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六十七章 入外门

陈太忠头脑一热,就应承下了此事,然而,还有一个问题,也很关键,“我进无锋门并不容易,怎么找你?”

楚惜刀看他一眼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宗产之内,我给你划块地,要灵地还是要集镇?”

无锋门跟其他宗派一样,也是有宗产的,事实上两人打斗的地方,就是在宗产内,而不是真正的无锋门内。

目前于海河两人所在的无锋门山门,也只是宗产的山门,真正的山门,还在里面。

而无锋门对宗产的管理,跟巧器门也不一样,巧器门太靠近世俗了,宗产之中探子横行买卖兴隆,虽然也有出入的身份牌卡着,但是管理真的极为糟糕。

这不仅仅是巧器门管理上的问题,事实上,之所以有那般乱象,跟巧器门冠绝风黄的制器手段很有关系,有太多人前来求器,想不乱也很难。

当然,巧器门若是想下决心整顿,也不是治理不好,但是一旦整顿,必然会得罪相关的利益团体。

要知道,巧器门是唯一不受五大宗管辖的门派,所以他们必须交好各种势力,若是惹得人人都不待见,那就是自取灭亡了。

总之,说了这么多,无锋门的宗产,才更像一个门派的宗产,连宗产的山门,都有幻阵挡着,一般人根本不得靠近。

而管理宗产的,也不是依附家族或者别的什么人,直接就是门中的弟子管理,外事堂坐镇,还有精英弟子值守。

宗产内的那些无锋门依附家族和外围成员,要做的就是踏踏实实修炼,老老实实地为门里服务,虽然有集镇什么的,也有店铺,但只对宗产和门中弟子服务,跟外人接触很少。

楚惜刀人称小刀君,真的不愧是视刀如命,为了要见识一种防守刀法,竟然张口就要给陈太忠划块地盘——她甚至还不知道他的姓名。

身为长老,她是有资格划地盘的,但是这个代价,也相当地不小。

陈太忠听得都吓了一跳,“无锋门的宗产有多大?”

“宗产不大,”楚惜刀已经恢复了常态,一张俊脸上毫无表情,就连说话,似乎都是很不情愿的样子,“不过给你划块地方暂居,不是问题。”

“原来是暂居,”陈太忠一听,就有点意兴索然了,“我还当是永产呢。”

“你先住着,”楚惜刀淡淡地回答,“你若能胜我……刀法胜我,我可以推荐你为本门供奉。”

成了门中供奉,自然可以长期占据一块地方了。

她的表情很冷漠,但是事实上,这个条件给得真的不错了。

陈太忠不但来历不明,目前也才仅仅是三级的天仙,这个修为,去称派的门派里,做个供奉绰绰有余,但是称门的宗派里,却是远远地不够。

楚惜刀给出的这个条件,她自己都不能做主,还要去门里争取,只不过她感觉,希望比较大就是了。

但是她显然没有想到,某人在灵仙的时候,就已经得到了南宫家族的邀请——成为供奉的邀请,不过他拒绝了。

陈太忠闻言,笑一笑,“供奉?护法我也没兴趣……如果我有兴趣,早就是了。”

楚惜刀一番好意,却是被他噎得不轻,也就懒得多说,“那宗产的地,你要不要?”

“要啊,我好就近看护侄儿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等他进了内门,我退你也不迟。”

“等他成就精英,你就可以把地转为永产了,”楚惜刀还真是有什么说什么,“九级灵仙,可入精英,你的侄儿如果真有那么天才,会很快的。”

“我要灵地,灵气充裕一点,偏僻一点,”陈太忠终于做出了选择,还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,好像他给了无锋门多大的面子似的。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”楚惜刀脚一跺,直接向山门飞去。

陈太忠见状,紧随在其后。

不多时,来到了山门,这时的山门,跟刚才又不一样了,于海河和老吴的身旁,多了二十几号人出来,其中还有一个四级的天仙。

这却是大家知道,有人持解恩令来了,不少人前来围观,又听说解恩令持有者跟楚长老发生了冲突,选了个地方切磋去了,围观的人就越发地多了。

“墨玉,”楚惜刀招呼一个九级的女灵仙,她抬手将解恩令丢过去,“去内事堂办手续,归还解恩令,这少年入外门,这老仆和他的……宠物,可以带入。”

“楚长老果然是赢了,”雷比亚喜上眉梢,大声地发话。

是啊,哥们儿手下留情,没杀了她,陈太忠冷哼一声,却也懒得解释太多。

“去执法堂报到!”楚惜刀冷冷地看他一眼,不再理会,然后转头看向那四级天仙,“封堂主,选一块僻静的灵地,暂时划归这位道友使用,算在我头上。”

“僻静的灵地……”四级天仙面现为难之色,不过他也知道,小刀君在门里的威势有多大,“若是不经内事堂的话,大约只有赤磷岛了。”

“那就赤磷岛吧,”楚惜刀一摆手,很干脆地决定,然后看一眼陈太忠,“道友怎么称呼?”

一干无锋弟子听得为之绝倒,楚长老不愧是小刀君,这霸气根本无人可及,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,就敢在宗产之内划一块灵地出来。

“本人姓……东,”陈太忠沉吟着回答,“东易名。”

“为东道友办理手续,”楚惜刀并不在意他的沉吟,很干脆地发话,“此人乃我刀道之友,无事莫去骚扰,不须做宗产任务。”

合着在宗产上定居,是要做任务的,这任务倒也没什么难的,一般都是服务性质的,若是长期不做任务,有被赶出宗产的可能。

严格来说,这只是个形式,一是要居住在宗产的人明白,你们在这里居住,不是天经地义的,是受了无锋门的恩泽。

二就是通过宗产任务,能对居住的人群做出有效的管理,听话的留下来,不听话的就得走人——你们的习惯服从。

受到特许不做任务的人也有,但是这种破坏规矩的存在,就算强如长老小刀君,也要解释一下——这是我的刀道之友。

“明白,”那四级天仙嘴角挤出一丝笑容来,没命地点头,不过该走的手续,他不会含糊,“还请楚长老留个印鉴。”

“这个自然,”楚惜刀点点头,才待迈步,猛地眉头一皱。

那唤作墨玉的女灵仙,已经带着于海河走出十几米了,只见那小白猪从小于身上跳下来,没命地奔到陈太忠面前,双腿一蹬,就往他肩头跳去。

小麒麟的想法很简单,尼妹啊,我是让你给我种麒麟草呢,你让我跟着于海河进无锋门,这算哪门子鸟事?

“别胡闹,”陈太忠肩头一侧,皱着眉头发话,“你跟小于进去,有空可以出来玩。”

小白猪一下子跳空了,它又不想表现出怪异来,不能空中平移,索性在落地之前,四个蹄子猛地抱住了陈太忠左边的大腿。

“刺啦”一声,陈太忠的裤子被他扯掉一半。

围观的众人登时哄堂大笑,连那九级的灵仙墨玉,眼睛都一亮,“小猪很可爱啊。”

陈太忠生气不是,不生气也不是,只得强压怒火,“放手,你给我放手……听到没有?”

小猪四个小蹄子发力,抱得他越发地紧了,脑袋也微微摇一摇。

“哎呀,这宠物太可爱了,”有个女修高声叫了起来,“谁知道是什么品种吗?”

这个问题没人答得上来。

“听话,你要进去保护海河呢,”陈太忠弯下腰,轻轻地拍它的脊背,虽然他出丑了,还没办法叫真,这货来头太大,不好随便杀。

话说,他真想杀的话,也未必杀得了人家。

小白猪很配合地扭头看向楚惜刀——她是能做主的人。

楚惜刀扫一眼小白猪,没发现什么异常,也没发现修为——她有家传鉴别妖修的能力。

于是,她就跟一般人一样,认为“保护海河”之类的话,不过是哄宠物罢了。

反正宠物想要入门,还要经过检测的,她也不以为然,“等你主人入了内门,他可以带着你一起出来。”

小白猪还死死地抱着大腿不放,陈太忠狠狠一摆腿,将它甩出老远——小麒麟不敢使出灵气,当然不是对手。

有几个女修惊叫着去追它了,生怕它受伤。

“事情就这样了,大家散了吧,”楚惜刀身子一纵,眨眼就消失在了空中,“墨玉先帮我办手续,回头我来补印鉴。”

她消失不见了,可是封堂主犯愁了,他愁眉苦脸地看向陈太忠,“东先生,这印鉴不齐,你暂时还不能居住在宗产里……要不,先去外事堂的客舍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微微摇头,“那你们先办手续,正好我有朋友在外面,我跟他们道个别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转身就走向门外。

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幻阵中,封堂主愣了好一阵,才微微摇头,“说来就来说走就走……咱无锋门什么时候是这规矩了?”

“这是楚长老的刀道之友,”墨玉冷冷地接一句话,她是楚惜刀的侍女,自然会为主人说话。

封堂主的嘴角抽动一下,没再说什么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