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七十章 哀鸣的刀

陈太忠对御刀飞行,其实不怎么感兴趣。

这种飞行方式,他一开始是忽略了,而且他手里有了聚气缩地的步法之后,就更将御刀飞行抛到了脑后,再没重视过。

现在他倒是可以弥补了,但是有意思吗?他的缩地踏云身法,不比御刀飞行强?

就算玉仙之后,御刀飞行的速度还可以提高,玄仙之后更可以提高,但是陈某人手里还有万里闲庭步法,御刀飞行赶得上万里闲庭吗?

他实在不认为,自己有修习御刀飞行的必要——哪怕楚惜刀很看不上他这一点。

所以他一直就忽略了此事,不过现在,他终于要面对这个问题了。

御刀飞行,是刀修才能做到的,而身为刀修,一定要注重本命兵器的蕴养,而他所修习的无名刀法,又是非常坑刀的刀法——本命兵器爆掉,那就得重新蕴养了,还会连累修为。

这个问题……有点无解啊。

陈太忠想来想去,终于横下一条心,也不管那么多,继续蕴养那柄高阶宝刀,至于说蕴养到什么程度——蕴养到能御刀飞行的程度。

眨眼之间,两个月一晃而过,这一天,陈太忠正在蕴养宝刀,猛地心血来潮,细细一感受:竟然跟宝刀生出了一丝感应。

他都不用尝试,就知道自己已经蕴养成功,这种直觉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,他非常确定,现在自己绝对可以御刀飞行。

陈太忠又稳固了两天,然后才驱动宝刀,做自己生平的第一次御刀飞行。

第一次飞行不太成功,虽然他已经很小心了,还是差点钻进沼泽里。

然而,经过半天的熟悉之后,他已经可以很熟练地御刀飞行了。

但是……这把刀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掉,陈太忠看着跟自己生出感应的宝刀,有点莫名的感慨:不用你吧,招式没效果,用你的话,那刀法太坑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是打算修炼第四式了,于是他好好地休息了一个晚上,第二天一大早,他精气神圆满地尝试第四式。

然而,刀一挥起来,他就有了很好的感觉……这次一定能成的。

果不其然,他完完整整地使出了第四式,酣畅淋漓地使了出来,刀光不再是雪亮,而是一片虚影,若有若无的样子。

但是他心里清楚,这一刀,绝对防得住楚惜刀的无回刀意,看似薄薄的虚影,却绝对是难以逾越的天堑。

然而下一刻,悲催的事情发生了,那跟他有一丝感应的宝刀哀鸣了起来,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哀鸣,宝刀若有神智,它应该是在啼哭和颤抖。

然后,蕴养出感应的高阶宝刀,轰然炸开。

陈太忠登时就呆在了那里:蕴养多日的高阶宝刀,随便一式刀法,竟然炸裂了。

这还能不能愉快地练刀了?

不过紧接着,他觉得冥冥之间,有什么东西在欢呼雀跃着,他聚气凝神好一阵,才隐约感觉到,这个东西……好像在我的须弥戒里?

他将神识探进须弥戒,才愕然发现,生出感应的,竟然是……一个青铜门环!

是青石城外,那只老龟吐出的青铜门环。

这有点不科学吧?陈太忠肯定按捺不住好奇,直接将青铜门环取了出来——莫非说能开启的密库,就在左近?

他猜想得很多,但是事实上,结果很简单,当他取出青铜门环的一刹那,那门环直奔他而来,直接没入了他的身体里,就那么……不见了。

直接不见了!

“我去,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啊,”陈太忠算是个神经比较粗大的人,但是今天发生接连发生的事情,令他目瞪口呆,完全不能理解。

第四式刀法是练成了,然而……这刀法真的不能愉快地修炼。

紧跟着的,就是这青铜门环,居然消失在体内——你不该是个密库门环吗?

但是紧接着,他感觉到不对了,随着青铜门环进入体内,他身体里有什么东西,在蠢蠢欲动,好像是要破茧而出的样子。

原来我蕴养的……是这个门环?下一刻,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直觉。

跟他有感觉的宝刀炸裂了,但是那种心灵上的沟通,还存在着,不过已然不是那把刀,而是这个锈迹斑斑的门环。

门环在跳跃着,欢呼着,牢牢地呆在他的丹田里,锈迹也消失不见,呈现出的,是一个古香古色,似青铜又似青玉的小环。

“这老鳖到底给了我个什么东西?”陈太忠是彻底地无语了,好半天之后,他才猛地一震,“不对,我艹……这是又要晋级了!”

他浑身的灵气急剧地膨胀着,狠狠地冲击着中阶天仙那道隔膜,如果他利用得好,他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在十天之内晋阶。

“这个必须停一停,”陈太忠还没搞清楚事情的原委,晋阶是可喜的,但是稀里糊涂晋阶,那就不合适了。

更别说,他晋阶的响动,一定很大,虽然他在赤磷岛上布置下了层层的阵法,但是他一旦晋阶,所需要的灵气是海量的,这样的异象,瞒不过别人。

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希望能躲进通天塔里晋阶。

所以他果断地压制了晋阶的冲动,站起身来,激发手里的令牌,“谁在外面?”

“是我,钱雍鸿,”外面的人回答,“上人有何吩咐?”

“我要出宗产一趟,”陈太忠努力地压制着体内暴躁的灵气,他非常清楚,自己这个样子一旦出去,是个人就会知道,他快要晋阶了。

所以他还是先了解清楚情况,再决定要不要出去,“我若出宗产,要办什么手续?”

钱雍鸿刚刚运行了九个大周天,本来还想继续修炼的,硬生生地被东上人打断了。

不过他也不能计较,自打接了这里的活儿之后,他的修为快速而稳定地上升,而且凭良心说,东上人也不是个爱打扰人的。

钱雍鸿兄弟原本都做好了准备,每天要给上人做饭扫洒什么的,结果东上人修炼起来,比他们还要变态,尤其最近两个月,根本一句话都没说。

所以面对陈太忠的提问,他很恭敬地回答,“有身份玉牌,宗产是可以随便出入的,不过您的情况有些特殊……灵地之主外出,要向外事堂报备。”

“你能代我去报备一下吗?”东先生的气息,似乎有些不稳,“我出了点状况,不想见人……”

“这个……应该没问题吧,”钱雍鸿感觉事态有点严重,赶紧站起身来,“我就去问问。”

他的办事效率,还是很快的,不多时就拿了一块玉简过来,“东先生在玉简上留下一缕气息即可,然后我帮您交回去。”

下一刻,陈太忠出现在他面前,拿起玉简感受一下——其实就是个储存气息的玉简,没有别的用途,“这是担心灵地之主死在外面?”

他的嘴是不好,但是一语道破真相,外事堂报备,还真就是这个意思——你占了门里一块灵地,多少年不见人影,门里该不该收回?

这个要求,是针对那些孤魂野鬼的修者,依附家族不存在这个问题,那些家族占据的灵地,主人是整个家族,只要家族不被驱逐,门里就不能随便夺了灵地。

钱雍鸿见到他之后,吓了一大跳,对方身上波动的灵气,他也感觉得到,不过囿于修为不足,他不能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:东上人这是马上要晋阶了,还是刚刚晋阶完毕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种问题都不是他能问的,听到东先生如此犀利的问话,他只能硬着头皮答一句,“门里总也是希望少点麻烦。”

陈太忠将一缕气息打进玉简,淡淡地发话,“快去将玉简交了,我着急离开。”

钱雍鸿办事很地道,跑去交了玉简,人还没回来,直接一只通讯鹤放了过来——东先生你可以走了。

陈太忠一路缩地踏空,眨眼就来到山门,扫一下身份玉牌,直接扬长而去——缩地踏空也算比较耗灵气,但是他现在愁的是灵气太多,根本不怕消耗。

他离去得相当仓促,不过也没太多人在意,起码钱家兄弟就没觉得是多大事,钱雍江出门做任务去了,钱雍鸿却是老老实实地在东上人划出的地盘里修炼。

对于岛的其他地方,他不是没有好奇之心,但是想一想,一个会布阵的上人,手段肯定不少,他一点都不想激怒对方。

修炼了两天之后,空中猛地划过一道黄芒,一个身着黄衫的俊美少女出现了,她冷冷地问一句,“此人因何要出门晋阶?”

“楚长老,”钱雍鸿起身深施一礼,“东上人走时没有说,我也没敢问。”

楚惜刀沉吟片刻,又问一句,“他可曾在修习刀法?”

她前一段时间,是在闭关体会那一战的心得,收获也不小,今天才出关,却得知东易名已于前两天离开了无锋门,于是赶来了解情况。

钱雍鸿嘴角抽动一下,苦笑着回答,“这个……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帮忙打打杂,换取个修炼的机会,不过此前,他一直在岛上修炼,等闲不露面。”

楚惜刀怔了一怔,也没说什么,转身离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