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狂仙》 陈风笑 著
第四百六十一章 改容易貌

小麒麟对陈太忠的质问有点不满意,但是想一想,它不得不承认,离开了自家宅院的它,其实是很弱小的。

所以它尝试把陈太忠再拉回去,“要不这样,麒麟草还是种在我家吧,那里地方也大,不用担心别人抢。”

“那你先回去呗,”陈太忠随口回答,“种子都给你了,你先种着。”

“我不会种,”小肥猪大声嚷嚷,“你说帮我种,现在又不帮了,我回去告诉我爸!”

我了个去的,陈太忠很无语地看它一眼,有个神兽老爸,就很牛叉吗?“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?”

“你不是说,我变小就可以了?”小麒麟的眼里开始漾起泪花,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。

“好了,不吵了,”老易出声和稀泥,“要不这样,你先回去,等我们忙完手里的事儿,回翡翠谷帮你种宝草,你看可好?”

“跟我玩这套?”小肥猪很不屑地白她一眼,“我才不会信女人的话……我是怎么骗那些灵兽的,你没有看到吗?”

“既然你不想回去,就别张口闭口把你老爸挂在嘴上,”老易冷哼一声,她虽然只是狐王的外孙女,但狐王也是天狐后裔。

“切,我老妈更不讲理,我是不想吓唬你们,”小肥猪洋洋得意地回答。

“有些玉仙和玄仙,是可以遮蔽天机的,”老易冷冷地看它一眼,“你再四处吵吵你是小麒麟,你看有没有人来抓你,到时候奴役你是轻的,抽你的精血,把你的骨骼炼制成宝器!”

小肥猪登时闭嘴,再不言语了,好半天才闷哼一声,“才炼成宝器?怎么也得是真器吧?”

“你现在就是一兽修,”陈太忠瞪它一眼,“炼成真器……还想啥呢?”

小麒麟再度无语了,要不说修为就是硬杠杠呢?它虽然成长空间极大,但现在确实只是天仙的修为。

好半天之后,于海河才出声发话,“要不,你还是回去吧?我觉得外面的世界对你来说,实在是太危险了。”

“回去我得闷死,”小麒麟闷闷不乐地回答,“家里除了食物,就没个能交流的。”

于海河侧头看一眼自家的肩膀,“灵兽也可以交流的嘛。”

小肥猪很苦恼地回答,“交流得熟了,怎么好意思下嘴?”

陈太忠听到这样的对话,忍不住笑着摇摇头——这哪儿是麒麟啊,根本是活宝。

下一刻,小麒麟的鼻子抽动一下,精神一下振奋了起来,“食物,我闻到了食物的味道。”

不远处的天空,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猛犸,正是追得玉仙獠人乱跑的妖修之一,它凌空飞过来,惊讶地哼了一声,“咦,你们出来了?”

小麒麟立刻趴在于海河身上装死——这食物修为太高,惹不起。

老易点点头,“出来了,多谢妖修大人关心。”

你们是怎么出来的?妖修很想问这么一句,进入翡翠谷能出来的人和兽,实在太少了。

但是考虑到,对方是狐王血裔,它也不好轻易造次,此狐被獠人甩进翡翠谷,猛犸族都有点头疼,怎么跟狐王交待,现在能出来,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于是它点点头,“需要帮助吗?”

老易想一想,然后回答,“我们好像迷路了。”

“进西疆往那边走,”猛犸向一个方向一指,“亏得是遇到我,你们再这么走下去,就进兽人的地盘了。”

接下来,四人一兽……严格说是三人两兽一路前行,终于在一个多月之后,走出了西雪高原。

半路上的时候,熊修赶到了,身上伤痕累累,据它说,是因为擅自回家,遗失了贵客,受到猛犸族的惩罚,不过看起来,它不是很在意的样子。

出了高原,还有一小块区域是猛犸族控制的,不过这里就多是灵兽,基本上见不到兽修了,熊修也转身走人——不可能再有危险了。

“咱们在这里休整一下吧,”老易提出了建议,又看向陈太忠,“你也可以练一练改容易貌神通了,不用再戴斗笠了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他不但想修炼改容易貌,也想仔细地摸索一下通天塔的用法。

这塔原本是他悄悄藏着的,不过在翡翠谷的时候,因为似乎陷入了绝境,他将小塔亮了出来,现在知道的,就不止他一个人了。

众人选个地方扎营,陈太忠将小塔拿出来,交给老易,悄悄地发话,“帮我护法,我要进小世界修炼了。”

老易看一眼他,默默地点头,在翡翠谷面临绝望的时候,她曾经想向他表白来的,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,现在死里逃生,免去了那份尴尬,但心里总还是有些微说不出的遗憾。

现在她猛地接到,为他护法小世界的任务,心里这份感慨,也就不用说了。

这是小世界啊,玉仙能打破头,玄仙都要抢的东西,她的外祖父若是知道,肯定也会派出人手抢夺,最后甚至可能亲自出马。

这份信任难能可贵,她沉默许久,才接过小塔,“只要我不死,就保你无事。”

陈太忠点点头,默默运转神识,下一刻,人刷地就不见了。

小肥猪正趴在那里,看着老吴做饭,猛地一怔,然后慢悠悠站起来,走到老易面前,仰着头发问,“他呢?”

“小猪鼻子挺灵啊,”老易笑着回答,“一直没问,你叫什么呢?”

“我……嗯,我没有起名字呢,”小麒麟的思路直接被带歪了,“你叫什么?”

“我姓易,叫什么可不能告诉你,”老易得意洋洋地回答,“女人的名字和年龄,不能随便跟别人说,你连这都不懂?”

“有名字很了不起吗?”小麒麟不服气,不过想到血脉类似,对方有名字,自己没名字,似乎是个很没面子的事,“我正考虑给自己起个名字。”

“你的名字还用得着起吗?”老易出声逗它,“我看啊,姓梅,叫梅追求就挺不错。”

“再胡说翻脸了啊,”小猪认真地想一想,“我妈叫我小帅,我又这么帅,叫帅哥吧。”

“衰哥,”老易乐得前仰后合,“这名字不错,好名字……哈哈,叫衰神更好,你是神兽嘛。”

小猪眼中冒出了不尽的怒火,呆呆地看了她好一阵,才轻哼一声,“你是不是想跟陈太忠做伴侣?”

老易愣了一愣,才随意地一摆手,“大人的事儿,小孩别掺乎。”

“但是他似乎不是很在意你,”小猪冷冷地发话,然后顿了一顿,才又说一句,“我能帮你。”

“切,”老易很无所谓地耸一耸肩膀,“你这种宅男……想来也没什么好办法。”

“宅男?”小麒麟咀嚼一下这两个字,脸上没什么表情,然后才发话,“先帮我起个威风的名字,要是让我满意了……他逃不出你的手心。”

“谁信你这奸诈的家伙?”老易哼一声,背转身去,脑子里却是在琢磨:什么样的名字,比较拉风呢……

二十余天之后,老易正在默默地打坐,猛地心血来潮,抬眼一看,却见到一个黑脸大汉站在自己面前,于是故作平静地打个招呼,“出来啦?”

“咦?”陈太忠摸一摸自己的脸庞,又拿出个镜子来照一照,“我这……我这修习的神通有漏洞?看不出来啊。”

你的气息,我早就记住了,老易心里冷哼,却是不会明说,随手将小塔抛给他,“看护你这么多天,真是累死了,我要去睡觉……别打扰我啊。”

“好像有些什么灵气波动,”不远处,一只小猪慢吞吞地走了过来,猛地见到陈太忠,它的眼睛登时就是一亮,“回来了?这么多天你是去哪儿了?”

“你问那么多干什么?”陈太忠对这家伙的自来熟,很是有点不习惯,然后又四下看一眼,“海河呢?”

“那边打坐呢,”老易冲一个方向指一指,“刚突破了六级,正稳固境界呢。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听得一咧嘴,有没有搞错,到底谁是主角啊,“这么快?”

“也算不上快吧,”老易和小猪齐齐回答,他俩的血脉在风黄界是一等一的,并不觉得于海河的进境快——天生灵兽的眼里,哪里有游仙?

“等他灵仙了,我给他点草药吃吧,”小麒麟跟于海河的关系不错,起码小于愿意带着它走路,省下它自己走了。

但是它对小于的修为,实在有点不满,想它好歹也是堂堂的麒麟,那些它不屑下嘴的灵兽,都能轻松秒杀小于,这也实在太弱了。

“小猪你不要胡来,”陈太忠瞪它一眼,他才不会让于海河领这份情,“我跟你说,人和灵兽不一样……我是不主张他随便吃药的,听到没有?”

“不是这样吧!”小肥猪愣了一下,然后就将此事丢开,“别小猪小猪地叫,我有名字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也没再说什么。

小麒麟这下郁闷了,你怎么能不问我名字呢?等了好一阵,它跑到陈太忠面前,“我叫‘我本纯良’,记住没有?”

“噗,”陈太忠正在喝水,闻言一口水就喷了出来,“这谁给你起的名字?”

老易在不远处苦笑着摇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