的祖父还要天才。

她这一支,跟本支是有联系的,但是她也确实想好了,我不成就真人,绝不回楚家!

飞云楚家,实在是太响当当的一个名号了,扛着的是抵御兽族的大旗,而且一母六真人——试问无锋门,能有几真人?

在体制里,无锋门只允许有最多三个真人!

所以说,在楚家子弟的心目中,重振楚家昔日荣光,比当个门派长老强出太多,尤其是流落在外的楚家子弟,更对振兴楚家有一种使命感。

楚惜刀也一样,她背负着祖辈的希望,想要风光回家。

至于说无锋门,她能确定陈太忠对无锋门没有恶意,那么接下来,她想的就是努力提高自己在刀道上的造诣了。

这些缘由,楚长老不可能对他全部解释清楚,不过这也无所谓,她讲明白自己是个什么状态就行了——我对你没有恶意。

陈太忠听到最后,居然笑了起来,“背负天才的名声,活得很辛苦吧?”

楚惜刀无意跟他计较这个,只是淡淡地反问,“你愿意自己不是天才?”

天才的骄傲,也只有天才才能懂,陈太忠默然。

好半天,他才问一句,“我若不做供奉,还能在无锋门待多久?”

楚惜刀想一想,“那你须得学会敛气术……我可以帮你寻来。”

“我有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楚长老有傲气,他何尝没有傲气?虽然他知道,自己的敛气术,未必赶得上无锋门提供的,但是,他就是不想贸然接受。

甚至他还刺激对方一下,“我一年多以前,就晋阶六级了。”

“散修之怒的晋阶速度,我是相信的,”得,楚惜刀还真不吃这样的激将,她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你既然有,那就好说了……再委屈你三十年,让我领悟刀意,好吗?”

你有没有领悟刀意,关我什么事?陈太忠很想说这么一句。

但是飞云楚家的名声,在修者心目中,真的是太好了,他也就不想再多计较,“那海河的事情……怎么办?”

“到时候,你主动消失不就完了?”楚惜刀冷冷一笑,“你不会认为,我知道你是谁之后,还有胆子对付那小家伙吧?”

“那万一有别人对付他呢?”

“终须要过我这一关,我是无锋门的长老,”楚惜刀很随意地回答,但是这随意中,体现出了强大的自信。

“那好吧,我想,咱们已经做出了充分的沟通,”陈太忠端起茶壶来,“在我们地球界……端茶就是送客的意思。”

“我今天来,是要跟你切磋刀道的,”楚惜刀并不为他的言辞所左右,这一刻,她是相当地平静,“不管你愿意不愿意,先打一场再说!”

“那就来呗,”陈太忠放下手中的茶壶,长笑一声,“无非再打击你一次而已。”

两人飞出大阵,一前一后电射而去,不多时,来到一处空阔的山谷,楚惜刀猛地止住身形,讶然回望,“你这是……学会御刀飞行了?”

两人切磋不是一次两次了,陈太忠现在的飞行速度,比天仙快,比缩地踏云慢,而且速度很稳,跟得上她的御刀飞行,是以她有如此一问。

陈太忠闻言,笑着摇摇头,“我御的可不是刀,都跟你说了,我不是刀修。”

这是他开发出的圆环的功用之一,激发这一辅助法宝,他的飞行速度要快很多,消耗的灵气又比缩地踏云少很多,他认为这是“御气飞行”。

以往他还不想过多炫耀这一身法,今天跟楚长老把话都说开了,也就无所谓了。

“明白了,”楚惜刀点点头,也不再多说,调息片刻之后,一刀斩了过来,三个字从她的口中吐出,“斩,缠,绵。”

一阵激烈的碰撞声之后,她收起刀来,深吸两口气,又是一刀斩来,“忘、相、思……”

合着她此来,以大成的无回刀意,修出了四式刀法:斩缠绵、忘相思、断情、无念!

这就是刀意高出刀势的缘故,刀势大成的无欲,只是忘却气势的本源,忘却水之向下,火之炽热,而无回刀意,却是刀者要忘却自身,除去杂念,一刀既出绝不回头。

刀势修形,刀意修念。

“这就是你的秘密武器吗?”陈太忠放声大笑,手中的宝刀却是不慢,第四式将自身牢牢地护住,“好像有点不够啊。”

楚惜刀先是分别使出四式,接着又连环使了一遍,然后又分别使出四式,这一次,她却是在细心地观察对方的刀法。

三番使完,她直接落到地面,一盘腿就坐了下来,眼睛也闭了起来——她在消化这一战的收获。

陈太忠也缓缓地落下,背着手无所事事地东看西看,凭良心说,楚长老对刀道的执着和狂热,他还是相当佩服的。

虽然每次切磋完之后,她要及时感悟刀意,他还得帮着护法,但是他也没什么怨言——有追求并愿意付出的人,是值得敬佩的。

不过这次护法,他总觉得哪里有点怪异,于是冲某个方向扫一眼,一脸的狐疑。

矮胖汉子和长髯道人,正在门里通过玉镜观战,两人都是真人,但是像这么高水平的刀修之战,等闲也难得一见,小刀君和东易名的多次切磋,他们看过几次。

而这一次,是楚惜刀晋级高阶天仙,并且修成四式无回刀意之后的第一战,两人正好有闲,就又旁观一次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