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六十五章 刀太差

陈太忠冲老吴和于海河微微点一下头,示意他们稍安勿躁,转身追了过去。

楚长老的身法也极快,眨眼之间就飞出数十里,然后选个山谷,径自落了下来。

陈太忠前后脚跟着落地,心里有点得意,你这小身法,甩得脱我吗?

他只须偶尔用一下缩地踏云,也费不了多少灵气。

楚长老那冷漠的脸上,果然露出了一丝明显的惊讶,然后开口发话。

然而非常不幸的是,她问的是,“你……竟然不会御刀飞行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登时傻眼,一腔的得意也不翼而飞——你用的是御刀飞行?

怪不得哥们儿追得……有点小累。

但是他这个人,好面子习惯了,不会承认技不如人,所以他只是微微的一笑,“御刀飞行……这个很重要吗?”

当然,话是这么说,他心里还是暗暗地警惕,原来登仙之后,要面对的敌手,很可能是会御刀或者御剑飞行的,这打起来可是麻烦。

他对御剑飞行,还是有所了解的,使用的灵气很少,速度却是奇快,这跟本命刀剑的蕴养很有关系,御刀飞行的见得少,但既然可以御剑,就可以御刀。

他以往没注意,是因为他登仙前后,没有遇到特别厉害的剑修或者刀修,现在遇到了无锋门的小刀君,才反应过来,有御刀飞行这么一说。

真是不能小看天下的修者啊。

就他的感觉而言,御刀飞行的速度,真是赶不上缩地踏云,但是架不住……省灵气。

楚长老却是暗暗吃了一惊,能使出无回刀意的刀修,而且已经登仙了,居然看不起御刀飞行?你确定自己是刀修吗?

她是从小开始练刀,而且视刀如命,家境又好,可以说她已经度过的生命,都是浸润在对刀道的追求上。

所以对方能使出无回刀意,令她分外地惊奇,要知道,以她小刀君的口碑,也只把握住一丝无回刀意的感觉,只能说是略窥门径。

真的能如臂使指地运用无回刀意,她认为怎么也到等晋阶七级天仙之后。

见到对方区区三级天仙,刀道上就能达到如此的造诣,她不但很好奇,而且特别不服气,当时她就知道,无论如何,自己都要跟这个人狠狠地拼一场。

不成想,对方居然连御刀飞行都不会,这让她情何以堪?

不过,终究是追求极致刀道的人,她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,右手持刀,左手轻握刀尖,双臂平举,刀刃向前,微微一躬身,双目炯炯有神地直视对方,“楚惜刀……刀名太玄,请。”

这是刀道传承的古礼,代表要很认真地切磋。

陈太忠倒是知道这个古礼,而且知道对方没有拿大,视自己为平等对手。

他迟疑一下,掣出刀来,同样地还了一礼,“这个……名字我就不说了,刀道一过客罢了,刀嘛……亦无名,万物皆可为刀,请。”

他拿的就是一把制式的宝刀,连属性都没有,不能再普通的大路货,哪里有名字?

但是他又不想跌份儿,所以只能很装逼地说一句,万物皆可为刀。

楚惜刀觉得很无奈,你如此刀法,刀是大路货也就罢了,人名儿都不敢留一个?

下一刻,她收拾心情,深吸一口气,“刀道无涯,同道者,接我御刀!”

你小看御刀吗?且看我御刀攻击!

她人借刀势,直接一刀斩出,奇快无比,凌厉无匹。

陈太忠并不是专攻刀道的,但是他用刀法御敌也极多,一眼就看出,对方这一式,长在速度和气势,真要说威力,也就是那么回事,无名刀法第一式就足够了。

只听得乒乓几声大响,两人各自收刀,不再纠缠,倒真有几分切磋的味道。

陈太忠觉得,双臂有点麻木,他真没想到,那黑黢黢不起眼的太玄刀,竟然如此地沉重,亏得这娇滴滴的女人,使用如此的重刀。

他由衷地叹一声,“好重的刀,好大的力气。”

“重剑无锋,重刀亦无锋,”楚惜刀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换你攻击了……你最好换把刀。”

这坑刀的刀法!陈太忠都不用看,就知道对方何指,不过无名刀法第一式,就能让中阶宝刀受损,这不光是刀法的问题,关键是对方的太玄刀,品质也太高。

他少不得将手里的刀收起,想一想之后,拿出一把高阶宝刀来,“好一个重刀无锋,你学会无欲了吗?”

说着话,他手中的长刀幻化做万千雪花,凌厉无匹地攻了过去。

以他现在的修为,无欲一招,足以斩杀初阶天仙,中阶天仙不小心,也会吃亏。

“无欲?”楚惜刀眼睛一亮,她早修成了无欲,怎奈无锋门并不以刀法见长,虽然有刀君的珠玉在前,但那只是个例。

无锋门的大流,重的是长枪大戟无双锏,大巧若拙,以力和拙取胜,这跟无锋门注重战阵厮杀也很有些关系。

所以楚长老在门内,刀法上基本没有可供切磋的对手,也有精英弟子会无欲,但是从境界上讲,还不如她。

眼见对方的无欲袭来,她轻叱一声,抬手一刀斩了过去,“裂地!”

一刀,只是一刀,雄浑无匹的气势袭来,六级天仙的修为,登时令陈太忠的刀势为之一滞。

破了,他在灵仙阶段,仗以横行的无欲刀法,能将人斩为数十段的刀法,被小刀君一刀破之。

“好刀法!”陈太忠喊一声,他一向是不服人的,对方虽然是中阶天仙,但是他越阶挑战和杀人习惯了,根本不认为中阶天仙算什么——高阶天仙还能让他重视一下。

但是楚惜刀这一刀,以简破繁,以力胜巧,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,他再是自命不凡,见到如此惊艳的刀法,也要赞一声。

他是很好强,但是正因为好强,他不怕称赞对方的强大——你的强大,只是眼下,早晚还是要被我踩踏!

“好刀法,可不止一招,”楚惜刀冷冷一笑,她是极少笑的,也就是对方的刀法造诣,引起了她的极大兴趣,这一招无欲,是可达巅峰的刀势,但是……终究是被她破了。

接着,她神情一整,冷冷地发话,“无欲,我也会,看我破天!”

“天”字出口,她又是一刀斩来,气势雄浑无匹,却又极其飘渺,看似一刀,又像是无数刀,重重刀影,直似无边无际,飘飘忽忽地斩落下来。

原来,这就是无欲吗?陈太忠有点恍惚了,他以无欲杀人无数,但是还真的没被无欲攻击过,这一刻,他有些许的茫然:我的无欲,也有这么厉害?

不过,在这关键的时候,敏锐的直觉提醒他,他的无欲,应该接不下这一刀。

对方不但刀法精湛,刀也是品质极高,修为又高他整整一阶,还是宗门弟子——差距是全方位的,不承认不行,哪怕他经常越阶杀敌。

无欲不行,那便无回刀意吧,陈太忠长笑一声,面对绵绵密密的刀势,毫不犹豫地向前冲去,手中的长刀猛地斩出。

狂野无匹的气势,却又如行云流水一般,极其地自然从容,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,却完美地被他融入了这一式中。

砰地一声闷响,漫天的刀势为之一滞,就此终结。

楚惜刀木然地收回黑刀,点一点头,“好一记无回刀意……到你了。”

陈太忠也是一刀破尽了对方的万刀,但是他高兴不起来,无回刀意破掉的,只是无欲,大成的刀势而已,实在不值得骄傲。

正经是他能感觉到,对方在刀法上的造诣,确实是远远地超过了自己,而且对刀道的狂热,也不是他能相比的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一场切磋,是他自打飞升以来,第一次有了竞技切磋的感觉,非常公平的感觉——修为和兵器的差距,那并不算什么。

楚惜刀既然行事坦荡,他也就不想破坏了这难得的“第一次”,这种公平切磋,不用担心尔虞我诈的感觉,真的还是很不错的。

于是他摇摇头,“进攻的刀法,我没有了,你若还有,只管来攻,看我挡得下挡不下。”

“既是如此,再接我一招,”楚惜刀的眼睛一眯,她已经知道,自己的无欲,对付对方也是无用,那么,就只能使出那半吊子的无回刀意了,“斩缠绵!”

话音刚落,她身上泛起一股无匹的气势,勇往直前,像是要抛弃天地间的一切,直冲云霄,然后,便是一刀斩来,堂堂正正无坚不破!

“无回刀意吗?”陈太忠轻笑一声。

不须对方解释,他就感觉到了,这绝对应该是无回刀意,想到自己才第一次体会到无欲的滋味,马上又要第一次体会无回刀意了,也真是有点说不出的味道。

不过,那又如何?他手中长刀一挺,径直迎了上去,“倒要看你如何斩缠绵!”

只听得乒乒乓乓一阵大响,两人的刀在空中碰撞了无数次,终于砰地一声,某人的长刀再次炸裂。

“还能不能愉快地切磋了?”陈太忠心里在滴血,这可是高阶宝刀啊,就算是大路货,也是很贵的吖。

容不得他分心,楚惜刀的身形已然欺近,黑色的刀影闪电一般斩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