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七十九章 暴露

面对陈太忠的问话,楚惜刀微微颔首,“我在六级上,已经卡了四十余年。”

就算卡了四十余年,她也才三百岁,而且六级到七级,是个大坎,只要过了这个坎,晋阶八级和九级,就容易多了。

当然,终身卡在七级或者八级上的修者也不少,但那是没有继续冲级的资本了。

而楚长老不同,她的根基打得极牢,人也年轻,身体也没什么暗伤,因为宗门的重视,她也不缺修炼的资源,接下来的八级和九级,基本上是毫无悬念。

可以说,她现在已经是半只脚迈进了真人的门槛。

但是楚惜刀并没有什么太得意的样子,反倒是好像觉得,这四十多年卡得有点久了。

对她的淡然,陈太忠没觉得奇怪,天才的骄傲都是类似的,他非常能理解这个,事实上,他并不认为,自己也会在天仙六级停留四十年,那还真不够丢人的。

于是他点点头,笑着一抬手,“恭喜了,请上岛小坐。”

当然,楚惜刀心里还是有些欢喜的,她落到岛上,从储物手镯里取出一张椅子,直接在石桌边坐下,“要说起来,这次晋阶成功,还是无回刀意大成时,带来的契机……从这一点上讲,东先生于我有恩。”

“大成了?”陈太忠愕然,半年之前两人最后一次交手,小刀君还欠缺一点火候,被他的第四式挡得死死的,他甚至只使出了三成战力。

那次,楚惜刀气得转身就走,还说不到无回刀意大成,再不来跟他过招,哪曾想这次她来,不但是晋阶了,无回刀意也大成了,他干笑一声,“双喜临门啊。”

“其实只算一喜,我是刀修,无回刀意大成,可以帮助突破瓶颈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,“我有意在百年之内,将刀意修至大成,借以成就真人。”

陈太忠先是一愣,然后笑着点点头,“好志向,我支持你。”

“所以今日,特来领教阁下的刀法,”楚惜刀看他一眼,眼中有些许的狂热,“我中阶时,不是你的对手,但是现在高阶了,总是可以……咝~”

话说到一半,她倒吸一口凉气,以小刀君的镇定功夫,眼中也禁不住冒出了骇然之色,她一指陈太忠,不可置信地发话,“你……又晋阶了?六级天仙?”

陈太忠在六年前晋阶五级天仙,当时就把小刀君纳闷坏了。

她可是看着他从三级晋阶四级的。

当然,东先生成就三级天仙有多久了,她并不知情,倒也没在意,但是刚刚过了四年,此人再次晋阶,成就五级天仙,这实在令她不解——哪有这样晋阶的?

就算董明远这种大能重生,也没这个晋阶速度。

陈太忠当时随口解释说,他在三级天仙停留得够久,积累够厚,所以晋阶五级是很快的。

楚惜刀并不是完全相信这个话,但这样的理由,也勉强解释得通——这种现象在风黄界也发生过,所以她就将疑惑丢在了脑后。

但是她真没想到,自己半年不来,此人竟然又晋阶了,这样的速度,实在吓坏她了——五级晋阶六级,你也只用了六年?

她不知道的是,其实陈太忠一年多以前就晋阶天仙六级了,只是他用了敛气术,将修为控制在五级。

没有人怀疑他的真实修为,他三级、四级天仙的时候,都被人细细探查过,当他晋阶五级,旁人惊叹还来不及,谁会想到,又过四年多,他就已经晋阶六级了?

这次他也是头疼,小刀君又来了,索性显出真实修为来,闻言他笑眯眯地发问,“那个啥,还比刀法吗?”

楚惜刀明显地郁闷了,她在六级天仙的时候,就打不过五级天仙的东易名,现在好不容易晋级高阶灵仙,无回刀意又大成了,就想着找回场子来。

她当然也知道,此人在四级天仙的时候,就力扛艾兹简的大圆满无回剑意,不过小刀君对自己有信心,她的无回刀意,只会比艾兹简的无回剑意强。

而且同为无回之意,刀意和剑意还是有很大区别的,无锋门的功法偏重力道,艾兹简所修的是重剑,但是大部分的剑,取的是轻灵飘逸和锋锐,重剑算是非主流。

而刀意就不一样了,重快二字才是主流,楚惜刀的太玄,就是如假包换的重刀。

所以楚长老认为,自己不会轻易地输了,哪怕会输,她起码也能支撑很久,这样的话,在交手中,也能收获不少感悟。

但是对方竟然又晋阶六级了,她是真的郁闷了——还能不能愉快地做道友了?

她沉吟一下,才狐疑地发问,“你这怎么又晋阶了……大能转世?”

“没有,”陈太忠摇摇头,很认真地胡说八道,“前一阵,我得了一桩机缘,就晋阶了,而且没准,我晋级高阶天仙也会很快……那机缘很大,不方便跟你说。”

楚惜刀盯着他看了好一阵,才出声发话,“我感觉你成就真人,可能还会在我前面。”

“这个嘛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心说何止成就真人在你前面?我晋阶八级天仙,没准跟你有先后,晋阶九级就铁铁超过你了。

反正他也不好多说,只能含含糊糊地回答,“机缘倒是不小。”

楚惜刀默然,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那机缘……是三颗青尊果吧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正端起茶壶来喝茶,听到这句话,好悬一口茶喷出去,他侧头盯着她看了好一阵,才轻叹一声,“原来……你是姓楚啊。”

楚惜刀也叹口气,微微地摇摇头,“东易名……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散修之怒,也会改名!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低声发话,“那解恩令,是小于的父亲给我的,我……他……你……你直说吧,他能留下来吗?”

“我就说嘛,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强大的一个刀修?”楚惜刀并不回答他的话,而是低声地喃喃自语,“原来是横行东莽的散修之怒……听说你的刀法,是碰巧买来的?”

“上古气修的传承刀法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别人想练,要废掉修为,重修气道,我修习的不是刀道,是气道。”

“哦?”楚惜刀听得眼睛一亮,侧头过来看他,“上古气修的刀法,在无回刀意和刀意之间,认为还有一个防守的境界?”

什么叫刀痴?她这表现就叫刀痴,论起道来,根本不计较对方是谁。

陈太忠对她的表现也很无语,不过,既然双方现在还没撕破脸,他也不介意回答对方的问题,“这个我不能肯定,因为气道和刀道终究是不一样的……我倒觉得,接下来该是刀意了。”

他在这十年里,也在没命地钻研第五式。

原本他以为,这就是捡漏捡来的一套不错的刀法,但是第四式修成之后,他温养的宝刀直接崩裂,又招来了一个辅助的本命法宝,然后使用刀法的时候,威力有极大的加成。

这一切的一切提醒他,这套刀法绝对不简单,所以他精研第五式,想着若是修炼好这一招,天仙里面大约就可以横着走了,遇上初阶玉仙,未尝不可以一战。

但是十年过去了,他硬是没领会出这一招来,只是大致地有一点感觉,使出来根本不成个体统,别说刀意了,也就是勉强能达到无欲的杀伤力。

楚惜刀沉吟半天,也不看他,而是直接发问,“多久能练成?”

“这个说不准,”陈太忠意兴索然地回答,然后又问一句,“海河能留下来吗?”

楚惜刀看他一眼,淡淡地发话,“我想,你是忽略了一件事:飞云楚家有几个天仙?”

“两个……吧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猛地心领神会,“原来你也是黑户?”

“没错,”楚惜刀转过身来盯着他,一字一句地发话,“你的身份和我的身份,都是曝不得光的……所以你没必要想得太多。”

“我有什么可想得多的?”陈太忠讪讪地一笑,“只不过放心不下海河这小家伙,要给我一个人的话,风黄界之大……哪里去不得?”

“那你就安生待在无锋门吧,”楚惜刀淡淡地发话,眉眼间是挡不住的豪情,“正好我也想见识一下,上古气修的刀意,究竟是什么样的气象。”

果然不愧是无锋门小刀君,别的不说,只冲这份知难而上的信心,就当得“刀君”二字。

陈太忠闻言,眉头微微一皱,“可是你无锋门,容得下我吗?”

“你不说,我不说,能有谁知道?”楚惜刀毫不犹豫地回答,接着顿一顿,她又提出一点建议来,“不过你这个晋阶速度,太惹人生疑了,你最好学一门敛气的技巧……我就是从你的晋阶速度上,猜出你是散修之怒陈太的。”

“我叫陈太……忠!”陈太忠好悬没把鼻子气歪了,这以讹传讹都传成什么样子了?

不过他更在意的一点是,“你不觉得,我这散修,对宗门和家族的杀伤力太大吗?”

楚惜刀不但是无锋门的长老,还是飞云楚家的子弟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