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六十九章 错有错着

“修炼?”陈太忠听到这样的要求,有点意外,他眉头一皱,“门里这种灵地不多?”

“灵地不少,需要灵地的人更多,”三级灵仙悻悻地回答,“我就跟您要俩名额,您还可以答应其他人。”

“为什么要给你俩指标呢?”陈太忠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“我只需要有人看个门儿,做做饭,俩人轮换着就够了,全给你?”

“我们这些弟子,都有做任务的时候,族中人也有宗产任务,多几个人,轮换着比较方便,再说您闭门苦修,也得了解门中动向不是?”那三级灵仙巧舌如簧。

“您想知道什么消息,都包在我们身上了……还有,您的侄儿在门中,我们帮着居间传递消息,也方便得很。”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点点头,“那就给你俩名额,反正我又不用出灵石,对吧?”

“其实还是我们的造化,”这三级灵仙很会说话,笑着拱一拱手,“那就这么说了?”

“先说定章程,”陈太忠开出了条件。

他的条件很简单,岛上除了指定的地方,其他地方不许去,还有就是做好警戒,不要让闲杂人等靠近。

他要布设的阵法,肯定有防御阵和警戒机关,不怕人偷偷潜入,但是他根本就不想让人靠近,他不喜欢喧闹,倒不如让别人彻底将隐患隔离。

再有就是,他不希望来的人把见到的情况说出去,除非他做出了可能对无锋门不利的事。

最后一点则是,对方需要帮他了解于海河和楚惜刀的消息——普通消息就行,反正他在无锋门,也就只关心这俩人。

四个条件,其实都很平常,第二个条件相对比较为难人,但是事实上,这里是无锋门划给他的宗产,跟他没交情的人,在他的地盘旁边晃悠,也是大忌。

三级灵仙很干脆地点头答应了,而且第二天,他就和另一个四级灵仙赶了过来。

这两人是堂兄弟,无锋门一个附属小家族钱家的,三级灵仙是哥哥,叫钱雍江,四级灵仙叫钱雍鸿。

有意思的是,钱雍江是外门弟子,钱雍鸿反而不是,这是因为钱家免试的外门弟子已经满额了,而钱雍鸿的资质远胜堂哥。

既然是天才,就难免有点傲气,他觉得入外门没什么意思,倒不如自己在宗产内修炼,等晋阶高级灵仙之后,直接申请内门弟子。

像他这么选择的,其实不止一个人,外门弟子固然多了一些修炼资源,但是门中的任务也很繁重,太耽误时间。

正经是宗产任务,都简单得很,伸伸手就能完成,有个别任务或者繁琐了一些,但是因为难度不高,出点灵石就能找人帮着完成。

所以对钱雍鸿来说,找个灵地修炼,才是他最想做的事,像赤磷岛这种灵地,再加上聚灵阵,在宗产里也算数得着的好地方了。

至于说帮忙看家做饭,那都是小事了——要知道,就算是外门弟子,想在类似这样的地方修炼,也需要排队,不是随时都可以修炼。

陈太忠没兴趣关心这兄弟俩,他在全岛一边奔行,一边布放各种布阵材料。

钱家兄弟倒也识趣,远远地看到了,就在岛边站着,还背转了身子,等了一天之后,钱雍江才出声发话,“东上人,要我们帮忙收拾膳食吗?”

陈太忠远远地看他俩一眼,不耐烦地一摆手,“半个月以后再来。”

他布设阵法,还真的用了十三天,除了大型的聚灵阵,他还布置了防御阵、幻阵、杀阵、障目阵,以及一些警报机关。

在布阵的过程中,他忍不住想起了在听风镇的庄院,在那里,他也是用心地布置下了一个又一个的阵法,可惜……最终也只能成为回忆了。

不管怎么说,这是他飞升以后,第二个用心经营的地方,布置了不少阵法,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,起码够他用到九级天仙。

他不知道的是,无锋门中,有个长髯道人,和一名矮胖的汉子,正通过一面玉镜,观看着他在岛上的一举一动。

“阵法倒是不少,不过……啧啧,十有八九是散修了,”矮胖的汉子摇摇头,颇有几分心疼,“见过糟蹋灵石的,没见过这么糟蹋灵石的,这家伙是不是得了什么上古密库?”

“有些东莽的路数,”长髯道人微微颔首,“不过显然未得真传……清阳宗除了诛邪和问情,还有什么好刀法,能让惜刀这么看重呢?”

“小楚这娃娃,整天地找人厮杀,有点魔怔了,”矮胖汉子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根脚都不问,就把人放进来,也只能肯定,这家伙不是兽修。”

“幽冥界迫近,有一分战力,算一分战力了,”长髯道人不以为然地回答,“而且小楚醉心刀道,也是好事,至情方能达至境。”

“你早晚要把她惯坏的,”矮胖子颇多微词,然后又叹口气,“我去,玄金石就这么用了……我真想给他布阵去。”

“玄金石这么用,一旦阵起,能极大减弱神识的探知,”长髯道人淡淡地回答,然后嘴角微微扯动一下,“不是这样吧,千年金纹火槿……石乌木完全可以代替啊。”

“不看了,再看我要去抢他了,”矮胖汉子气得一转头,“这绝对不是探子……他要是探子,早被他师门弄死了。”

陈太忠并不知道,因为拙劣的布阵手法,他躲过了探子的嫌疑,不过他也不担心别人查探,因为在他布阵的时候,有意增加了一些防范神识探查的手段。

他高兴的是,经过十三天的努力,大阵终于完成了,于是直接驱动,“起!”

下一刻,赤磷岛上冒起了浓浓的雾气,不多时,整个岛屿都笼罩在了一片迷雾中。

因为他打算在这里长待,所以设计阵法的时候,确实是考虑了损耗,将聚灵阵引来的灵气,转化为了驱动其他阵的动力,这样就很省灵石了。

他很满意自己的设计——殊不知,有真人正气得要把他掐死,抢走他的储物袋。

反正陈太忠自己很满意,如果不遇到启动杀阵或者强力防御的话,一天的损耗,不会超过一块上灵,修炼一万天,也不过才七八十个极灵。

“节省是必须的,地主家也没余粮啊,”他看着漫天的迷雾,欣喜地点点头,“终于可以安心修炼了。”

钱家兄弟在第十五天赶到,触目就是这雾蒙蒙的大阵,钱雍鸿还想凭着印象,尝试着进入,钱雍江则是说了一句,“东上人,我二人奉命前来。”

他的声音并不大,穿透力却不算弱,表现得刚刚好。

迷雾裂开了一条缝隙,二人驱舟前行,驶得两百余米,抵达了赤磷岛。

陈太忠已经走了出来,他随手一划,大约是七八亩地的样子,“你们就在这里修炼,不要乱走,想盖房子也随便,迷雾外面,不要让人靠近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丢过一块玉牌来,“有事,通过这个联系我,我需要你们做事,也会通过这个告知……还有问题吗?”

“这灵气……”钱雍鸿已经有点晕了,这么浓郁的灵气,真是他梦寐以求的修炼圣地。

钱雍江终究是年纪大一点,沉得住气,他点点头,“东上人果然是布阵高手。”

他并不知道,若是让某些人听到这句话,绝对直接把他开革出无锋门了。

万事俱备,那就只剩修炼了,陈太忠也不跟他们多说,直接进了岛中心修炼。

他最先要修习的,肯定是无名刀法第四式,前一阵被那俊俏女汉纸在刀法上压制,他心里真的非常不忿,能忍到现在,已经是相当克制。

而且他知道,自己能得了这块灵地暂时修炼,也是因为那姓楚的长老不服气自己的刀法,若是不拿出点真材实料来,只怕对方会小看。

于是他闭关参详这刀法,不过参详了十来天,总觉得这刀法使出的时候,有一种说不出的凝滞感——这问题出在哪儿呢?

第四式除了守势,还强调了蕴养兵器。

陈太忠虽然身家不菲,但是能拿得出手的刀还真没有,他的储物袋和须弥戒里,最好的刀就是高阶宝刀,跟楚惜刀黑黢黢的太玄刀相比,差得太远了。

这种制式兵器,真不值得蕴养。

不过陈太忠看得很开,蕴养的兵器,一般来说就是本命兵器,但是哥们儿是气修,不是刀修,随便找把刀来蕴养一下就行了,将来毁了也就毁了。

他只是不忿楚惜刀的刀法强过自己,才要在刀法上,强压对方一头,没错,就是这个理由,他的狂妄是刻在骨子里的,不愿意在任何事情上服输——除了生孩子。

所以他就拿了一把高阶宝刀来蕴养,蕴养了十来天,结果依旧使不出第四式来。

这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对了,陈太忠琢磨了整整一天,猛地反应过来——是不是刀没有蕴养好呢?

然后他就猛地想起了另一个现象:蕴养好的刀,应该是可以御刀飞行的!

半天之后,陈太忠从空中掉落,好悬摔个嘴啃泥,站直身子之后,他恨恨地骂一句,“我去,果然是没蕴养好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