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六十二章 蛊修

于海河稳定状态用了三天,又休整了两天,大家走出了兽修的地盘。

西疆这里跟东莽类似,也是比较混乱的,并不像中州那般秩序井然。

才来到人族的地盘,就有成群结队的修者,在他们周边晃悠,盯着于海河若有所思。

这也是正常的,小于虽然晋级奇快,但终究才是六级游仙,这个级别的修者,在西雪高原附近出现,实在是太罕见了。

更别说他肩头还趴着一只白生生胖乎乎的宠物,真是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
陈太忠使用改容易貌的神通,将自己变为一个黑脸膛的大汉,心说终于是不用戴斗笠了,对于别人的围观,他现在也无所谓了,都天仙了,需要介意这些蝼蚁吗?

他们越是没反应,别人越是好奇,就凑得越近。

近到一定的距离,就有人开始试探了。

中午停下来打尖的时候,走过来一个白肤男人,深鼻高目,他一指正在大快朵颐的小肥猪,“这是什么宠物?”

小麒麟闻言,抬头看他一眼,然后低下头继续吃肉:我堂堂神兽,你敢说我是宠物?你才是宠物,你全家都是宠物。

愤恨归愤恨,它也不能出声回答,这里可是西疆,不是它的翡翠谷,而陈太忠他们也再三警告它:你老实点啊,不老实的话,出了事不要怪我们不管你。

这男子的话问得有些无礼,陈太忠和老易都懒得理他——连个请字都没有,你以为你是谁啊?

于海河脾气倒还不错,不过他回答的时候,也是面无表情,“一个朋友托着照顾的,我不知道它是什么。”

“卖吗?”白肤男子直接发问。

“你这人真有意思,”于海河有点不高兴了,“都说不是我的,你问我卖不卖?”

白肤男子侧头看一眼,远处有个年轻男人正背着手看着这里,他的身边还簇拥着四五个人。

这群人的打扮,跟东莽传统的修者不太一样,头上都缠着布巾,衣服均为左祍,腰里挂着皮囊和竹筒。

年轻人微微颔首,白肤男子登时会意,转回头来发话,“价格好说。”

“滚!”陈太忠直接吐出一个字来。

这次来西疆,他是不打算惹事,只想把于海河先平平安安地送进宗派,只不过在进宗派之前,想先了解一下西疆的风土人情,才如此低调。

对方若是找他的碴儿,没准他还能忍一忍——何必跟蝼蚁叫真?

但是这厮缠着于海河不放,他这身为阿舅的就不能答应了,欺负一个孩子,你能再出息一点吗?

多少是看到对方只是一个中阶灵仙的份上,他只用了少少的一点灵气,也没有用束气成雷,否则只这一声,对方的小命就要不保。

饶是如此,白肤男人的胸口也有若受到重锤一击,他猛地后退两步,噗地吐出一口鲜血,然后恨恨地瞪他一眼,“你等着。”

说完之后,他转头就走,不敢有片刻的停留。

走到远处,那几个人汇合之后,狠狠地瞪了这里几眼,才转身离开。

待他们离开之后,老吴才哼一声,轻声发话,“好像是蛊族之人。”

蛊族也是人族,长于养蛊,别的修者是修自身,而蛊族修的是命蛊,这种修者的战力并不是特别强横,但是暗算人很有一套。

“还真有蛊族这么傻缺的修者啊?”小白猪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蛊虫……能有战斗力吗?”

他有理由这么嘲笑,麒麟玩的就是火,什么样的蛊虫吃得住火烧?

“冰水属性的蛊王,灭你还是没问题的,”老易冷哼一声,“至于因果和诅咒的蛊,你老爸老妈也不敢说就不在乎。”

“你这是抬杠,”小麒麟很生气,见到不远处又有人来,它低下头气呼呼地吃肉。

“好了纯良,”于海河抬手拍一拍它,自打小肥猪取的“我本纯良”被陈太忠耻笑之后,它就乖乖地收回自以为是的“我本”二字,老实叫做“纯良”了。

原来老易给它起的名字,就是“纯良”,但是它认为,这是她在报复自己,希望自己纯良,一时心中不忿——我有那么奸诈吗?

所以它就一定要加个前缀——“我本纯良”。

但是陈太忠一顿嘲笑,笑得它无地自容——是啊,“我本”个什么呢?好像现在已经不纯良了似的。

一顿饭吃完,陈太忠又想到了那白肤男人,感觉有点像地球上的白种人,少不得问老吴一句,“那白色的人种,风黄界很多?”

“劣等人而已,”老吴不屑地哼一声,“多半都是为人奴仆,他肯定是蛊族的奴仆。”

接下来,众人就来到了距离西雪高原最近的人类城市沧山。

能进沧山城的,就只有老吴和于海河了,好在不管怎么说,城市里的秩序是有保障的。

等了于海河三天,他俩终于出来了,不但打听到了无锋门的地址,还弄来了西疆的详细地图,而小于同学终于在城里住上了客栈,也算圆梦了。

几人又开始行进,正说要再逛几座城市的时候,猛地见到前面路上拦着几个人,正是前几天见过的蛊族人。

这次那白肤男人并没有出面,而是一个高阶灵仙走上前,指一指于海河肩头的小肥猪,“我要买这个……开价吧。”

“一百个小世界拿来换,”陈太忠有点不耐烦了,直接狮子大张嘴。

“什……什么?”高阶灵仙一愣,眼中满是惊骇,他长这么大,哪里听说过以“小世界”做为交易单位的?

好半天之后,他才冷笑一声发话,“既然这么不给面子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他身后的年轻人一摆手,一个白发老者腾空而起,狞笑一声,丢了一块灵石在地上,“这小东西跟我蛊族有缘,买了!”

“滚!”陈太忠一声怒吼,束气成雷直接发出,对方只是一级天仙,他也只用了一成灵气。

但是这一成灵气,正正地击中那老者,老者身子一颤,扑通一下就掉了下来,在地上抽搐着。

“神通?”年轻人的眉头一皱,眼中满是骇然——踢到铁板了?

陈太忠也纵身飞起,背着双手站在空中,冷冷地发话,“留下你们身上所有的皮囊、竹筒和储物袋,我买了……”

一边说,他一边丢出一块灵石到地上,“不服的,死!”

“欺人太甚!”一个中阶灵仙大叫一声,“这是我们蛊族的……”

“死!”陈太忠厉喝一声,束气成雷的神通,直接将此人轰做一团血雾,然后他冷冷地发话,“谁还有意见?”

“几只小虫子而已,”老易也飞了起来,手里捏着一只拳头大小的金蜂,那蜂的颜色几近于透明,在她的手里一动不动,“我只忍第一次偷袭,谁来第二次?”

她虽然没有麒麟那么强悍,一点都不在意蛊虫,但是狐族的毒,也是很有名的,更别说兽修天生就六识敏锐,对蛊虫敏感远超人族。

“两个天仙?”年轻人登时傻眼,他还以为,己方有一个天仙,就稳稳吃定对方了,不成想,人家居然有俩天仙,“我是蛊族辛家的,还请看在……”

“别跟我说这个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,“我就问一句,你们交不交东西?”

“你是一定要跟辛家作对了?”年轻人发现搬出家族都不好使,登时就有点慌了。

“辛家……”陈太忠不屑地笑一笑,他哪里知道蛊族辛家?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,若辛家是封号家族的话,对方肯定会报封号,若不是,称号家族以下,他哪里看在眼里?

“最后说一遍,不服的,死……谁不服?”

没人不服,对方见状,乖乖地把身上携带的东西放到了地上。

年轻人还是有点不服气,交出身上的东西之后,沉声发话,“阁下可否告知姓名?改日定当登门领教。”

老易怕陈太忠冲动,赶紧传声过来,“不要随便动手杀人,杀了蛊族的人,很难逃脱追踪……要杀人的话,我来!”

她倒是不怕蛊族的追踪术,就算万一中了,逃进西雪高原也能保住性命,等她回了东莽,找自家大人,自然能解除追踪。

那样的话,岂不是让你破了杀人的戒?陈太忠当然不愿意让她出手,他冷笑一声,“区区辛家,本来不配知道我姓名,现在告诉你,万戟派大弟子刘园林……”

对方闻言,登时愕然,那年轻人冷哼一声,“阁下莫要开玩笑,刘师兄我是认识的。”

“我要说的是,刘园林是我手下败将,”陈太忠被人戳穿了谎言,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——改容易貌神通,就是有这点好处,“想知道我的身份,问他即可!”

“阁下这是不肯说了?”年轻人淡淡地发问。

“有种你再说一遍!”陈太忠听得火了,抬手一指对方,“你敢再说一遍,我一定去你辛家走一趟!”

“不识抬举,”老易冷哼一声,手上用力,啪地一声轻响,那金蜂竟然被她活活地捏爆。

年轻人噗地吐一口血,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,身子也晃晃悠悠的,他死死地瞪老易一眼,咬牙发话,“这位朋友,后会有期!”

“好像我怕你,”老易不屑地哼一声,“下次见面,就没这么愉快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