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七十七章 强势

艾兹卧无言以对,楚惜刀也没兴趣跟他多说,而是转头看向陈太忠,“东道友那一招防守,着实高明,竟然挡得下艾长老的无回剑意,是个什么说法?”

陈太忠还没来得及回答,艾兹卧闻言,噗地又吐一口血,直接晕了过去。

艾家修为最高的艾兹简,剑修最强的一招无回剑意,都被这小子接下来了?

陈太忠看他一眼,也懒得搭理,只是谨慎地措辞,“这个刀法……怎么说呢?其间的奥秘,我也不是很清楚,咱们多切磋几次,你当有所获。”

“无回之后,不该是无意了吗?”楚惜刀的眉头一扬,“我本想成就真人之后,再习练无意的,眼下无回刀意,我略有所得,正说大成之后,就着手修习无意呢。”

她给人的感觉,是不爱说话的,但是一说到刀道,她的话就特别多,“东道友你对无意,又是怎么看呢?”

所谓坐而论道,就是她现在的状态,抛开门户之见,只谈对刀道的体悟。

然而,陈太忠注定要让她失望了,他一个下界飞升的土鳖,经常对常识性的问题都搞不清楚,哪里有论道的水平?

事实上,若不是有别人看出,并且喊了出来,他甚至不知道,无名刀法的第二式叫做无欲,第三式叫做无回刀意。

陈太忠只知道,自己这第四式,别人都没说是无意——楚惜刀没说,艾兹简也没说。

那么,这大概就不是无意,他笑着摇摇头,“无意境界,我还没摸到。”

楚惜刀听得眉头皱一皱,不过也没觉得意外,她还没听说过,谁在天仙阶段,就掌握了无意的,只有无锋门传说中的刀君,似乎在天仙阶段,窥视到了无意的一丝真谛。

但那已经是数千年前的人物,刀君后来修行,又是在上宗真意宗,很多事迹也不可考了,所以只是传言。

那么,楚惜刀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,“你说以后会常跟我切磋?”

“海洋要进内门,而且我又替他得罪了艾家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我打算在这里多呆一阵,等到九级天仙的时候,再离开不迟……不会让你为难吧?”

他想的是,从四级天仙到九级天仙,怎么也得三四十年,这样的时间,足够于海洋冲上灵仙了,等到小于中阶灵仙之后,他就可以放手离开了。

或者在那之前,他还会帮小于找些女人,抓着小家伙做传宗接代的任务,这样就完成了对庾无颜的承诺——当然,小于若能自由恋爱,找上他自己中意的姑娘,那是最好的。

然而,楚惜刀却是会错了意,她点点头,“借用灵地一两百年,这个主我还是能做的。”

在楚长老的印象中,从四级天仙到九级,怎么也得一两百年,用百十来年实现的,那都得是天降奇才,或者大能转世——类似于董明远那种妖孽。

“或者……”陈太忠有点受不了她的推论,忍不住提示一下,“或者用不了那么久。”

“你倒是信心十足,”楚惜刀对他的话,也不做评论,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个话题,“按说,我该答应你,把于海河推荐入内门的,但是……看一看艾家的行为,你觉得这样真的好吗?”

想毁约?陈太忠一听就不高兴了,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“你侄儿进外门,都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……很多人看着他不服,”楚惜刀一摊双手,“我要是不管不顾,推荐他进内门,想必别人还会卖我几分面子,但是这样,对他真的好吗?”

“没啥不好的吧?”陈太忠眉头一扬,他没有生养过子女,对教育后代,是很粗放的那种,“有压力才有动力,身为男人……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?”

“但是压力太大,可能会毁了他,”楚惜刀抿一抿嘴,眼中掠过一丝痛苦之色,很细微的那种,“反正你要在这里呆一两百年,待他晋阶灵仙之后,我再引他入内门,你看可好?”

可能毁了他?陈太忠从来没有想到,会有这种可能,但是细细想一想,他又不得不承认,这种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。

如果毁了小于,倒是正好可以专心生孩子,不过,若是庾无颜在世,恐怕也会更希望,他的孩子能有出息吧?

于是他点点头,“行吧,我就是怕你有意赖账……不赖账就行。”

“我还等着跟你切磋刀道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,“以你我的身份,一个内门弟子,也算是事吗?”

这个女人,实在有点不像女人,好像从来就没有什么情感,而且在言谈中,经常就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股傲气——也是发自内心的傲气。

两人正在交谈之际,钱雍鸿赶来汇报,“东上人,楚长老的侍女墨玉来了……旁边还跟着艾书中上人,那是一级天仙。”

陈太忠不知道艾书中是什么人,倒是楚惜刀出声,“艾书中是艾家小辈里第一人,一百三十八岁登仙,算是难得的天才。”

“一百三十八岁才登仙,也叫天才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让他俩进来。”

楚惜刀很认可他的说法,小刀君十六岁的时候,就是游仙八级了,一百零八岁时登仙,比她登仙晚三十年的,她真没觉得是什么天才。

在钱雍鸿的引导下,那俩人走了进来,墨玉递过来一个小花篮,里面是光彩熠熠的极品灵石,“长老,这是艾家送来的。”

艾兹简折了面子,没脸再来了,所以派了族中后辈来,而且他知道,艾家这次把楚惜刀得罪得不轻,所以先走楚惜刀侍女的门路,也算变相的道歉。

事实上,艾堂主更不想跟东易名打交道——那货说话实在太呛人了。

“交给东道友,”楚惜刀一摆手,然后看向艾书中,“你家那个小辈……怎么处理的?”

“退出外门,”艾书中是个小白脸,长着一个鹰钩鼻子,看人的眼光总有点阴气。

不过,楚惜刀不会在意,陈太忠更不会在意,楚长老大喇喇地发话,“没有废掉修为,是吧?那你艾家护短的名声,还真不是传言。”

“书偃族弟,本来就是很听话的,”艾书中的回答中规中矩,但是话里不但有些微的怒气,也有所指。

“听话我不知道,我知道他很无耻,”楚惜刀没兴趣关心艾家内部的恩怨,“你可以把艾教授带走了。”

艾兹卧都摔成一团泥了,目前还晕厥着,艾书中放出一片青叶,小心地把他搬上去。

这一搬动,艾兹卧醒了,他一摸手腕,“别动我,待我服食两颗丸药……我艹,储物手镯呢?”

艾书中那阴沉的眼光看一看楚惜刀,又看一看陈太忠,却是不敢说话。

这两位也不做声,楚长老是事不关己,而陈太忠则是不屑回答——来我家里闹事,还指望我客气?

“手镯里有玄天罡雷!”艾兹卧大喊一声,玄天罡雷是采自九天边际的罡风炼制而成,甚至可以灭杀初阶玉仙——如果那玉仙站着不动的话。

当然,玉仙不可能站着不动被人攻击,不过饶是如此,玄天罡雷也是威力极强的一次性攻击物品,可用于战阵,也可以用来攻击大阵。

陈太忠在赤磷岛上布下的大阵,勉力能挡得住艾兹简的一击,但是玄天罡雷的一击,大阵是承受不住的。

所以这玩意儿贵得离谱,市场上基本看不到,若是去拍卖场,没有八九十个极品灵石,就不要惦记——别嫌贵,这还是玄天罡雷不会拐弯,只能攻击固定目标。

能一击攻破天仙级防御阵法的东西,怎么可能便宜?一颗玄天罡雷,能破了一个称号家族的大阵——攻破一个称号家族,能收入多少?

所以这东西,基本上是市面买不到的。

艾兹卧的储物手镯里,值钱的东西并不多,大部分都在家里放着,但是只这么一颗玄天罡雷,就超过其他所有东西的总和。

艾书中当然也知道,这玄天罡雷,算是艾家的底牌之一了,现在在族叔的手上不见了,他忍不住硬着头皮发话,“东上人,我艾家已经支付了五十极品灵石,可否将储物手镯还来?”

他心里很清楚,艾家是触了楚长老的霉头,但大家都是无锋门的,事情不可能做得太绝,所以想解决问题,还是要找东易名。

陈太忠眼皮都不带抬一下,淡淡地吐出一个字,“滚!”

艾书中怨毒地看他一眼,却是不敢再说什么——这时候再说别的也没用,人家打定主意不给了,能怎么样?

于是他不再跟东上人说话,而是冲着楚惜刀点点头,“楚长老,那我就走了,您有别的话吗?”

楚惜刀微微地摇一下头,幅度极小,若不是盯着看,根本不会发现她的动作。

她对这种事情,兴趣原本也不大,都是无锋门中人,相煎何急?

倒是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算艾书偃那家伙命大,我跟你提个醒,你最好回去说一声,海河若是再遇到什么事,我不管你艾家参与了没有,只找你家的麻烦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