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七十二章 醉翁之意

吃了这小丫头的嘲笑,陈太忠也觉得,自己这么试验有点冒傻气。

当然,他不会跟小丫头一般见识,只是冷冷地看他俩一眼,拎起高阶宝刀,将四级天仙的气势微微展示出来,冷冷地看着两人。

那老翁是个识好歹的,拉着自己的孙女向后退去,“打扰上人了,我们只是远远地看到,有人从天上掉下来了,有点好奇……这就走,这就走。”

在风黄界里,观看他人修炼,本来就是大忌,更别说是观看一个上人修炼了。

看着一老一小仓皇离开,陈太忠猛地有点意兴索然:这么试验防守能力,也确实给别人一种神智不正常的感觉。

可恨的是:圆环的进攻能力实在太差啊!

看一眼不远处几达两米的深坑,那是他从天上掉落砸出来的,再看看相邻不远的一米的坑,那是虚幻的圆环砸出来的。

同样是虚幻的东西,为什么老易的尾巴幻化出来,就有那么大的威力,而我这法宝的威力,就只有这么一点点?

算一算时间,他出来已经有十天了,也该回去了,虽然是成功晋阶了四级天仙,但是遇到这个诡异的法宝,让他的心情不是那么好。

“气死我了!”他大喊一声,手中的长刀猛地斩出,正是无名刀法第三式。

只听得轰隆隆一声大响,响声过去之后,他竟然将地面劈出一条长达三百余米,宽有三米,深有七八米的一条大裂缝出来。

“我去,晋级中阶,无回刀意的威力变得这么大了?”陈太忠登时傻眼,直到裂缝里有泉水汩汩地冒出来,他才回过神来,“这是……我还没收起圆环?”

有了这个发现,他再次兴致勃勃地试验,最后得出一个结论。

圆环用来防守,是很强悍的,但是用来进攻的时候,只能算是辅助法宝,能极大增强手上兵刃的威力,自身并没有多大威力。

作为辅助法宝,攻击的时候,圆环甚至不需要祭出体外,只需要用意念驱动,加成于手上的兵器,就可以达到目的。

这可是个极大的发现,而且非常有用。

陈太忠靠着驱动圆环,甚至可以很轻松地使出无名刀法的第四式,根本不需要蕴养宝刀,而且……刀不会爆!

这第四式就算练成了,想到楚惜刀一脸铁青的样子,他心里隐隐有点期待。

把第五式也练一下吧,陈太忠有这个打算,在他的印象中,第一式是初阶灵仙时练成的,第二式是中阶灵仙时练成的,第三式是高阶灵仙时练成的。

那么第四式,应该是初阶天仙时就该练成的,不过他有点小看防守刀法,一直没有认真修炼,结果临到突破,才修炼成第四式。

或者说,因为修炼了第四式,他就有了冲中阶天仙的机缘。

那么现在中阶天仙了,也该考虑练一下第五式了?

不过他大致地看了一下第五式的刀法,觉得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,心说离开了这么久,还是先回无锋门吧。

这第五式,慢慢练也不着急,反正才晋阶中阶天仙,日子长着呢。

起出石头下的小塔之后,他轻松地向无锋门走去,这次不但晋阶顺利,而且还摸清了圆环的使用方式,真是双喜临门。

自打小塔变作通天塔之后,他一直苦于没有一个合适的防御手段,现在好了,这小圆环自身就有强大的防御能力,更别说在它的加成效果下,无名刀法第四式,防守能力一定强得可以跟乌龟壳相媲美。

尤其难得的是,圆环还能增加攻击的强度,果然法宝就是法宝,虽然不尽如人意,目前看来也是足够了。

莫不成这气修的法宝,就该是先重防守,后重进攻的?陈太忠心里有点隐隐的猜测。

不管了,等将来有时间了,再去一趟东莽,找那老龟问一问,这圆环是什么来历,老货若是不识趣的话,就把丫的龟甲一块块地拆开……看你丫扛得住不!

数万里之外的烈焰龟正在酣睡,猛地眼睛一睁,把巨大的龟头探出壳外,狠狠地打了两个喷嚏,然后疑惑地四下看一看,发现没什么异常,才一缩头,继续呼呼大睡。

陈太忠再次回到无锋门,在守卫那里验过身份之后,径直向赤磷岛走去,至于说销假……收回玉牌的事,交给钱家兄弟就可以了。

他没注意到,身后的守卫看向他的眼神,有点不对劲,待他走得远了,守卫又偷偷地摸出一只通讯鹤来……

陈太忠一边走,一边左右张望,接下来,他是要练无名刀法第五式的,而那小小的赤磷岛,已经不太合适他习练招数了,所以他有必要在宗产内找个冷僻一点的地方。

第二天上午,他来到了赤磷岛,老远就看到钱雍鸿和另一个钱家人站在沼泽边,张头张脑地四下看。

陈太忠给钱家兄弟的两个名额,是可以轮换的,钱雍江出去做任务了,钱家的别人能来顶替,而钱雍鸿这家伙基本上没啥任务,泡在这里的时间最长。

“东上人您回来了,”钱雍鸿隔着老远就打一声招呼,“我们早就等上了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边走一边发话,“那什么,回头你帮我去外事堂打个招呼,说我回来了……这几天有什么事儿没有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钱雍鸿的脸上,泛起了一丝不安。

“嗯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淡淡地看向他。

“是于海河……您侄子被人打了,”另一个钱氏族人反应很快,嘴也很快,他有邀功的心理,“我们已经跟他们交涉过了。”

交涉?陈太忠的脸,刷地就沉了下来,“谁干的?”

“是一个外门的师兄,”钱雍鸿讪讪地回答,“三级灵仙,我尚未正式入门,不好跟他动手。”

陈太忠心里火气直冒,但是听到他最后一句,就有点奇怪——你都不好动手,那厮怎么敢动手,“门内弟子,不是不得内斗吗?”

“他是在年比的时候被打伤的,”钱家的另一个弟子嘴很快,“每年弟子都有考校,排位在前列的弟子,可以享受一些好处。”

陈太忠虽然不在宗门,但是对这些规矩,也还是有所了解的,“那点好处,海河怎么可能看上眼?他不比不就行了?”

“是那位师兄强要跟他比,”这位的嘴角,泛起一丝苦笑,“下手还特别狠。”

“大欺小……是吧?”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
“这个事情,要分两个角度来看,”钱雍鸿终于开口,“于海河身为游仙,却被特许进了外门,有些弟子心里不服气,这个是不消说的。”

“然后三级灵仙就挑战六级游仙?”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,“这个灵仙,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第二个角度就是,此人的叔祖,乃是门中的大人物,”钱雍鸿的目光有些游离,“他们早有心思拿下赤磷岛这块灵地,一直未能如愿。”

“我艹,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又是一皱,合着不是有人闲得没事欺负小于,而是我这个阿舅,给他带去麻烦了?

正是因为如此,他越发地不能忍了,“小于伤得怎么样?”

“左腿被打断了,”钱雍鸿耷拉下眼皮,不敢看他的眼神,“不过旁边的执事营救及时,只是皮肉之苦,能救治回来……他们也不敢下更狠的手。”

宗派里也存在纷争,说什么同门不得内斗,但是出现这种情况,其实不算意外——关键是有个年比的平台,在平台上失手,这不算内斗。

当然,钱雍鸿心里也清楚,若不是于海河身后有其叔父,还有小刀君楚惜刀,对方就算“错手”杀了于海河,也不会受到太严重的惩罚,了不得就是逐出门去。

陈太忠心里清楚,腿被打断,对修者来说,确实不算多大的事情,事实上还不如内脏受损严重,但是这个耻辱,他真的无法接受。

这相当于地球界的当面打脸,要说伤害并不严重,但是侮辱的性质很浓。

所以他冷冷地发问,“门中哪个大人物?”

钱雍鸿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艾家,伤害于海河的,是艾家子弟艾书偃,他的叔祖,是战堂堂主艾兹简。”

“不过是九级天仙罢了,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然后一抬腿,迈步上船,“你通知于海河,让他来见我……我给他的护符,他当成什么了?”

他觉得小于有点迂腐,有天仙的护符,还能被初阶灵仙打断腿,这让他无法忍受——你老爹可是阴险狡诈,让无数人头疼,你这算是庾无颜的种吗?

当然,艾家敢如此胡来,他也是放不过的,不过目前他要先了解一下,小于到底受了多大的治,同时,他打算给小于炼制一块攻击型的护符。

等到下次年比,小于可以单挑那个什么艾书偃,护符放出去,直接杀了人就是,倒要看那战堂的艾兹简说什么。

他这么想,一是为了磨练小于的心性,二也是不想随便出手,坏了门中不得内斗的规矩。

然而,就在登岛后没两天,就只听到一声长啸,有修者自远方而来,直接飞到了赤磷岛的上空,直接高声发话。

“来历不明、欺世盗名的东易名何在?艾兹卧前来拜访,你若乖乖让出赤磷岛,我艾家不为难你……否则后悔晚矣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