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七十五章 霸气刀君

陈太忠并没有指望,自己的神识攻击能奏效,他甚至不认为,他的攻击能造成多大的伤害——做为一个经常使用神识攻击的主儿,他很明白剑修的难缠。

然而,他还是使出了神识攻击,目的也很简单,为的就是求骚扰对方。

他这样攻击对方一下,没准自己受创会更严重,但是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是发起攻击的一方,也就是说,他有足够的心理准备。

哪怕承受了更严重的后果,只要对方有个短时间的停顿,足够他使出更多的手段。

下一刻,他的神识也是猛地一震,头痛欲裂,识海似乎开了锅一般,翻滚和沸腾着。

但就在同时,他强忍着不适,身子猛地前欺,一张嘴,一道白芒吐出,“去死!”

正是束气成雷神通,然而这神通,依旧不是他的绝招,起码他没有用缩地踏云的身法,无限拉近距离之后再下手——那样的效果会更好。

他只等将对方电得僵直了,然后再使用缩地踏云,再加一记神通,接着用红尘天罗将对方打包带走——这个人该死,但是不该这么快地死,而且好像……也不能随便杀。

艾兹简是真没想到,对方居然掌握了这么一桩神通,他的神识先是微微一震,接着就看到一道白芒打来。

这肯定不是好东西,艾堂主非常明白这一点,但是由于神识突然被袭击,他的反应就慢了一点,匆忙御剑避开,却还是被白芒扫到了。

在被扫到的一瞬间,他就知道不妙了——你妹啊,雷电属性的神通?

雷修从来都是令人头疼的,艾兹简对上雷修,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,他有防御雷电的初阶宝器,但根本没想过要祭出来,于是身体登时僵直了一下。

要坏事!艾兹简心里猛地一揪,身为战堂堂主,他经历的战斗实在太多了。

无锋门多少顽固的敌人,都是被他亲手斩杀的,所以他非常清楚,对方定然还有后手。

他甚至想到了,刚才的神识攻击,不过骚扰性质,雷电神通,也不过是第二波的骚扰。

艾家招惹此人,绝对是个错得不能再错的决定!

不过现在,说什么也晚了,艾兹简直接摸出一个虎头木雕来,随时准备激发。

这虎头木雕,乃是他的保命手段,就像宗门里被看重的弟子,都会有一块护符一样。

无锋门里,能给艾兹简做护符的人,是不存在的,他本来就是九级天仙了,若论战力,可与初阶玉仙一战,有哪个中阶玉仙,会闲得蛋疼,给他做个可以抵挡初阶玉仙的护符?

艾兹简这块虎头木雕,是替身木雕,只须祭出木雕,再大的攻击都是被木雕承受了——只有中阶玉仙以上修者的攻击,才可能会击毁替身之后,再寻找祭出人的本体。

简而言之,艾兹简发现,自己有陨落的可能,于是很光棍打算,用替身为自己挡一劫。

做出这个决定,是痛苦的,但是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,他没有别的道路可以选择——活着才是正理,死了的人,没人会在意,他们曾经多么强大。

这一刻,他甚至有深深的自责——早知道这姓东的如此强大,又何必来找此人麻烦?

然而,这世界上,终究是没有后悔药可卖的。

就在这一瞬间,猛地有个清亮的声音响起,“东道友,吃我一刀!”

一道黑色的刀光划破长空,猛地向陈太忠斩来。

“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病危?”陈太忠闻言,也顾不得找艾兹简的麻烦了,无名刀法的第四式,在圆环的驱使下使了出来!

他的第四式,能挡住艾兹简大成的无回剑意,于是也轻轻松松地挡下了这一刀。

挡下这刀之后,他才猛地眉头一扬,愕然发问,“你也修成了无回刀意?”

“很难吗?”一袭黄衫,自远处电射而来,英俊的少女冷冷地回答,然后才侧头看向手持木雕的艾兹简,“艾堂主……来我道友这里,有何指教?”

艾兹简闻言,眉头微微一皱,凭良心说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也不想正面对上楚长老。

艾堂主也是无锋门长老,排名还在楚惜刀之上,更是拥有战堂堂主这实职位置,不但极受人尊重,在门里的影响力也非常惊人。

但是与楚长老不同的是,他在表面的辉煌之下,也隐藏着浓浓的危机。

艾兹简只有六百多岁,做为巅峰九级天仙,有一定几率冲击玄仙,然而在早些年,他在一场大战中伤了根本,门派用尽手段,才将他的性命挽救回来。

无锋门大部分的高层都知道,经过那一场战斗之后,艾兹简的战力虽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,但终究是不可能再进一步了,注定无望真人。

与艾兹简的“前途无亮”相比,楚惜刀却是风头正盛的后起之秀,不到三百岁,就已经是六级天仙,刀道上造诣精深,整个西疆,谁不知道无锋门小刀君?

在大家看来,楚惜刀冲击玉仙根本不存在什么悬念,值得争论的是,楚长老是否能冲击玄仙,能在什么岁数的时候成就真仙。

艾兹简真的不想跟她打对台,现在的小刀君,或者还不是他的对手,但是人家迟早会成长起来,他要将她得罪得狠了,会该艾家带来灭顶之灾。

等成就了真人,楚惜刀想对付艾家,根本不需要亲自出手,有的是人为她前后奔走。

而她也无须将艾家连根拔起,把倾向于艾家的资源收回来一些,就可以坐视艾家的没落。

艾堂主沉吟好一阵,才哼一声,“楚长老何不看看,你的道友做了些什么?”

“经过我已经了解了,”楚惜刀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看来艾堂主对本座将灵地暂时借给道友暂住,是极其不满意?”

“对此事,此前我并不知情,”艾兹简矢口否认,但是他也有一个战堂堂主的担当,“但是现在说起来,我确实不满意,本门弟子修炼的灵地尚且不够,为何要借与外人?”

“这是在我的名下,”楚惜刀针锋相对地回答,她醉心刀道,对门内门外的事情,不是特别敏感,但是她也有自己的说辞。

“艾长老你名下几块灵地了?我楚某人除了长老修行洞府,可曾还有哪怕一块灵地?”

“我艾家子弟众多,你孤身一人……”艾兹简觉得她纯粹是胡搅蛮缠,然而下一刻,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登时一变,声音也低了下来,“我也没说,这灵地一定要给艾家。”

“被吊着的那厮,可不是这么说,”陈太忠一直在看两人斗嘴,听到这里,实在有点忍不住了,敢做不敢当,你算个男人吗?

“你闭嘴!”艾兹简冲着陈太忠一瞪眼,不怒而威,“我同楚长老说话,轮得上你插嘴?”

“老匹夫!刚才不是楚惜刀出手救你,你现在脑袋已经不在脖子上了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眼中是浓浓的杀气,“我不配说话……有种现在跟我到无锋门外走一遭,咱俩只能一个人活着回来,你有没有这胆子?”

“去就去,我怕得你来?”艾兹简眼睛一眯,阴森森地回答,他也是动了真怒。

大不了用掉替身木雕,他对活命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你一个区区的中阶天仙,就算再强,还能杀我两次?正经是我斩杀你的可能性很大。

“好了,此事到此为止,”楚惜刀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一个是我道友,一个是门中长老,你俩拼命,我不答应……就这么散了吧。”

“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。

艾堂主却是知道,这是楚长老在给他台阶下,他虽然不惧同对方拼命,但那是出于维护尊严的目的,才迎战的,要说一定要打生打死的话,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能全身而退。

对方敢信心满满地说杀掉自己,想必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手段。

但是艾兹简心里清楚,自己不能死也死不得,若是为宗门战死也就罢了,为了私利而死,这个后果太严重了。

所以对他来说,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,他沉吟一下发话,“总该把艾教授放下来吧?”

楚惜刀这才想起来,艾兹卧还在飞行灵器上吊着呢,于是看一眼陈太忠,“放人!”

“想都别想,”陈太忠断然摇头,“我在属地静心修炼,招谁惹谁了?先是这艾兹卧,然后是这艾兹简,气势汹汹地打上门来,你当我东某人是泥捏的?我维护大阵,不需要灵石?”

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楚惜刀冷冷地看着他,眉眼间也有点不耐烦。

不管再是什么道友,她终究是无锋门的人,艾兹简若是遭遇不测,也是无锋门的损失。

“一百极灵,赔偿我的损失,”陈太忠伸出一个手指来,冷冷地发话,“只要极灵,不要灵晶。”

“那你不如杀了我算了,”艾兹简气得笑了,前文说过,对宗门弟子来说,贡献度才是最重要的,他们不缺灵石,但灵石也不会很多,甚至有可能比不上普通的世俗家族。

更何况,在西疆这一块,有几个大型的灵晶矿,极品灵石却是少得可怜。

“你当我不敢杀你?”陈太忠闻言,轻笑一声,眼中是满满的不屑,“亏得你在无锋门内,若不在门内,你这种垃圾家族,弹指间我就灭你全族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