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六十六章 胜负难分

以陈太忠初阶天仙的修为,没过几招,就报废了一把高阶宝刀,实在是匪夷所思——哪怕他用的是出名坑刀的刀法。

关键在于,他的对手也极为强大,手中的太玄刀虽然无锋,品质却是直追灵宝。

这种情况下,两人硬碰硬地交锋,大路货因不堪激烈的对攻而损毁,倒也说得过去。

而楚惜刀在气机牵引之下,又是一刀斩出,所谓无回便是如此,刀意既出无我无敌,只求向前,刀道,原本就是霸道之道。

陈太忠想也不想,缩地踏云使出,身子有若鬼魅,登时退到了数百米开外。

但是楚惜刀身为无锋门小刀君,刀法造诣远超于他,身子折向,猛地就追了过去。

这不是她没完没了,而是她在使出刀招的时候,本身就在御刀,目标退后,她便奋起直追,根本就是她修刀修出的本能,一气呵成没有丝毫停滞。

从这点看,就知道陈太忠的刀法确实不如她,陈某人因为没有修过御刀之术,哪怕是使出第三式无回刀意,一旦斩空也难以为继,根本达不到这种类似于“自动寻踪”的效果。

所以他才会感叹,自己没有很好的追踪杀敌的神通或者招法。

没有系统的知识,太容易导致这种情况发生了,谁叫他是无门无派的散修呢?

不过只习刀道,到底是对是错,也很难说清楚,起码陈太忠也不认为,没学御刀之术,就走得如何艰难了,他所学的诸般神通,不但能进能退,还有群攻效果。

而现在的他再学御刀,似乎……也有点晚了,待他成就玉仙玄仙,自有大把的神通可以修习,所以斤斤计较这些,也没啥意思。

说白了,楚惜刀超群的战力,贵在专精,而陈太忠的战力,则是大杂烩。

缩地踏空的速度,终究是强过御刀飞行,见到她不舍不弃地追来,陈太忠接连又是两个缩地踏空,终于摆脱了对方,“该停了,再这样可翻脸了。”

“还是我修为低微,”楚惜刀长叹一声,黯然收刀,“若等我晋阶真人,你这身法再玄妙,我御刀也追得上。”

御刀飞行也存在个修为问题,玉仙的御刀飞行,肯定比天仙要快。

“待我晋阶真人,我一步甩你万里,”陈太忠冷笑着回答,“其实我只是刀不如你,我若有名刀在手,鹿死谁手尚未可知。”

这时候,他就忘了他自己曾经说过,万物可为刀了。

楚惜刀也不与他争辩,只是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你不事蕴养,哪里有名刀可用?可惜我无回刀意尚未大成,否则你纵有名刀,也是枉然。”

扯淡不是?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别吹牛了,我有防守刀法,只是懒得修炼罢了,你就这点本事,还真以为风黄无敌了?”

楚惜刀赢了此局,原本是有点意兴索然,猛地听到这话,眼睛又是一亮,“我以为你不过尔尔,原来还有刀法?”

楚长老人称刀痴,最是喜欢以刀会友,自打她练就无欲之后,踏遍西疆遍寻对手四处挑战,现在西疆所有的门派和家族,都知道无锋门出了一个小刀君。

打遍同级,她再无对手之后,就将目光瞄准了中州,但是门中建议她,无回刀意大成之前,不要踏足中州——中州的妖孽,实在太多了,水也太深了。

眼下猛地冒出一个刀法造诣极深的家伙,她实在有点食指大动,然而很糟糕的是,经此一战,她发现对方不过尔尔。

眼下听得对方还有刀法,她就忍不住了,“那么,小家伙先入外门,待你赢我之后,他可入内门。”

“外门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竖,“莫不成你以为自己今天赢了?”

楚惜刀冷冷地一呲牙,“莫不成,你以为是你赢了?”

“根本就没分出输赢好不好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这只是切磋,若是生死搏杀,我一眨眼就能杀了你,你信不信?”

楚惜刀闭上了眼睛,片刻之后,她缓缓睁开眼睛,英挺的脸上一片漠然,淡淡地吐出两个字来,“不信!”

“接招!”陈太忠的身子猛地前欺,眨眼就冲到了她的身侧,错开了正面的相持,一张嘴,束气成雷使出,“咄!”

然而楚惜刀不愧是身经百战,反应也是一等一的,见他身子一动,就知道不妙,手中长刀猛地挥起,身子电射一般地向后退去,而当地却是留下了漫天的刀势,赫然又是一招无欲。

原来她除了裂天一式达到了无欲境界,还有刀法也臻达无欲,只不过有的招式为攻,有的招式为守。

像眼下她使出的刀招,便是如此,名为金蝉脱壳,是断尾求生的一招,这种招数都可以被她演绎到无欲的境界,她在刀法上的造诣,可见一斑。

事实上,楚惜刀并不是个特别小心的人,她的刀法以勇猛和攻击力强大著称,鲜有退缩的时候,就算防守,她也有“中流砥柱”等死守的招数,同样是达到了无欲境界。

按说以她小刀君的身份,对上的又是一个小小的初阶天仙,不该这么谨慎。

然而楚惜刀心里有种直觉,这个黑脸膛的男人,应该并不好对付,这厮竟然敢放言说,若不是比武切磋,生死之战,他眨眼间就可以斩杀小刀君。

这是何等的狂妄和嚣张?

楚惜刀认为,对方确实是狂妄,但是做为一个天仙初阶就能领悟无回刀意的修者,是有资格狂妄的,而且,他不会是完全没缘由的狂妄!

更重要的是,他是赤手空拳冲过来的,手里什么兵器都没有,她见状当即决定:先退!

她退得极快,御刀飞行赶不上缩地踏空,但是速度绝不可小觑,当“咄”声响起的时候,她已经退到了三十米之外,堪堪地躲过了这一击。

若是在半年之前,陈太忠刚学束气成雷的时候,她就算以高超的御刀之术,躲过了这一神通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陈太忠有感于这个神通太死板,自己琢磨了之后,开发出了两连的使用方式,见第一记失效,他跟着喊一声,“住!”

这一记,正正地击中正在暴退的楚惜刀。

楚惜刀只觉得全身一麻,登时骇然,她终于知道,对方为什么敢夸如此的海口了,“竟然是神通……我去,雷电的?”

这一记是范围杀伤,效果不大,但是陈太忠只求她僵直的那一下,然后又是一声大喊,“定!”

就在第三记神通再次击中对方的同时,楚惜刀忍着麻痹,又是一刀斩缠绵使了出来。

——她以为对方连使两记神通之后,没有多少灵气了,应该会使用那神奇的身法,在瞬间靠近自己,所以她强行出刀,只求能击退对方,为自己获得瞬间的喘息机会。

她哪里想得到,对方竟然还有灵气,发出第三记神通,登时就中招,身子一僵,软绵绵地倒地,下一刻,一柄宝刀指到了她下颌下方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居高临下地发问,“如何?”

楚惜刀淡淡地看着他,缓缓站起身来,“咱们是在切磋刀法。”

陈太忠指一指她,“是你说,你只用刀法。”

楚惜刀本来不是个擅长言辞的,闻言直气得脸色通红,好半天才说一句,“我说你可以使用身法,没说你可以使用神通吧?”

“你也没说不让用吧?”陈太忠很认真地反问,“生死搏杀中,什么招数都是可以使出来的……跟你说,我还有更伤和气的手段,没有用出来。”

“加上身法,你都两种神通了好不好?”楚惜刀也急了,她不是输不起,但是刀修对战,对方用的不仅是刀修的手段,而且她早就知道,那身法几近于神通,绝对算得上伪神通。

原本她不屑叫真,她可是无锋门的小刀君,这个时候,她不叫真就不行了,“两种神通来跟我这纯粹的刀修斗,你不觉得过分?告诉你,我也有绝招没使出来。”

她是气这个,有大招没放出来,就算失败了——既然敢称小刀君,她身经千战,拼命的手段不少,有些也几近于神通。

陈太忠眯着眼睛看她,看了差不多五六秒钟,才呲牙一笑,“那就再来一次?你放心,我保证不杀死你!”

楚惜刀一提手中的太玄刀,想一想之后,还是喟然一叹,无奈地摇摇头,“算了,切磋而已,使用过分的手段,实在划不来。”

她要用拼命的手段,肯定也存在个成本问题。

而最关键的是,她想跟人切磋刀道,无限制搏杀,非她本意。

“那么,我这就算赢了吧?”陈太忠要敲定于海河入内门的事。

“你真好意思说,”楚惜刀真的是言语不多之辈,但是这一刻,也气得不轻,“先入外门,什么时候,你的防守刀法能防得住我的斩缠绵,他就入内门,你不是不敢赌吧?”

说最后一句的时候,她脸上明显地泛起了一丝不屑。

“好,你的激将法算成功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明知道她是在激将,但是身为堂堂的气修传人,手中又有逆天的无名刀法,这个时候退缩,未免太没有担当了。

要知道,他是个非常骄傲的人,被女人骑在脖子上,这怎么可以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