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六十四章 小刀君

住手?哪里有那么好住手的?陈太忠嘴角泛起一丝残酷的笑意。

远处来人的修为应该不低,但是他已经被热血冲昏了头:你敢昧我的解恩令?

解恩令是庾无颜给他的,其实他也不是很看重,别人想要,他也能白送。

但是现在,庾无颜已死,他不远万里护送于海河前来,经历了太多的艰难险阻,这时候谁敢再断庾无颜儿子的仙途,除非是他这个阿舅死了!

他手挥长刀,就要再次进攻,猛地觉得哪里不对,侧头一看:我擦,刀又爆了?

一时间,他的悲愤无以言表:这个无名刀法,实在是太坑爹……太坑刀了!

雷比亚却是被吓出一身冷汗,事发突然,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真的敢在无锋门山门悍然出手,所以他没有使出全部的手段迎战,也来不及。

所以他不得不使出了宗门所赐下的护身符,这护身符每个精英弟子都有且只有一枚,可挡中阶天仙一击。

然而,对方一刀就斩开了宗门的护符,若不是手中的长刀碎裂,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。

一时间,他惊得魂飞魄散,又掣出一根长棍,横在手中,身子却是迅疾地退去,嘴里也高声大喊,“楚长老救我,有人强闯山门!”

“还我解恩令来!”陈太忠再次大喊一声,又掣出一柄宝刀,缩地踏云使出,再次使出了无名刀法第三招。

雷比亚的身法也不错,但是远远不及对方,这时再跑也没什么用了,少不得一咬牙,手中的长棍迎了上去,一出手就是师门的绝招,“破山式”。

无锋门的传承,最重的就是气势,所谓“大巧不工重剑无锋”。

雷比亚虽然是仓促出手,但因为是被人逼迫成这样,他反倒是激发出了心里的斗志,这一棍的气势,竟然是远超过他以往的发挥,极其的雄浑和大气。

然而,发挥再好,也得能起了作用才行,对方雪亮的刀光砍来,破山式的棍势为之一滞,登时土崩瓦解,而那刀光竟然不做停留,直取雷比亚前胸。

这一招使出,他已经尽力了,再比不过对方,那是彻底地技不如人——他还有其他的术法和招数,但是……意思也不大。

就在这时,一道黑影闪过,只听得叮的一声轻响,两股雄浑的气息相撞,猛地在空中爆裂了开来,直震得其他人头晕眼花。

人影一闪,一个黄衫女子挡在了雷比亚的前方,她锦帕缠头,长发在身后飘舞着。

此人长得煞是俊俏,但不是属于女人的美,而是齿白唇红那种中性的美,她面容冷厉,毫无表情地发话,“好刀法。”

她的手上也拎着一把刀,一把黑色的刀,黑黢黢的很不起眼,刀刃也没有什么锋芒。

然而正是这一把刀,挡住了陈太忠的无回刀意。

陈太忠也打量对方一番,然后眉头一皱,“六级的长老……无锋门凋敝成这样了吗?”

眼前的女人,正是天仙六级,按说称门的宗派,终极战力是玉仙,但是能称长老的,最少也得是高阶天仙。

就像称派的宗派,长老怎么最少也得是高阶灵仙,中阶灵仙就被叫做长老,那还真不够丢人的,宁可少几个长老,也不能这么搞。

不过陈太忠说是这么说,但是他心里明白,能接下他这全力一刀的主儿,绝对不会含糊了,看对方轻描淡写的样子,感觉是还有余力。

“你少胡说!”雷比亚见到楚长老终于赶到,就大声嚷嚷了起来,“楚长老乃我无锋门刀道天才,七级天仙算什么?七级真人也是早晚的事。”

“所以你就敢强抢我的解恩令,是吧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。

“解恩令?”黄衫的楚长老眉头微微一皱,看向雷比亚,也不多说话。

“楚长老见谅,”雷比亚虽然心中不舍,但还是取出了解恩令,双手递了过来,“我并非要强抢他的解恩令,实在他欺人太甚,要让六级的游仙入内门……”

见她不说话,他就继续说下去,“我许了他进外门,还可以带上老仆和宠物,但是他不答应,一定要进内门,然后……他就动手了。”

他这话,省去了最关键的部分,就是对方要索还解恩令,他不肯还。

不过他这并不是故意欺瞒长老,而是这个经过……其实也不合适说出来,明白的长老一听就知道:收个外门弟子,就能收回一块解恩令,这实在太划算了。

目前整个风黄界情势微妙,无锋门送出去的每一块解恩令和报恩令,都意味着一笔沉重的承诺,若是见到解恩令,轻轻巧巧地将来人放走,才是该受宗门惩处的。

当然,凭良心说,六级游仙想入内门,这也太不靠谱了。

能进了灵仙才能入的外门,已经是破例了。

楚长老静静地听他把话说完,才扭头看向于海河,一看到他肩头的小白猪,眼中就掠过一丝不耐烦。

上下打量他两眼,她才看向陈太忠。

“你不答应也可以,把解恩令还我,”陈太忠的嘴皮子也快,而且一说就抓住重点,“死死占着解恩令,这不是抢劫是什么?”

楚长老沉默片刻,才出声发话,“游仙要从杂役弟子做起。”

“嗤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我也没听说过中阶天仙的称门长老,以风黄界之大,只许有你一个天才?既然不能接受条件,那我改主意了,十年之内,贵门帮我诛杀玉屏门董明远。”

“你开什么玩笑?”雷比亚叫了起来,“杀董明远,你以为你拿的是报恩令?”

以风黄界之大,人族玉仙也不过两百余名,董明远现在可能还没有成就真人,但却是名声在外,比很多玉仙都有名——传说是大能转世。

想杀董明远,倾无锋门全门之力,或许可以做到,但是要考虑玉屏门的反应,更要考虑杀掉转世大能的因果影响。

说得明白一点,别说是解恩令,就是报恩令,想让无锋门杀董明远,也得有其他的原因才行——比如说董明远做了什么天怒人怨,不容于世的事情。

又或者董明远暗中谋算无锋门之类的事。

“做不到是吧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凭你小小的二级天仙,能做的主真多,下一代的掌门人选,你是顺位第一吧?”

“你……”雷比亚直气得脸红脖子粗,却是不敢再辩解了,他确实是有私心。

“入内门的事,可以再议,”楚长老冷冷地发话,“但是阁下在我无锋门山门,冲我精英弟子动手,若不教训你一二,真当我无锋门是如此好欺?”

“若不是你无锋门精英弟子,冒犯解恩令持有者在先,我又何须动手?”陈太忠一指雷比亚,冷笑着发话,“一个小小的初阶天仙,无视宗门承诺,置宗门信誉于何地?”

“精英弟子?我看是狗屁弟子,任由这种弟子无视长辈、暗中兴风作浪,无锋门的衰败……距离不远了!”

楚长老被他说得哑口无言,心说你刀法好也就算了,怎么嘴皮子也这么快呢?明明不大的事儿,让你说得无锋门好像马上就要衰败了。

她本不是擅长言辞之辈,闻言哼一声,“这是我无锋门自己的事,不劳阁下操心,这样吧,我看你刀法不错,你若胜得了我,内门弟子……我做主了!”

“楚长老!”雷比亚喊了一声。

“闭嘴!”楚长老冷冷地看他一眼,“回头自己去执法堂讲清楚,莫要让我带你去!”

雷比亚犯的这点错误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算小,着急收回解恩令是没错的,但是私心作祟,导致招惹了一个很难惹的对头,这才是大问题——风黄界是个拳头大就有理的地方。

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只比刀法?”

“我只出刀,你使出身法也行,”楚长老傲然回答,她已经看出来了,对方的身法极为精妙,甚至比之神通也不遑多让。

但是……那又如何?她楚某人身经大小数千战,身法好的人见得多了,最后还不是一一败在她刀下?更别说对方只是一个三级天仙,她若拿不下,那也枉称“小刀君”了。

无锋门历史上,可称刀君的只有那么一个,四千年前刀破苍穹,直入九重天,在那以后,门中最强的天才,也只能称作小刀君。

陈太忠想一想,然后微微一笑,“我若赢不了你呢?”

“那他就从外门弟子做起,”楚长老一指于海河,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而且我答应你,他进中阶灵仙,我就保他入内门……反正他是天才,不差这点时间。”

“他当然是天才,你十六岁的时候,是六级游仙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。

楚长老是个不爱说话的人,但是死活见不惯对方的模样,少不得冷冷一哼,“十六岁的时候,我确实不是六级游仙……我已经八级了。”

我擦,陈太忠弄了个没趣,于是尽快进入主题,他左右看一看,“就在这里比……你输了的话,不好看吧?”

对这种话,楚长老没有在意,她微微点头,“既然不想被人看到,那你跟我来。”

说罢,她转身破空而去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