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六十三章 令牌之争

惊走了这些人,大家也没了继续逛的心思,陈太忠也觉得,于海河在身边,真是一个累赘,于是出声发话,“要不坐灵舟吧。”

众人没什么异议,老易心里有点不高兴,但是她还没办法说出来——坐上灵舟,两人很快就要到了分别时候。

陈太忠用的灵舟,依旧是没字号的,没用了多少天,就来到了无锋门的山门。

无锋门也是处于一座大山中,名唤蒙山,山岭逶迤,倒是高峰不怎么多,似乎也隐合了“无锋”二字。

无锋门的山门,没有巧器门那么张扬,山门外有幻阵,白茫茫的一片,一般的修者,根本找不到山门。

不过对陈太忠来说,就算他不通阵法,这样级别的幻阵,也阻不住他的感知。

“这就到了,”陈太忠扭头看向老易,他有心说你可以走了,但总觉得好像有点不合适,想一想之后,他才发话,“待我安顿了小于,出来送你一程。”

老易淡淡地一笑,“送不送吧,无所谓。”

“那怎么能行?”陈太忠很干脆地发话,“就这么说定了啊。”

三人向幻阵内走去,然后……他就发现了不对,“我说纯良,你进不了这个山门啊。”

小麒麟本来是懒洋洋地趴在于海河肩头的,闻言它抬起头,“我怎么不能进?”

“你是兽修啊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你又没认海河为主,怎么进这个山门?”

“我认他为主?我堂堂的,堂堂的……”小肥猪发现极远处有人影,终于压低了声音,很不高兴地哼一声,“我堂堂的神兽,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。”

“山门会检查兽修的,”陈太忠很不高兴地发话,“你觉得自己过得了检查?”

“废话,”小肥猪哼一声,“我就不是兽修,神兽后裔……神兽你懂吗?”

“那还是兽啊,”陈太忠的眉头皱了起来,“我不想影响小于进无锋门,你差不多点。”

“我跟你这夯货就没话,”小麒麟看一眼老易,“小狐狸,给他解释一下。”

老易默然,好半天才咂巴一下嘴巴,“麒麟血统不一样,查兽修查不到它……”

她的声音越来越低,显然是很不爽。

不过这也是实情,她不服气也没用,她是狐王一脉,而麒麟是神兽一脉,上界的血统,小麒麟只是天仙的修为,血统却不是风黄界兽修。

陈太忠没注意她的失落,只是狠狠地瞪了小肥猪一眼,“要是海河进不了无锋门,宝草的种子,你就不要想了。”

“切,”小麒麟很不屑地哼一声,“真能发现我是麒麟,他们还不得跪着迎我进去?”

“他们也可能把你炼成宝器,”陈太忠一抬脚,迈进了幻阵,“跟着我……”

穿过白茫茫的幻阵,就看到了无锋门的山门,两根高耸的白色玉石圆柱,后面是无穷无尽的台阶,也是白玉砌成——是白玉而不是白晶,异常堂皇大气。

两根圆柱相距差不多三十米,中间有两个穿着灰色短衫的灵仙,正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,看到他们三人一猪,登时就是一惊,“来者何人?”

这话问得有点没礼貌,但是无锋好歹是称门的宗派,拿得起这份架子,当然,真要有身份的修者,直接在幻阵外就报字号了。

就算这种话,也是俩弟子看在来人能穿过幻阵,才客气了一点,真要凡夫俗子误入,他们会更不客气。

“我家小主人,有事求见贵派能做主的,”老吴站出来,笑眯眯地一拱手。

两个灵仙交换个眼神,其中一个四级灵仙不耐烦地发话,“先报身份,再说来此何事,这里是无锋门……不是你说进就进的。”

老吴看一眼陈太忠。

陈太忠慢条斯理地拿出一块牌子来,摊在手心里,也不说话。

“解……解恩令?”两个灰衫弟子同时脸色一变,交换个目光,本门的解恩令回归?

无锋称门万余载,流落在外的解恩令不会超过十块,近百年里,甚至没有再听说过。

当然,报恩令就更少了,不过报恩令都是锁定身份的,门中知道去向。

所以解恩令的回归,就算一等一的大事了,看门的弟子绝对做不了主。

四级灵仙拔脚就走,不成想同伴一把拉住他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他奇怪地看同伴一眼,“敲山门大钟啊……这事够敲钟了。”

他的同伴苦笑一声,“你不得验一验真假?”

这位这才反应过来,扭头看向陈太忠,一拱手,“阁下手中的解恩令,可否交予我一观?”

陈太忠缓缓摇头,“既然识得解恩令,还怕我们造假?”

开什么玩笑,一个蝼蚁一般的灵仙,就想验看解恩令?

四级灵仙的脸色登时就不好看了,他好歹也是门派中的灵仙,来人竟然直接无视了他——真要那么牛气,你别来无锋门解恩啊。

不过这气他也只能忍着,终究是门中的大事,他不敢耽搁。

但是心里有气,这处理态度就不一样了,敲钟是不可能了,“先报外事堂吧。”

不多时,有三人自远处飞了过来,一名红衫两名青衫,落下之后,红衫男子冷冷地发话,“解恩令何在?”

红衫是无锋门精英弟子的着装,来人名唤雷比亚,近些日子是他在外事堂山门轮值,听到消息就赶了过来。

陈太忠也放出气势,拿着解恩令在手里晃一下——你小子区区的二级天仙,别在我面前得瑟,知道不?

“拿来我看,”雷比亚一伸手,他感受到了对方修为的强大,但是他并不在意,在自家门口都要怕这怕那,说出去还真不够笑话的。

他牛,陈太忠也不差,直接将解恩令抛给老吴——注意这个动作,是抛不是递,“去拿给他看。”

无锋门郑重其事送出的解恩令,两名守门弟子差点敲响山门大钟的解恩令,就被他轻描淡写地随手一抛。

他若是灵仙的话,雷比亚不介意直接追究他这“大不敬”的行为。

然而,对方是天仙,比他的修为还高,雷比亚也只能强行咽下这口气。

接过解恩令,他细细看两眼,然后点头,“果然是门中解恩令,所求何事?”

陈太忠懒得理他,等了一阵,老吴见他不说话,才轻咳一声,指一指于海河,“我家小主人欲拜入无锋门,我要随身服侍……”

“准了,”雷比亚点点头,很干脆地发话,看都不看于海河一眼,对一般人来说,入宗门难,但是能收回解恩令的话,别说人入宗门,阿猫阿狗入宗门都没问题。

这个主,他就能做了,若是能在权限范围内解决此事,他还可以凭着手里的解恩令,向宗门提出其他更高的条件——搞定这俩守门弟子就行了。

而且他都不怕传出去,传出去也是他应对得当,让宗门以最小的代价收回了解恩令,宗门还不得奖励他一些东西?

说完,他一招手,“你俩跟我来。”

“要入内门,”陈太忠冷冷地发话,他总算知道,庾无颜为什么确定,当初游仙的自己,也入得了外门,合着这解恩令的份量,还真的不一般。

“什么?”雷比亚愕然地看他一眼,说句实话,他非常讨厌这个黑脸膛汉子,如果可以选择的话,他不愿跟此人对话。

然后,他才看于海河一眼,看到对方的修为,他登时面皮一翻,“区区六级游仙,要入内门……你在跟我开玩笑吗?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着他,“我没跟你开玩笑。”

“这不可能,”雷比亚断然摇头,拒绝得相当坚决,“你要搞清楚,这里是无锋门,不是其他小派,六级游仙入内门,那是做梦。”

做梦?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一伸手,“原来还是做不了主,解恩令……还过来!”

“谁来也做不了主,”雷比亚脸一沉,却是将解恩令握得更紧了,他冷冷地发话,“我可以让他直入外门,包括他的老仆……和宠物,其他的免谈。”

“还过来!”陈太忠的声音更大了,脸色也变得难看了一些。

雷比亚气得笑了,“真是没见过,在无锋门山门,还敢如此放肆的家伙!”

“我最后问一句,你还不还?”陈太忠冷冷地发话。

“我也最后告诉你,只能是外门弟子,”雷比亚针锋相对。

“我去尼玛的,”陈太忠一个缩地成寸,手中雪亮的长刀当头斩了下去!

虽然只是无名刀法第三式,虽然雷比亚是宗门的天仙二级,远超普通同级修者,但是面对这一刀,他还是生出了浓浓的惊骇,直接抛出了一个大盾牌,身子猛地向后退去。

雪亮的刀光,摧枯拉朽地斩破了盾牌,又斩断了他刚刚掣出的玄金棍。

“噗,”雷比亚喷出一口鲜血,身子猛地拔地而起,射向后方的空中,嘴里大喊一声,“无回刀意!”

“我让你装逼!”陈太忠一个缩地踏云,直接追上了此人,又是抬手一刀斩落,“敢强抢我的解恩令!”

他不想使用神通,那样的话,杀人的用意太明显了,就是直接宝刀砍人,躲得过去的话,算你的造化。

面对这躲无可躲的一刀,雷比亚猛地一咬牙,身上一道白芒亮起,却是硬生生扛下了这一刀。

“都给我住手!”远处,一个清亮声音响起,声音不大,却震得人耳膜嗡嗡直响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