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七十四章 战九级天仙

那两个艾家子弟,不过是高阶灵仙罢了,吃陈太忠这么一喝,登时身子倒飞了出去,口鼻冒血地从空中掉落下去,摔进了沼泽里。

其他围观的弟子见状,又纷纷前去救人,乱作一团。

就在此刻,艾兹卧从昏厥中清醒了过来,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,那深入骨髓的痛楚,令他连张嘴都很难。

好不容易清醒了一点,他发现自己竟然是被倒吊在空中,而且外套也被剥去。

再往远处一看,有黑压压的一大片人在围观,细细辨认一下,里面有不少是内门弟子。

“竖子,欺人太甚!”艾兹卧用尽最后一点灵气,大喊一声,然后噗地喷出一口鲜血,再次昏厥了过去。

师教院的首座被人吊了起来,两个内门弟子重伤,这在无锋门里,也算相当重大的事情了,不多时,接到消息的外事堂副堂主也赶了来。

这副堂主正是给陈太忠办手续的那位,四级天仙,他凌空飞过来一看,艾教授果然被倒吊在那里,忍不住大声发话,“东易名,你意欲何为?”

陈太忠已经散去了护岛的迷雾,正坐在一张石凳上喝茶,闻听他发话,抬头看一眼,抖手打出去一道白芒,“自己看!”

副堂主却也谨慎,身子一侧,随手摸出一条长索,将那白芒卷了起来,细细一看,发现是一块留影石。

从留影石上看清楚经过,副堂主也坐蜡了:你艾家再嚣张,也不能贸然攻打别人的属地吧?你这么做,把我们外事堂摆在什么地方了?

同时,他心里也在暗暗地吃惊,心说真没看出来啊,此人才晋阶了四级天仙,竟然在一个照面间,就拿下了战力强横的艾兹卧。

想到此人三级天仙的时候,曾经跟楚惜刀切磋了一二,两人都没说经过,当时大家以为,楚长老毫无疑问是赢了,现在想来,没准还有些别的可能。

不过……艾家还有个战堂的堂主艾兹简,那可是九级天仙,楚惜刀对上都毫无胜算。

副堂主叹口气,站在空中拱一拱手,“这样,东朋友,给我个面子,先把人放下来……你看如何?”

给你个面子……你的面子多少钱一斤?陈太忠不屑地看他一眼,然后哼一声,“既然你来了,我就问一句,对于这种打上门来的恶徒,以无锋门的规矩,我杀得杀不得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副堂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按照以往的规矩,同门不得相残,哪怕是被人打上门,制服了之后,也是要交由门中处理。

但是这种情况,还不能套到东易名身上,此人根本就不是门中之人,不过是小刀君的刀道之友,在这里临时暂住。

正经是按风黄界的规矩,你欺上门来,被人打杀也是活该!

要说套着门规处理,也有变通的办法,但是这个事情,就要跟楚惜刀说,而不是跟眼前这东易名说。

可是艾兹简不好对付,小刀君同样不好惹,被誉为门中五百年才能出现一个的刀道天才,尚未晋级高阶天仙,就已经坐上了长老的位置,她身后,还有两大真人的支持。

这两位要是对起来,副堂主认为,自己的小身子骨也经不起折腾。

于是他叹一口气,“这个事情,要由戒律堂来裁定,我们外事堂没资格发表意见。”

陈太忠实在忍不住了,直接呛一句,“你都知道没资格了,还掺乎什么呢?”

副堂主被噎得不轻,不过他还是试图缓解局面,于是耐心地解释,“事情发生在我们外事堂的管辖区域,我们不能不管不问。”

陈太忠本来有心再呛他两句,但是想一想小于要在这里成长很久,而他终究是要离开的,终于轻哼一声,端起茶壶来继续喝茶。

副堂主正没个奈何处,身后又飞来一人,却是外事堂的侯堂主到了。

外事堂是无锋门的下三堂,侯堂主也不过才六级天仙,他看一眼吊在那里的艾兹卧,又看一眼下方正在喝茶的某人,沉声发话,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副堂主把经过简单一说,又将手里的留影石递给对方,“还好堂主你到了……你决定吧。”

我决定个屁!侯堂主看他一眼,拿过留影石扫两眼,直接发话,“去联系楚长老吧,这种事,你不会以为咱们外事堂能解决了吧?”

“我跟楚长老不熟,”副堂主断然拒绝这份差事,“还是侯堂主你去说吧。”

“那我走了啊,”侯堂主干脆利落地一转身,直接飞走了。

“好像我又做错什么了,”副堂主低声嘀咕一句。

事实证明,他的猜想没错,没过多久,远处一道蓝光闪过,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了大阵上空,身着蓝衣面目普通,他脚下踩着一把青色大剑,冷着脸发话,“放人!”

他的声音不大,但却带着浓浓的威严,是毫无商量的语气。

陈太忠抬头一看,眼睛微微一眯,“戒律堂的?”

“我让你放人!”中年男人冷哼一声,并不回答他的问题。

“我呸,你算什么东西?”陈太忠恼了,这一刻火气上头,他也顾不得考虑于海河的前途了。若对方是戒律堂的,他还打算拿出楚惜刀来抵挡,但对方明显不是戒律堂的,他连表面的客气都省了,“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,都能在我面前趾高气昂的。”

“混蛋,本座艾兹简,”中年男人眼睛一眯,眼中的杀气,有若实质一般放了出来,“乖乖地放人,我饶你不死!”

“切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头都不抬,继续端着茶壶喝茶。

“躲在这乌龟壳里,有用吗?”艾兹简冷笑一声,一抬手,人剑合一,重重地向大阵撞了过来,“死吧!”

砰地一声大响,大阵被撞得狠狠地晃了两晃,光芒也急剧地黯淡了下来,几近于无,一看就是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,剑修的攻击力,可见一斑。

“混蛋,我的灵石!”陈太忠怒喝一声,身子不见作势,凭空就出现在了艾兹简的面前,一抬手,狠狠一刀斩了过去,“我让你张狂!”

砰地一声大响,一刀一剑,在空中重重地相撞,陈太忠固然不好受,但是艾兹简更难受,他的身子足足退了五六百米,才稳住了身形。

“无回刀意吗?”艾兹简却是愈挫愈勇,他长啸一声,冷冷地发话,“果然是天才,不过……死了的天才,就不是天才!”

话音未落,一道剑光有若匹练一般,划虹而至,凌厉无匹地斩了过来,气势恢宏庞大,直似要划破空间。

这正是艾兹简的拿手剑招,剑问苍穹,对方使出的是无回刀意,他就拿无回剑意来还击!

战堂是上三堂,是无锋门负责征战的堂口,可以说集中了门中最能打的弟子,而艾兹简身为战堂堂主,战斗力根本不用说。

能跟战堂相媲美的,只有同为上三堂的执法堂——没有战力,谈什么执法?

艾兹简的无回剑意,已臻大成,无锋门的剑修,水平其实很一般,修重剑的艾堂主,居然能将无回修至大成,确实有狂傲的资本。

而且他的无回剑意,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剑破万法,除了无坚不摧之外,在气机牵引之下,还可以折向追击杀敌,令人躲无所躲,只能硬接。

什么叫大成?这才叫大成!

陈太忠若是想躲,应该还是可以躲得掉的,他缩地踏云的身法,也不是白给的,只不过躲避的过程中,肯定要费点事。

但是他根本不躲,手中长刀舞动,在身前布下了薄薄的一层刀网,硬生生地迎接这一剑。

只听得铮铮铮连响,那薄薄的刀网不住地向后凹陷,但是几息过后,剑势肉眼可见地减速,而那刀网,却依旧坚挺。

艾兹简冷漠的脸上,终于出现了一丝惊愕……这样的刀法,能输给楚惜刀?

我好像,算错了什么,还是说,有人故意阴艾家呢?

他正琢磨其间的因果,只听得对方长笑一声,“混蛋,这点手段,也敢攻击我的宅院……你去死吧!”

下一刻,又是一记无回刀意斩来,而这次的威力,比上次还要大上那么一点。

不过尔尔罢了,艾兹简做为一个已经参透无回剑意的修者,倒是不怎么把对方的刀意放在眼里——你有的我也有,比修为,你可是差我不少。

然而,就在他接这一刀的时候,只觉得神识猛地一震——我去,你四级天仙的神识,还敢对我九级天仙做出攻击?

前文说了,这神识攻击,最难奏效的,就是针对剑修,其他还有兽修——剑修的意志,通常都非常强大,心智也非常坚定。

一个区区的四级天仙,想要用神识攻击九级天仙的剑修,不啻是痴人说梦。

艾兹简就根本没想过,对方会用神识攻击——风黄界怎么可能有这么愚蠢的人?

正经是,他虽然神识强大,但是大部分的神识修炼,都用在御剑上了——他驾驭的是重剑,比普通的剑修,更要耗费神识。

所以他也没想着,要通过神识攻击对方。

不过,四级天仙拿神识攻击他,那真是开玩笑了。

然而,陈太忠的攻击手段,又何止是神识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