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七十八章 十年

陈太忠的要求,似乎有点霸道了,但这却是杜绝艾家找后账最好的方式。

艾书中当然也明白这意思,事实上,风黄界这么做的人并不少,通常是强势者放过弱势者之后,要来这么一句。

艾家和东易名,哪个更强势点,这不好说,但是很显然,对方是把自身摆到了“有资格不讲理”这个位置上。

艾书中心里不服气,但是看着软成一团泥的族叔,他也没胆子说什么,只得驾起青叶,转身默默地离开——他会将这话带回家族,至于如何应对,那是艾兹简考虑的问题。

第二天的时候,于海河来了,几个月不见,中二少年一下就变得成熟了不少,见到陈太忠,他先深深施个礼,“多谢叔父为小侄做主。”

这种大事,传得是很快的,毕竟是堂堂的艾家,栽在了外人手上。

昨天晚些时候,负责主持外门年比的执事,就找到了小于,很直白地告诉他——当天我可是努力救你了,而且救下来以后,也要为你治伤来的,是你说你有更好的药。

于海河身上,确实带了不少好东西,三多魔修的儿子,怎么可能拮据了?

执事如此说,当然是忌惮东易名:这可不关我事。

由此可见,陈太忠这次动手,会给小于带去不小的影响。

陈太忠没在意这些,反倒是问起,“艾书偃被逐出外门,没人说闲话吧?”

“说闲话又怎么样?”于海河很无所谓地回答,“叔父,我算看出来了,我没有根脚,怎么都跟那些家族弟子走不到一起,这两个多月我也看出来了,解恩令能让我入门,但是换不来那些出身家族的外门弟子的敬重。”

“何须他们敬重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他们怕你就行了。”

“怕倒是有点了,”于海河得意地一笑,“以往我想请假出来,师兄根本不答应,这次我一开口……他们就准了。”

总之,小于在外门待得还算舒心,跟来自家族的弟子交往不多,但是也交了几个朋友——关键是他性格豪爽,出手也大方。

不过老吴认为,小主人交的几个朋友,很可能是冲着他的灵石去的,“小主人在外门弟子中,过于阔绰了点,亏得有我这个老仆在,别人想打他主意,也要掂量一下。”

“切,”正在大嚼灵兽的小肥猪听到这话,忍不住哼一声,“你在不在,有什么差别,当我这神兽是假的?”

总之,大家许久不见了,酣畅地聊了一个上午,吃过午饭之后,于海河见天色不早,就要告辞,不过临走之际,他又期期艾艾地问一句,“叔父,这个岛……我下次可以带别人来吗?”

“男的女的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,然后哈地笑一声,“随便你好了,不过我只能给你划一块地,你的朋友不许乱走。”

“这个肯定,”于海河笑着点点头,“他们来这里,图的也是修炼。”

要不说外门弟子的日子,是真的不好过,都不能保证有灵地修炼,像钱雍江这种,更是要靠给陈太忠打杂,才换得在赤磷岛修炼的资格。

不过所谓的不好过,也是相对的,走出宗门后,他们还是散修们羡慕嫉妒恨的宗门狗——不能随便用灵地修炼?拜托,多少散修在成就天仙之前,见都没见过灵地。

以百药谷长老池云清为例,池家也算不小的家族了,分为南池和北池两个村子,每个村子都有高阶灵仙,但池家有人要登仙的话,还得去找别人借用灵地。

“反正你可以随便走,别人的话,你最好看着点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然后又想起件事情来,“对了,要不要我帮你弄掉艾书偃?那家伙没准要生事。”

“他肯定不敢明着来,”于海河笑着回答,然后冲小白猪一努嘴,“他敢来暗的,纯良保证让他死无全尸。”

“我也不可能一直跟着你,”小麒麟闷声闷气地回答,“不如我悄悄地吃掉他算了。”

“咦?”于海河很惊讶地看它一眼,“你不是说不着急种宝草,外门很有意思的吗?”

“我是听你们讲课挺有意思,”小麒麟很不好意思地回答。

其实它对跟着于海河进外门,一直是很排斥的。

虽然它跟小于的关系,比跟陈太忠融洽得多,但是小于修为实在太低,它有种耻于为伍的感觉,更别说它还指望着陈太忠帮忙种麒麟草。

然而,进了外门之后,有讲师为弟子们讲述修行,小白猪冒充宠物,也旁听了几次,一时间就上瘾了。

麒麟固然是神兽,但是它们最初的成长和修炼过程,基本上是一种本能,只有到达大妖也就是妖修这个层次,它们才会开始有目的地学习一些东西。

所以,讲师给外门弟子讲的,都是修炼中很浅显的东西,但是它却听得津津有味——以前根本没人给他讲这个。

“内门也挺有意思,”陈太忠赶紧安慰它,“不着急,先听课,海河对你这么好,你总不能让他被人暗算了,死无全尸吧?”

“叔父,您能不能不要这样说啊?”于海河登时强烈抗议,“我发现您说话,尤其是说坏事的时候,是特别灵的。”

“我就是个比喻好吧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。

“比如说您当初说位面战争,也是比喻……”

“快滚,再说我揍你!”

自打答应了于海河可以带朋友前来,没过几天,小于就领了四五个小灵仙前来修炼。

他原本是在门内修行的,但是执事听说,他能带弟子到赤磷岛上修行,直接就把他调换到宗产里修行了,只有讲师授课答疑的时候,才需要回门内听课。

一般来说,外门弟子在宗产修行,算得上是一桩苦差事,但是在宗产里有灵地,并且可以修行的话,那就方便多了。

遗憾的是,宗产里的灵地,大多也是被门里占了,还有部分是划给了附属家族,家族子弟为了在灵地修炼,都要打破头,怎么会再让进了宗门的子弟回来修炼?

至于带朋友入灵地修炼,那更是想都不用想了。

但是陈太忠这里,偏偏是个例外,他一个人占一块好大的灵地,不存在家族因素,反正这些灵气,他也用不完,多几个灵仙修炼,那真不算什么。

当然,若是来俩天仙蹭着修炼,这灵气可能就要紧张了。

总之,小于同学在外门,虽然是级别最低的,但是他有灵石,有叔父占据了一块灵地,那执事也愿意网开一面——弟子中多出点成绩,执事脸上也有光。

没过几天,跟着于海河混的外门弟子,就有七八人了,有个女弟子余懒懒,甚至专门从家里弄了条灵舟,帮大家快速度过这片沼泽。

逐渐地,赤磷岛上就有了几分生气。

陈太忠给于海河划出的地盘,大约有四五十亩,众弟子也不好只蹭着修炼,于是各显神通,在这地上不但搭建起了房屋,还修了一个练武场,以及诸多的修行设施。

后来还有人在这片地上栽种了树木,修建了一个小小的花园。

再后来,于海河身边的师兄妹,也逐渐固定了下来,就是那么十几个,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团伙,其他人想再挤进来,就不那么容易了——了不得就是偶尔能蹭着修炼一半次。

倒是有人心细,看到这条路走不通,就转头琢磨起打杂的差事了——钱家兄弟为赤磷岛打杂,其实也没多少事,倒是有大把的时间修炼。

所以赤磷岛上打杂的人,也渐渐地由两人发展到六人,这还是东先生不怎么跟外人接触,一般人很难跟他说上话。

不过,赤磷岛人烟日盛,主人陈太忠却是少有人能见到,此人不是在修炼,就是跟小刀君切磋,偶尔出一次门,谁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。

很多人都在奇怪,东上人这样闭塞地修炼,不跟外界接触,哪儿来那么多的修炼资源?

所谓修炼,可不仅仅是有灵地和灵石就可以的,各种修炼材料也不可或缺,大部分的修者,都是要卖掉自己的出产,购进自己的需求,才能维持下去。

比如说修习丹道的,要买药材,要炼丹,然后卖出丹药再购进药材,同时还要买些别的东西,才能持续下去。

刀修的话,多半就是要接任务,通过打打杀杀,赚了灵石之后买点修炼资源,才能继续修炼下去。

坐在家里闭门修炼的情况,确实少见。

修行无岁月,一眨眼间,十年时间飞速而过,于海河也修行到了九级游仙,等境界圆满了,就可以冲击灵仙了。

这时的小于才二十六岁,陈太忠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进境算不算快,不过想一想那被玉屏门看重的惠笑靥,三十多岁也不过才灵仙二级,似乎这个进度,也不算慢了。

这天,陈太忠正在修炼,猛地心有所感,侧头向远处一看,只见黄芒自远处急速地射来,猛地停在了大阵边缘。

楚惜刀站在那里,微微地一拱手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东道友,请了。”

“又来?”陈太忠的眉头微微一皱,这些年,他可是被这个刀痴缠怕了,“这才半年不到……咦,你晋级高阶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