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七十六章 鸡飞蛋打

陈太忠有这个自信,所以说灭族的时候,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但是看在艾兹简的眼里,这味道就绝对不一样了,他好歹也是活了六百多岁的人,对方说话时有底气没底气,当然看得出来。

所以他根本顾不得计较,对方说艾家是垃圾家族,他满脑子想的都是:楚惜刀这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猛人来,是她派外的奥援吗?

关键时刻,还是楚长老发话了,“东先生,一百极灵,艾堂主是拿不出来的,你不如换一个条件,这事耽搁得久了,对大家都不好。”

“那就五十极灵吧,垃圾家族,就是这么垃圾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艾家有什么好的功法吗?”

“想看功法的话,传功阁里有,”楚惜刀沉声回答,“如果阁下肯出任本门供奉,可以翻阅阁中大部分功法。”

她早就有邀请此人入门的想法,尤其是刚才的战斗,让她越发地坚定了信心。

前不久,此人还是三级的天仙,挡她的无回刀意,挡得非常吃力。

但是没几个月,对方就晋阶为中阶天仙了,而且刀法也大进。

楚惜刀原本以为,这几个月自己在无回刀意上又有心得,进境真的奇快,也颇为自得,哪曾想到,东易名轻轻松松就挡下了她一刀。

更让她惊讶的是,以艾兹简大成的无回剑意,也被此人接下了。

想一想她曾经跟对方赌过,他需要接下她的无回刀意,才能将那小家伙引入内门,现在看来,这赌约更像是一个笑话。

所以为了宗门考虑,她再次开口延揽对方。

“这事回头再说吧,”陈太忠对此兴趣缺缺,不过就算为了于海河,他也不能马上拒绝,“五十极灵拿来,灵石到了,我就放人,还有……把那个艾书偃逐出无锋门。”

“艾……书偃?”楚惜刀听得眉头微微一皱,“这是什么人?”

“关他什么事?”艾兹简听得也是一怔,艾家在无锋门,真是根深蒂固,精英弟子两人,内门弟子十几人,外门弟子更是超过了百人。

不过艾堂主还真知道这个子弟,艾书偃年纪比较轻,修为也还可以,是艾家的杰出后辈之一,他还打算等其中阶灵仙了,走走门路,把人塞进内门弟子中。

至于说艾书偃打伤了于海河……艾堂主好歹是巅峰天仙,他是真不知道那些小事。

陈太忠少不得就要解说一下过程,“……三级灵仙挑战六级游仙,真是好大的威风,要不我说,艾家这个家族,是垃圾呢?”

楚惜刀也是才听说,居然有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,一时间柳眉倒竖,她倒是不好说果真是垃圾,但是也气得不轻——你堂堂的艾家,也能做出这种蝇营狗苟的事情来?

这事情虽然不大,可性质极为恶劣,更是明显地不给她楚某人面子,所以她冷冷地看艾兹简一眼,“艾长老怎么说?”

我艾某人做事,何须向你解释?搁在往常的话,艾兹简真敢蹦出这话来,小刀君就怎么了?我为宗门打生打死的时候,你还没出生呢。

但是现在,他还真不敢这么说,他面对的不止是一个楚长老,还有一个高深莫测的东易名,一句话得罪两个高手——这种蠢事他还真做不出来。

于是他哼一声,脸色很难看地发话,“这种事我并不知情,待我回去查明之后,自会给楚长老一个交待。”

说实话,他对艾家后辈做的这点事,也是有点不满意,藏头藏脑的,实在不是大家风范,艾某人做事,就习惯碾压。

不过这个时候,他不能直接表态,首先他确实不知道此事,其次,他倒是相信,族人做得出这种恶心事,但是他不能跟着楚惜刀的话走,否则别人看到眼中,还以为他怕了她。

陈太忠对这个回答相当不满意,“那你先去查,艾兹卧就在这里吊着,等你调查清楚给出交待,我再放人不迟。”

“小辈,莫要欺人太甚,”艾兹简冷冷地看他一眼,目光阴森恐怖。

“老货,你再叫我‘小辈’,我誓灭你全族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笑得阳光灿烂,“有种再叫一声试试?”

艾兹简不跟他打嘴皮子官司,事实上,艾堂主也有点忌惮对方的手段,于是扭头看向楚惜刀,“楚长老,艾兹卧不但是我族兄,也是咱无锋门师教院的首席教授。”

楚惜刀也认可这个理由,冲陈太忠拱一拱手,“东道友,可否卖我个面子?”

“好……吧,”陈太忠想一想,终于不情不愿地答应了,然后他提出一点来,“人可以暂时放下,五十块极灵拿过来,我才会放人,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。”

楚惜刀扭头看向艾兹简,艾堂主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——他还能说什么?

艾兹卧被放到了地面,赤磷岛的迷雾再起,周遭的人看到没热闹可瞧了,于是纷纷散去,只有几个好奇心特别强的,还驾着灵器,等在那里。

这几个内门弟子不怕激怒艾家,想必也都是有些来历的。

楚惜刀也没离开,她将艾兹卧的禁制解开,随手丢了两颗丹药过去,冲着钱雍鸿吩咐一句,“喂他吃下去。”

楚长老携带的丸药,效果自然不会太差,不多时,艾兹卧身子一震,猛地喷出一口血来,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“小贼……”

陈太忠一步迈过去,抬手就是七八个耳光,直抽得对方口鼻冒血,然后才冷哼一声,“我让你嘴贱……再胡说八道,我请你喝尿!”

艾兹卧被这几个耳光抽得头晕眼花,好一阵才缓过劲儿来,有心再骂吧,是真的怕对方做出那种恶心事儿来。

等他再次睁开眼,猛地看到了楚惜刀,忍不住出声发话,“楚长老,同为无锋门中人,你就任由外人这么辱我?”

楚惜刀冷冷地盯着他,也不回答,直盯得对方下意识地耷拉下眼皮,她才问一句,“你来抢赤磷岛的时候,有没有想到,是在辱我?”

艾兹卧登时无语,他当然知道,自己的行为,是大大地得罪了楚长老。

不过夺岛这个事,艾家一开始,是想过要绕过楚惜刀的。

对艾家来说,夺取赤磷岛,是必然要做的,他们早就将这个岛,视作自家的囊中之物了,为此他们还付出了不少的代价,以求其他势力退出争夺。

但是这灵地的争取,也不是说有就有,门中有人不同意再给艾家这块地,最起码,他们希望艾家能交出最少两块灵地,来换取这块大灵地。

艾家肯定不能同意,这一扯皮,事情就停滞了下来,起码是进展得非常缓慢。

当楚惜刀问灵地的时候,外事堂也不能说一块灵地都没有了,谁敢胆大到欺骗长老,只要被戳穿,执法堂分分钟教你学做人。

艾家知道消息的时候,已经晚了,楚长老连手续都办好了,艾家这几年虽然在门内风生水起,但是没谁敢来跟楚长老直接别苗头。

然而,这个事儿,也不能就这么算了,于是艾族就退而求其次,将眼光盯到了东易名此人身上。

最开始的时候,艾家想的是,跟东易名共享赤磷岛,岛这么大,姓东的你一个人,也用不完不是?你都招了两个钱家子弟打杂了。

共享此岛之后,因为姓东的是暂住,等此人离开,艾家就好顺势对此岛提出要求了。

这个设计是好好的,但是有楚惜刀横亘在中间,这事儿不好直接找东易名谈,于是才有了于海河在年比的时候受伤。

艾家就等着东易名找上门来,然后提出分享赤磷岛的要求。

然而遗憾的是,于海河受伤之后,东易名迟迟不见露面,艾家等得都不耐烦了,然后一打听,才知道此人出门了。

这让艾家挺恼火的,好不容易那人回来了,但是也不见什么反应,艾兹卧觉得此人性子太蔫,索性直接打上门去了。

凭良心说,艾教授存的也是漫天要价的心思,只是图着在气势上压倒对方,要让他真把东易名撵出赤磷岛,他还得掂量一下——不是不行,但是要考虑楚惜刀的想法。

当然,若是真撵出去了,艾家有艾长老撑腰,也不怕跟楚长老讲道理——你的这个道友没啥战斗力,根本是个骗子嘛。

总而言之,艾家还是比较用心地回避楚惜刀,他们在一开始,就考虑了这个因素。

然而,艾兹卧做梦也没想到,东易名的战力竟然强悍若斯,他目前还不知道艾长老都奈何不了对方,但是他知道,自己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擒下了。

估错了对方的战力,这件事就变得严重了许多,原本他可以说,是楚长老受了外人蛊惑,艾家看不过眼,所以才出手的。

可是现在的问题是:楚惜刀的道友,确确实实是高人,她并没有走眼,那他这个上门挑战,就彻底变成了对楚长老的挑衅!

面对小刀君的清冷的目光,艾兹卧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,只能在心里暗暗地淌血:你姓东的什么玩意儿啊,没事整那么高的战力做什么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