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六十八章 千里送君终须一别

陈太忠走出幻阵,没走了多远,就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,树林里坐着一个黑脸大汉。

他对老易的气息,也相当熟悉了,于是径直走过去,笑着打个招呼,“让你久等了。”

“没等多久啊,”黑脸大汉很随意地回答,“我还以为要等好几天呢,这半天都不到……还没到午餐的时间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过了一阵才问一句,“找个地方喝点?”

“我感觉,你这状态不太对,”老易看他一眼,眼中满是警惕之色,“好端端请我喝酒……你是不是会在这里待不短的时间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太忠迟疑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大约会很久。”

“哦,”老易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,好半天之后,才站起身来,“去哪儿喝?”

“送你到西雪高原,一路喝过去,行吧?”陈太忠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事实上,他也是打算陪老易一程的。

“不用了,”老易摇摇头,淡淡地发话,“我自己认得路。”

“那怎么成?”陈太忠的直觉告诉他,她很不开心,想到她孤身一人,陪着自己一行人从东莽穿越中州来到西疆,回去时却要形影孤单,心里也觉得不合适。

老易也没再推辞,“那咱们走一路,喝一路?”

陈太忠沉吟一下,“还是灵舟吧,小于这里才入外门,等他稳定了,进了内门,我去东莽找你玩,最近是耽搁不得。”

老易再次默然,最终还是点点头。

两人白天飞行,夜里歇息,每顿必然有酒有肉,这期间,陈太忠把他进无锋门的遭遇也讲了一遍,希望她能理解。

老易不说理解,也不说不理解,就是闷着头喝酒。

不过她的情绪有点不太稳定,有天晚上,两人在野地里喝酒,过来几个人要拼伙,语言上稍微冒犯了一点,她直接将三个人打得骨断筋折。

直到快到西雪高原的时候,她的心情才调整过来,笑着跟他约定,“百年之内,定要前来看我,否则我成就天妖,再找我这个朋友,可就不容易了。”

“百年你能成就妖修,就算不错了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你放心,当我成就玉仙,自然会去东莽找你。”

下了灵舟,两人又前行两天,终于抵达了西雪高原。

抵达之日,天上纷纷洒洒地下起了雪,老易再次戴上了斗笠。

看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,她轻笑一声,“你我今日一别,竟然天降异象,想来他日重逢之际,你我定然已经成为掌控一方的豪杰。”

拉倒吧,陈太忠哼一声,“看到这场雪的人多了,都能掌控一方,这掌控也太不值钱了吧?”

“你这个人真没劲,”老易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又转头去看那皑皑的白雪,好半天才轻喟一声,“跟婚纱一样……洁白无瑕啊。”

风黄界没有婚纱一说的,可见她也没少看多媒体。

“哦,对了,答应给你游戏呢,”陈太忠一拍额头,摸出一件物事递过去,“是个游戏合集……别光顾着玩游戏,被我甩下很远啊。”

老易一把抢过来,狠狠地瞪他一眼,“你放心,我会远远地甩下你,然后……咱们再说!”

皑皑的白雪中,她的身影,渐渐地走得远了,地上深深的脚印,很快被越来越多的雪花埋没,慢慢地,直至彻底看不见……

陈太忠心里也有点微微的不舒服,不过他还是很快将这种情绪抛到了脑后,驾驶灵舟直接返回无锋门。

这时候,他入宗产的手续已经全部办好,拿了身份牌之后,一个三级灵仙的外门弟子带着他去了赤磷岛。

赤磷岛距离外山门,差不多有两百里,一路上少见人烟,偶尔出现些房屋,也是极为寂静,少有人声喧闹。

宗产内不得特许,是不能飞的,两人花了两天时间,来到一片沼泽地,那灵仙弟子抛出一片荷叶来,眨眼间化作一艘丈许方圆的小船,“东先生,请。”

沼泽内有不明的动物在游动,不过那灵仙弟子并不在意,他笑着发话,“这里没有超过八级的灵兽,先生可放心居住,我们尚须驱兽符,先生却是不用的。”

这沼泽看起来,也有千里的方圆,一头一尾两座岛,大岛色青,小岛色赤。

看到荷叶船向小岛划去,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问,“这赤磷岛的灵气,比那青色的岛如何?”

“那是青虹岛,是内门掌控的,我没有上去过,”外门弟子摇摇头,很遗憾地发话。

无锋门的弟子级别,是灵仙之下皆为杂役,入灵仙可入外门,当然,岁数不能太大了,八十岁以前不入灵仙,就算日后成为灵仙,也很难进外门,没有什么发展潜力。

内门就是门中的基础战力了,高阶灵仙方可入门,不计年龄,若是资质极好年纪又轻,中阶灵仙也可进入。

楚惜刀答应陈太忠,于海河若能按部就班走下去,只要到了中阶灵仙,她就保证一个内门弟子的名额,多少也算个人情。

内门弟子之上,是精英弟子,登仙之后才可入,不过也有一些年纪极轻的九级灵仙,被收为精英弟子,那是宗门看好,不想他们在内门弟子的位置蹉跎太久。

毕竟精英弟子和内门弟子的待遇,是不一样的。

这外门弟子只是三级灵仙,岁数估计不小了,距离内门弟子还遥遥无期。

但是对于宗门交待的任务,他还是很努力地去完成——小刀君的贵客,多巴结一些总是好的,“赤磷岛先前也有上人在那里修炼的,灵气想来不会太差。”

看着赤磷岛越来越近,陈太忠想一想,又问一句,“我可以在岛上布设阵法吧?”

别的天仙能修炼的地方,他不一定能修炼,自家人知自家事,他心里很明白——他对灵气的要求,有点变态。

“给您的灵地,阵法随意了,”那弟子谄笑着回答,“只要不破坏灵脉即可。”

“这倒是不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赤磷岛和青色的岛屿之间相隔四五十里,周边也没有人踪,他在这里静修,也是难得的清静。

说话间,小船就抵达了小岛,陈太忠一个缩地成寸,就踏上了小岛,四下看一看,眉头微微一皱,“真是够荒凉的。”

赤磷岛并不大,宽约六百余米,长约九百米,也就是八九百亩的样子。

按说沼泽地中的小岛,应该是植被茂盛的,但是这赤磷岛却是例外,全部都是红色的岩石,光秃秃的,只有些许的缝隙处,长着一丛丛的小草和灌木。

陈太忠虽然性子暴躁,却是最喜欢山清水秀的环境,这里有水,不够清澈,有山却又不轻,感官上不是很好。

那送他来的灵仙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东先生,那些都是次要的,灵气充足,不比什么强?”

陈太忠感受一下,微微颔首,别说,踏上这个小岛之后,灵气骤增,若是布上个大型聚灵阵,基本上是够他修行到天仙中阶了。

背靠宗门,果然好啊,他心里暗暗感慨,随随便便一个长老,都能将这种灵地随手送出,以供他人修行。

殊不知,这也是他想得左了,整个外事堂能分配的灵地,也只有这一块了,地主家也没余粮,若不是门中一代天骄小刀君开口,谁敢把这块灵地划出去?

不管怎么说,陈太忠这算是暂时有了栖身之所,于是他在岛上探查一番,琢磨这灵阵该怎么布置——小岛的面积真不大,总得合理利用起来才行。

他走了一阵,眉头微微一皱,“这里……曾是一处地火所在?”

“是,”那三级灵仙点点头,“在此前的宗门大战中,引发了地火,才保住了宗门,这里原本是没有沼泽的……炸出了一个大坑,青赤两岛,也仅仅是地火的双耳,保留了下来。”

“这样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听到这样的解说,他隐约能感觉到若干年前大战的惨烈,想到无锋门居然曾经拥有这样恐怖的地火,宗门底蕴的深厚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念及此处,他忍不住要生出点侥幸:也不知道巧器门有类似这样的大杀器没有,哥们儿当时懵懵懂懂地核平巧器门,现在想起来,还真是有点任性啊。

虽然这里曾经有过地火,但是已经有太长的岁月过去了,周遭又是沼泽,浓厚的灵气中,不带丝毫的烟火气,只有赤红的岩石,默默地诉说着沧海桑田的变迁。

陈太忠又走几步,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然后侧头看向那个灵仙,“我已经到了,你还有事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那灵仙干笑一声,双手搓一搓,讪讪地发问,“不知道陈上人,可需要些打杂的下人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有些意动,他身上的秘密很多,但这里目前是他的地盘,只要大阵一布好,也不虞被人看了去,正经是他下一步要沉下心修炼,有两个人看门也不错。

于是他眉头一扬,“我可是有我的规矩。”

“这个您放心就是,”三级灵仙没命地拍胸脯,“您立的规矩,保证都遵守,您都不用出灵石,大阵架设好了,给个边角让修炼就行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