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七十一章 诡异的环

对于突然冒出来的这个“东易名”上人,楚惜刀又将此人安置在宗产,无锋门不可能不关注。

不过对方持有宗门解恩令,又送了侄子入门修行,关注得太狠,也不是那么回事,门里就是指派了几个人,默默地观察,并不主动上门盘问。

陈太忠出门时,一路缩地踏空,气息又不稳,观察的人就知道,这家伙不但身法惊人,而且快晋阶了,着急出门,应该跟晋阶有关。

大家不太理解:想晋阶的话,在无锋门晋阶不是更好吗?这里没人干扰。

还有人提出,跟踪一下这家伙,看这厮在搞什么鬼,不过想到此人的速度,也是有点头疼:这速度,真人才可能跟得上。

于是跟踪的事情,就此作罢。

但是陈太忠不知道这些,他出了无锋门之后,依旧是一路缩地踏空,而且行进之中,时不时还冲着后方来一个束气成雷——群伤的那种,威力不甚大。

他不是要伤人,只是想将可能的跟踪者逼出来。

反正他现在灵气充沛,不怕这点小小的消耗。

狂奔出一百多里,他又隐身狂奔两百里,才找个稀疏的小树林,找块不起眼的石头,直接将小塔塞到石头下面,才一闪身进入小塔。

进入之后,一眼看到的依旧是那块硕大的玉石,而此刻的玉石之外,狂风正酣,是阳潮来临的景象。

陈太忠也不犹豫,直接一步迈出,就踏到了玉石外,整个身体任由阳潮冲刷着,人却是已经缓缓坐下,默默地打坐搬运。

不知道坐了多久,天上又下起了冰雨,阴潮来了。

他打坐三天三夜之后,猛地觉得身体一轻,横亘在胸腹处的隔膜砰地炸开,下一刻,无穷无尽的灵气,向他的身体涌来。

中阶天仙了!陈太忠非常清楚这一点,而通天塔内绝对不缺灵气,大股大股的灵气,不住地冲刷着他的身体。

又过一天,境界稍微稳固了一点,他内视一看,这才发现,那青色的圆环,在他的丹田处安了家,经过灵气的冲刷,显得越发地晶莹剔透。

“这个……是个什么东西?”他不得不直面这个问题,是蕴养吗?可是哥们儿蕴养的宝刀,也只是有一丝感应,没有钻进丹田啊。

下一刻,他想到了一种说法,气修是可以祭炼本命法宝的。

但是本命法宝这个东西,离他有些过于遥远,首先那是玉仙阶段才可以祭炼的,一旦法宝成型,威力大得惊人,若是再配合气修的神通,则无往而不利。

天仙阶段,对气修来说只是打基础的,祭炼要选在玉仙时期,当然,天仙阶段的气修,倒是可以收集祭炼法宝的材料了。

没错,气修要先收集材料,然后将材料祭炼为法宝,接下来才能蕴养,而不是说,随便拿个什么灵宝之类的,炼化了养成为自己的法宝,其中的步骤,需要气修自己来完成。

但是,陈某人尚是天仙阶段,就有这么个小环钻进了丹田,不但少了祭炼的过程,而且似乎还是……直接炼化?

这未免有点挑战他的认知。

然而,这几天挑战他认知的事儿,实在多了一些,陈太忠也有点见怪不怪了。

既然猜到了这种可能,他就要尝试证明一下,这东西是不是本命法宝。

证明的方式很简单,本命法宝是可以祭出体外伤人的,哪怕这法宝还没有温养好,但是能祭出体外即可,威力什么的,陈太忠也暂时不追求。

于是他定下心神,内视丹田,缓缓地控制着灵气,慢慢地裹住那个小环。

做到这一点,其实并不是很容易,丹田是修者的根本,是气之源。

修者能控制灵气在经脉里游走,但是进了大本营,就是百溪汇海,混沌做一团了。

这个时候,就要通过意念来控制,尤其是陈太忠从未祭炼过这小环,想要驱动它,还真不是一般的困难。

不过有意思的是,他对这个小环有点感应,像是前一阵对宝刀的感应一样,不多的一点点,却绝对是客观存在的。

他尝试着驱动了两次,觉得异常地艰难,再小心地加大点力度,还是不行,倒是消耗掉了不少的灵气,识海也昏沉沉的。

必须休息一下了,陈太忠这时才发现,自己没尝试了几次,身体和精神都已经疲惫得厉害。

不过多次的尝试,让他隐约确定了一点,那就是:驱使这个圆环,不会对他自身造成什么影响,如果没有得出这个结论,他是不会毫无保留地全力驱动的。

接下来就是恢复精力了,这次他也没在阴阳潮下恢复,而是走回了大玉石。

陈太忠静坐了一个对时,感觉身心全部恢复到最佳状态了,于是静气凝神片刻,猛地驱动那个圆环:你给我出来!

下一刻,他只觉得天旋地转,眼前登时就是一黑。

这是……晕倒了?他晃一晃脑袋,然后才猛地发现:那啥,这不是我藏小塔的小树林吗?

合着不知不觉间,他就出了通天塔,此时正值夜间,所以他眼前“一黑”。

我去,陈太忠一时间悲愤莫名:我是让小圆环出丹田来,不是让我自己出通天塔啊,这还有没有道理讲了?

慢着……眼前这青蒙蒙的,是个什么东西?圆环的虚影?

再一内视丹田,他乐了:原来这小圆环,还真是能祭出体外!

不过祭出体外的小圆环,是朦朦胧胧的,不像是实质的存在,倒像是个三维立体投影。

也不知道这圆环的威力如何,他有心操纵圆环尝试一下,猛地发现身体又变得异常疲惫,一身灵气消耗得七七八八,识海也沉重异常,念头转动困难,昏昏欲睡。

这种状态,还是先回通天塔休养吧,陈太忠收起圆环,身子一晃就消失了。

好消息是,他收回圆环,并没有花费多少气力,这也是驱使法宝的特性。

然而,他不知道的是,那青色的圆环化作雾影出现的一刹那,西疆大漠深处,一具坐着的泥像猛地睁开了眼睛。

这不是泥像,而是一个人,他眨巴一下眼睛,任由厚厚的沙尘从眼皮上跌落,然后茫然地四下看一眼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西雪高原深处,一个龅牙大汉正坐在一处山洞里,看着外面的皑皑白雪,兴高采烈地烧烤食物,猛地全身一震,蹭地就站起了身子。

山洞过于逼仄,他的身材又高,脑袋重重地撞到了洞顶上,大块岩石扑簌簌地掉落下来,他却毫发无伤,只是皱着眉头感受一下,“这是……好熟悉的感觉。”

中州,皇城旁的一处园林里,一个妙龄女子正在独自打着棋谱,猛地似有所觉,将手中棋子向棋盘上一丢,侧头看一眼西方,然后又转头回来看棋。

片刻,她轻叹一声,“果然是横空搅局的棋子,这天机……越来越乱了。”

东莽青石城外,一只硕大的烈焰龟正在酣睡,一瞬间,它的呼吸有些许的停顿,接着鼻子里重重地喷出一股气来,直吹得草木横飞。

下一刻,它又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中……

虚化圆环的出世,惊动了太多强大的存在,不过似乎只是模模糊糊的天机感应,没什么人有过激的举措。

陈太忠并不知道外界发生的这些事,接下来的三四天里,他在孜孜不倦地尝试圆环的使用方式。

通过多次试验,首先他得出一点结论:在通天塔内,是祭不出圆环的,如果要强行祭出,必然会被挪移到通天塔外,而且要损失大量的灵气。

其次,这个圆环使用得次数多了,是要温养的,而且温养越久,使用效果越好,不过其间也要花费大量的灵气和意念。

第三,就要说这个法宝的威力了,这家伙的攻击力极其逆天……略略高于中阶灵仙的全力一击,比之战力稍高的高阶灵仙,就差了不止一筹。

简而言之,这圆环的攻击力极渣,而且根本无法和束气成雷神通配合使用,陈太忠不死心,试了很多遍,终究只能颓然放弃。

没天理啊,圆环明明是气修的法宝,束气成雷也是上古气修的神通,怎么能配合不到一起呢?

这种能自动跑进丹田里,明明感觉是很神奇的法宝,居然如此地不堪大用,陈太忠心里这个憋屈就别提了。

好吧,攻击力不行,再试一试防守好了。

这圆环防守的效果,却是奇佳,这一次是真的奇佳,陈太忠为了测试它的效果,不惜飞上数千米的高空,收了灵气笔直下坠,硬生生地将地面砸出一个两米多深的大洞,自身却毫发无损。

然后他又竖一把中阶宝刀在远处,自己加速强行撞过去……

说句实话,为了测试圆环的防守能力,他也是蛮拼的了。

下一次,他换一把高阶宝刀,自己再次撞上去,感觉毫发无损,心里正高兴,猛地听到有人在不远处嘀咕,“爷爷,这个人好傻啊,他是不是要自杀?”

他侧头看去,却是一老一小站在远处,正冲着他指指点点。

老的是一个中阶的灵仙,旁边站了一个少女,七级游仙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